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62.活抓疫鬼(1)
作者:伊三  |  字数:5147  |  更新时间:2020-06-07 23:28:44 全文阅读

向魏和项楚士是开车来的,赵百倚开车陪同李旭冉和王阿姨去第一院时,还被李旭冉吐槽了开车的技术。

第一院有设置防疫点,赵百倚挂了门诊,赶在医生下班前来到医生科室。

“伤口处理得不错。”医生夸了这么一句,打了张单子,“打完疫苗要忌口,注意休息,先去交费。”

“好,谢谢医生。”

赵百倚拿着单子,转眼间李旭冉已经搀着王阿姨跟着护士去打针了。

他叹了一口气,看缴费单上的“巨额”医药费——他一个学生的钱包真是负担不起。

赵百倚硬着头皮打开银行APP查一下自己哪张银行卡勉强负荷得住,居然发现他刚从阴间回来的那天晚上,他的卡上多了一笔转账!

他细看了看,是梁教授的实习补贴。

梁教授也太好了吧!

赵百倚心里狂喜之余,站到缴费窗口前时哀叹,“果然钱都是捂不热的。”

赵百倚拿着缴费单回来,王阿姨已经打完针并安排好病床了。他打完针,本想偷偷溜走,但是被李旭冉捉个正着。

李旭冉盛气凌人,“原本说好的,我是要跟你去一起回去的,想丢下我自己回去?”

“王阿姨自己一个人在医院,你陪陪她不是更好?”

“我妈在医院有护士医生陪着,我不担心,我担心的是我爸和我大哥!”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赵百倚把止血的棉签扔进垃圾桶,心头有点不耐,稍不注意被来人撞了一下。

“抱歉。”

“那人长得好高,打篮球的吗?”李旭冉抬起头,看那个人高大的背影。

那人长得极其高大,把走廊的灯光遮去大半。他穿着帽衫,宽大的帽子把他的脸挡住大半,赵百倚看不清楚,依稀觉得有些眼熟。

莫侵忽然飘了出来:“飞铙。”

!!!

“飞铙不是在……”

赵百倚立刻追了上去,吩咐李旭冉:“在这里等我!”

“哎你去哪儿?”

李旭冉可不是一味听话的人,也立即跟了上去。

但是飞铙拐进走廊分叉口,转眼就不见了,气味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莫侵也探寻不到。

走廊尽头的电梯上到七楼停住了,赵百倚也进电梯摁了七楼,李旭冉也跟了进来。

“你跟着干什么?”

“那你告诉我你干什么去?”

赵百倚现在没空搭理李旭冉,飞铙是吸血鬼,如果飞铙真的跑出来了,会不会……

电梯一打开,赵百倚急着出去,差点跟一名医生迎面撞上了。

那名医生长得相当高瘦,脸色素净,但是唇色红润,气色很好,看上去严正肃穆,说话的声音冷清得不像话,“没事吧?”

关心的话听在赵百倚耳朵里像是身体被冰杵子捅出一个骷髅。

赵百倚跟他四目相对,仿佛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虹膜渗血般的恐怖。

“啊,没,没事。”赵百倚往电梯外看了一眼,搜寻着指示牌。

医生身后的护士提醒他,“这里是检验科,先生是要在这层出来吗?”

“啊,对。”赵百倚慌里慌张地出来了,李旭冉跟着他。

那名医生和护士走进电梯,赵百倚木然地看着电梯门慢慢合上,毫不顾忌地盯着那位医生冷漠的面容。

莫侵也定定地看着那位医生,看他慢条斯理地走进电梯、摁下按键,动作缓慢,从容高贵,经过她时把她的肩膀撞得破散如花,她久违地感受到一丝冰冷。

赵百倚和莫侵,同时感受到了缓慢的冰冷感,像是慢慢地被侵蚀掉灵魂,痛楚和解脱都值得回味。

“喂!”李旭冉拍赵百倚肩头一巴掌,赵百倚吓得一回头,猛地看见李旭冉身后扑出来一个满脸带血的男鬼,被莫侵一侧身,吓得赶紧转头跑了。

莫侵提醒他,“左肩的阳火。”

赵百倚缓了缓心悸,把李旭冉的手拿开,“以后别拍我肩膀,谢谢。”

李旭冉:“你!你!”

