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90.《向青河记》在哪里(4)
作者:伊三  |  字数:3146  |  更新时间:2020-07-06 21:38:43 全文阅读

落单的赵百倚看着白宁小两口说说笑笑地离开了,仿佛跟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

首先跟白宁比,他是单身狗。其次跟梁斯匀比,人家就从来没有过被鬼折腾得要死的麻烦。

真是应了那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朱自清老先生就是能透过现象看本质,不愧是文学大家。

“话说回来,向魏在青河巷给你供奉香火,莫侵你怎么没告诉我?”赵百倚把那两个无情的人甩出脑袋,站在路边等车。

“不是什么大事。”莫侵说道,“而且你也并没有过问。”

赵百倚郁闷,你们都没告诉我,我怎么过问啊?

他一边委屈着脸,一边给向魏打不通。

果然如梁斯匀所说。

梁斯匀说,向魏去的福卡镇,是一个比较特殊也相对偏远的小镇,信号不好,可能很难联系得上向魏。

赵百倚也感到一点担忧,倒不是担忧向魏,而是自己。

现在他感觉暗潮涌起,好像随时随地都会有阴谋把他卷入局,偏偏梵钟自己飞回去了,万一出事了也不知道怎么向向魏求救。

当然,莫侵也很能打,问题是莫侵心善,周旋倒还行,关键时候还得是向魏够狠,他今天上课还听前排两个女同学兴致盎然地讨论第一院那栋烧焦的大楼,说得玄乎极了。另外修罗刀也很厉害,就是自己不能发挥其用,同时也搞不懂为什么莫侵要坚决拒绝使用。

车来了,赵百倚一上车,那司机就立刻先说好。

“小哥,我只送到路口啊!”

“好。”

赵百倚听梁斯匀讲了很多有关《向青河记》的事情,打算去趟青河巷。

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幻魔说想要《向青河记》,但是《向青河记》又没在他手里,他觉得幻魔肯定是在青河巷找不到了,才盯上了他。

但是依梁斯匀对向魏的了解,《向青河记》必定还在青河巷,可能是幻魔没法进去家里所以没找到,但是既然幻魔说明天会回来找他的话,他最好还是有个筹码在手比较妥当。

“到了,小哥。”

车一停,赵百倚往窗外一看,“这也太远了点吧?”

“小哥,我,这快九点半了,我是真不敢进去了。”

赵百倚长腿一迈,“行,谢谢您了。”

司机赶紧踩油跑了,漆黑的夜幕下甚至分不清是什么颜色的车身。

空旷的路面上吹来寒风,阴阴森森地吹动路边的树,远远看去就像是长条的树妖在狂欢起舞。

赵百倚亮着手机手电筒,走过那段路口才猛地回过头来,问莫侵,“那是我们之前被饿死鬼拦下的路段吗?”

莫侵看了看,说:“是。”

手电筒照了过去,在漆黑的地面上洒下一片光辉。

赵百倚退了几步,过去审了审场地,莫名觉得有种熟悉感,“渊在这里过。”

他眨眨眼,感觉眼睛有点刺痛,仿佛能看到没有光源照下来的这个路段,渊曾经在这里跟幻魔狭路相逢。

这里原本是一片漆黑,首先是一团紫色雾气飘进场来,带来了异色的光亮,雾气蒙蒙地散去后,露出一双能看透人心的眼睛。

接着有淡定的脚步声悠悠地逼近,露出甘霖干净的运动鞋,但是上半截身体还藏在阴影里,幻魔用甘霖的声音问说:“书在哪?”

渊:“什么书?”

幻魔:“当然是人皮书。”

渊:“现在人皮书空了,就是一本废书,你要来有什么用?”

幻魔:“在你现在的窝囊主人手里当然是一本废书,但是在别人手里就不一定了。”

渊:“幻鬼,你不要太过分了。”

幻魔:“别误会,当然是为了人皮书能发挥出它应有的价值,我对你那个主人没有兴趣,不会伤害他的。还有我说过了的,不要叫我的学名,我现在叫‘魔术师’。”

渊:“我现在没空搭理你,让我出去。”

幻魔:“出去通风报信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如意算盘,要是我把全部的事情都告诉你那个所谓的主人,你说他还不会把你留在身边?”

渊:“你把他想得太复杂了,我当初就是输在了这一点。”

幻魔笑出声来,走出阴影,露出甘霖白净的脸,强迫他做出不属于原主人的阴森诡诈的表情,“是我把你想得太简单了,渊,我当初就是输在了这一点。”

渊:“怎么,你要秋后算账吗?”

