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70.瘟疫(3)
作者:伊三  |  字数:5144  |  更新时间:2020-06-16 21:51:55 全文阅读

结果米现发过来的是一张微信名片。

赵百倚顺手添加,可始终没有通过验证。

又磨了好一阵子,赵百倚等人都到了学校和明珠小区之间的交叉路口了,米现才发来李旭冉的电话。

赵百倚刚一拨过去,几乎是立刻就被接起来了,电话那头即刻爆发出李旭冉的怒骂:“你到底想怎样?不通过你还专门剐我电话了?”

旁边还有何纷纷疑似道歉调和的小声劝言。

赵百倚真想一甩手就把电话扔出去,但是还是善良不是,顾念着她那条小命,单刀直入就先问:“疫鬼过去找你了,你在哪?”

李旭冉那头显然愣了一下,“我,我在宿舍呢!”

“哪栋哪楼?”赵百倚这边问。

向魏那边吩咐说:“让她找个安静没人的地方。”

赵百倚趁着李旭冉还没回答,赶紧接上,“你一个人找个没人的地方待着,操场角落什么的。”

“那,那我,到我宿舍旁边的全家后面的小巷?”

“好。”赵百倚二话不说就把电话挂断了,扭头告诉开车的薛凯位置。

李旭冉说她宿舍在全家连锁店的旁边,那他就大概知道她的位置了,他们学校有两间全家,两间全家店铺相隔甚远,一间挨着饭堂,一间挨着某栋女生宿舍楼。

那头被突然挂断电话的李旭冉听到耳朵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不由地一愣,越想越生气,他居然敢挂她的电话。

旁边的何纷纷见她脸色不太好,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冉,你没事吧,你别生气,是米现说他那个舍友有急事要找你,我看好像真的挺着急的,所以我才……”

李旭冉强忍住怒气,当然了,是对赵百倚的怒气,说道:“没事,那个,我有事情出去一会儿。”

何纷纷诧异了一会儿,呆呆地点头,“哦,好。”

可是另外两个舍友却起哄说:

“是跟那个师兄出去吗?”

“可以呀小冉,法医系的师兄哎!”

李旭冉耳朵一红,又记起来赵百倚的种种劣迹,狡辩说:“才不是,我才看不上他呢!”

李旭冉随手拎了个小包就急匆匆地出门了,拍了拍自己的脸,警告自己,“李旭冉清醒一点,疫鬼找上门来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

然而李旭冉转念一想,“疫鬼为什么要找她?报复吗?那家里会不会有危险?”

想到这里,李旭冉十分担心,家里妈妈因为之前的事情已经担惊受怕了,爸爸和大哥虽然已经醒了,但是身体还在慢慢恢复的阶段,要是疫鬼跑到家里去了,那可怎么办?

她赶紧掏出手机,要打个电话回家问问情况。

可是她两手空空,手上根本没拿着手机,她翻找手提包和衣服口袋,也全然没有手机的踪迹。

她突然想起来,手机在她拿包的时候,好像被她顺手放在桌面上了。

可是现在她已经走到半路了,还差几步就到全家旁边了,她刚一转身却又赶紧止步,她心想,不行,她不能回去,万一她回去宿舍拿手机的时候,疫鬼跑到宿舍上去,那室友要怎么办?

可是没有手机,她要怎么联系家里?

对了,赵百倚!

李旭冉快步走到全家后面的小巷子里,那里只有一盏微弱的路灯,照着李旭冉焦急的等待。

全家门口时不时有人进出,每次有动静,李旭冉都误以为是赵百倚来了。

她焦急地等待着赵百倚,想着赵百倚来了,她可以拿他的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

可是赵百倚却迟迟没有出现。

这一切的一切皆因向魏。

就在赵百倚给薛凯指路的时候,向魏敏感地一扭头,窗外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闪过,他立刻从窗里扔下一张灵符,岂料灵符快快追着一个方向去了,伴随着“汪汪”两声狗叫,灵符的火灭了。

“在那边!”向魏说道。

而赵百倚此时也突然有种奇妙的感觉,“会不会是跑掉的那条狗?”

