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59.家养疫鬼(4)
作者:伊三  |  字数:5121  |  更新时间:2020-06-04 06:00:02 全文阅读

赵百倚今天的行程被安排得满满当当。

上午八点二十分上课,吃个午饭,下午陪米现去联谊,吃个晚饭,晚上跟向魏去李家。

刚好上午是梁教授的课,特意点了赵百倚的名,当众表扬了赵百倚在跟他实习的这一段时间表现出了优秀的法医素养,并希望各位医学生能向赵百倚学习。

赵百倚惶恐万分,这一节课听得格外认真。

以至于一下课,赵百倚就整个人虚脱了一样被米现拖去饭堂。

米现笑他,“硬撑了一整节大课不容易吧?”

“不容易。”

赵百倚苦不堪言,米现是不知道赵百倚之前经历过什么,他现在腰酸背痛还没好全,一沾到枕头瞬间就能睡死过去,今天起床是他默念着梁教授恐怖的名号、靠着坚强的意志清醒过来的。

他希望今晚向魏就把疫鬼抓了,然后回青河巷给他做个拔罐、刮痧、艾灸,针灸也可以,然后药到病除,生龙活虎。

当他一边排着队,一边跟向魏聊天以确认今晚的时间的时候,米现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拍了拍他肩膀。

赵百倚“嘶”的一声,肌肉酸痛,好像被拍脱臼了。

米现看着赵百倚痛苦的表情怀疑人生,“不至于吧?我是放了个大招吗?”

“什么事说话就行。”赵百倚缓过气来说。

米现眉飞色舞地,指了指饭堂的一个角落,“你看那儿。”

赵百倚搜寻了一番,看见了恩恩爱爱的白宁和梁斯匀。

两个人坐在单独的圆桌旁,津津有味地吃饭。

但是更引起他注意的是:

一个端着托盘的男生笨重地经过他们桌边,白宁那条大长腿稍微伸出去了点,那个男生被绊了一下,托盘上的饭菜汤水直直地往梁斯匀身上洒过去。

赵百倚离得远,大庭广众地大声提醒是不可能的了,百米冲刺过去也是挽救不了的了。

可就在这时,梁斯匀若无其事地挪挪凳子,侧过身去,轻而易举地就躲过了这一难堪的意外。

赵百倚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可梁斯匀却好像事情没发生过一样,依旧跟白宁谈笑风生,给白宁夹菜。

而白宁也好像没看到一样,既不关注那个差点被他绊倒的男生,也没关心梁斯匀半句。

赵百倚再认真看看,那男生也没有道歉,手忙脚乱地蹲到梁斯匀旁边,默默地捡着餐具,收拾残局。

其他人旁若无睹。

赵百倚仿佛看了一场默剧形式的荒诞剧,完全看不懂其中的深意和奥妙。

“你看到了吗?”他问米现。

米现一脸嫌弃地看着他,“我让你看的,我能没看见?”而后“啧啧啧”地酸了起来,“现在白宁一下课就不爱跟我们混了,有了女朋友就是不一样,他一甜蜜地笑起来我都觉得他特别讨厌。”

他被排队的队伍被迫往前走,视线被迫离开白宁和梁斯匀,和那个奇怪而卑微的男生。

他心情抑郁,顺道补了米现一刀,“你这叫单身狗的羡慕嫉妒恨!”

米现摇摇头,胸有成竹地说道:“我现在跟你是同类,下午我去联谊就不一定了。”

赵百倚:“……你可千万把握好机会,不要让白宁一枝独秀,我想换种狗粮尝尝。”

“没问题,谈上了,爸爸请吃饭。”米现信誓旦旦地承诺。

当他们打完饭往回走找座位的时候,白宁和梁斯匀已经走了。

赵百倚疑心地往那个位置再看一眼,那个位置暂时空着,一个端着托盘的男生笨重地经过桌边,在经过的时候,被突出的凳子一绊,托盘上的饭菜再一次洒了一地,他照样手忙脚乱地蹲下去收拾残局。

兴许是注意到赵百倚的注视,他抬起头来看看赵百倚,消失了。

哦,他是鬼。

难怪白宁和梁斯匀没有反应。

吃完午饭,赵百倚本想回宿舍修整一下,但是他被米现摁在了椅子上,被迫看米现换了一套又一套衣服。

他吐槽:“你是小姑娘吗?”

“我们社团好不容易轮到我去联谊,对方还是药学的大一小师妹,这专业的姑娘好啊,文静、细心、耐心、脾气温柔,我绝对不能错失机会!”

“你们什么社团来着?故事会?”

“鬼故事会。”米现撇他一眼,换上另一件白色的、只是图案不同的圆领T恤,问:“这件怎么样?”

赵百倚嫌弃地摇摇头,“你们社团不就你一个男的吗?”

“所以才说机会难得啊,怎么个轮法都轮不到我,我多苦啊!”

