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72.瘟疫(5)
作者:伊三  |  字数:5162  |  更新时间:2020-06-18 21:04:10 全文阅读

白宁的解剖报告还要一段时间才会出来。

赵百倚和项楚士因为太困了,瘫在医院长椅上就睡死过去了。

为了不占用公共资源,薛凯把他们赶回去睡觉了。

即使是这样,赵百倚还是没有办法休息。

他这时候正用手撑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脑袋,在课堂上昏昏欲睡。

赵百倚这时候想,要是没有人皮书,没有疫鬼这事,依旧过着实习没了,前途迷茫的混账日子其实也挺不错,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该上课上课,日子过得也算平静。

但是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赵百倚就猛地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情。

血疫开始扩散了。

这还要从他待会儿男厕遇鬼一事说起。

按理说,男厕阳气重,不易招惹脏东西。而且这时还是青天白日。虽说鬼什么时候都能出来晃悠,可这鬼白天出来,就跟人雨天出门不撑伞一样,得不偿失。

赵百倚“受命”去厕所给米现送纸巾。米现是一上某姓氏老师的课就必然要去蹲厕所的特殊体质。

结果,米现忘带纸巾,赵百倚在“宿舍微信群里摇骰子,谁大谁去送”的这一环节勇摇数字六,义不容辞地担当起拯救米现于腿麻困境的重任。

赵百倚叹气,行吧,走动走动醒醒神。

当赵百倚捏着鼻子把纸巾以完美的抛物线曲线丢进隔间的时候,米现以熟练的接物手法精准结束后,并强烈请求赵百倚等他一起出去。

赵百倚勉强答应了,顺便洗了把脸。悄无声息地,当他抬起头的时候,一个男人站在他旁边,木然地照着镜子。

赵百倚吓了一大跳,心想这人怎么没声没息的。

再扫一眼,哦豁,镜子里没人像。

那鬼转过头来看看赵百倚,面无表情,眼无精神,但是似乎在看他。

赵百倚假装看不见,故作镇定低下头,默不作声,又重新往脸上摸了几把水。

米现抽水开门,站到赵百倚旁边洗手,那鬼就飘飘然地让开了位置。

赵百倚洗了半晌,米现忍不住说:“你干嘛呢,教学区不用咱们交水费也不是这样用的,洗头都嫌多了。”

赵百倚这才停下来,手甩了甩水,赶紧推着米现走了。

“干嘛呢?洗个手也不安分。”米现连手上的水都还没擦干净,很不满。

赵百倚推搡着米现,鬼使神差地回个头,那鬼就站定在那里,死鱼眼般地盯着赵百倚。

眼神交汇的那一刻,那鬼慢慢悠悠地抬起手来,指向一个卫生间隔间。

但是赵百倚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还是走了,那鬼目送他们走远,渐渐退到镜子旁边的角落,尽量远离那个隔间。

回到教室,赵百倚问米现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听到奇怪的声音。

米现不满地把湿漉漉的手蹭到赵百倚衣服上,说:“最奇怪的就是你了。”

“……”

“不就我跟你,神神叨叨的。”米现忽然记起来什么,挤眉弄眼地看向赵百倚,“你不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吧?”

赵百倚一板一眼地否认,“胡说什么呢!”

“要是真看见了呢,也不奇怪。”米现神秘兮兮地冲赵百倚眨眨眼。

赵百倚知道一旦米现露出这种古怪的眼神,他就一定有八卦要说。

为了满足米现的八卦欲,通常来说,赵百倚等人都会昧着良心地装出好奇的样子。

“快说来听听。”赵百倚把耳朵凑过去,已经做好了聆听的准备。

“你也知道,这栋楼是旧楼,是学校的第一批教学楼,之前是医学院的,后来学校设了法医系,才拨给了法医系的。”

“旧楼嘛,总有点设备老旧的,我们刚刚去的那个厕所,在以前是整栋楼最旧最老的。”