幻魔:“别误会,当然了我也很想,可是我现在有更要紧的事要办。”

渊:“你不会得到人皮书的,《向青河记》也是。”

幻魔:“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渊:“那位大人不可信,你连他的身份都不清楚。”

幻魔:“哦,这是你转投那个凡人的原因吗,他的身份就明朗了?啧啧啧,渊,你应该要把他想得再复杂一点。”

然而画面一转,视线居高临下,赵百倚看见睡得极其不安稳的甘霖忽然一掀被子,坐了起来直喘气,待他意识到有一道目光投下时,他稍一抬头——

画面戛然而止。

赵百倚仿佛梦回一场,迷迷糊糊的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对梦里内容一知半解。

“甘妈?”赵百倚心里惴惴不安,“我看到的视线角度是幻魔还是渊?”

“怎么了?”

“我舍友甘霖可能会出事……”

“如果他在宿舍,小十也会在。”

“这个倒是……”赵百倚细想了下,而且渊看在他的面子上应该是不会伤害甘霖的,而幻魔也说明天还会回来找他,不会是要重新附在甘霖身上回来吧……

算了,先把眼前是事情处理完。

赵百倚加快脚步,“我们先去向魏家,幻魔并不是只想要一本《向青河记》。”

“好。”

“还好向魏把后备钥匙放哪里告诉我了。”

赵百倚拉开窗,伸手进去在墙边摸索,摸了个寂寞,“诶?钥匙呢?”

莫侵忽然说道:“有人。”

赵百倚把手缩回来,“什么人?”

“里面有人。”莫侵说道,从窗户飘了进去,把们打开了。

“……”赵百倚无地自容,他有莫侵,还要钥匙干什么!

后来他一延伸,青河巷都没人来,屋也没鬼敢进,敢进的就像莫侵,根本就不把这门放在眼里,锁什么门啊?

赵百倚抬着门,尽量不让门发出“吱吱”声,侧着身挤了进来,避免暴露行踪,打草惊蛇。

赵百倚首先摸去了项楚士的门前,一拧门把就打开了,这是他第一次进项楚士的房间,刚把门推到四分之一就被堵住了,他亮起手机屏幕微弱的光亮,看到里面倒了满地的书,都是跟那本凭空出现的本子类似的样板。

他再往里一瞧,里面就跟遭了贼一样,被子都翻滚着掉了一半在地上。

他手机屏幕再一掉头,照着看向对面向魏的工作间,。说是工作间,其实也就是随意地摆放了点神神怪怪的东西,向魏只是为了让客户安心而勉强摆置在这里的,纯粹就是装饰品,蜡烛上的灰都积了几层,平时压根就没人去碰这些东西,但是如今台上的元宝蜡烛全都歪七扭八了。

难道真的遭贼了,可是谁会胆大到来青河巷偷东西……

“嘭。”

楼上传下来奇怪的物体坠落声,紧接着是一个男人咬牙切齿的挨痛声和大喊。

“嘶~——谁啊?”

“噔噔噔噔。”

有人跑下楼了。

“谁?”

赵百倚大喝一声,他刚好就站在项楚士的房门前,也刚好卡在楼梯口,于是义不容辞地堵了上去。

只见一个高挑的身影从楼上跑了下来,撑住楼梯扶手一跃,翻下了楼道,赵百倚伸手一拦,只勉强勾住那人的衣角。

赵百倚惊讶地一撇,借着窗外的月色,看见那人的侧脸,大吃一惊,“甘妈?”

之前如梦一般的画面如同海啸般把赵百倚的脑袋拍得发晕。

甘霖扭过头来,咧开一个诡谲的笑容,嚷赵百倚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莫侵锁……”

“嘭哗啦。”

“……门!”

赵百倚赶紧冲上去,想截住甘霖,可是被身后的一股蛮力给扒住肩膀,猛地往身后一个踉跄,屁股锥跌在楼梯上撞了一下。

推开赵百倚的人瘸着腿往前冲了几步,可眼见甘霖已经撞破了窗户,跳了出去。

莫侵原本是立刻追出去的,看见赵百倚跌坐下来,转身飘了回来。

瘸腿的那个人追出门外,不久折返回来,始终摁不开开关,不禁抱怨:“总闸关了吗?”

赵百倚听着这声音有点耳熟,把手电筒往那人脸上一照,瞧见抬手挡光的那人的半张脸,“薛凯?你在这儿干嘛?”

“项楚士没去交警那儿交罚款,我车一直扣着。”薛凯叹气,表示自己是来抓人的。

赵百倚多多少少有点心虚,“哦,项楚士最近不在,让我给他交来着,但是我忘了。”

“他们两个都不在?”

“对。”

赵百倚在莫侵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摸着自己的尾椎,“我说你推我干什么啊?”

薛凯说起这事儿还真有点憋屈,“那贼在楼上鬼鬼祟祟,使大劲儿把我推了一把,把我腿撞了一下。”

“贼吗?”赵百倚犹豫着要不要把甘霖说出来。

“这个点摸进来别人家里翻箱倒柜的还不是贼?”薛凯正义凛然,“都怪没电没看见脸,附近也没监控,不然我立刻回警局搜他,我看是哪个倒霉玩意儿要栽在我手里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