“我真的有事忙,麻烦你在这里等,不要再跟过来了。”赵百倚撂下话来。

李旭冉也赌气,“好啊,我才懒得跟你呢,我自己下去。”

李旭冉走了,赵百倚松了一口气,但是他整个楼层走了一遍,也没找到“飞铙”,更没人见过身材高壮的人走过。

赵百倚问:“你确定没看错吗?”

莫侵说:“像。”

赵百倚遍寻无获,“算了,先回去吧。”

当赵百倚回到停车场,看到李旭冉一副气鼓鼓的样子站在车旁,他叹了叹气,脑袋好像又开始疼了。

回到李家,已经是六点半了。

“开车这么慢,还不如我来呢?”李旭冉吐槽赵百倚说,刚敲了下门,“开门,哎?”

李旭冉把手一缩,“好冰啊。”

赵百倚于是伸手摸了摸门,触感像是门在冰箱冷冻层冰封了一样。

“向魏?项楚士?”赵百倚喊了几声,没有人应答,对李旭冉说:“钥匙。”

然而钥匙也不管用,刚放进去门锁里,冰冻的感觉立刻包裹住钥匙,完全转动不了。

李旭冉急切地催促赵百倚:“你踹门啊!”

“……拍电视剧吗?”赵百倚出动最终武器,“莫侵。”

莫侵应声而出,变成薄薄的烟雾,从门缝里钻了进去,乍一看,像是屋里失火了一般。

然而李旭冉什么都看不见,“什么莫侵?”

“咔哒。”

门开了一条小缝,一股寒气从屋里泄露出来。

里面黑漆漆的一片,蜡烛显然已经熄灭了。

赵百倚谨慎地推开门,却被身后的李旭冉抢先。她大力推开门,跟地下的冰块摩擦出“咔咔咔”的声音。

李旭冉一脚踏了进去,差点滑倒,幸亏赵百倚在身后扶住了她。

“这是……爸!大哥!”

李旭冉显然也看到了屋里如同被冰封了一般,第一时间想起自己的家人,就要冲进房间去。

赵百倚一把拉住了她,一把把手扶在冰得他瞬间麻痹的墙上,他立刻缩回了手。

“等等,不觉得太安静了吗?向魏和项楚士也不知所踪。”

“那两个神棍肯定是跑了!”李旭冉挣脱开赵百倚,“你放开我,我要看我爸和我大哥!”

但是李旭冉没跑几步就摔倒了,重重地磕碰在冰地上,赵百倚甚至都怀疑自己闻到了血腥味。

他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站稳当了,这才把李旭冉扶了起来。

“你千万别松手。”李旭冉这回吃到苦头了,紧紧地扒拉住赵百倚的手臂,瑟瑟发抖,“我好冷啊!”

“咔咔咔咔。”

赵百倚听见声音,一回头就看到莫侵紧紧地拽门把,但是门还是止不住地慢慢关上。

“让她出去。”莫侵说道。

这里的温度下降地极快,李旭冉明显已经支撑不住了,赵百倚一把拉住李旭冉,把她往门外推,“你先出去。”

但是李旭冉不肯,还硬撑着,“不行,我爸和我大哥还在里面!”

“我会把他们带出去的,你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赵百倚如此说道,企图把自己当做支柱,让李旭冉能撑住他出去到门口。

莫侵催促,“快点。”

门缝已经越关越小了,赵百倚急不可耐,“你快点!门要关上了!”

可是李旭冉还在磨蹭着烂温情,“门关上了,那我爸跟大哥怎么出来?”

“你先出去再去!”

“砰!”

这一声清脆的关门声,仿佛轧断了不少的冰碴子,把赵百倚震得清醒,“行了别拽我了,自己站着吧。”

此时李旭冉才反应过来,抱紧了自己发抖的身体,“那,那我怎么办?”

“我哪儿知道?”

莫侵没了拉门的任务,开始四处飘着查看情况,站在房门前面的走廊上报告说:“这两扇门锁着,主人房,李旭升的房。”

赵百倚点点头,大约估摸着路线,刚踏出第一步,就被李旭冉拽住了,“你,你要去哪里?”