“那时候法医系刚开没多久,很多老师啊、设备啊都要从医学院那边借过来,医学院就有人不满了,有一天晚上把一个法医系的师弟,当然了,我们是叫师兄的,关在了厕所里,想说泄泄恨。”

“没想到啊,那个师兄心脏不太行,一心想转专业才会晚修过后还待在教学楼的自习室里学别的专业课,忽然之间遭此横祸,一个人待在厕所里出不去,一整夜听着水龙头的漏水声,硬生生地吓死了。”

“之后就经常有人在厕所里看到有那个师兄在厕所里飘荡。”

“那那个师兄长什么样啊?”赵百倚问。

米现白了他一眼,“我又没见过,我怎么知道。”

“那你再说说,我们学校还有没有别的闹鬼的事情?”

“切,之前说的那么多,你又不认真听,现在又问,一时间很难记起来的,认真听课吧朋友。”米现拍拍赵百倚的肩,在老师的严厉注视下端正自己的坐姿,拿起笔装模作样地记起了笔记。

可是赵百倚一回想起那鬼的眼神,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他还指了一个方向,是想告诉他什么吗?

就在赵百倚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莫侵居然从前门飘了进来,赵百倚顿时吓了一大跳。

虽然别人都看不见她,但是好歹不要这么明目张胆吧,万一教室里有哪个倒霉蛋时运低呢!

莫侵来到赵百倚身边,说道:“厕所有问题。”

赵百倚瞪大了双眼,果然有问题!

但是莫侵是怎么知道的?

赵百倚曾经跟莫侵约定过,但凡他去洗澡上厕所的时候,莫侵都不要跟着他,所以刚刚莫侵是自己在走廊外站着的,她怎么知道厕所有问题?

但是赵百倚又没办法开口问莫侵,凑过去跟米现说:“我也去趟厕所。”又弯着腰地离开了教室。

他刚来到厕所门口,那鬼就站在镜子前等着他,指着隔间。

赵百倚探头探脑地看了一圈,“里面没人吧?”

那鬼慢吞吞地回答说:“是人,但不是人。”

赵百倚皱起眉头,走近那间隔间。

他推了推门,是关着的。

“里面有人吗?”赵百倚试探着问道。

但是里面安安静静地,没有半点声响,赵百倚把耳朵靠在门上,他甚至有一种感觉是:里面没有呼吸。

“里面有人吗,莫侵?”

“有人,没心跳。”

“不会是死在里面了吧?”赵百倚有些慌张,开始大力敲门,“同学同学,里面有人吗?”

“莫侵把门撞开。”

莫侵默了一下,作势就要撞门。

但是那只鬼却说,“不能撞。”

“不能撞?”

“不能让里面的东西出来。”

赵百倚眉头一皱,意识到这件事情并不简单,他转而寻求莫侵的助意见,“莫侵?”

莫侵说:“它说得对,但是我听你的。”

赵百倚深呼吸一口气,“那撞!”

他得搞清楚里面的是什么东西。

然而就在莫侵就要抬脚踢门之时,“咔哒”一声,厕所门慢悠悠地打开了,像是被风吹动着一样,晃晃悠悠地被推开。

一个脸色苍白,嘴唇青紫的男生虚弱地靠在门边上,幽幽的眼神看着赵百倚。

那鬼立刻躲开了。

赵百倚被吓了一大跳,但是谨慎地没有靠近,“同学,你没事吧?”

他慢慢地摇摇头。

赵百倚往他身后撇了一眼,似乎看到一摊血迹,“你受伤了?”

他的眼神往后面撇了一撇,似乎花了很长时间才想起来,把自己的手臂稍微抬起来一点点,染着一点点血的纱布绕在他手腕上,“哦我之前被狗抓伤了。”

狗?

赵百倚脱口而出,“你有没有去打疫苗?”

