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82.阴谋前(2)
作者:伊三  |  字数:5142  |  更新时间:2020-06-30 18:17:12 全文阅读

第二天,赵百倚辗转反侧,在被子下摸摸索索,一把掌拍在自己的手机上,手在屏幕上胡乱划了一顿,手机还是震动的烦躁状态,赵百倚干脆把手机一推,卷着被子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不会是自己记错了,其实今天要上课吧?!”

刚一翻过身去,赵百倚猛地炸醒,睁开眼睛就扒拉回自己的手机,看见屏幕上亮着的不是闹钟,而是项楚士的来电时,可算了一口气,又舒舒服服地瘫回了枕头上。

“喂?”

“这声气儿?小赵同学怎么听起来比我还不济事儿?”那边传来项楚士一如既往的贱兮兮的调侃。

“我这刚醒呢。”

赵百倚有气无力地说着,床帘慢慢地被掀起一个角,透进来刺眼的光亮,小十的脑袋小心翼翼地探进来,“饿……”

赵百倚睡太久了,小十已经饿得不行了。

赵百倚摸摸小十的脑袋,从床上爬起来,一下床就看见米现那桌地下全是饼干渣和饼干袋,一片狼藉,偏偏米现和甘霖都还在睡,他震惊之余压着声音问:“你把米现的饼干吃了?”

小十蹲坐在赵百倚的书柜旁边,摸着自己的肚子,“好饿……”

赵百倚顿了顿,小声表扬他说:“我觉得你做的很棒。”

小十瞬间笑容满面。

赵百倚因为间接报复了米现而心满意足,眼睛往桌面一扫,愣了一下,拿起桌面的人皮书翻了一下,“小十你把书拿出来的?”

小十摇头,“不是。”

“你有没有在认真听我说话啊,小赵同学?”那边传来项楚士百无聊赖的声音。

“听到了。”赵百倚压低声音,把书塞回架子上,溜出阳台听电话,外面火辣辣的阳光照在赵百倚身上,懒洋洋的有种以前不谙世事的感觉,“帮你还车给薛凯,再替你交罚款是吧,交多少啊,我是学生啊,不够的话能让薛凯先垫着吗?”

“待会儿转给你。”项楚士后来还说道,“听说向魏去福卡镇了?我这段时间也得待在地府,有什么电话联络啊!”

“好~”

赵百倚懒懒地说,挂断电话发现已经十一点了,他这几个月奔波劳累又大病初愈,贪睡倒是正常,米现昨晚喝得酩酊大醉,今儿睡到下午也是正常,可今天老甘妈不是有课吗,怎么也睡到这个点儿?

果不其然,就在赵百倚想进去喊醒甘霖的时候,阳台落地窗“唰”地被拉开,甘霖惨白的脸从窗帘后面扑出来。

“哎呦我……”赵百倚吓得一哆嗦,“吓死了。”

“昨晚看考题看晚了,睡过头了。”甘霖打着哈欠地刷牙洗脸,赵百倚欣然加入他的行列。

甘霖刷着牙,含糊不清地问说:“昨晚你做噩梦了吗,一直哼哼唧唧的?”

赵百倚也含着一口牙膏泡沫说:“我没有印象啊,估计是太累了睡得沉。”

甘霖迅速搞定了个人清洁,没花几分钟就穿戴整齐地出门了,倒也还没忘让赵百倚把宿舍收拾干净,声称赵百倚已经很久没回宿舍了,积攒下来的值日应该要安排上日程了。

赵百倚没有灵魂地点头,赶紧甘霖请了出去,反手就把门锁得严严实实的。

他还是个孩子,听不得搞卫生这样的大事。

但是没过多久,被迫“真香”的赵百倚还是拿起了扫把,当然,只扫了米现那块显而易见的脏乱差地段。

没有脏到不能落脚的地步,除了老甘妈这个洁癖处女座,其他的汉子都能忍受。

“完事儿!”

