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63.活捉疫鬼(2)
作者:伊三  |  字数:5149  |  更新时间:2020-06-08 18:22:25 全文阅读

莫侵的白色屏障如烟消散之际,疫鬼被突然响起冰块破裂声所吸引,猛地一回头之时已经有无数的冰块和玻璃砸了过来。

只见小十在冰面上打出溜滑,从李旭冉房里滑了出来,把李旭升的房门一齐撞破,尖锐的爪子直插进冰里制停自己,拔爪子的时候还顺带把冰面给掀翻了一大块。

奈何疫鬼灵活地一跳,腾空而起,躲过了来势汹汹的小十。

然而莫侵看准机会,翻卷飞身出去,强硬将疫鬼撞出走廊,战场当即转换到更能施展身手的客厅。

“小十!太棒了!你帅死了!”赵百倚忍不住为小十加油打气。

小十眼见自家主人给自己喝彩了,士气高涨,将目标锁定在疫鬼身上,猛兽般扑了过去。

然而项楚士悻悻地扒住损坏严重的门框,忧心忡忡,“这不会要我们赔吧?向魏肯定不肯吐这钱!”

经项楚士这么一提醒,再听客厅打得那叫一个激烈啊,赵百倚此时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赶紧喊小十:“小十!小十你别动手了,你让莫侵打!”

然而战况太激烈,小十打得太投入,反手就是掀起餐桌一砸,完全没听见赵百倚喊的什么,末了扫见一眼赵百倚“欢呼雀跃”的样子,更加高兴了,冲赵百倚呲牙咧嘴地一笑,再次热情地投入战斗。

项楚士建议他,“别说话了啊,你在误导你家小十。”

赵百倚默默地低下了头,把李旭冉抱回她自己的房间。

项楚士让灵符留在李旭升房里挡住冰封线,将木灵火蜡烛拿过去李旭冉房间,房间里的寒冰逐渐消去了大半,房顶上的融水滴滴答答地雨落下来。

赵百倚打开李旭冉的衣柜,里面的衣服也都湿透了。所幸冬天的被子被好好地包在袋子里,刚好派得上用场。

项楚士将蜡烛放好,去敲主人房的门,劝他:“小十把门撞烂了,别惦记毁坏物品的事儿了。”

房门即刻被烧出一个窟窿,木灵火的热度把项楚士烘得跑远了。

向魏脸色凝重地从火中走出来,尤其是看见被撞坏的两扇门时,显然他已经气成一团火了。

他所踏之处,冰块融出一个大坑。

他的眼神极其不善,对赵百倚说:“所以我才让小十一直待在外面。”

赵百倚也很冤枉,“我没有叫他啊,是他自己来的,可能是护主心切吧,冲着这份心意,你就原谅他吧,啊原谅一下。”

“你自己赔。”向魏说道。

赵百倚默默地点算了一下梁教授给的实习补贴,咬咬牙,“……我自己赔,我自己赔,行了吧!但是你烧的那扇门可不能算在我头上!”

项楚士听了,跟赵百倚一个击掌,表示很欣赏他这种数目分明的态度和敢于跟向魏谈判的勇气。

向魏倒也不是赖账的人,“好。”

话音刚落,无数的灵符从那扇燃烧的火门里飞了出来,整齐地排成两列,唰唰唰地从向魏身旁两侧飞过,直奔客厅。

赵百倚无语腹诽,排场看着挺气派,之前怎么搞得好像对疫鬼的冰束手无措?

此时向魏已经转移到对面去了,指挥着灵符配合莫侵和小十的围攻。

小十身形庞大,动作稍显笨拙,而莫侵变化极快,能紧跟上疫鬼的步调,向魏加进来后,灵符随时随地的拦截恰到好处。

但是赵百倚躲在走廊边上看得捉急,怎么小十笨手笨脚的施展不开也就算了,为什么莫侵和向魏好几次大好机会摆在眼前都不狠狠抓住疫鬼,只是跟疫鬼无休止地周旋下去。

赵百倚:“向魏赶紧把他收了吧。”

项楚士:“现在还不行。”

赵百倚:“……要等良辰吉日吗?”

