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75.跟血疫赛跑(2)
作者:伊三  |  字数:5181  |  更新时间:2020-06-21 22:28:26 全文阅读

“哎哎,我还是让人送你回……项楚士!”薛凯那头忙着跟人说话,刚想起来差人送赵百倚回去,刚一转头就看见了猥琐地趴在墙头的项楚士。

项楚士手无缚鸡之力,能扒拉上墙头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往下滑了滑,催促赵百倚:“赶紧的,小赵同学!”

薛凯那头喊着就要跑过来了,“赵百倚你别走!不能随便出去!”

赵百倚当机立断,一转身就跑向项楚士,在离那堵高墙还有几步的时候,项楚士已经滑到底不见人头了。

赵百倚助跑后一个跃步,一脚蹬住墙就感觉自己如同飞燕一般跳了起来,他顺势撑住墙顶,手上一个用劲,肩膀一疼就歪了歪身子,但是他还是勉强翻过围墙,但是脚上一磕,他身形一歪,就冲了下去。

刚从地上爬起来,连手上沾的沙砾都还没拍干净的项楚士看着头顶越来越沉重的阴影,“哇啊”一声大叫出来 就被赵百倚扑倒在地,项楚士真是恨不得一口老血吐出来。

赵百倚扶着肩膀,感觉手掌心是一片轻薄的血渍。

项楚士把他推开,阴影一散,就感觉又一片阴影打下来,他一抬头,连忙指着就要翻过来的薛凯,“莫侵!把他推下去!”

一声令下,莫侵刮起一阵阴风,薛凯晃晃悠悠地直往后倒,“啊唉唉唉唉……”

项楚士拉起赵百倚,“小赵同学下回让莫侵带你飞也行,我们都是半吊子,没什么必要别逞能。”

赵百倚缓了缓却觉得,“你还别说,我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身手敏捷,我这是因为受伤了才有的失误,我档次比你高!”

项楚士白他一眼,边跑边说:“我们赶紧走,薛凯拦着不让出去,待会他就追回来了!薛凯这人吧,平常还行,没想到关键时刻走个后门都不行,你说他正直吧……”

项楚士还在碎碎念呢,赵百倚赶紧打断他:“向魏呢?往哪儿出去啊?出去干什么啊?对了我得找回疫鬼,冷医生说要疫鬼的血。”

“我知道,姓冷的那医生已经提醒过了,我们先出去,再从青河巷去地府。”项楚士说起冷医生,“话说那冷医生是个什么玩意儿啊,人不人鬼不鬼的,神不神魔不魔的,仙不仙妖不妖的……”

“没必要用那么多的ABA词……”赵百倚吐槽,“话说你什么时候见过冷医生了?”

“我跟向魏一直在这儿待着啊!”项楚士带着赵百倚一路躲过警察叔叔们的重重把关,一看就是在地府里偷鸡摸狗、走街串巷惯了的。

“那冷医生一看就不是好惹的,我不喜欢他。”项楚士说着,只听后面传来薛凯的一声大喝,“你们要去哪里!”

项楚士赶紧跳开,拽着赵百倚往另外一条路跑过去,被薛凯三步并作两步,直蹿上去,揪住了赵百倚。

“啊啊啊啊啊。”赵百倚喊着,“薛凯松手松手松手……”

“让你松手呢,薛……”项楚士本来也想冷嘲热讽几句,被薛凯凶狠的眼神劝退了。

薛凯松开赵百倚,“他受伤了,你得留在医院里,他出去了,万一出了什么事要怎么办,我们好不容易才把医院给隔离开的,外面全是记者等着问里面的人发生什么事呢?”

项楚士说道:“我们又不是无知少年,我们当然知道分寸了,只是出去把疫鬼带回来,冷医生也好配制疫苗不是?”

可是薛凯不多信任那个冷医生,“我不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如果按你们说的,疫鬼是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那么你们要把它带进来这里,万一把事情弄得更糟了怎么办?”

