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94.《向青河记》是赠品
作者:伊三  |  字数:3210  |  更新时间:2020-08-02 21:53:56 全文阅读

谢必安离开后。

“‘那是别人的任务’?七爷话里是什么意思?”赵百倚猜测,“不会是七爷另外安排了人去杀人吧?不对,他也不知道那人是谁。”

莫侵却默默说道:“‘府君有恶神,荒川之上,云山之下,尘树之中,石桥之左,悬崖之右’,这是对最后一代冥府府君的其中一段判词。”

“冥府府君判词?”

“现如今阴间已无冥府府君,最后一代府君被废之时,距离少主去世已经两百余年。”

“这跟少主又有什么关系?”

“最后一代府君,是少主的外甥。”

“这还攀亲带故的?”地府所有的事情都能扯上少主,“然后呢,这个府君怎么就被废了?”

“据说是心生魔障,发狂致死,死在了从前的运河桥边,为孟婆所发现,就是那日你进去的古隧道。”莫侵说道:“后来没了府君,阎王、判官等人被提拔上来,自此也就没有府君了。”

“那他死了,又投胎转世成了人,现在又要死一遍吗?”

“应该是。”

“可是他死了,他知道自己以前是冥府府君吗?”

“或许会,或许不会。”

“那如果不会,七爷找他干什么呢?”

“谢必安心思深沉,你若是要按他说的去办,就不必多问。”莫侵说道,“知道的秘密越多越危险。”

“也是。”赵百倚点点头,“所以你才不问我,七爷要我带什么话给什么亡灵吗?”

“我虽然没有五官,但是较之一般的鬼魂,听觉也算灵敏。他同你说话时,特意设了屏障隔音,他不想让我知道,想必也嘱咐你不要说与我听了,所以我不问。”

“抱歉,莫侵,我答应了七爷,何况……”

“无妨,这是你的事情。”莫侵表示理解,“但要提醒多一句。”

“什么?”

“暂且不论这个新鬼是不是末代府君的转世,也不论他是否有从前的记忆,即便是单论谢必安对这个新鬼有点上心,这个新鬼一定不简单,你要多加小心。”

“人皮书和《向青河记》的事情还没搞明白,七爷的两件大事又要提上日程,向魏和项楚士都不在身边,我怎么小心都没用吧,顺其自然吧。”

“你如今有修罗刀在手,要学会善用。”

“修罗刀啊……”赵百倚隐隐有些心虚,“莫侵你最近不会也要出远门什么的吧?”

“不会。”

莫侵如此说,赵百倚也稍微放心了些,但他还是再三表明自己的心意,“莫侵,我接下来可就靠你了,你千万要在我身边。”

“嗯。”

莫侵随口的一应,赵百倚稍微开心了但是甘霖的一条消息让他再也笑不起来。

他愁眉苦脸,“现在还得加上期末作业和期末考试。”

“嘭哒。”

赵百倚闻声转过身来,看见地上倒了半沓的书,小十正手足无措地站在书中,忙着把脚抽出来,末了还心虚而无辜地看一眼赵百倚。

“唔……”小十用手扒着自己的嘴巴,一副小媳妇儿样,生怕赵百倚要骂他。

但是赵百倚瞧着那几本书,倒是觉得眼熟得紧。

他先前收拾的时候光顾着收拾,现在认真看看,像是《向青河记》的封皮。

赵百倚过去捡起一本,翻开来看,大吃一惊,“这不就是《向青河记》吗?”

莫侵走近来,却说:“都是一样的。”

“对。”赵百倚地上随便扒拉几本,再把桌子底下的书全都一股脑扯出来,全是一模一样的《向青河记》。

“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给向魏打电话,没人接听。

他转而给项楚士打了过去,响了好久,项楚士的气音才压低了传过来,“干什么,我这上班呢,别一天天的给我打电话,你知道从人间打电话到阴间其实不太合规矩的吗?”

赵百倚说:“这我还真是不知道,犯法的吗?”

“犯法那罚的也是我!”项楚士瞧一眼门外昏昏欲睡的白衣鬼差,把桌上的书垒高了几本挡住自己,“什么事快说。”

“我在向魏家发现好多本《向青河记》。”

“哦那个,九块九一本。”

“……卖的?”

“那倒不是,他复印了好几十本,当着赠品送出去的。当年向魏接下家里生意,为了吸引客户送的小礼品。”

“这么重要的东西,他拿来当礼品?”

“反正向魏觉得无所谓,他自己家的东西怎么折腾都是他自己的事儿。”

“难怪我从牧安回来这么久,也没见他问我要回过书。”敢情全是复印本啊,知道真相的赵百倚莫名有点心酸。

“除了这个,还有别的事儿吗?”

“我给向魏打电话,总是打不通。”

“你又不是他女朋友,天天追着他打电话干什么?”