男生的额头上冒出冷汗,“打了,就是还是有点难受,我回去吃个药就好了。”

男生拖着虚弱的身体走了出来,一个踉跄就要倒下了,赵百倚赶紧扶住了他,结果那个男生赶紧攀住了赵百倚的手,好像快要呼吸不过来了,“你,你的手好暖。”

话刚说完,男生就晕倒过去了。

刚好这时课间时间到了,一窝蜂的人涌进来,赵百倚也是身体虚的,勉强拽住了那个男生,“来个人帮忙啊!”

那男生被送去了医疗室,赵百倚趁机跟老师请假,说医务室老师需要他去说说那男生的情况,老师虽然很不满赵百倚上课打瞌睡,还两次偷溜出去,但是这理由正当啊,也就同意了。

赵百倚深深地怀疑那男生极大可能是这次血疫的受害者之一,急急忙忙地要去探个究竟,结果他一到医务室,医务室的老师就说:“他前脚刚走,你就来了。他被送过来一会儿,就完全好了,我也觉得奇怪,不过他说他真的没事,我也就放他走了,让他去医院做个正规检查看看。”

“好的,谢谢医生。”赵百倚灰头土脸地出了医务室,心想这人恢复得这么快,不会真的是他想的那样吧?

出了医务室,赵百倚一直觉得,有人躲在树林里偷偷跟着他。

他自以为自己躲得很好,但是赵百倚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畏缩的身影,甚至都不用让莫侵去查探。

赵百倚灵机一动,闪到一条小道上,兜到那个人的后面。

那个人躲在树后面四处张望,似乎是在找人。

赵百倚上前一步,正要拍拍他的肩膀,看他是何许人也。

刚好这时,赵百倚的衣服被旁边的小树枝一钩,赵百倚刚回头把树枝拿开,前面的人已经不见了。

“咦?”赵百倚四处张望,没人呀,怎么一眨眼就不行了?

赵百倚百思不得其解,出了树林校道,一步两回头。

回到宿舍之后,惊现米现居然在宿舍里。

米现装出一副含情脉脉的样子,“这不,你不在,我都没有心思上课了,我猜你去完医务室肯定要回来补觉,所以我也回来陪你啦!”

赵百倚假笑,“你倒是把你的游戏界面关掉再说。”

米现“切”了他一句,目光转回电脑屏幕上,抽空问他怎么这么迟回来,肚子都饿扁了。

他含糊地说:“电梯坏了。”

“哦,那部。”米仙儿又说,“下次别坐那部电梯了,哎,就你清明回去的那会儿,有个高楼的兄弟死在那儿了。”

“怎么回事?”赵百倚大吃一惊,就是之前电梯里见的那个吧!

“好像是电梯故障,从十几楼掉下去了,那会儿清明,回家的回家了,没回的全窝宿舍里,没人知道里边有人,报了维修,维修队的也放假不是,等发现尸体的时候已经迟了。”

赵百倚顿时发了身冷汗,忽然想起来点什么,又问:“那你知不知道,饭堂死没死过人?”

“这你可就问对人了。饭堂吗?新饭那边……”

“旧饭,旧饭有没有?”

“旧饭?”米现想了想,“好像有听一个师姐说过,有位同学在饭堂滑倒了还是怎么的,把手上的餐具摔了,陶瓷还是玻璃材质的吧,碎了一地,他自己也没站得住脚,整个脸栽进餐具碎渣里,割到脖子大动脉,死了。不过这都很多年前了,所以我们学校不都一直没用那种重重的易碎碗盅。”

是了,像是那个饭堂里的那个了。

“那办公室有没有?”赵百倚一个一个地接着问,恨不得把自己遇到过的鬼魂的生前和死因都了解个遍。

“办公室……”米现费劲地想着。

“叮咚。”

刚好赵百倚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见米现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他干脆说道:“我出去一趟。”

“下午还回吗?不回我就开麦排位赛了。”

