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80.和血疫赛跑(7)
作者:伊三  |  字数:5129  |  更新时间:2020-06-26 19:16:13 全文阅读

这是个狠人,项楚士心想。

李旭冉的眼睛像一台精密的仪器,记录着那数道冰锋利刃出鞘并贯穿她的身体的恐惧感和疼痛值。

她抓着那个困住她的牢笼惨叫,但是声音不是她的,痛苦和无助击溃了她,把她的身体戳成冰桩子。

赵百倚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窜出来的,把李旭冉一拽,更多的冰杵子刺进脚下的冰面,裂开斑驳的冰缝。

但是“李旭冉”的身上却爆发出热烈的火焰,燃烧在每一个被冰杵子刺中的伤口上。“李旭冉”狂叫,如同发疯了一般,挣脱开赵百倚的手,在冰上打滚,把冰杵子都折了大半,但是仍然扑熄不了火势。

本是刺骨的冰,却让疫鬼被大火辣灼。

这是向魏的一个小把戏。

赵百倚连气都没缓过来呢,就看见“李旭冉”的身体里蹿出来一道黑蓝色的阴影,那阴影飞快地撞进了树上,掉下来许多的碎冰,生怕别人不知道它暴露行踪了。

“有一只跑出来了。”

“李旭冉”仍然在冰面上痛苦地打滚,但是锁骨前只剩下两双眼睛了。

一只疫鬼逃命似的从李旭冉的身体里跑了出来,但是却弃其他两只不顾?

“为什么只有一只跑出来了?”

“冰封住了穴位,但是有的穴位没有。”向魏如此说道。

赵百倚耳朵羞愧一红,“是我的错,那现在怎么办?”

“它们是你的,你想怎么办?”

赵百倚还没想好呢,“李旭冉”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凶狠的四只眼睛盯紧了赵百倚。

赵百倚跑得大汗淋漓的后背在这冰天雪地的树林里越发觉得冷了。

“李旭冉”身上燃着木灵火,疫鬼逐渐给火焰之外的身体镀上一层薄冰,冰与火都在一面,遭受的痛苦和保护的盾牌都在一起,强大和脆弱也都暴露无疑。

从树上跳下来的疫鬼,披着冰盾的铠甲,燃烧着战争的火焰,扒在“李旭冉”的肩头,蓄势待发,拼死一战。

赵百倚主张和平解决,没必要打打杀杀,“其实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先,不要每回都把气氛搞得这么僵嘛不是?”

“李旭冉”的声音像是加了混响的机器,“没有什么好谈的!”

连个话口都不留,“李旭冉”立刻冲赵百倚冲过去,冰面上出现大大小小的缝隙,赵百倚站都站不稳。

站在旁边的向魏,捎捎捞住就要倒地的赵百倚,把他往身后的项楚士推了过去。

项楚士双脚动弹不得,被赵百倚砸得一屁股坐到了冰冻的冰面上,“嘶”了一声,脚上的冰块也脱开了。

项楚士慢悠悠地把赵百倚扶起来,“我可真是谢谢你了啊,小赵同学,小赵同学……”

赵百倚不知怎的,忽的脸色大变,苍白得像是个死人。

“李旭冉”和向魏打了起来,冰火相见。可那只小疫鬼却乍地一跳,扒拉住项楚士的头发,往后一扯,把项楚士折腾得够呛。

“啊啊啊啊啊,要脱发啦,快松手!”

莫侵一手扫过去就要把疫鬼打开,疫鬼身手敏捷,及时跳开了,尖锐的爪子在赵百倚脸上划了一道,还想狠下杀手,被莫侵揪住脖子,一把甩开了。

项楚士这头看见赵百倚的脸上多了三道血痕,流出来稀水般的浅色的血,“坏了,跑来跑去的加快了血液流动,向魏快点,小赵同学要撑不住了!”

