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83.阴谋前(3)
作者:伊三  |  字数:5169  |  更新时间:2020-06-29 22:03:16 全文阅读

赵百倚一路疾驰,期间差点闯了红灯,幸好莫侵提醒他,侥幸在线内刹住了。

回到宿舍时,赵百倚车都没停稳,李旭冉那把烦人的嗓子就喊:“赵百倚!”

赵百倚一扭头,看见俩人就在宿舍树荫下站着着,尤其李旭冉就差没拿手指指着他了,“给你发微信怎么就不回?”

旁边的人好奇侧目,赵百倚有些局促,这话问得好像是男朋友故意不回女朋友短信似的……

“又怎么了?”他不情不愿地过去,抬头看了一眼宿舍楼层,转而被太阳光照晃了眼。

“什么又怎么了?你是有多不耐烦?”

“不是,我有事儿。”

何纷纷似乎有些慌张,凑到前面说,“那个,师兄,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是我有事找米现师兄,但是他一直没回我消息。”

“仙儿?”

“是,是这样子的,师兄。”何纷纷说话一急就容易磕磕碰碰。

“你慢慢说。”

“嗯,好。”何纷纷缓了口气,语调确实是慢了下来,“因为昨晚米现师兄替我挡了酒,喝得好醉,我也挺不好意思的,中午小冉说来找你,我也有点担心米现师兄,所以就跟着来了,然后,你走了没多久,我就给米现师兄打电话,他说他刚醒,我就说要不要一起吃饭,我还给他带了醒酒的茶,他电话里说五分钟就下来,但是现在已经都快半小时了,打他电话也不回,我也不认识别的师兄,也不知道……”

赵百倚点点头,其实在何纷纷说到她跟李旭冉一起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拿起手机给米现打电话了,但是米现一直不接。

他等电话自己断线,又扭头回去找自己的宿舍窗户,好像看到窗户旁边站着个人,但是看不真切,也不像是米现的身形。

他安抚何纷纷说:“他也没接我电话,估计是接完你那个电话,迷迷糊糊地又睡过去了,他喝醉了或是没睡醒就经常这样,所以你们在这儿等了这么久?”

何纷纷乖巧而愚蠢地点了点头,赵百倚竟然觉得有点好笑,微微一笑,“没事,要不我帮你拿上去吧,还是我上去叫醒他,让他下来?”

李旭冉摆出一副生气到爆炸的架势,“让他……”

“那师兄你帮我拿上去吧,谢谢。”

何纷纷此话一出,就把李旭冉的气给强行憋回去了。

“不客气。”赵百倚拿上何纷纷手里的保温杯,转身就走了。

李旭冉看着赵百倚洒脱离去的背影简直气炸,“你怎么就这么便宜他,这么热的天,我可陪你在这里站了这么久哎!”

何纷纷抱歉地赔笑,“不好意思嘛,辛苦你了,我请你喝奶茶凉快凉快好不好?”

“哼,下不为例。”

下午这个点,要么都在午睡,要么都在外面玩耍,赵百倚没见着多少人,一部电梯在他跟前决然地关上了,赵百倚觉得电梯里的那人有点眼熟,想了想,好像是那天在男厕虚弱地快要晕倒的那人。

下一部电梯来了,他也顾不及多想,直进电梯,摁了楼层才猛地发现电梯鬼站在他的身后,他虎躯一震,却见莫侵一掌推了过去,把电梯鬼掐在了电梯墙上,墙角的监视器已经被莫侵分出去的一抹白色给挡住了。

“你是什么人?”莫侵逼问,难得有一股狠劲。

被夹在中间的赵百倚手一抖差点没搂住保温杯,悻悻地半蹲了一下,从莫侵和电梯鬼之间的空隔钻了过去,和同样被惊到了的小十靠在一起。

莫侵这一下的身手可真是迅猛,赵百倚心想,之前保护他的时候怎么没有这种身手,终究是错付了。

“我是魔……”电梯鬼慢吞吞地吐出几个字,还没说完,呆滞的表情忽然变得狂躁起来,“书在哪?”

