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85.阴谋前(5)
作者:伊三  |  字数:3069  |  更新时间:2020-07-01 23:57:13 全文阅读

赵百倚把人皮书拆了个稀碎,掉出一条条的被撕剩下的纸条,他把纸条全都推到一边,一页一页地重新排了个序。

大功告成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了。

赵百倚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一目五先生百无聊赖地坐在床铺楼梯上,悠哉悠哉地蠕动着它的身体,那只眼睛缓缓地审视环境,每每看到墙角的那把修罗刀时都忍不住探头,但是都毫不意外地被莫侵的气场给震慑回来了。

“这里只有87页,还是连上封面跟封印那好几张的。”赵百倚捏着那薄薄的一沓纸,说:“最末的一页的号数是2847,也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页,不管是不是,这也少太多了吧,另外的那些都够好几本人皮书了吧。”

赵百倚翻了翻纸上的亡灵介绍,越觉得迷惑。

“执法鬼,三十六鬼之一,常劝人向善?”

“食鞋鬼,喜欢藏在厕所,还喜欢吃鞋?”

“伺便鬼,专门吸走人类排泄物的热气?”

“大力鬼王,乐善好施,喜欢送人内裤?”

“哈哈哈哈哈哈盒盒盒盒盒,这都什么鬼啊乱七八糟的?”赵百倚郁结得来又差点笑了出来,“还真有这样的鬼啊?”

莫侵正儿八经地说:“有。”

赵百倚笑了一阵子,恍然大悟了,“所以难怪没有几个鬼找上门来喊打喊杀之类的,就这些,是来给人皮书凑数的吧?”

“每个亡灵都有他们独到的能力,要看怎么利用。”

“这也能利用?那能用他们的前几任书主可真是厉害了,还说还能用到什么地方上啊?”赵百倚嘀咕着,冷静一想,“这很明显是被人撕下来的,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把利用价值的亡灵给撕走了,只剩下这些?毕竟你们不是说人皮书流传很久了吗,要抢的人多了去了,撕几张走也不出奇……”

“有这个可能。”莫侵附和。

“那现在是怎么办呢?”赵百倚发愁,转过椅子去看一目五先生,又打了个哈欠,泛着困意的眼睛因为哈欠湿润着,“得先把你处理掉了。”

一目五先生的眼睛像金鱼一样不眨不动,但是眼神却始终很柔和,就跟它整个躯体一样,柔软而缓慢。

它甚至没有鼻子嘴巴耳朵,人皮书上记着的它们会说话,会嗅闻,但是赵百倚看不出来它有什么器官可以提供相应的功能。

赵百倚起身,蹲到一目五先生面前,“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一目五先生没有反应,只是把目光移到他脸上。

赵百倚在它眼前摆摆手,一只触手慢吞吞地挨了上来。

它的触感是软软的,但是不滑腻,像是刚用洗面奶洗完脸后的的干净。有点凉凉的,似乎有淡淡的温热从它的皮肤上渗透出来,像是密密麻麻的软绒毛连着赵百倚的表皮。

赵百倚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静谧,安适。

“它在吸食你的精气。”

“不是。”赵百倚摇头,“它在吸我的困意,我觉得现在不困了。”

一目五先生缓缓地挪开自己的触手,视线还是停留在同一个位置。

“谢谢。”赵百倚柔声道谢,心里却在想,所以他今晚是不用睡了?

赵百倚给项楚士发微信,问他要怎么处理人皮书中的亡灵才比较妥当。

赵百倚第一回独立处理人皮书中的亡灵,其实这么久了,主动找上门来的人皮书亡灵很少,第一个是书灵,倒也不算正儿八经的亡灵,第二个炮灰被书灵自己解决了,接着是小十和渊,现在都跟着自己,再来是疫鬼,三只全跑得没影了也没法管,说起来,这五奇鬼还真是第五个赵百倚遇到的人皮书亡灵,也是很巧妙。

他们看起来好弱啊,安安静静的,与世无争的,好像只是这个世界上新发现的“深海游鱼”,应该被列入地府保护鬼魂的,毕竟这种长得奇奇怪怪的生物类鬼魂也是很少有不是?

赵百倚看着五奇鬼慢慢悠悠地蠕动着,像是在海里舒展着,忍不住这样想。

项楚士很久之后才回复他:“原本地府是要求把作恶的人皮书怨灵抓回地狱的,这样吧,我教你一个法子,你可以重新把亡灵封印回去人皮书里,但是时效性不长,时间一到你就要续着。”

“什么办法?”