赵百倚兴奋地把扫把扔回角落,刚好手机放着的音乐顿了两顿,拿起来一看,项楚士居然给他转了笔巨款。

这手笔大得让赵百倚不禁怀疑项楚士手抖摁多了一位数,可项楚士洒脱地留了一句“剩下的自己看着办”,赵百倚半信半疑地收了款,项楚士倒也没反应,赵百倚瞬间就对项楚士改观了,尤其跟向魏那个掉钱眼里的一对比简直就是绝了!

但是赵百倚怎么也没想到,之后项楚士就如同石沉大海,再也没有消息了,后来赵百倚调侃说,感觉像给他打了一笔分手费……

而这句话,也一语成畿,成为了赵百倚的孤军奋战的暗语。

但是现在的赵百倚可没想那么多,欢呼雀跃,甚至忽略掉了对话栏里其余的未读信息,“小十,带你吃午饭去!”

小十狂点头,求之不得。

赵百倚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连衣服上沾着的柜里樟脑丸的味道都觉得好闻,他清清爽爽地出门了,难得有一种没鬼搔扰的舒适和安逸。

虽然莫侵和小十这两只鬼就跟在他身后。

赵百倚出门先去停车场溜达了一圈,居然很惊喜地发现白宁居然没骑小电动去接女朋友逍遥快活,估计是天儿太晒了,人小女孩不乐意。

正好,赵百倚重新“夺”回了小电动的专属权,满足感很到位。

本来后座是要留给莫侵的,哪知莫侵谦逊礼让,非要说自己能在佛珠里随行,把后座让给小十了。

赵百倚下意识就像拒绝,可看见小十娇羞可爱的样子,他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人,倒也不好意思说拒绝,会显得自己太双标,勉强也就点头答应了。

可是小十还没上车呢,赵百倚就遇到了难题。

“赵百倚?”

这声音听着耳熟,有点聒噪有点想拧油门逃跑。

但是李旭冉霸道地拽住了赵百倚小电动车的车尾,“叫你怎么不应呢?”

赵百倚暗里叹了一口气,转过来看见小十郁闷皱眉的模样,也是有点心疼,强颜欢笑对李旭冉说:“我没听见,有什么事吗?”

顺便跟一旁打着伞的何纷纷友好地打了个招呼,“你好啊。”

又一个自己兄弟喜欢的女孩儿,赵百倚可不能失了体面和礼貌。

“当然有事了!”李旭冉抬手压了压自己的渔夫帽,“不然这大中午的我跑这儿来堵你?”

赵百倚深有同感,倒也是不必劳烦您大驾光临,“那请问是什么事呢?我不负责售后啊!”

“什么鬼?”李旭冉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嫌弃,“我爸妈想请你跟那两个师傅吃顿饭,说谢谢你们。”

“这个不用了,谢谢叔叔阿姨。”赵百倚拒绝说。

“我本来也是这么说的,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你们的本职工作,干嘛还要请吃饭?但是没办法,谁让我爸妈坚持呢,找那个向师傅又找不到,我只好找你了,给你发消息又不回,害得我大热天的还特意跑出来找你,要不是远远地看见你,我都想回头了。”

赵百倚一阵无语,顶着大太阳,耐着暴脾气,“我没看到信息,不好意思,但是吃饭就真的不用了,向魏出远门了,项楚士没回来,我现在也没空,替我谢谢叔叔阿姨,你也辛苦了,这位何师妹也辛苦了,那我还有事,先走了,拜……”

“拜什么?”李旭冉把赵百倚拉回来,“我都这样来找你了,你居然还推三阻四?”