项楚士解释说:“疫鬼传说是五帝之一颛顼的儿子死后变的,传闻这事儿吧真假倒也分不出,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处置疫鬼一直都需要上头颁发文件的。我昨天申请了,批文应该很快就会下来了。”

赵百倚:“……这疫鬼长成这样子还能是皇亲国戚啊?那我们小十是鬣狗界的美男子了吧?”

小十侧过头来冲赵百倚咧嘴一笑,很受用赵百倚对他的每一句夸奖。

疫鬼则怒吼了一声,以示对赵百倚的不满。

疫鬼刚吼完,之前被王阿姨撞倒的电视机忽的晃了一下,谢必安悄无声息地飘了出来,面带微笑地拨开他跟前的几道灵符。

他微笑着,“青河巷人玩符的爱好还真是一代传一代啊。”

向魏一如既往地冷着脸,有条不紊地指挥灵符继续拦截疫鬼,“倒是第一次见七爷从电视机里出来。”

“早几年流行的了,这不才想起来体验体验。”谢必安笑笑说,饶有兴趣地看向那只小小的被赶得上窜下跳的疫鬼。

疫鬼都被他瘆人的微笑吓得退后几步,险些撞到向魏的灵符上。

“小东西真可爱。”谢必安笑着说道:“疫鬼可是稀罕物种,也难得你们能遇着,看来这人皮书倒也是个有趣的玩意儿。”

谢必安接着转过去看只探出个小脑袋的赵百倚,赵百倚在接收到谢必安阴柔的笑意后只觉得身上冷得一哆嗦,赶紧笑着打招呼:“七爷您好。”

项楚士小心地贴着墙,连忙上前,“七爷,怎么是您亲自来送啊?这点小事吩咐手底下的人来做不就好了!”

谢必安慢条斯理地地从电视机里抬出脚来,接着再慢吞吞地从袖口拿出份文件,其实就是薄薄的一张纸,递过去说:“无妨,我正好有事要找赵百倚。”

“找我?”赵百倚受宠若惊,结结巴巴地问:“我,我……七爷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呀?”

“别怕呀,没多大点事儿,办好了,你欠我的人情就一笔勾销了,说不定还能另外得到些好处。”

谢必安阴阴柔柔地笑着说,赵百倚总感觉这不是一件好事儿!

“那七爷,是什么事呢?”

“不急。”谢必安看向那已经是囊中之物的疫鬼,“先办好这件差事了。”

项楚士这时已经看见文件上的印章和批文了,说道:“向魏,阎王要捉活的,你可别伤着它了。”

疫鬼一听这话,更有恃无恐了,立刻摆出一副大摇大摆的模样,结果被向魏几道灵符贴了上去,冷言道:“养几天就好了。”

项楚士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

要不是因为这事儿是赵百倚人皮书里头牵出来的,向魏才懒得管这档子没钱收的买卖呢!

再说了,要不是他死命摁着向魏要等地府文件,向魏早就把那疫鬼打回书里乖乖待着了。

阎王山高皇帝远的,向魏死后也不用到他跟前走一遭,向魏才不会管阎王有什么要求勒。

谢必安也是个看热闹的主儿,揣着小手站在电视机旁边,“这小孩儿有点胆识,我素来听说青河巷的人有点脾性,如今算是见着了,叫什么名字,七爷我记一记,兴许以后常见面。”

“他叫向魏,魏蜀吴的魏,七爷您要不帮忙的话能站远些吗?这儿滴水。”项楚士顺便替向魏答了话,躲到谢必安身后,隐晦地请示谢必安退到安全地段以保护好他。

谢必安也不介怀,慢条斯理地挪远了几步,笑嘻嘻地说:“我看你们要是能抓到疫鬼的话,我顺道带回地府,免得鬼差多跑一趟。”

“七爷可真是体贴下属啊。”项楚士随口卖乖。

赵百倚远远地喊着:“七爷好歹帮帮忙啊!”