“松开手,我走都走不了了,我还能去哪儿?”

李旭冉紧紧地捏住他的手臂,“我不敢自己一个人待着,这里好冷。”

“我也没办法啊,谁让你刚才死活不出去。”

赵百倚拖着李旭冉,艰难地向莫侵靠近。

此时太阳已经下山了,天边是蓝色的。阳台窗帘没拉上,借着昏暗的天色,赵百倚能看到屋里全部的家具都被裹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地板、墙面都未能幸免,反射出幽幽的光。

“那是……火吗?”李旭冉惊奇地看着她房门前的蜡烛。

赵百倚这才注意到,所有的蜡烛也全都被冰封了起来,但是奇怪的是,不同于其他的物件,这层冰似乎跟蜡烛和烛火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只是把蜡烛隔绝在冰块之下。

赵百倚滑着步子来到房门前,“向魏!项楚士!”

没有人回应。

“你能进去吗?”

“什么?”李旭冉瞪大了眼睛看他,发颤的嘴唇带动全身,止不住地发抖。

“我不是跟你说。”赵百倚说道。

“我不会穿墙。”莫侵说道:“门被冰封住了。”

此时,赵百倚忽然来了句:“鬼不是都会穿墙的吗?”

莫侵解释:“我吸食烟火,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虚无。”

“哦。”

“你哦什么?!”李旭冉掐紧赵百倚的手臂,“你不要自己胡言乱语,我,我会害怕!”

李旭冉是真的害怕。

且说她不信鬼神,但是一回家就看到自己家里像是个冰窖,所有的东西都被冰封住了,更何况她还只是穿着短袖地置身于内,她甚至已经觉得自己的心脏慢慢地裹上了一层冰,所以的毛孔都不会呼吸了,被细小的冰刺堵住,她正在慢慢地被冷死。

她一只手拽着赵百倚的手臂,从手臂上传来稍为温热的触觉,她不由地拽紧了些。

一旁的莫侵不动声色地看着她手里的动作。

李旭冉再抬头看赵百倚宽肩厚背,猜想:“会不会也像他的手臂一样,是温温暖暖的?”

如此想着,她不由自主地聪后面抱住了赵百倚,把赵百倚吓得下意识要掰她的手。

“你干什么?”

“我,我好冷。”李旭冉紧紧地箍住赵百倚,赵百倚的肚子被她勒得内脏全都挤在了一起。

“哪有这么冷啊?”赵百倚尝试掰开李旭冉的手无果,只得好言相劝,“你好歹松一点力气,我不冷死都被你勒死了。”

李旭冉这才勉强放松了一点力气。

可就是这一松,李旭冉毫无预兆地仰头倒了下去,注视李旭冉已久的莫侵眼疾手快,立刻拦腰抱住了李旭冉。

赵百倚察觉之后,也第一时间转过身来,赶在李旭冉完全着地之前撑住了她,“李旭冉?李旭冉?醒醒!”

李旭冉晕了过去。

赵百倚探了探她的呼吸,确定她不是死了,稍微安心了些。

“她受伤了。”莫侵提醒他,顺便撩起了李旭冉刘海,露出来一个小伤口。

伤口虽小,但是这里温度太低,李旭冉脸上已经沾了薄薄的一层冰霜,更不用说伤口了。

这要怎么办?

继续这样冷下去,李旭冉晕着晕着可能就会睡死过去。

赵百倚四周环顾了一遍,把目光定在了冰块之下的蜡烛。

“莫侵,扶住她!”

赵百倚把李旭冉扔给莫侵,从兜里摸出来车钥匙,用车钥匙砸向冰块,企图用车钥匙把冰砸开。

然而赵百倚尝试了几下后,手掌心已经被坚硬的冰块震得发疼,但是冰块丝毫没有破损。

“咔咔咔咔咔咔。”

就在这时,李旭冉的房门慢慢悠悠地打开了一条小缝隙,一双闪着精光的眼睛一闪而过,盯紧了赵百倚。

赵百倚赶紧推开一步,稍不小心撞到主人房的房门上,不少冰渣子掉落下来,把赵百倚冰得够呛。

“疫鬼?”