“书?”赵百倚一听,往前一凑,“你说什么书?”

“书……”还没等电梯鬼回答,电梯鬼忽然散开来了,变作幻像的图影一般,犹如透视的三维体,错乱地飘散着。

“莫侵?”赵百倚不明所以。

莫侵收回手,细看了看,“它不是鬼。”

“那它是什么东西?”赵百倚惶恐不安,想起来那天在女生宿舍,说是有魔,“他刚刚是不是说他是魔?”

“嘀——”电梯到了。

可是电梯外面漆黑一片,化作幻像的电梯鬼就像自动搭建的积木,拼拼凑凑地连了起来,往黑漆麻乌的电梯外飘了出去,彻底融为一体。

“这里有点古怪。”莫侵提醒他。

“你这句话我好像在哪儿听过?”

“女生宿舍。”莫侵说道,“跟女生宿舍那晚的感觉很像。”

“对。”赵百倚点头赞同,一闭眼就想起来“魔”这个字,一出电梯就摸着栏杆直走,直到他摸索到宿舍前面栏杆上的凹陷才停下。

赵百倚有些恍惚,一时间竟然很难分辨得出今天和那天,女生宿舍和男生宿舍。

当时他在女生宿舍,一走进电梯,发现进的是男生宿舍的电梯,出来的走廊也是男生宿舍的走廊,可一推开门,就是李旭冉的宿舍。

如果他推开这扇门,看见的还会是自己的宿舍吗?

他有些犹疑。

魔……

“你怎么了?”

“没事。”

赵百倚深呼吸一口气,准备摸索到宿舍门把,却忽然被一只冰凉的手轻轻握住手腕。

他有些惊讶,也有些惊喜。

他知道握住他的这只手是莫侵的,他没有害怕,只是觉得出奇,莫侵很少会这么主动地触碰他,所以他对这种感受觉得很新奇。

“小十?”

“这里。”小十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但是随后却像回声一样散开了,分不清东南西北,“看不见~”

“我也看不见。”莫侵说道。

所以莫侵才要抓住赵百倚。

赵百倚现在明白他们的处境了,伸手去捞小十,却始终碰不到小十,再让莫侵拉住自己,扩大范围去搜索小十,也一无所获。

“可是小十的声音听起来很近。”

“能听到。”小十说道,下一秒声音就燥了一下,“谁撞我?”

“能听到,但是看不见。”赵百倚低估着,暂时猜不到这是怎么一回事,“刚才我四处摸索,也摸不到宿舍的门,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吧?”

“如果是,那这个鬼很高级。”莫侵给予了极高的赞誉。

赵百倚觉得有点沮丧。

“或者你睁开眼睛看看?”

赵百倚倒是很好奇,“你怎么知道我闭着眼睛?”

莫侵说:“人在黑暗中习惯闭眼,更何况你本来就是闭着眼睛走进来的。”

“……”赵百倚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愚蠢,一边睁开眼一边问:“可是我睁开……”

“哎?”赵百倚本以为他会看见伸手不见五指的绝对暗黑,却没想到,他清楚地看见了前面那扇宿舍门被晕染上别的暗色,跟四周的黑色显得与众不同,蓝色的小十站在走廊的拐角处,背对着他,而莫侵,变成了一副站着的森森白骨,白骨上还细细渗透着点点红色。

他的眼睛在这样的环境下,像自带了一副3D眼镜,又或者是一台X光扫描仪。

“为什么?”赵百倚有些发愣,“为,为什么我可以看见?”

“大排档,你的眼睛是淡蓝色的。”

“淡蓝色?”赵百倚不置可否,因为他那时候也在窗上看到了。

“少数木灵火是淡蓝色的。”莫侵说道。

“所以你问我是不是被木灵火灼伤到眼睛了?”