向魏没回答,径直推开车门下去查看。

赵百倚待着也不是,下车也不是。

薛凯于是说道:“大概的方向我知道了,我去接那个女孩,你跟向魏去吧。”

“好。”赵百倚点头,还顺便把自己的手机留下给薛凯,“你没见过她,我手机你拿着,没有密码,到时候你自己联系她。”

“行,注意安全。”

赵百倚于是下车跟上向魏,薛凯开车进学校找人。

向魏在一处草丛里找到那张被撕裂成两半的灵符,夹起来细细地看了看。

赵百倚也凑过去,说道:“会不会是被狗的爪子被划的?”

“有点像。”向魏说道,把灵符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说道:“是疫鬼的味道。”

赵百倚:“……”

接着向魏问赵百倚,“梵钟带着吗?”

提起梵钟,赵百倚头都大了,“那梵钟脾气大得很,我哪会天天带着啊,我锁柜子里了。”

“……”向魏摆摆手,从口袋里重新拿出两张符箓,“下次记得带着。”

赵百倚连连点头答应,极其敷衍,带不带再说吧。

只见向魏将那半截被抓破的灵符折了半折,用木灵火烧成了灰,并用另一张符箓接着那点灰烬,把灰烬包了起来。

他把拿包灰烬递给赵百倚,再把灵符点着了,说道:“拿着灰,灵符会带你找到那条狗。”

赵百倚接过来,问道:“那你呢?你不跟我一起?”

向魏说:“我去找那个病人,或许那条狗也会要去找它。”

赵百倚于是点头,“好,那我们分头行动。”

向魏点头,径直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不一会儿,他站在了明珠小区的围墙外边,围墙之上,还残留着一些爬墙过去时不小心留下的泥印。

向魏轻轻一跃,潇洒地翻过围墙,落到一片草坪上。

草坪前面,是之前他和赵百倚来过的那条小河。他抬头直看,锁定李家的那扇灯火通明的窗户,显然猜到了那个狂犬病人的真实目标。

他立刻加快脚步,赶到李家。

但李家屋内时有说话声穿出,向魏没有轻举妄动。

就在他站在李家门前思索一番的时候,他发现了李家门前有几个狗脚印,他正要蹲下身子来查看一星期,狂犬病人出其不意地从楼梯间里扑了出来。

向魏身形一动,轻轻松松地便躲了过去,甩过灵符,灵符上的火焰灼热狂犬病人的眼睛,向魏伺机而动,抬腿就是一脚,将那狂犬病人重新踢回了楼梯间。

向魏对付那狂犬病人可谓是易如反掌,几招过后,就把狂犬病人制服住了。

他看见楼梯间里还有些工具绳索什么的,于是慢悠悠地指挥起灵符,把那狂犬病人捆了起来,扔进垃圾桶里。

向魏这边的已经解决了,赵百倚这时候也跟着灵符来到明珠小区的拿堵围墙外。

没错,就是向魏之前来到的那一堵墙,同一个方位,同一堵墙。

只不过,赵百倚爬上去的时候,就比向魏狼狈得多了,待他两腿卡在围墙之上时,他低头看看高度,有些胆怯,有些腿软。

莫侵见他在上面犹豫不决,决定出手帮他一把,把他推了下去。

赵百倚惊呼一声,摔到了草坪上。

“大可不必哎,莫侵,或者下次动手的时候可以先告诉我一声,我好有个心理准备啊!”

“提醒你了,你会更怕。”

赵百倚爬了起来,转念一想,莫侵讲的也是有道理。

然而就在这时,莫侵瞬间飘到了赵百倚跟前,赵百倚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勉强直起要办,从莫侵的肩膀上看过去。

那条眼睛红红的狗狗,正咧着舌头,呼呼地喘着气,直勾勾地盯着他呢!