赵百倚眼见着小十已经皱着眉头很生气了,但是李旭冉还在纠缠不休,“又不是我乐意来找你的,是我爸妈邀请你……”

本来站在太阳底下,小十已经不舒服了,再加上李旭冉胡搅蛮缠,小十肚子“咕噜”一响,突然就忍不住了,那一巴掌就要扇过去了。

李旭冉这头还疑惑地问着“哪里来的声音,纷纷你饿了”,忽然左脸有一阵风压过来,赵百倚的手赶紧拦住小十,停在了李旭冉脸旁,把李旭冉吓了一跳,怒不可遏地指着赵百倚:“你,你,你……”

面对李旭冉对赵百倚的指指点点,小十更怒了,差点就要挣破衣服,变回原型。

“小十!”赵百倚忽然厉声喝道,双手互拍了一巴掌,以示警戒。

小十立刻收敛了,乖巧而委屈地站在一旁。

李旭冉和何纷纷见赵百倚如此怪异的举动,眼神却是看向另一个方向的,可那里明明空无一人。

大中午的烈日炎炎,李旭冉和何纷纷感到一阵寒意,都不说话了。

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小十这头也安分了,李旭冉这边也躲远了,赵百倚干脆将计就计,做出阴森的表情后转过头来,用空洞的双眼看着她们,低缓幽长地说道:“其实,我也很想去你家里尝尝叔叔阿姨的手艺,但是我养的小孩儿饿了,我怕带过去会吓坏叔叔阿姨,要不还是下次吧,我真的该走了,要是饿急了,我怕……”

何纷纷看着就很乖巧懂事,撑着小伞的双手有点发抖,“既,既然师兄有事情要忙,那还是……”

“下,下次吧。”李旭冉也接着说道,恨不得赵百倚赶紧走,一刻也不要停留。

“嗷呜!”小十故意低吼了一声,把两小姑娘吓得赶紧跑了。

赵百倚忍不住笑了,“小十干得漂亮,她们估计也是没想到光天化日的会被鬼吓唬到。”

小十对于赵百倚的称赞很是受用。

“走喽。”

赵百倚一拧油门,洒脱地载着一般人看不见的小十绝尘而去。

一个男生蹲在树荫底下看着赵百倚离开,站起来后拍拍自己裤腿上的树叶,“还是蛮快乐的嘛,所以才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说不定哪天就突然断送了。”

赵百倚特意避开常去聚餐的大排档,挑了间看上去还行的,往角落里一坐,就把爱吃的的全点了个遍。

现在赵百倚勉强是个有钱人了,但看上去还是一副斯斯文文看上去只能吃个一两口菜的学生样,老板对于他点的这么多烧烤和肉表示质疑,但是赵百倚凭借着无比的自信让老板只管上菜就行了,钱到位!

赵百倚特意用自己的背挡住了小十狼吞虎咽的样子,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挡住食物凭空消失的诡象。

“吃多点吧,今天也是够折腾的。”

小十忙着往嘴里塞东西,胡乱地点点头。

其实赵百倚心里想的是:吃多点吧,下次可没这么多的一顿了。

他慢条斯理地嚼着掌中宝,问坐在一旁无动于衷的莫侵,“莫侵你不吃吗?”

“一般的鬼不用吃东西。”

“那为什么小十吃啊?”

“他吃尸体,尸体是实物,也是食物。”

“那你平常会觉得饿吗?”

“有时。”

“那你会吃什么?”

“不吃,休息。”

“鬼也真是很奇怪的东西,一般来说是这样,但是特殊的也不少。”

“每个人、每个鬼,都是特殊的。”

赵百倚悠悠地看过去,不禁问道:“莫侵,你以前长什么样啊?”

这个问题,其实赵百倚以前也问过的。

莫侵默了一阵,回答说:“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我死的时候是尸横遍野,有一个满身白色素装的男子倒在我的面前。我死后变成了鬼,漂泊的时候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后来是一直跟在主公的身边。”

“主公?”

“主公是一方鬼界的主人,跟少主有很深的渊源,少主遇害后,主公就不知所踪了。”

“所以你在找他吗?”

“算是。”

“算是?”