“如果是,你可以看见很多东西。”莫侵说。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被灼伤了。”赵百倚说道,“但是听上去还是蛮不错的。”

他抬眼看了看莫侵褪去那层漂浮的白色香火外壳,转而挣开莫侵的手,自己抓住了她的手腕,嗯……握上去的手感还是觉得像握住了一团被裹在丝绸底下的软绵绵的棉花糖一样,一点也不骨感,真实看到的和真实摸到的还是有很大差别。

就在赵百倚感慨的当口,宿舍里面忽然传来了几声怪声。

“小十你站那儿别动,你过来这边。”赵百倚牵着莫侵来到门前,他往门上一贴,倒是没听到里面有什么声响,“仙儿?仙儿你在里面吗?”

没人回应,他的钥匙也拧不开门,像是从里面反锁了。

赵百倚于是拎着莫侵的手扶在门上,“门在这儿,能打开吗?”

莫侵慢慢地感受了一下,摇摇头,“我打不开,门上施了法。”

赵百倚叹了叹气,“那莫侵,你能把修罗刀凭空从里面拿出来给我吗?”

原则上,莫侵是不想再使用修罗刀了的,即使短暂经手也不好,且隔了这扇被施了法的门,她不好感应,但是赵百倚既然提出了要求,她没理由不替他办到。

“好。”

莫侵凝神聚气,掌心一翻,修罗刀不久就出现在她手上,从她掌心的两处开始,修罗刀染上细细的红丝,直至修罗刀重新覆盖上一层薄薄的红血丝,像是血管一样。

她恭敬而虔诚地用双手把修罗刀递了过去。

赵百倚倒是有点受宠若惊,也没必要双手捧着,太隆重了点。

他把刀拿过来,长刀一转移到他手上,就逐渐褪去那层红色的薄丝,变成了紫褐色的修罗刀。

他欲言又止,把刀一拔,刀鞘小心翼翼地靠到了墙上。

他摆好架势,又对莫侵说:“莫侵你要不要站远点?”

莫侵默默地后退了几步。

“对,我,你也知道,我不太会用,我怕误伤了。”赵百倚尴尬地解释了一阵,“好,来了。”

他一个手起刀落,狠狠地往门上一劈,门把瞬间歪着掉了下来,只剩下半截一个转轴藕断丝连着。

“这刀还真挺好用。”赵百倚不禁感叹,弯腰从一个小角落里钻了进去,“就是不知道老甘妈要我赔多少钱……”

当他刚钻进去,他腰板还没挺直呢,身后的门就“嘭”地被合上了,连莫侵都被挡在门外。

他猛地一回头,那门居然完完整整地关回去了!

赵百倚的表情差点失控,一拧门,得,锁得结结实实的。

“莫侵?小十?”

外边没人应他。

“仙儿?”

里头也没人应他。

突然——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就在赵百倚的正前方,“你还真是慢啊!”

与此同时,头顶的灯管一下子亮了,晃了赵百倚一眼。

赵百倚受不住光线的刺激,闭了会儿眼,一睁开,一个穿着时髦的男人蹲在椅子背上,一双含笑的桃花眼,不言不语地看着赵百倚,看着就很瘆人。

赵百倚愣在原地,孤立无援,稍显无助,但他强装出镇定的模样,即使他脖子梗得连青筋斗爆出来了。

那双阴柔的眼睛诡谲地盯着赵百倚,似笑非笑。

赵百倚被看得脚底如灌铅般沉重,但是他的腿肚子,却发慌地麻痹起来。

门外的莫侵用力地敲门,木门的颤动仿佛传达到赵百倚的后背一样,震颤得赵百倚的心脏也狂跳起来,但是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声音。

“你就是赵百倚?”桃花眼点名道姓,带着已经知道的答案问问题,只是想听赵百倚亲口承认。

这个魔鬼,是冲着赵百倚来的,毫无疑问。

“我咳,我就是。”赵百倚竭力消除嗓音里的害怕。

眼前的这个魔,带着强大的霸道的不可侵犯的气场,赵百倚似乎不敢妄动,但是又不愿示弱半分。

但是魔却笑了笑,细长的桃花眼为他周身的霸道增添鬼魅的阴柔。

他用一种友好的语气打招呼:“你好,我是魔术师,你也可以叫我……诶诶诶诶诶~啧。”