“那你就能确定除了这里,外面没有人没被感染吗?”项楚士提出了灵魂一问。

赵百倚这时候忽然想起来说:“我在学校里好像也见到过一个,但是我不知道他后来去哪里了。”

活生生的例子啊,项楚士两掌一拍,“你看。”

薛凯叹了叹气,“可是这里的门口都有人看守着,就算是我也不能随便让你们出去。”

“没事,我们自己能搞定。”项楚士进而说道:“再说了,其实这事情啊,是这样的,这本来就是小赵同学人皮书里的怨灵搞出来的,跟你说你可能也不太明白,但是总的来说就是小赵同学对这件事情也很痛心疾首,想要将功补过,挽救更多人的生命,你看小赵同学自己都受伤了还坚持要出去找办法救人就知道小赵同学的决心了,正所谓生命诚可贵,大家都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小赵同学也想默默地为这个世界和万千家庭做出小小的贡献,你何必成全他呢?”

项楚士一顿胡说八道,被点到名字的赵百倚哑口无言,只好顺从地点点头,以示诚意。

但是薛凯被项楚士绕得都糊涂了,还是有点犹豫,“但是……”

项楚士赶紧加紧洗脑,“别但是了,你还信不过我们吗,我们决定不会给你添乱的!”

薛凯:“……就是你说了这句话我才担心。”

“行了,我们先走,保持联络。”项楚士见机行事,推着赵百倚就要开溜,薛凯盯着他们好久,慢慢地吐出一口气,“要是被局长知道,我可就惨了……”

两人开溜后,赵百倚忍不住吐槽,“说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项楚士颇有经验地说道:“你还年轻,我告诉你,不管什么事,但凡你语速快点,内容水点,你翻来覆去地讲,对方指定烦你,恨不得把你赶得远远的,更不用说薛凯这种钢铁直男老干部了。”

“……”赵百倚不知为何,有点同情薛凯。

项楚士带着赵百倚溜进一栋旧楼,从一扇老旧生锈的窗跳进来的。

赵百倚很好奇,“怎么医院这儿有一栋楼我没来过?”

“你一直待在解剖室里,当然不知道这里还有一栋旧楼了,这儿是以前的中医院,早十几年搬出去了不是?”

“这儿好像没人用了啊?”赵百倚摸到墙上的一个开关,但是没有电源。

“十几年没进来过人了,你说呢?”项楚士亮起手机手电筒,赵百倚能看见椅子上厚厚的灰尘和角落里的蜘蛛网。

“那我们进来这里干什么?”赵百倚扇扇鼻子底下的尘味。

“向魏在上面。”项楚士说道:“七楼的连廊外面有一个工地,我们可以从那里跳出去。现在医院外边全是警察和记者守着,从这里出去是最稳当的。”

“跳出去?”赵百倚有点震惊,“怎么跳出去?”

“不会砸伤你的,顶多你叫莫侵拎着你点儿。”项楚士安慰他说,深吸一口气,开始爬楼梯。

赵百倚和项楚士气喘吁吁地爬上七楼,满头的大汗被高层的风一吹,阴凉的感觉蹿进骨头。

向魏在窗边站着,旁边只点着一张灵符,幽幽地发着光。向魏的气质一点也不正派,尤其是当他一个人站在黑暗里的时候,倒真的像是个幽灵。

他看了两人一眼,着手推开了窗,有风灌进来。

赵百倚走过来,往窗外一看,倒吸一口凉气,“从这儿跳啊?你们看我这个身板,是觉得我运动天赋特别好呢还是运气特别好呢?”

这栋中医院旧楼和旁边的正在施工的楼靠得很近,几乎只隔着医院的一堵围墙,两栋楼之间的距离怎么也不超过两米,要是平行着跳过去也行,但是问题是,他们在七楼,隔壁的楼层比这边儿低了三层。

隔壁楼层也还只是水泥外壳,外面都插着钢条,要是一不小心撞上了,小命可就招待在这儿了。

“不能再往下几层吗?”赵百倚摸了摸额头的冷汗。

“一到六楼的格局不一样,这边没有窗。”向魏说道。

“不是,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商量一下。”赵百倚决定还是垂死挣扎一下,“我们是要去地府要回疫鬼是吗?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在这儿过去呢?一定之前向魏不是开过鬼门吗?”