“如果我不找主公,我也不知道我该做什么。”

赵百倚忽然觉得这句话带着很深的寒意。

人从出生到死亡,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碌碌无为是这样过了,成绩斐然也是这样过了。

但是那些心中有执念的鬼,要度过那些漫长的没有尽头的岁月,或许原本算不上执念的执念,最后也变成了执念。

或许是因为赵百倚的忽然沉默,莫侵忽然说道:“你放心,我既已经跟赵老太太有了约定,在你死前,我都会在你身边。”

赵百倚怔了一下,笑笑说:“你已经重申过很多遍了,我知道的。”

但是赵百倚心里有很大的失落。

莫侵留在他的身边,是因为他太奶奶的约定,从来不是因为他。

小十留在他的身边,也是因为人皮书的缘故,当然了也是因为小十心智不成熟,像个小孩子,才这么轻易地被“拐骗”了。

“那莫侵,你是因为什么,留在那个主公身边的?”

赵百倚忽然不甘心地问道,看向莫侵的眼神里,也多了一份执念。

莫侵怅然若失,“我想不起来。”

“那如果没有我太奶奶,你会留在我身边吗?”

莫侵倒是认真地想了想,说道:“如果没有主公,才会。”

听到回答的赵百倚忽然就恨上了这个主公。

明明自己才是想撬墙角的那个,为什么这么恨!

其实莫侵的战斗力不算高,因为跟着赵老太太听过一段佛经,所以心怀万扇,打斗中还经常放水,但是赵百倚就是觉得莫侵在身边能安心些,尤其是现在向魏和项楚士现在都不在,别看他表面是挺悠闲的,但是一静下来,还是觉得有点心慌,总感觉有双眼睛在暗中监视他。

赵百倚忽的一走神,竹签子不小心往嘴里一戳,淡淡的血腥味漫出来,“啊呦。”

他把签子拿出来,疼得一皱眉一闭眼,赵百倚脑海里忽地闪过一双眼睛,身后四点钟方向,他猛地一回头,“渊?”

却只看见老板站在烧烤架上涂着香料。

这时候小十却说道:“不是渊。”

“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赵百倚四处看了看,店里的声音不算红火,但是桌上的客人也都尽兴,“莫侵,你有感觉到吗?”

“没有。”莫侵说道,却是直直地盯着赵百倚。

“我把渊叫回来。”赵百倚如此说道,毕竟渊的感知能力极强,“渊,渊。”

但是渊始终没有回应,也没有出现。

赵百倚脑海里忽然闪过渊的那双眼睛,却觉得那双眼睛有些伤痛。

“我觉得有点不太对劲。”赵百倚眨眨眼睛,也觉得眼睛有些发疼,“小十吃快点,我想回去休息一下。”

“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怎么了?”

“你是不是在墓里被木灵火灼伤了眼睛?”

赵百倚揉揉眼,一回想,“没有吧,我那时候也没觉得眼睛有什么问题,不过也可能是因为我当时没怎么注意……我去趟厕所。”

“老板,卫生间在哪儿?”

“直走转走。”

“谢谢。”

赵百倚把门一锁,居然发现卫生间没有镜子,他把窗关上,隐隐约约看到自己的眼睛冒着点蓝色的火焰,但是他不觉得热辣,只是有些刺痛。

他洗了一把脸,把眼睛浸湿,只是正常的刺痛,他再泼一把水,渊那双哀痛的眼睛就一闪而过。

黑色的环境里,紫色的眼睛转了个角度,就像一个转景,突然从赵百倚的视线角度转变为渊的视线角度,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逐渐走进视线,但是视线只停留在那男子的脖子下面,传出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书在哪?”

赵百倚心头一颤,抹了一把脸,又喊了几声:“渊?”

赵百倚觉得渊可能是出事了,赶紧出门付钱,催着小十离开了。

“我觉得心有点慌。”赵百倚如此说着,推车的时候还磕碰到了膝盖,“我得回去看看人皮书!”

那人问渊“书在哪”,很有可能是在问人皮书,更有可能是有人要来抢!

“莫侵你觉得有人会来抢人皮书吗?”

“如果还没解封之时,鬼会,人也会。”莫侵说道。

赵百倚一路开车回来,一路上也想,对呀,人皮书现在是一本空书了,现在顶多是小十的卧室,怎么那人还问书在哪儿呢?

“先回去看看再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