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64.活捉疫鬼(3)
作者:伊三  |  字数:5188  |  更新时间:2020-06-09 22:52:33 全文阅读

赵百倚震惊,“跑了?”

向魏也疑惑,“在七爷手底下跑掉的?”

七爷?

谢必安吧。

阿修罗心想,谢必安倒是个人物。

他不便久留,“看来你们还有事情要处理,我先走了。”

阿修罗话毕,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就是阿修罗啊?”项楚士感慨,“果然正儿八经、出身高贵的的半神就是比半路出家自修阿修罗道的阿修罗鬼王顺眼多了。”

向魏:“……”

“什么眼神?”项楚士依样回向魏一个不耐的眼神,转入下一个话题,“那疫鬼的事怎么办?”

向魏撇得干干净净,转身走开,“七爷手底下跑掉的,跟我无关。”

项楚士想了想,也是,悲壮地看一眼赵百倚,“那肯定是关你的事了。”

赵百倚的思路不断在阿修罗讲的“交回”二字和疫鬼“跑了”二字中转来转去,最后说道:“七爷不是阴帅吗,疫鬼也能从他手里跑掉?”

“这就要问七爷了。”项楚士耸耸肩说道:“七爷正经起来是挺厉害的,我估计他可能比八爷还能打。问题是七爷就没个正经的时候,他手底下跑掉的鬼魂多不胜数,这倒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只不过嘛……疫鬼身份特殊,事关重大,还是阎王点名要的,没想到七爷也还是这么吊儿郎当的,八爷也不在旁边提点照看一下,你看,这麻烦了吧,疫鬼养好精气神后,要么找向魏报仇,要么找你报仇。依我看呢,疫鬼是不太敢去找向魏的麻烦的了,你自己小心点吧,赶巧阿修罗准你用修罗刀,你请教请教莫侵,多练练手吧。不过话说回来,阿修罗这么看重你吗,修罗刀也愿意给你用……”

项楚士罗里吧嗦地说了一长串,摇摇头走出去陪向魏继续整理李家。

赵百倚也是心塞郁闷,“阿修罗说……‘修罗刀迟早要交回给我’……是什么意思?”

莫侵想了想,道:“我与阿修罗并无深交,对他的事并不了解。或许你同他有很大的渊源,但他并未言明,想必是还没到告诉你的时候。”

“可是,可是……”赵百倚欲言又止,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算了,先把疫鬼的事情弄好再说吧。那这刀鞘?”

赵百倚将刀鞘递给莫侵,他的本意是想让莫侵一同代为保管,岂止莫侵沉默了几秒钟,将修罗刀拿了出来,插入鞘中,“修罗刀是阿修罗的,少主做主将修罗刀借给我时阿修罗并未同意也并无反对。如今阿修罗将刀鞘交于你,我将修罗刀还于你,也是一样。”

赵百倚怔住片刻,“但是阿修罗刚刚是主动把刀给你的。”

“他只是怕修罗刀的戾气过重伤及你,修罗刀在我这里会比较安全,但是刀鞘有镇神安定的作用,你只需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欲望,修罗刀不会影响你。”莫侵承诺说道:“再者,我与你片刻不离,若是修罗刀影响到你,我可以及时应对。”

受了莫侵的怂恿,赵百倚心头温热,握紧了手中冰冰凉凉的刀鞘,重重地一点头,“嗯,我相信你,莫侵。”

至此,赵百倚在继拥有人皮书后,又正式接管了修罗刀。

两样至邪至戾的武器,一文一武,因缘际会全都汇集到了赵百倚手里。

他对自己的危险浑然不知,而暗处对他虎视眈眈的目光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第二天,李旭冉在地板上辗转醒来之际听见有人在咳嗽,一睁开眼就看见床上的大哥咳得厉害,脸色惨白而脖子梗红,紧接着隔壁房间里也传来她爸爸剧烈的咳嗽声。

“大哥!你怎么样?”