“我只负责押送鬼魂。”谢必安重申自己的职责,“抓捕鬼魂的话,如果不是很必要,我不想动手。”

赵百倚:……七爷您懒就直说,反正没人敢当面说您什么坏话。

三言两语,一来二去之间,向魏已经用灵符把那疫鬼打得不复原貌了,身上尽是乌黑的焦块,被灵符紧紧地捆抱在一起,不得动弹。

赵百倚看着暂且于心不忍,好歹也是自己人皮书里的一员不是,“你轻点手也好啊,这都成什么样了?”

项楚士也说:“这要怎么跟阎王交代?”

项楚士把希冀的目光投向谢必安,谢必安眯眯眼睛一笑,“又不是我打的,到了阎王跟前,我也是实话实说的。”

向魏倒像个没事人,脖子伸得笔直,好像疫鬼身上这伤不是他打的一样。

谢必安抽出手,变出一根哭丧棒,“疫鬼我要先带回地府,之后会安全地送回来的。”

“还送回来?”赵百倚想说大可不必,“其实七爷,不送也行。”

“换作平常,倒也是不必这么麻烦的。”谢必安微笑说:“但如今你是疫鬼的主人了,最后要怎么处置,还是要听听你的意见的。”

“我没有什么意见的。”

“那也要先看过阎王的意见。”

“好的,那麻烦七爷了。”

“不客气。”

谢必安笑笑,将疫鬼带走了。

疫鬼走时,不停地向赵百倚呲牙咧嘴地吼叫,赵百倚忽然感到心悸了一下,片刻的于心不忍之后,当他想要往前一步之时,谢必安已经带着它离开了。

项楚士撇见他的动作,“你干嘛?于心不忍啊?”

赵百倚嘴硬,“没有啊,腿冷而已。”

赵百倚抬头看了看小十,心头不禁涌上一丝无故的酸涩。自他成为人皮书书主以来,其实怨灵出现的次数很少,但是大多数——像渊和小十,都乖乖地待在他身边,但是疫鬼却被抓住了。

项楚士好歹是在官场里打拼出来的,察言观色的本领厉害着呢,他安慰赵百倚:“没事,疫鬼身份特殊,阎王也只是问个话,很快会送回来的。”

赵百倚:“疫鬼连话都不会说,他能问出什么?”

项楚士:“阎王自然有他的办法了,不然阎王能是阎王吗?”

赵百倚:“阎王不会严刑逼供吧?”

项楚士:“你电视剧看多了吧?我们地府也是讲文明有制度的。”

向魏:“赶紧收拾。”

赵百倚:“哦。”

项楚士:“哦。”

李旭冉是被冷醒的,仿佛自己躺在零下-40℃的极地,浑身被冰裹住,她侥幸被冻得一哆嗦就乍醒了,眼前的黄符飞快地从她头上飞过。

“啊!”

李旭冉大叫一声,后背猛地挺直,她发现整个房间像个冰窖,窗户大破,灌进风来,幽幽的夜色照进来。

她久久才反应过来自己正坐在床上,被一床湿漉漉的被子裹住手手脚脚,不停地有水珠滴落下来,落到她的脸上,冰冷刺骨。

赵百倚听到喊叫声就赶紧跑进来,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三人没有一个想起来李旭冉还在屋里,“额……是这样,因为线路的问题,你家现在停水停电……”

“我爸跟……”

“你爸跟你大哥没事,过两天就能醒了。”赵百倚说:“每天给他们泡点参水喝,让他们把嘴里的猫吐光了就好了。”

李旭冉冷得瑟瑟发抖,“好。”

“如果……你觉得冷的话,到你大哥或者你爸房间换件衣服待一会,他们的房间没有湿,也暖一些。”

李旭冉盯着他瞧了一小会儿,眼神似乎没有那么锐利了,“好。”

赵百倚转身拿起拖把,李旭冉走出房门,看见走廊和客厅破烂不堪,心里鼓起一股怨气,但是看着赵百倚默默拖地的背影,竟也一时间哑言。

向魏笔直地站在客厅,一丝不苟地指挥着灵符慢慢调整电视机的角度,其余的灵符自由活动,不断融化冰块。

冰块融化成水后全滴到了赵百倚身上,赵百倚抱怨,“这得拖到什么时候啊?”