“嗷!”

门里的疫鬼应了赵百倚一声,依旧是躲在门口,毫不忌讳地盯着赵百倚看。

莫侵此时横抱着李旭冉,身形一动,疫鬼就“呜呜呜呜”地发出低鸣声,似乎是在警告莫侵。

赵百倚当即安抚疫鬼,“莫侵,我们别轻举妄动。”

莫侵点头,“嗯。”

疫鬼同时也恢复了安静,还是那样阴阴森森地注视着赵百倚。

赵百倚镇定下来,脑子想着的是如果疫鬼突然冲过来,他要怎么应对。

他决定先跟疫鬼聊上几句,慢慢想对策。

赵百倚:“这是你弄的?”

疫鬼:“嗷!”

赵百倚企图跟疫鬼谈判,“你看,能不能先把这这些冰消掉,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疫鬼发出“呜呜呜呜”的低鸣声,似乎是在表示“没得商量”。

赵百倚可犯难了,怎么这疫鬼是不会说话吗?不能吧,我家小十起码都会说几个字!

这头赵百倚正努力回想着自己小时候看过的一部讲谈判的港片,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疫鬼说话,分散疫鬼的注意力的同时脑子飞快地想对策。

李旭升房里的项楚士竖起脑袋听门外的声音,问阮娉婷,“你听听,是不是小赵同学的声音?”

“外面全都被冰封住了,娉婷听不清楚。”阮娉婷撇撇嘴,“要是项判助能把那支木灵火和这满屋的灵符给灭掉,娉婷兴许能帮项判助逃出困境。”

项楚士轻蔑地笑了,“你当我项判助是什么人,我是为了保护好这人不被疫鬼的冰给封死了,别真以为本判助出不去。”

“项判助明明是因为屋里的灵符和木灵火才出不去的,何必狡辩?”阮娉婷得意地笑他,“项判助虽为神官,但是木灵火至阴至邪,项判助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吧!”

“我是怕木灵火怎么了,整个地府、天庭怕木灵火的多了去了。”项楚士干脆大方承认,“我就算是怕,我好歹堂堂正正地站在木灵火旁边,怎么也比你个百来年的魅鬼怕得缩在墙角来得好,怂得要命!”

阮娉婷气炸了,无休止地跟项楚士吵了起来。

另一间房的向魏默默消去了灵符的通信功能,继续指挥燃着木灵火的灵符去灼烧冰块。

但是冰块化水,重新凝固成冰的速度非常快。他们又是处在居民楼里,向魏不好引来更大的火。他和项楚士又不便离开房间,以免冰块继续扩大冰封范围,危害到李家两人身上。

如今他所能做的,就是希望赵百倚能制服疫鬼。

然而赵百倚完全没有任何对策,还在跟疫鬼闲聊,“真的,没必要这么谈话,是吧,真是有点冷,你看,李旭冉冷得都晕过去了,迟点她就要死了!”

“嗷呜呜呜呜!”

“其实,你讲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赵百倚无力地看一眼莫侵。

莫侵说道:“听不懂。”

赵百倚心累了。

“嗷!”

疫鬼突然大吼了一声,赵百倚吓了一大跳。

疫鬼慢悠悠地将门打开了,指着李旭冉,“嗷呜呜。”

赵百倚:“……你想要她?”

疫鬼点头。

赵百倚默默地站直了身子,挡住了李旭冉,“……你想要她干什么?”

“嗷呜呜呜呜!”

疫鬼似乎是生气了,把门一推,做出冲势,就要朝赵百倚撞过来。

所有的房门都关着,赵百倚现在没有退路。

莫侵暂时放下李旭冉,英勇地挡到了赵百倚面前。

赵百倚背起李旭冉,感觉她的身体更加冰冷僵硬了。

此时疫鬼从房里走了出来,径直挡住了走廊的出路,显然是要跟莫侵拼个你死我活。

“莫侵,要小……”

赵百倚话音未落,眼前只觉得被莫侵的白色屏障糊了眼睛,耳边传来巨大的爆破声,无数的冰渣子摔到他身上,刺到血肉和骨髓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