说时迟那时快,向魏已经把“李旭冉”给打晕了,四横八落的长木顺便把这些冰面敲碎了大半,木灵火再一烧,冰就全融了。

“李旭冉”身后的树上挂有一根绳子,向魏干脆就地取材,让灵符用那根绳子把“李旭冉”给绑了起来。

躺在地上的赵百倚柔柔弱弱地睁开眼睛,看那根绳子有点眼熟,不会是之前那个女鬼上吊用的那条吧?

赵百倚忽然觉得有点反胃了,冷汗从后脊骨开始蔓延上头顶。

那边的项楚士正对着“李旭冉”得意炫耀兼嘲讽,“没想到吧,还偏偏跑到林子里头来,学不会教训吗?”

“李旭冉”哼了一声撇过脸,即使被抓了也毫不畏惧,“就算你们抓到了我们,你们也不敢轻易把我们赶出来。”

项楚士扁扁嘴,把向魏摆上台面,恐吓疫鬼,“我是正规公务员,我当然不敢了,但是我告诉你,这位天师可就不一样了,他没有人性的!你们最好是自己乖乖出来,免得受太多皮肉之苦。”

说及此,很配合地飘过来一张灵符,把李旭冉苍白的脸色照得清清楚楚。

这时赵百倚颤颤巍巍地撑起来,“还有一只呢?”

“不知道啊,冰全化了,哪哪儿都是水,那小家伙躲得可好了。”项楚士说到,看了赵百倚一眼,倒是不怎么担心。

毕竟项楚士可是偷看过生死簿的人,赵百倚活到哪个年头,他清楚着呢。

“我猜它一定躲在附近看着呢,得想个办法把那小东西弄出来。”项楚士说道。

“不用白费心机了。”“李旭冉”说道:“它是不会回来的,我们也不会轻易从这里出来,你们就在这里等死吧!”

话音刚落,项楚士瞥见一棵树的后面有点动静,“看来兄弟情深啊,其实‘颛顼有三子’,是说第三个儿子,还是说有三个儿子呢?”

“李旭冉”听到这里,气得龇牙咧嘴,可惜被绑得动弹不得,树后的那一只疫鬼也咋咋呼呼地跳了出来,幸亏项楚士及时被莫侵拎开了,躲过一劫。

那只疫鬼冲着他们咆哮着,徒劳无功地孤军奋战,看上去有那么一点可怜。

向魏也懒得动手,走到后面去了。

项楚士看了看赵百倚,说道:“反正阎王已经见过它们了,而且你是书主,你决定吧。”

赵百倚就靠着大树坐在地上,晃了晃脑袋,让自己的视线能够集中一点。

他说:“要不这样?我可以放你们走,但是你要让我从你身上抽一点血,并且答应我以后不能再害人了。”

“嗷嗷。”

那疫鬼叫唤了两声,“李旭冉”大声吼说:“我们没有想要害谁,我们只是想帮她,但是她却骗了我们!”

“这当然是李旭冉自己的问题了!”

赵百倚被疫鬼的大声辩驳给吓得立刻调转枪头对准李旭冉,却没想到疫鬼们因此愣了一下,语气稍微缓和了下来。

被困在身体牢笼里的李旭冉听到这句话时简直气炸!

但是赵百倚似乎摸到了一点窍门,循循善诱,“我……我当然明白你们的苦心了,李旭冉把你们当成倾诉的对象,你们感同身受!”

赵百倚还特意着重点明了“感同身受”四个大字,“所以善心大发帮助她,这是一件好事!”

“李旭冉”和疫鬼果真认同地点了点头。

项楚士看在眼里,怎么觉得自己像是进了传销组织?

“但是呢……”转折来了,“李旭冉”和疫鬼的脸色立刻垮了大半,赵百倚赶紧力挽狂澜,“我的意思是说,就算是把李旭冉杀死了,她也是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的对不对?”