“跑出来一个叫幻魔的,要抢《向青河记》。”

“这玩意儿还要抢?”项楚士不敢相信,“送他个三五七本呗。”

“他应该搜刮过这里的,说没发现应该不可能,他应该觉得这一摞都是假的。”

说实话,任谁看了,都觉得是假的。

要不然七爷和幻魔把这儿搜了个底儿朝天,断不可能对这么明显的《向青河记》“们”没半点起疑。

“真假姑且不算,向魏是出的什么远门,我想告诉他一声《向青河记》的事,但是一直联系不上。”

“他去福卡镇了,那地方有够偏僻的,联系不上很正常。”

“那《向青河记》的事怎么办?”

“随便吧,向魏压根就不在乎那玩意儿。是,是有传说说《向青河记》有什么大秘密的,但是我跟你说,我还帮向魏誊抄过几本的,反正我是没看出来当中有什么玄妙,都是些众所周知的普通法术,要是确实有秘密,不会等到今天才抢手的。”

“那好吧……”

“那行就这样。”项楚士往门外瞄了一眼,瞄见一抹白色的衣袖,“七爷回来了,我得挂了,有什么事自己解决啊。”

“嘟嘟嘟嘟。”

赵百倚看了看自动退出通话的屏幕,20:56的时间跳了出来,他悻悻地把手机揣回兜里,谈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时捎带了一本《向青河记》。

“我们先回去吧,我今晚还得赶个论文。”

赵百倚锁好门窗,把小十留了下来看家。

小十原本是不愿意的,赵百倚承诺会定时给他带肉,这才勉强答应的。

可当赵百倚一踏进学校门口,又冤家路窄地遇上了李旭冉。

他本想随意地点头示意一下,再不济装作不认识地经过就算了,偏偏李旭冉喊了他的名字。

“赵百倚!”

赵百倚叹了一口气,总归是同一个学校的师兄们,不好驳了她的面子,硬着头皮地迎了上去,只是脸色有点不太乐意。

“你好,纷纷好,你们好。”赵百倚勉强扯出个微笑,顺带着给李旭冉身后的两个朋友也打了声招呼。

这够周到了吧,赵百倚私以为。

“师兄好。”

身后的两个女孩偷笑着回应着,把何纷纷同样回应招呼的声音给盖了过去。

可是李旭冉就有些不乐意了,怎么就单独挑着纷纷的名字问好了?

“你干嘛去,每回见到我都一脸衰相?”

“你每回都赶上我有急事。”赵百倚叹气,“有什么事情吗,没什么事我不妨碍你们,我先走了。”

“谁说我没事了,没事的话我用得着大老远地喊你过来吗?”

“那有事你倒是说啊。”

李旭冉被噎了一口气,真是被气着了,从鼻孔里“哼”来一声。

何纷纷只好往前站了站,低眉顺目的,“是这样的,赵师兄。”

每回何纷纷讲话,赵百倚也堵得慌,前缀啊修饰语啊语气词啊什么的太多了,偏偏何纷纷娇娇弱弱的,又不能像对李旭冉一样怼回去,只得耐心地听着。

“你说。”

“是米现师兄。”

“他又怎么了?”赵百倚稍微紧张了起来,如今已经有不干净的东西找上门来,还殃及甘霖了,他怕米现也……

“是这样的……”

何纷纷难为情地揪着手指,欲言又止,快把脑袋低成90度了,偏偏何纷纷今晚没绑着头发,披散着长发地站在赵百倚跟前。

要不是赵百倚见过现实版的“贞子”,还真要吓一跳。

“那个米现师兄……”

“要不还是你说吧?”赵百倚把求救地目光投向李旭冉,实在是迫不得已。

李旭冉也叹了叹气,把何纷纷拉了回来,“我来说。刚刚米现师兄跟纷纷表白了。”

赵百倚顿时有些明白了。

果不其然,李旭冉接着说,“本来吧,这谈恋爱就是双向的,答应就答应,拒绝就拒绝,肯定就这两种结果,他一个大男人,被拒绝就被拒绝呗,有什么好伤心难过玩失踪的……”

“失踪?”

“嗯,伤心欲绝地跑掉了,电话也不接,信息也不回,我们纷纷害怕他想不开,拉着我们到处找呢!”

赵百倚心里默默吐槽,米现倒也不至于这么脆弱……

“我想他应该没事的……”赵百倚话音未落,忽的灵光一闪,顿住了,他想起来之前见到的痴缠何纷纷的那只欲色鬼。

莫侵显然也跟他想到一块儿去了,说道:“他们如今都不在学校,我感应不到。”

“你们别找了,很晚了先回宿舍吧,纷纷,你别担心,我去找就可以了。”赵百倚特意嘱咐何纷纷,生怕那欲色鬼会对何纷纷不利,“你这几天不要自己一个人走动,知道吗?”

何纷纷愣愣地点了点头,尚且不明白赵百倚的用意。

赵百倚向她们道别,却往校外走了。

女孩们奇怪,“不是刚回来吗,怎么又出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