李旭冉赶紧奔向李旭升,将李旭升的身子扶起来,哪知李旭升猛地一咳,竟然生生吐出来一口稠浊的鲜血,把李旭冉吓得眼眶一红。

项楚士揉着迷糊的双眼过来一看,地上的那滩鲜血里尽是些小小的圆毛球,还有许多细细的毛发沾连着。

赵百倚从主人房里出来,说道:“李叔叔吐完又晕睡过去了。”

此时李旭升也是,平缓了一下气息,两眼一闭也晕过去了。

李旭冉把急切的目光投向门口的两人。

项楚士说道:“血吐出来就没事了,身体太虚弱了晕过去很正常,睡一觉起来给他们煮点吃的喝的,参继续给他们泡着含着,好东西来的。”

项楚士指了指床头柜上新泡的参水,末了又想起来嘱咐说,“哦对了,最好也还是去医院做个胃镜什么的,也不知道猫毛吐没吐干净,别落下病根了。”

赵百倚也接着说:“家里基本都打扫干净了,家具电器也都摆回原位了,水管电线都没有问题,总闸给你打上了,可以用电,不过窗户和门……得找人来修,这大工程我们三个也做不来,不过你放心,我们会赔偿给你们的,向魏已经把钱转给王阿姨了,如果不够的话让王阿姨再联系向魏就是了……”

项楚士听赵百倚啰哩吧嗦地说个不停,打着哈欠也要催他,“讲完了没啊,赶紧回去了,这都五点了,六点太阳就要出来,九点前没回到青河巷,我不困死在半路,阮娉婷也要被八九点的烈阳给晒没了,得,让七爷来接我跟阮娉婷一趟吧。”

阮娉婷鄙视地看一眼项楚士,慢悠悠地打开一把黑伞来遮阳,从阳台飘了出去,“项判助自己不济事儿,可别拉上娉婷,娉婷自有去处,就不随三位回青河巷了。”

项楚士赶紧欢送,“求之不得!”

“那我们走了,有事再联系。”

“哎!”

赵百倚匆匆告别,李旭冉倒是想起身亲自送一下的,但是她刚把李旭升放下床,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关门声。

她快步走到客厅,看到光亮整洁的客厅,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家具电器,不禁愣住了。

一切恍如隔梦,餐桌上的缺角被修补完全,于裂缝中找到一丝契合的不规整美感。

阳台的落地窗大开着,吹进来清晨的沁人微风,冉冉升起的旭日,重新将温暖铺洒大地。

她安静地站着,孤独地站着,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直到门前响起来门锁转动的声音,她赶在钥匙开门之前拉开了大门,看到自己安然无恙地跟邻居阿姨打着招呼的妈妈时热泪盈眶,久违地抱住了她。

赵百倚等人回到青河巷,项楚士二话不说钻进自己房间睡回笼觉去了。

项楚士虽是阴间的神官,习惯昼伏夜出,但是他在人间待得久了,作息怎么也会有些改变,通宵熬夜确实伤身。

向魏倒是清醒克制,在赵百倚拖着疲惫的身子摸进房间休息的时候,还问他:“要给你拔罐吗?”

还惦记着呢!

“等我睡醒吧好吗?”赵百倚有气无力地说道,黑眼圈已经耷拉到颧骨上了,“顺便让白宁给我请个假,谢谢,虽然我的脑子现在记不起来我今天有没有课……”

向魏:“……好。”

李旭冉家,李旭升和李父醒了过来,家里气氛逐渐热闹了起来。与之相比,青河巷是越发地安静,沉浸在睡梦的安逸中。

而地府,却是气氛胶着,易燃易爆炸。

七爷办公室里各色鬼差进进出出,忙乱不止,文件齐飞,电话齐响。

然而罪魁祸首谢必安穿着整整齐齐的官服,施施然地迟到了半个小时才来上班,还笑眯眯地感慨,“今儿怎么这么勤快?”

鬼差有苦说不出:……还不是因为您昨晚被疫鬼逃跑了的事儿!