“你们故事会里全是女的,三年了都没一个看得上你?”

“扎心了,小兄弟。”米现悲痛地抚上心头,“话说你就打算穿个短裤陪我过去吗?我是希望你不要抢我风头,但是你好歹不要给我丢脸吧。”

赵百倚正儿八经地纠正他,“这是五分裤。”

在米现的胁迫之下,赵百倚勉强换了条长裤。

两人提早了半小时来到奶茶店里,一个服务员给他们这桌递上菜单,赵百倚下意识地说了声:“谢谢。”

正在扫码点单的米现抬起头来,“什么?”

赵百倚此时凭空捏着一张不存在的菜单,惊讶地看着米现,记起来这家店是不用纸版菜单的,眼神往地下一撇,发现了站在他旁边的服务员双脚几近透明。

他装作若无其事地放下菜单并拿起手机,“我说给我点杯百香果益力多果茶去冰,谢谢。”

米现:“……你告诉过我一遍了,小兄弟。”

赵百倚:“……第一遍没说去冰。”

米现立刻给他点了杯冰百香果益力多果茶,备注:超多冰!谢谢!

“好的。”那名服务员随后走开了。

赵百倚看着那只鬼的背影离开,心想怎么回事,他今天平白无故见了两个鬼?

他对面坐着米现,纵然莫侵就坐在他旁边的空桌,他也不好问。

他打算发信息问问向魏,忽的看到了项楚士的聊天框,想起来项楚士曾经说过,他在阴间待了好几天,吃了阴间的食物,阴气入体,回来阳间后可能会时时见鬼。

思及此,他就明白了,心里安慰自己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可能需要点时间适应适应。

但是当服务员把两杯饮料送上来后,鬼服务员紧跟着送上来那杯“百香果益力多果茶”时,赵百倚想起来他在梁教授办公室里喝的那杯血水,脸顿时垮了一半,反胃的呕吐感涌上喉咙。

就在他刚起身想去卫生间干呕一下的时候,米现也紧跟着站了起来,轻轻地拍了拍赵百倚的肩膀,跟来人问好:“你们好,是药学的师妹吧?我们是法医系的,我叫米现,这是我室友,赵百倚。”

此时站在他们面前的,其中一个居然是李旭冉!

赵百倚和李旭冉大眼瞪小眼,就在此时,不争气的赵百倚只感觉胃里一阵翻滚,他眉头一皱,赶紧条件反射地用手捂住了嘴。

其余三个人惊呆了,尤其李旭冉瞪起双眸,简直就是濒临火山爆发之际啊!

赵百倚知道自己失态了,二话不说就是道歉:“对不起!”

米现赶紧搂住场面,强行把赵百倚摁下了,赵百倚肩膀又是一痛,他咬牙默默地承受下来了。

“不好意思,我室友最近压力大所以身体不太好,脑子也不大行,失礼了失礼了,请坐请坐!”

李旭冉冷着个脸,给自己朋友一个面子,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姑且坐下了,一看桌上只有三杯饮料,又来气了。

“怎么只点了三杯?不知道来几个人呐!”

只点了两杯饮料的米现困惑不已,呢喃:“我不是只点了两杯?”

眼见李旭冉就要伸手去够那杯鬼服务员的果茶,赵百倚赶紧一手盖住了那杯果茶,宣告主权,“这是我点的。”

负责点单的米现再次困惑不已,质问:“我不是给你点了吗?”

赵百倚百口莫辩之时,扫了另外那杯果茶一眼,目测冰块比果比茶多,立刻猜到米现动了手脚,“你给我加冰了!我要喝少冰的!”

李旭冉嗤之以鼻,“做男人做成你这么计较也是少有!”

赵百倚有口难言,米现对李旭冉的话表示深有同感,另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女孩却温温柔柔地开口说:“没关系的,我喜欢喝冰的。”

她腼腆地笑着,把那杯冰得冒烟儿的果茶拿了过来,冰块晃荡得清脆好听,一如她的声音,清凉舒服。

米现就是在这一刻沦陷了。

赵百倚捡着台阶就下了,“对嘛,外面热,喝点冰的降降暑。”

米现瞪了他一眼,心里怒怼赵百倚“死直男”,转而贴心地女孩子说道:“喝太冰的东西不好,想喝什么,我再给你点,额,我是说,你们!”

赵百倚内心:怎么的你知道不好还给你兄弟我点那么多冰?

但是李旭冉就对米现印象颇佳。

衣着得体,不像那神棍穿了条黑不黑绿不绿的工装裤;也会为女生着想,知道喝冰的对女孩子身体不好,不像那神棍直男癌说什么降暑;还懂得看场面说话,调动气氛,不像那神棍没一点素质,居然对着女孩子反胃!就这样的货色居然还是同学校的师兄!