向魏:“现在才九点,长夜漫漫。”

赵百倚:“……大水漫漫就有。”

李旭冉从她妈妈的衣柜里挑了身合穿的衣服换上,走出来看见满屋漫飞着的灵符时着实吓了一跳,缓过劲儿来喏喏地问:“要不要我帮忙?”

老实说,赵百倚吓了一大跳,他还不习惯李旭冉不再嚣张跋扈的样子。

此时项楚士从外面回来,催促说:“赶紧把水清理干净,楼下的都在投诉了!”

李旭冉一听,着急了,“那你还愣着,赶紧拖地!”

赵百倚:“……”

项楚士:“……”

李旭冉也一起帮忙,效率相当高,不一会儿就差不多把客厅的水全都拖干了。

她不禁忍不住鄙视赵百倚三人,一直在碎碎念,“三个大男人忙活这么久还不如我一个女生能干……”

阮娉婷一甩袖,把最后一摊水渍推出阳台,撇撇嘴,飘在李旭冉旁边,“这位李姑娘搞没搞清楚情况啊,要不是娉婷劳心劳力地在这儿帮忙,李姑娘家里能如此快恢复干净?李姑娘说的话,娉婷也不爱听,要不娉婷把李姑娘打昏过去……”

项楚士和赵百倚简直举双手双脚赞成,不约而同地说:“我同意!”

李旭冉一头雾水,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

莫侵及时将李旭冉接住,把她运回李旭升的房间。莫侵从柜子里翻出大半衣服铺在地上,把李旭冉放到了上面,一转身——

灵符躁动。

向魏:“有人进来了!”

项楚士和赵百倚紧接着也察觉到别的气息,强大而压抑。

灵符纷纷退到角落,阮娉婷也是躲到了项楚士身后,却莫名觉得此时此刻的感觉有点熟悉。

赵百倚首先冲了进去,“莫侵你没事吧……阿,阿修罗?”

阿修罗拿着修罗刀转过身来,他戴着黑色的面具,冷漠的双眼看向赵百倚,说话的语气也低沉着估摸不出情绪,“又见面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赵百倚警惕地问,阿修罗带给他的陌生感不单单是疏离,更多的是恐惧。

他不知道阿修罗是好是坏,强大的背后是杀戮带来的血腥,还是浴血奋战的一颗善心,他都不曾从阿修罗的身上感受到一丝一毫。

只见阿修罗抬起手中的修罗刀,“我想你们比我更需要修罗刀。”

赵百倚顿时有些结巴,“没,没,你,你说我?我额,我不用的,你问莫侵?”

阿修罗言简意赅:“飞铙出来了。”

飞铙!!!

没错了!

赵百倚立刻报告说:“我和莫侵在第一院见过他!”

“好像。”莫侵补充。

“哪间医院?什么时候?”

“第一中心医院,应该是……六点半到七点钟。”

“飞铙的事,我会处理。”阿修罗如此说道,转身对莫侵说:“修罗刀已经跟了你很久了,况且少主也没说要你还我,如今叛军已经安顿好了,修罗刀还是由你拿着吧。”

莫侵毫不客气地接过修罗刀,修罗刀在她手里变得白茫,直至和她融为一体。

“那飞铙?”

“刀灵跟着我,没有关系。”

阿修罗是战士,即使不用修罗刀也是。他的强大,是自己的强大,单枪匹马只是锦上添花。

他又转过来对赵百倚说:“修罗刀你也可以用,只是要注意控制情绪。”

“额我……”

“这是刀鞘。”阿修罗二话不说就把刀鞘递过来。

赵百倚一个窒气,脑子一嗡就接了过来。

“但是我……用你的刀……不好吧?”

“你以后的路还长,莫侵不可能一直保护你,他们也不能,修罗刀迟早会交回你手里的。”

“……交回?”

赵百倚暂时还参透不了这个用词,静默震撼之际,两名白衣长褂的鬼差飘在窗外,显然是看到阿修罗所以害怕得不敢进来。

项楚士溜过去听鬼差汇报,皱紧眉头,“七爷说,疫鬼逃跑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