谢必安后来也想了想,“嗯……这事儿吧,确实是我的过错,那怎么办呢,要重新把疫鬼抓回来呀。可是要怎么抓呢,我懒得动这个手,让赵百倚负责到底吗,反正疫鬼原则上是归他管的,但是……”

谢必安想了想昨晚他看见的莫侵,想必那就是鬼差汇报上来的白色鬼将,呢喃道:“赵百倚跟那鬼将得去办别的事儿,用来还我的人情才够本,要是跟疫鬼这事儿叠在一起了,怕是会惹出更大的麻烦……”

谢必安思前想后,忽然灵感到了,“哎,说起人情,那小判官项楚士倒也还欠着我一个人情呢,疫鬼是从我手里跑掉的,让别的同事找回来,很合情合理啊!”

谢必安即刻起身去找项楚士。

项楚士睡得迷迷糊糊,只觉得房间里忽然冷了好几度。他蒙上被子,手胡乱地在床上摸索空调遥控器的踪迹。

谢必安眉眼一挑,让遥控器飞进他手里。

项楚士勉强睁着眼睛看看遥控器,把空调温度调高了,眼角扫到了床边的谢必安,顺便礼貌地说了声:“谢谢。”

谢必安微笑,“不客气。”

不客气……

不客气……

不客气……

项楚士稀里糊涂地又裹进被子里,脑子糊里糊涂的。

刚他跟谁道谢来着?

七爷!

为什么道谢来着?

因为七爷给他递了遥控器!

哦,这样子。

等等,七爷?

为什么七爷在他的房间里,还给他递遥控器?

项楚士猛地炸醒,“七爷?”

谢必安微笑着飘了过来,寒气直扑项楚士。

项楚士抱紧了自己的小被子,“七七七七七爷,您这日上三竿的,怎么跑这儿来了?”

“自然是找你有事了。”

“什,什么事啊?”项楚士迅速头脑风暴,“不是疫鬼的事吧?”

“你真聪明,难怪崔大判这么喜欢你。”谢必安微笑道。

项楚士皱眉,“但是七爷,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七爷您要是不想找回疫鬼,跟阎王说一声,把案子转交给陆大判也是一样啊,怎么也轮不到我吧?”

“但是人皮书相关事项,崔大判不是全权交给你来处理了吗?”

“话是这么说,我就是挂个名,我……我哪有什么能力处理人皮书啊!”

“反正我不管,于公,人皮书一事如今是归你管的,于私,你还欠我一个人情,我现在要求你,一个星期之内把疫鬼抓回地府,亲自押送到五阎殿,我会在那里等你。”

“七爷呀,您得按规矩来,您这是跨部门调用人力资源,是要向崔大判请示的!”

谢必安微笑,眯眯眼都笑出来了,“那你请示去吧,有什么文件要我签字的吗?”

威胁!

这是威胁!

项楚士心想。

但是没有关系,我妥协一下就是了。

“请示倒是不必了,多麻烦呀,我,我就是说说而已,能替七爷办事是我毕生的荣幸,人情不人情什么的,没事,我一定替七爷办好!”

“你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这件事就不算你还我人情了?”

“不不不不不!”项楚士差点祸从口出,“那,那还是算一下吧,呵呵呵呵,主要是这事儿办起来也不容易,七爷您看……”

谢必安笑笑,慢慢悠悠地说道:“不用担心,我谢必安向来是数目分明的,说到做到的。疫鬼的事情办好了,你欠我的人情就当还清了,我们之间,不拖不欠。”

“好,好。”项楚士承应下来。

“那我等你好消息。哦顺便再替我给赵百倚捎个口信,他的人情,我很快也会向他讨回来的。”

谢必安笑着说完,快快乐乐地离开了。

项楚士直至谢必安消失之后,还保持着他脸上生动的笑脸,把事情捋了一遍,一头扎进被子里,懊恼不已。

“我怎么就摊上了谢必安这么个奸诈小人啊啊啊!”

此时路过项楚士房门并顺便听到了项楚士哀嚎声的赵百倚:“……又是七爷,怎么哪儿都有七爷?”