魔原本是蹲在椅背上的,但他忽然重心不稳,往一边倾斜了过去,支撑不住的时候终于舍得放下腿来。

他修长的身材站在椅子旁,桃花眼细细地瞧着刚推开阳台落地窗进来的白宁,似是在责怪白宁破坏了他的造型。

没错,就是白宁。

白宁若无其事地走了进来,忽略魔术师的幽怨眼神,指了指地上躺着的米仙儿和老甘妈。

“哦,你回来啦,来吧,搭把手吧要不。”

赵百倚这才注意到地上四仰八叉的两个人,米现和甘霖。

但是他不忘指着那个自称魔术师,问:“他是?”

“他?”白宁看一眼魔术师,思索了下自己跟他的关系,最后说:“额,我不熟。”

魔术师温温地笑了笑,也没反驳,拉回那张椅子,坐了下来。

“刚刚是怎么回事,我们在电梯遇到一只奇怪的鬼说有魔。”赵百倚着急地说,想起莫侵还在门外,转身开门,却开不了。

“别着急啊,我跟门外的那位小姐,现在还不太适合见面。”魔术师笑笑说。“不过说起魔,刚刚倒是确有一只不怎么样的。”

白宁插了一嘴,喊赵百倚,“快来帮忙啊!”

赵百倚连忙跑过去,把米仙儿和老甘妈搬到椅子上坐着。

“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白宁说:“我一回来,就看到这两只东西躺在地上不醒人事,怎么都打不开灯。但是你知道我的,什么东西都看不到感觉不到,我也正奇怪呢,他就跑上来了。”他指了指魔术师,“他让我到阳台上待会,我待了会儿,听到你的声音就进来了。”

“其实事情的经过也差不多是这样了。”魔术师接着说,“不过那只魔看到我就跑了,也没来得及做什么。”

“那你是?”赵百倚站得远远的,对魔术师依然有怀疑。

“我就是顺路,看见你们这儿有点奇怪,就上来看看。”魔术师站起来说:“既然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那我就走了。”

魔术师推开落地窗,走出了阳台,顿了顿脚,又折回来,对赵百倚说:“啊,对了,你最近小心一点,自古以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要说鬼会杀人,魔就不一样了,它们玩弄人。”

说完,魔术师就关上了门,赵百倚急急走过去,想问个清楚,但是阳台上人影都不见一个。

赵百倚趴在阳台栏杆上四处看看,真不见了。

白宁把门打开,对着空气打招呼,“哈喽,莫侵,进来吧。”然后微微欠身,让莫侵进来。估摸着时间,就把门关上了。

他还问说:“难怪我回来的时候好像撞到了谁,是你吗,莫侵?”

“不是。”莫侵回答。

“是我。”小十有点生气,又有点委屈地被挡在了门外。

赵百倚说道:“撞的是小十,现在你把他关在门外了。”

“啊呀,真不好意思,我看不见。”白宁赶紧把门打开,偏过身去,诚恳地道歉。

“没事。”小十走进来,轻易地原谅他了,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赵百倚摇摇头,继续问白宁,“刚刚那人是谁啊,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他是斯匀的朋友,反正我是一直不太喜欢他……”白宁摆摆手,说起这人时脸上流露出满满的不满。

“你不会是嫉妒吧?”

白宁嘴一撇,无声地承认了,即刻转开话题说:“但是刚刚他好像是把一只很凶的东西赶走了……”

“他是人还是……”

“他是人。”白宁肯定,“我还特意把过他的脉的。”

赵百倚:“……他是人,他还从八楼跳下去了?”

白宁想了想,说:“你可以把他当成是跟向魏差不多的人,当然了,我是说,奇奇怪怪的能力上。从人品上来说,向魏比他高尚很多。”

“你不会是嫉妒吧?”

白宁白了他一眼,无声地承认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