“汪汪!”那条狗就站在河的对岸,冲赵百倚叫。

赵百倚眉头一皱,从莫侵身后走出来,仿佛有心电感应似的,问道:“你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汪!”

这听着像是yes的意思。

“可是我也不知道你讲的是什么啊?”赵百倚犯难了,灵机一动,喊道:“小十!”

小十应声而来,落到赵百倚身旁。

赵百倚本意是要让小十来翻译一下的,毕竟物种是狗,这回小十能听懂了吧!

可是哪里知道对岸的小狗一看见小十,就“吼吼吼”地怒叫起来,“汪汪汪汪!”

赵百倚赶紧解释,“那个,我是让他来跟你说话的,毕竟我也听不懂……”

赵百倚话音未落,那小狗立刻怒气冲冲地扑了过来,赵百倚一惊,莫侵赶紧抬手将赵百倚拦后,小十庞大的身躯挡在赵百倚面前,一掌扫过。

但是小狗越过小河,紧急刹住车,转身一跑,逃之夭夭了。

小十拍空的那一掌还停在半空,小狗已经跑远了。

赵百倚最先反应过来,可不能让它跑了,“莫侵快追。”

此话一出,莫侵已经飞过小河,追了上去了。

赵百倚也快步跑起来,顺便说道:“小十辛苦了,先回去吧。”

小十跟也不是,回也不是,愣在那里摸摸脑袋,傻头傻脑地来打了个酱油,无聊地扁扁嘴,就消失了。

赵百倚和莫侵紧紧追着小狗不放。当然了,主要是莫侵紧追,赵百倚顶多算个追,跑几步喘十下。

“莫侵你先追吧,我,我缓一缓。”赵百倚实在跑不动了,扶着路边的路灯柱子休息。

好一会儿,赵百倚这才发现,这小区里头居然有这么偏僻的地方啊!

他扭头回去看看,他所在的地方简直就像是繁华小区外的一处阴影,安静,阴森,不见颜色。

赵百倚稍微缓了一会儿,等他再想跟上莫侵的时候,莫侵已经不见踪影了。

这是赵百倚早就预料到了的,但是他此时迷茫的是,他该往哪个方向去?

算了,凭直觉走吧。

赵百倚刚走没几步,他就敏感地察觉到有别的东西在喘气,而且离他不远,甚至可以说,一直围绕着他在移动。

赵百倚把拿包灰烬揣进口袋里,把灵符捏住,以自己的手为半径,照了一圈,赵百倚汗毛竖起,紧紧地把灵符收回自己的胸前。

已经暴露了,就没有必要再隐藏。

在灵符微弱的光照之下,十多只流浪狗缓缓靠了过来,把赵百倚团团围住。

它们的眼神凶狠,张着大嘴,吐着舌头,赵百倚心想,要是这么一大批流浪狗扑上来分食他,他估计连骨头都不剩。

“莫侵?”赵百倚轻轻地喊了一句,莫侵没有回答他,赵百倚这才意识到这可能是个调虎离山之计,把他现在的险境怪罪到这群狗的身上,丝毫忘记了是他自己让莫侵先追上去的。

莫侵没有应答,没有关系,我喊小十,小十来了,把你们一次性解决都不在话下。

“小十?”

但是小十的影儿都没半点。

此时的小十扁着嘴地坐在家里看电视,一把把薯片塞进嘴里。

刚从地府回来的项楚士急急忙忙跑上来,只看见小十一只鬼,而渊慢悠悠地从房间里飘了出来,项楚士心里不爽,心想赵百倚那破烂玩意儿把向魏家里搞得乌烟瘴气,没有一点仙气可言。

“向魏和你家主子呢?”

小十还记恨着赵百倚对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事儿呢,摇摇头,就是不告诉项楚士。

项楚士一个叹气,转身出去找人,“又跑哪儿去了?还在第一院吗?”

而此时的赵百倚眉眼一抽,左跳凶,右跳吉,赵百倚心里感到深深的恐惧,难道说真的是到头了?