赵百倚刚打开门,薛凯就正好站在他跟前,门铃声也一同响起。

薛凯:“你也在?正好,跟我走一趟吧!”

赵百倚震惊且戒备,“……等等,我没犯法吧?”

“有件案子比较离奇,你跟我过去看看?”

“但是我现在已经没有跟梁教授实习了……”

“没事,你就跟着向魏来。向魏呢?”

“楼上睡觉吧,你喊他几声?”

赵百倚侧过身,让薛凯进去,顺便说道:“案子我就不去了,我赶着回学校,下次见。”

“好!”

薛凯噔噔噔地上楼找向魏去了,赵百倚赶紧回了学校,赶在上课铃响前进了课室。

赵百倚一坐下来就翻出手机,点开白宁给他发的信息。

信息上说,白宁下午要去办一件紧急的案子,没来得及请假,甘霖和米现同时间有别的课要上,急需赵百倚回来应付点名环节。

赵百倚给向魏发去信息:“人皮书和修罗刀暂时放在你那里。”

向魏回:“好。”

赵百倚课上走神,忽然想到:把白宁紧急叫去的案子不会和薛凯那件离奇的案子是同一件案子吧?

就在这时,向魏的对话框跳了出来,给赵百倚发来一个定位,“你过来一趟。”

赵百倚第一时间是怀疑跟人皮书有关,问向魏:“跟人皮书有关?”

“吸血鬼。”

!!!

飞铙吗?

怎么回事?

不是说阿修罗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吗?

赵百倚也没有心情上课,如坐针毡地熬到下课,他打算趁着课间溜走,没想到一下楼梯,就在下一层遇到了李旭冉和何纷纷。

李旭冉第一眼认出赵百倚时,说不尴尬是不可能的,但是她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态度,想说好歹给他道个谢,哪知赵百倚赶时间匆匆打了个招呼,“啊,你们好。”

连再见都没有说。

李旭冉的自尊心再次受挫,决心以后看见赵百倚绝不会主动打招呼!

赵百倚重新骑上他心爱的小电动,跟着定位来到了一处荒郊野外。

他看一眼路口旁边的路牌,写着“梨辉路”,抬头望去,能看到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木,枝头上露出来个尖尖的屋顶,白色的。

“我到了。”他提前给向魏发信息,继续往里开了一段路。

来接他的是项楚士,却是在半路从草丛里窜出来截住他的,“小赵同学,这边。”

“吓死我了。”赵百倚白了他一眼,指了指前面别墅楼外停着的几辆警车,“不是那儿吗?”

项楚士跳上他的后座,“我们从后门进,走小路,这儿,看见没?”

赵百倚看着那几条被强行踩倒的小树枝,歪歪斜斜地勉强算是一条小路,“你说是就是吧。”

项楚士对赵百倚无奈的语气不以为意,“鲁迅先生是不是说过,‘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赵百倚摆过车头,“我这车轮子一轧,以后走的人才多,坐稳了。”

赵百倚搭着项楚士来到别墅后门,这后门紧贴着一座小山坡,很明显这座别墅是把小山丘给推平了给建出来的。

“这儿就这一座别墅啊?”

“有钱人家图清净,特意远离了旁边的人家。这离最近的那户人家,步行也得十分钟,出了事求个救都嫌麻烦,这不出事了。”

赵百倚站在门口,四周看了看,一哆嗦,觉得这地方阴邪得很,背面环山,晚上山风吹下来,刮得四周茂密的大树沙沙直响,就跟鬼片里的套路一样一样的。

他打了个寒颤,“什么人会在这儿住啊?”

项楚士也同意,“是吧,这地方看着风水就差得要命,居然还真有人特意要在这儿建房子住。”

“这里到底是什么事啊?”赵百倚问:“真的是吸血鬼啊?”

项楚士摇摇头,“这我说不准,我是跟鬼打交道的,僵尸啊吸血鬼啊这类的,我不懂哦。”

正说着话,后门开了,一位上了年纪但是依旧保持着优雅的女佣人走出来,“你们好,老爷让我来接你们,请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