“李旭冉”和疫鬼显然有些懵圈了。

得,这洗脑洗得不错,项楚士心想。

紧接着,赵百倚引古据今,旁征博引地跟疫鬼们讲道理,讲得那叫一个激情澎湃啊,项楚士都怕他讲着讲着撑不住就梗住气去了。

至于那疫鬼,项楚士倒也没真觉得它们听进去什么,极大可能是听烦躁了,那疫鬼直接在自己手上划了一道,流出汩汩的鲜血来,迫不及待地晃到赵百倚跟前,赵百倚连忙从兜里掏出试管接了疫鬼的血。

疫鬼又指了指昏昏欲睡的“李旭冉”,赵百倚以为李旭冉的身体撑不住了,赶紧叫向魏融了冰杵子,疫鬼赶紧脱身出来,三只小东西忙不迭地跑了。

赵百倚本来还有话要说的,估计是身体虚弱,而且在“教训”疫鬼的时候耗费了精神和体力,“那那那”地朝疫鬼走掉的方向喊了几声就晕过去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赵百倚一睁开眼就只有莫侵在旁边凳子上坐着。

原本忙着给隔壁床位的病人测量体温的护士看到赵百倚醒了,赶紧摁铃让医生过来,“你终于醒了,你再不醒我们就要送你去隔离病房了,你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赵百倚迷迷糊糊的,被送去做各项检查,各项指标都正常,没有任何问题。

他抬起自己的手臂,温软得好像之前的肌肉坏死般的僵硬就像是一场梦。

“有什么问题吗?”医生看了看说:“还好你朋友及时把你送来医院,那时候你手的状况真的很糟糕,但是现在没有问题了,是冷医生亲自给你动的手术。”

“冷医生?”

“啊,是,冷医生是我们医院的顾问,但是他非常专业,不瞒你说,他一直是我的偶像……”

赵百倚低下眼眸,摸了摸肩膀上的绷带,喃喃自语地说:“那血……”

听到这一个“血”字,医生的脸色却大变,安抚赵百倚说:“没有什么问题,你不用担心,只是一个小小的流感,已经都解决了!”

赵百倚猛地抬起头看向医生,“流感?”

“是的,就是流感而已……”医生看起来有点心虚,说出来的话更像是在安慰自己,“你放心,我们已经配制出对应的疫苗了,就相当于一个小感冒,你回去休养几天就可以了。”

“嗯。”赵百倚点点头,姑且接受了这个解释。

原来那晚,项楚士等人把赵百倚送进医院的同时,就把两管试管都交给了薛凯,由于之前冷医生已经配制出半成品了,现代的科技很快能从那管不知名的“疫鬼血液”里分析出有用的物质成分,经过医科人员的不懈努力,很快配制出完整的疫苗,及时控制住了疫情。

但是这件事情被压下来了,以免造成社会恐慌。毕竟这件事情有众多的不寻常之处,有很多人声称见到如同丧尸一般啃食血肉的病人,也有人声称看到了吸血鬼一般的生物,更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件事情背后的灵异性质的是旧的中医院楼一夜之间被烧得焦黑,还有众多的记者被一堵无形的但不透明的“鬼打墙”截在医院外面……

官方的说法是当时采用了某些特殊的先进技术,以及该流感会导致病人出现幻觉,但是这反而更加开启了广大民众的脑洞,不断有更加天马行空、离奇古怪的故事从医院传出去。

赵百倚很快就出院了,白宁来接他,“没事吧,小兄弟,这回有点狼狈啊。”

“其实也还好,就是我自己狼狈而已。”赵百倚自嘲说。

“哦对了,不是说流感吗,叔叔阿姨把电话打来我这儿了,不过你放心,我安抚住了,医生怎么说的,你就怎么跟叔叔阿姨说就行了。”

赵百倚于是赶紧打了个电话回家报平安,无非是把医生冠冕堂皇的话转述了一遍,挂掉电话后,深知真相的赵百倚叹气,“果然还是说谎了。”

白宁开导他,“其实也算不上说谎,只不过是省略部分细节,再换个表达而已,从大局观上来看,稳定人心很重要,你也不想叔叔阿姨担心吧。”

赵百倚点点头,还是有些消沉,“嗯,不想。”接着他就发现了这是开去青河巷的路,“我还以为是要回宿舍。”

“向魏说想让你过去一趟。”

“什么事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白宁说:“你们都是跟鬼怪打交道的,我向来不问他这些的。”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事啊?”赵百倚倒是很好奇,“有鬼牵扯到命案,你去验尸倒也没什么,但是你不是不能看见鬼吗,可有的时候你好像就是能知道那件案子不同寻常,是薛凯还是向魏他们告诉你的吗?”