“拿个快递就回。”赵百倚一句话就打消了米现的念头。

赵百倚的快递也不是非要这么着急拿,但是他就是想出去散散心。

刚走到电梯前,他木了好一会儿,鬼使神差地摁开了那部故障电梯。

那部电梯从底层慢慢地升上八楼,在赵百倚面前缓缓打开。

赵百倚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但是那扇电梯门却始终没有关上过。

“这部电梯坏了。”里面有一个声音,冷冷地传了出来。

“好的。”赵百倚点点头,移开了步伐。

那部电梯缓缓地关上,停在了八楼,真的就像故障一样。

其实这部电梯已经修好了,但是人们忌惮着未知的生命,干脆就把它处决为“故障”了。

赵百倚也忌惮。

他不是没见过鬼,但是如果见鬼要成为他生活里的普通事,这就不会是一件简单的普通事。

说真的,他还没做好长期跟鬼打交道的准备,即使他已经跟鬼打交道有那么一段时日了。

快递站里拥挤窄小,空气不流通,充斥着闷热的烦躁不安。

赵百倚排在长长的队伍的尾端,他前面的女生捧着一个大物件,看起来十分吃力,她时不时地那膝盖顶着大盒子,好让自己的手可以放松一两秒钟。

她艰难地把大盒子挪上快递站的长桌,等待快递站人员给她扫码出库。

但是那个工作人员却无动于衷,莫名其妙地看着赵百倚,“快点,别碍着别的同学。”

赵百倚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前面还有一个人的快递还没出库,他不懂为什么那个工作人员跳过了那个女生。

而更让人吃惊的是,梁斯匀忽然走了出来,拿着一个扫码器过去,“你去那边吧,这里我来。”

她拿着扫码器,对着前面女生的快递的条形码一扫,赵百倚看到红色的扫描仪线穿透快递盒,照在长桌上,扫码器适时地响起“出错了”的提示音。

梁斯匀得体地笑笑,在扫码器上一摁,说道:“不好意思,我摁错了。”然后慢条斯理地转向赵百倚,认出来他了,先是打了个招呼,再微笑着问赵百倚:“名字,短信,手机尾号。”

前面的女生默默地搬着自己的快递走了,赵百倚糊里糊涂地看一眼梁斯匀。

梁斯匀还是那样好看地笑着,重复着说:“短信和手机尾号。”

“哦,赵百倚,尾号是……”

梁斯匀将扫描口对准快递条形码,扫描器提醒“出库成功”,赵百倚一肚子疑惑地走出快递站,加快脚步,怎么也看不到刚刚的那个女生。

就在赵百倚怅然若失的时候,白宁开着小电动经过他,一巴掌把赵百倚拍清醒了,“干嘛呢,这么大太阳站路中间?”

“哦,我,有点晕。”赵百倚不清不楚地说着。

白宁以为他前段时间的脑震荡还没好全,“要不要车你回去。”

赵百倚把快递扔到白宁脚边,“这本来就是我的车,快递帮我拿回宿舍。”忽然记起来问:“你怎么在这儿?都解剖完了?报告都写好了?”

“这事儿上头重视,梁教授亲自操刀。”

“那你不用打打下手什么的?”

“再忙也得吃饭啊!”白宁笑笑,“斯匀在这儿兼职呢,我接接她。”

“……”

赵百倚忽然想起来前几天在饭堂里的事情,问道:“前几天你们一起吃饭的?”

“嗯?”白宁笑了笑,很幸福的样子,“我哪天都跟她一起吃饭啊!”

“……”赵百倚吃到狗粮了,“你们没发现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吧?”

“你才奇奇怪怪的呢,突然打听我们的行踪干什么?不是又有别的女生拜托你们吧,别啊,我很难跟斯匀解释的。”

“知道你专心啦,小妹妹小姐姐我都挡得死死的好吧,我就是不小心看见的,就顺嘴一问……”

赵百倚有些心虚地唬弄过去了,刚好梁斯匀下班出来了,“嗨,百倚。”

“嗨。”赵百倚讪笑一下,心里有个问题不问不快,但是白宁抢了他的话头,“不过薛凯让我告诉你,你抽空还是去趟第一院,向魏一直在那边呢。”

然后潇潇洒洒地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