“你重新一个可以间隔地容纳的物件,比如一个空本子,也不一定是本子,当然最好是本子,把亡灵装进去。”项楚士像在念绕口令似地说道,差点就把赵百倚给绕晕了。

他还说:“另外,如果你选择本子,最好是去我房间拿一本,我的本子……虽然材质不如人皮书,但是比普通的本子要好些。”

赵百倚稍微加以理解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重新拿一个容器来装他们,就像是另一本人皮书?”

“是这个意思。”

“但是人皮书不是有那什么……独特的制作方法的吗,就是,那个……”赵百倚支支吾吾地说着,愣是不肯直接说出那句话,但是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明确了。

“当然不是让你真的做一本全新的人皮书了,所以说是时效性不长的暂时之法嘛,相当于让他们从高档别墅暂时搬到普通单位,想什么呢小赵同学?”

“哦,我还以为……好吧,要怎么做?”

“你是书主,不管他们承认不承认,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儿,最方便直接的就是,拿自己血做引子……”

“等等,我不能重新把它封印回原来的书页里吗?”因为刚刚经历过血疫,现在听到要用自己的血当做引子的赵百倚有点犯怵,忽然脑子有点开窍了。

项楚士那边隔了一段时间才回复他。

“理论上是可以的,但是我不会这样的办法。”

“……”

“我要不要继续说?”

“说。”

接着项楚士就把办法告诉了赵百倚,赵百倚开始翻箱倒柜,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空本子,真是应了那句“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但是赵百倚现在还不会知道,项楚士教给他的,是生死簿录鬼记事的模板。

如果赵百倚再加上特制的空“生死簿”,一旦记录在册,相同的存档就会归到地府档案室,也就是说,地府间接拥有了人皮书亡灵的资料。

这边地府。

谢必安抽出了项楚士手里的手机,满意地说:“你做得很好,现在,你的人情才算是真正还清了。”

项楚士脸色青白,勉强笑了起来,“谢谢七爷。”

“你不会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的吧?”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能泄露什么?”

“那你想知道吗?”谢必安忽然俯身过来,两人的靠近,让项楚士感觉到迎面扑来的一阵寒气。

“不想。”项楚士是真不想。

当这样一副笑里藏刀的苍白面孔摆在你面前,是个人都不想知道好吗!

“很好。”谢必安眉眼一弯,“现在是他还人情的时候了。”

项楚士笑笑,气息显然滞住了。

他心想,对不住了,小赵同学,我也是被逼无奈,更何况,我是真的不知道七爷弄这一出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也不敢问,我也不敢想,我怕问了就把小命交代在这儿了,明天的地府新闻标题就是“震惊!待罪判助命毙拘留室,这到底是谁搞的鬼?”

……

谢必安揣上手,走出了拘留室,只剩下项楚士一个人,清冷地坐在椅子上。

项楚士内心惶恐,不禁要想,谢必安不简单。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亡灵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但是显然,谢必安对人皮书表现出了高度重视,从中作梗,借他的手,给小赵同学指了条弯路。

项楚士预感最近有大事要发生,又刚好向魏也出了远门,只剩下小赵同学孤军奋战,可是无奈自己现在正在被拘留,哪儿也去不了,就连报个信提个醒都不行。

小赵同学,好自为之吧。

这头谢必安出来了,迎面碰上一袭黑色西装的范无咎,他始终带着那顶黑色礼帽,刚好走在背光的那一侧,谢必安甚至都看不清他的脸。

“你来这里做什么?”范无咎问道,“这件事情是察查司负责的。”

“没做什么。”谢必安微笑。

范无咎再次提醒他,“不要越界。”

谢必安笑得更深了,也更阴森了,“我会的了。”

这边顺口答应,那边范无咎一转身,谢必安的脸慢慢地就垮了下来,意味深长地看着范无咎走远,深吸一口气,又重新恢复了他惯常的笑脸。

“好,现在是去做顺手人情的时候了。”

回过头来,赵百倚始终也没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本子。

“啧,我明明记得我大一的时候买了好几个本子都没用过的,应该是在这里的啊,跑哪儿去了?”

正犹豫着要不把事儿延到天亮了去项楚士那儿拿个本子,桌面上忽然冒出一股诡异的青烟,一本藏青色的线封本子出现在桌面上。

赵百倚拿起来看了看,是个新的空本子,有点像电视剧里武侠小说里的秘籍,“这是项楚士送来的?”

此时谢必安晃悠出项楚士的房间,往漆黑的楼上扫了一眼,呢喃道:“也不知道福卡镇那边进行得怎么样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