“就算他们不说,我也是知道的。”白宁朝他笑笑,赵百倚觉得这个笑容别有深意。

“到了。”白宁把赵百倚刚下车,迫不及待地要走,“行李我帮你拎回宿舍,不用谢谢我了,我就不等你了,我约了斯匀吃饭,快迟到了啊,拜拜。”

赵百倚:“……其实不接我也没什么关系好吗。”

赵百倚慢慢悠悠地推开门进去,屋里连个灯都没亮,他差点磕到桌角,摸索着楼梯往二楼上去。

刚一冒头,一道黄符“咻”地飞到他面前,差点把他吓的翻身掉下楼梯。

他摆摆手把灵符扇开,想要把灯打开,发现按钮坏了,“向魏?”

“嗯。”

“啊哎我的……天。”赵百倚扶住自己的心脏,赶紧跳开两步,远离那张面无表情的面瘫脸,“不要突然站到我身后!干嘛家里灯坏了还是电闸跳了?”

“电闸跳了。”向魏慢条斯理地坐到沙发上,灵符顺势飘了过来,点亮桌上的几根蜡烛,屋里这才勉强有了光亮。

“干嘛呢?”赵百倚也坐了下来,觉得气氛有点尴尬,“项楚士呢,怎么没见到他?”

“回地府了。”

“那这里是怎么回事啊?”

向魏不露声色地叹了一气,朝赵百倚身后的灵符一个勾手,赵百倚只听到有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灵符抬着那把修罗刀和人皮书出来了,扔到赵百倚身上。

赵百倚不明所以,“这是干什么?”

向魏顺便指了指他身后的小十和渊,“顺便把它们带走。”

小十委屈地趴到沙发上,眼睛水汪汪地看着赵百倚,渊也飘上前来,一双紫色的眼睛在烛火微弱照耀的黑暗里显得更加诡异恐怖。

“带走?它们惹你生气了?”

“我是无妨。”向魏说道,看了渊一眼。

渊紧接着解释说:“项楚士因为疫鬼一事失职,近段时间会有察查司的鬼差时来检查,为了避免说神官和鬼魂勾结,我们不能住在这里。”

原来,当时项楚士被谢必安哄骗过去了,在阎王还没提审疫鬼的情况下把疫鬼带走了,之后疫鬼又被放走了,知道真相之后的项楚士头都大了,偏偏谢必安对此事左顾而言他,把自己摘得是一干二净啊,项楚士只好暂时停职,接受察查司的调查。

再到昨天,察查司鬼差赶巧碰上了逃跑的三只疫鬼回来报复,也是很搞不懂为什么疫鬼要回来报复这里,估计是看向魏不顺眼。

反正不管怎样,三只疫鬼捣乱的时候翻箱倒柜,电路也被弄得乱七八糟,当时向魏和项楚士都不在,就只有小十和渊在家里,当即跟疫鬼打闹起来了,被前来调查的察查司鬼差抓个正着。

虽然疫鬼最后凭借着自己的滑头跑掉了,但是事已至此,项楚士百口莫辩,又回地府挨骂去了。

现在,向魏因为不想损失项楚士这个长期租客,所以勒令让赵百倚带着他的家当卷铺盖走人。

“不是,我带着它们能去哪儿啊?”赵百倚抱着修罗刀和人皮书欲哭无泪,“我总不能让他们跟我一起住宿舍吧?”

“这是你的事情。”向魏保持着他一贯的冷漠,“普通人看不到它们。”

渊也说:“我们是鬼魂,经常会到外面游荡,也不需要固定居住的地方,我们休息的时候回到人皮书里就可以了,你不用太过担心。”

“我倒是不担心你,你是一个成熟的鬼了,我是怕小十跑出去吞人啊!”

小十无辜地眨眨眼。

赵百倚叹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