求人不如求己。

赵百倚开始跟狗谈判,“那个,狗大哥们,是有什么误会吗,倒也不用这么大阵仗的,你们这样搞得我紧张兮兮的压力很大,要不你们稍微退开一点点,让空气可以好好地流通一下?”

那群狗没有搭理他。

但是却有一个戏谑的声音从黑暗里传了出来,“你倒也挺好玩。”

赵百倚一听,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谁啊?”

一个响指响起,树上有一盏灯亮了起来,照见树枝上挂下来的一条长腿。

赵百倚被光刺激到了,抬手一挡,适应了一会儿,猛地发觉那人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他跟前了。

赵百倚吓得后退几步,猛然发现莫侵此时已经回来了,轻轻地扶住了他。

而待赵百倚站稳了看清眼前的人之后,他大吃一惊,“飞铙?”

“是我。”飞铙笑笑。

“你,你真的跑出来了?”

“那是自然,前几日在医院,我不也遇见你了吗?”飞铙此时穿得时髦,果然身材高挑穿什么都是衣架子,只是……

“你变矮了?”

飞铙嘴角一抽,“吸血鬼族人本就生得高大,可现在的人平均身高还不及我们一半,为了合群些,能更好地适应现在的生活,倒也不必纠结那些。”

“……”身高居然都能变……

可看馋了赵百倚这个中规中矩的个子了。

飞铙又说:“我们也算有缘,不过话说回来,我能逃出来,也还是多亏了你。”

“你到底想怎么样?”赵百倚看看那些流浪狗,已经退到一处地方去了,似乎有些怕飞铙,“最近的事情,都是你搞出来的吗?”

飞铙摇摇头,“嗯……算是,也不算是。怎么说呢,我才刚从墓里出来,还不是很适应现在的社会,但是我很快就找到了地下的吸血鬼族人,当然了,只是小部分的,他们要谋划些什么,我新来乍到,他们又苦苦哀求我,我就帮帮忙打点下手罢了。”

“谋,谋划什么?”

“如你所见。”飞铙摊开手,“虽然我也不是很认同他们的做法,手段……脏乱了些,要知道吸血鬼本来应该是高尚的血统,但是,以现在的时代看来,吸血鬼的血统已经没有几个算是纯正的了,而且我对于他们想要扩大族群的野心表示赞同,我总不能看着自己的族群逐渐败落吧,所以我不在乎帮点小忙。”

“你们真的打算联合疫鬼,把你们的血液传播出去吗?”

飞铙纠正他,“不是‘你们’,是‘他们’,你要注意用词,给疫鬼的血清,是现在的吸血鬼后代的,跟我这种正统还是有很大差别的,所以看起来结果差强人意。”

飞铙告诉赵百倚,现今存留下来的吸血鬼人数很少,怕光怕银弱点多多,还要靠吸食人血来维持生命,没有半点吸血鬼的高姿也就算了,看着也着实可怜,所以飞铙善心大发,愿意给他们帮个小忙。

后代们打听到疫鬼的出现,打算跟疫鬼通力合作,疫鬼也欣然接受。

可以看到,疫鬼的工作是做得很不错的,懂得借助流浪猫流浪狗来传播血清,背地里的勾当由这些不起眼的小动物来执行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唯一不好的,就是太失体统了。而且飞铙一向不爱接触小猫小狗这些毛绒绒的东西,连那蝙蝠也觉得厌烦,所以飞铙能不踏足这群猫狗之中,就尽量待在树上。

即使树上也不是那么招飞铙满意,但好歹能立足。

话说远了,讲回血清。

坏就坏在血清的作用不大,最主要的原因是现在的吸血鬼已经全然没有一脉可以媲美飞铙这类“古人先祖”,失纯的血液很可能产生副作用。

赵百倚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豁然开朗,但同时心生怀疑,“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飞铙叹叹气,扯下一片叶子撕碎了扔掉,十分惆怅失意,“这不,被冷医生骂了一顿,哦不,两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