“开倒是能开。”向魏说道,眼里似乎有一丝悦色。

赵百倚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但是项楚士即刻说道:“这儿是医院,在这儿开鬼门有点危险,但是如果你不怕的话,当然没有关系了。”

“什么危险?”

“开的鬼门的具体位置可能会点偏差,而且会有鬼从鬼门出来,也可能会有鬼聚集过来。我们倒是无所谓了,但是如果有鬼逃出来了,或者有鬼跑进去了,你要负全责。”

赵百倚:“……不带这样的吧?”

“大部分的鬼门是会移动的,如果走固定的鬼门就会安全一定,比如青河巷的鬼门。”

赵百倚眉头一皱,深深地考虑起来,但是向魏想了想,却说:“如果是直接开到疫鬼那里去……”

项楚士立刻喝止他,“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向魏,你恨不得在这儿开是吧?”

“什么,什么?”赵百倚扯着嗓子喊说:“什么可以开到疫鬼那边去?”

“鬼门可以移动,如果你想,我可以在疫鬼的附近开鬼门,送你过去。”

“这么方便?”赵百倚眼前一亮。

“犯法而已!”项楚士在旁边字正腔圆地一字一句地强调!

“没抓到就不算。”向魏在那边煽风点火。

“行啦啊向魏。”项楚士让向魏闭嘴,“被抓到的话,罚的是我,你说得当然轻松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很省时间啊!”赵百倚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项楚士觉得不妥,“但是你不知道疫鬼那头在哪里在干嘛,要是开鬼门的时候,阎王正在审疫鬼,那不就是被抓个正着?”

“哪会这么不凑巧?”

“我就试过这么不凑巧……”

“……”

对于项楚士这样的悲惨遭遇,赵百倚沉默了。

就在三人静默着僵持着的时候,忽然楼下“哐啷”一声,向魏身形一动,立刻走到另一边的窗户,往下一看。

只见楼下漆黑一片,几个全副武装的武警跑了过来,试图追捕两名男子,赵百倚和项楚士凑过来看的时候,还有一批记者纷纷爬过围墙,跑进了医院,其他的警察也感觉跑过来拦人,但是记者们全都开着直播,警察也不好伤害平民百姓,记者们一拥而上,往守备最森严的急诊中心和住院部去了。

“记者都进来了,这件事情恐怕瞒不住了。”

“瞒得住瞒不住那是警察的事情,我们要做的是从源头扼住这件事情,没有疫鬼的血,多厉害的医生、多先进的仪器也是搞不定啊!”项楚士催促,“别看了,抓紧时间回青河巷吧!”

“在这儿开吧!”赵百倚当机立断。

“什么玩意儿?”

“好!”

向魏二话不说就答应了,项楚士心累地喘了口气,默默地向上天祈祷这回儿可别出什么岔子了。

正巧赵百倚肩膀上受伤了,向魏从他伤口上引了一点血,作为他和疫鬼的联系。

赵百倚有些伤感,“我被咬伤了,血液没有那么纯正,还能找到疫鬼吗?”

向魏用赵百倚的血写成一张灵符,“疫鬼或许对这样的血液更加熟悉。”

接着向魏驱起灵符,点燃着木灵火的灵符飘在空中,摆成了一个符阵,一闪一闪地亮着火光。

莫侵稍微地站远了一些,而后钻进佛珠里避开阵法。

灵符犹如一个魔咒术,从中显露出一个像是黑洞的漩涡。灵符慢慢地飘了起来,转而面向赵百倚。

赵百倚没听到黑洞里面有任何的声音,像是死寂一般。

与此同时,七楼的窗外,逐渐聚集过来一群黑压压的鬼魂,趴在窗户上看着里面,有的甚至已经穿墙进来,但是碍于向魏在,没敢台靠近。

向魏分出几道灵符去驱赶鬼魂,对赵百倚说:“跟着你那张血符,它会带你找到疫鬼。项楚士会和你一起进去,但是走进去之后,你看不到他,可能还会听到别的声音,你不用管,只需要跟着血符走就可以了。到了的时候,项楚士会叫你。”

“好。”赵百倚点头,深呼吸一口气,就要抬脚走进那个黑洞漩涡般的鬼门。

项楚士从背后一把拉住他,把精神高度紧绷的赵百倚吓了一大跳,“你干嘛你干嘛?”

项楚士:“……我想告诉你,我要走在前面。”

赵百倚喘着大气,“……嗯。”

项楚士摇摇头,一只脚踏进鬼门。

但是事情似乎急转直下,从医院大楼里很快传出来打斗的慌乱声,窗外的鬼魂开始嗷嗷地叫着,不一会儿就散开了。

项楚士半条腿还搭在外面,“有点不对劲……”

赵百倚也四处张望,突然感觉肩膀上好像被撒了一把盐地疼了起来,痛感从肩膀沿着神经麻痹他的半侧身体。

“啊啊~”

就在这时,向魏的灵符忽的一下全灭了,向魏立刻施咒,重新点着木灵火,项楚士已经不见人影了。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有一个极速的物体从窗外撞了进来,伴随着玻璃渣子飞过来,赵百倚直直地被撞出另一边的窗户。

向魏立刻追了过去,一跃而下,空中立刻扑飞出来灵符,直追而去。

莫侵从佛珠里飘出来,迅速踢开撞下赵百倚的那人,护住赵百倚安稳落地,而向魏脚下踩着灵符,直直地飞下地面,在莫侵将那个人踢飞之后极速转弯跟上,挥过灵符把他的后背打出一条黑焦的伤痕。

那个人身手敏捷,被打伤之后几个跃步,攀住墙上的管道,一个转身就跳上了窗檐,明目张胆地跟向魏对峙着。

此时向魏飘在空中,离那人不远,借着灵符的光亮,向魏能看到那人的眼睛是血红色的。

那人咧嘴一笑,露出沾满血迹的红牙,两个尖锐的獠牙彰显着他的吸血鬼身份。

吸血鬼的治愈能力非常迅速,他后背的伤口已经全然愈合。他站起身来,另外有三四只同样动作敏捷的吸血鬼聪向魏面前跳过,极其嚣张、挑衅。

向魏不为所动,但是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赵百倚还心有余悸,好像蹦了一次极,当他看到那几只吸血鬼跳了过来,并且往急诊中心和住院部的方向去了的时候,他心想,坏了,倒是没想到吸血鬼居然亲自出动了。

那只吸血鬼十分挑衅,“这么好的计划,可不能让你们破坏了。”他接而把目光转向赵百倚,“本来,我们还想留下你的小命的,毕竟也是多亏了你手底下的疫鬼,我们才能开始第一步计划,但是你也太不合作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就好了,现在是你自己惹祸上身。”

“什么破计划,感染的人都死了,你们还是那么多人,自己也捞不到好处,咳咳!”赵百倚扯着嗓子喊。

“不是说了吗,才只是第一步。”他笑笑,“一个实验,总会有失败品的,但是你放心,现在成品已经出现了,死人的局面很快就会过去的,大家可以重新拥有更加长寿的生命、更加强健的体魄,还会拥有超人般的能力,相信我,没有人会拒绝这样永恒的生命……”

吸血鬼话音未落,一连串的灵符顺着风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冲吸血鬼,紧紧地将吸血鬼给围了起来。

与此同时,从吸血鬼的窗户里面撞出一根长木,将那个被灵符包裹得像个木乃伊的吸血鬼撞倒下来。

刚一着地,灵符立刻着火,把吸血鬼烧得满地打滚,嘴里都叫嚷不出几个字来。

赵百倚目瞪口呆,但对向魏表示极大的赞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