李旭冉和赵百倚爱搭不理,一副针尖对麦芒的架势,但也互不拆穿,随着大流介绍了自己一番,这才知道了对方的真实姓名。

另外一个小女孩叫何纷纷,药学专业的,是李旭冉的室友,看起来乖巧、文静,刚好就是米现的理想型。

今天联谊的是何纷纷,李旭冉和赵百倚一样,是被拉来凑数的性质。

米现很会聊天,以何纷纷名字的谐音“河粉”为切入点,结合自己名字的谐音“米线”展开了话题。

但是大多时候都是米现在说,何纷纷在听。

这真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儿,害羞地低着头,也不太敢直视米现的眼睛,但是回复的只言片语总能答在米现的点上。

米现觉得他找到了人生知己。

但是赵百倚如坐针毡,只觉得自己正面对着此生劲敌。

你以为这位劲敌就是坐在他对面并用一种嫌恶到快犯了白眼的眼神望着他的李旭冉吗?

不!

不是的。

是站在他桌子旁边,默默地盯着他的那位鬼服务员。

赵百倚低头看着那杯自己牺牲名誉和健康抢来的果茶,想象自己是电影里的主角,拆吸管塑封的时候用的是慢镜头特写,配上长而缓的人声吟唱以表达他如同赴死一般的心情,一管戳开那层封纸,转一个强悍的节奏,管弦乐器短促而紧凑的连奏展现出气势磅礴的壮烈!

“嗦——”

赵百倚仿佛在停尸间里深呼吸了一口气,死亡的味道如同千军万马杀过战场来。寒彻透骨的冰冷随着腐烂的尸体味道刺激过味蕾,滑进咽喉,甚至流经食道都能清楚感受,最后到达酸涩的胃部。他咬紧牙关,顶住上颚,控制住犯恶的欲望,用尽全身力气压下喉咙里奔涌的腥臭,心脏就在那一刻骤停了那么一秒,既轻松也难过。

李旭冉看着赵百倚丰富的表情,难得好心地问他:“你还好吗?不想喝没人逼你。”

赵百倚摆摆手,抬头看见那位鬼服务员心满意足地离开后,立刻把那杯果茶放下了。

他紧闭着嘴唇,同时屏住呼吸,在快要昏厥过去的一瞬间张开嘴呼吸,把那股恶心的呕吐感完全压制下去后,救过自己。

米现和何纷纷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李旭冉看着眼前的怪人神棍,极其嫌弃地噘了噘嘴。

刚好家里来电话了,终于有个借口可以让她出去透透气了,“我出去听个电话。”

赵百倚看了她一眼,莫名预感到那是一个很重要的电话。

果不其然,李旭冉听着电话还没走出到门口就急急忙忙返回拿包,猛地跟赵百倚一对视的时候,眼里忽然多了那么几分希冀,“我家里出了点事!”

赵百倚心领神会,“我陪她回去。”

米现内敛地向赵百倚抛去一个“你真识趣”的眼神,“赶紧的去吧,别耽误了!”

李家和学校离得近,两人匆匆赶去。

赵百倚路上问:“是王阿姨出事了吗?这么早,不该啊。”

“你就盼着我妈出事是吧?”李旭冉瞪他。

“我不是……”

“是我大哥!”

李旭冉一回来,就发现大门没锁,她赶紧冲了进去,“妈!”

赵百倚看门边的蜡烛没灭,进来时顺手把门给关上了,问莫侵,“有东西进来了吗?”

“但不是疫鬼。”

也就是说,确实有别的东西进来了。

“妈!”房里传来李旭冉的叫声,“妈,你怎么了?神棍!”

赵百倚赶紧跑进来一看,王阿姨晕倒在了李旭升的房间里,而李旭升的房间里一塌糊涂,雪绒的牌位倒了下来,桌椅窗帘全都乱了套,唯独李旭升不省人事地昏睡着。

墙顶的角落里传来柔柔弱弱的呼喊声:“赵公子~”

“你先等着。”

赵百倚进去帮忙把王阿姨扶了起来,跟李旭冉合力将她抬到了李旭冉房间里。

“我妈怎么样?她没事吧!”

赵百倚摸了摸王阿姨脖子的大动脉,又看了看她的瞳孔,说道:“没事,只是晕过去了。”

“那我……那我哥呢?”

“应该没事。你照顾你妈妈,我过去看看。”

赵百倚一转身,似乎听到房间里某个抽屉发出奇怪的响声,就在他想要细细再听一下的时候,身后传来李旭冉的催促:“你还站着干什么?”

赵百倚赶紧大步跨进了李旭升房间,顺手关上了门。

“你干嘛呢阮娉婷?”赵百倚昂着头,“你下来。”

“赵公子~”阮娉婷委屈地飘在墙头上,“这户人家好可怕,到处都是木灵火,娉婷害怕。”

“都是鬼,莫侵怎么不怕呢?”

“那鬼将是跟过少主的,她哪里会怕木灵火!”

赵百倚拆穿她,“你道行浅就道行浅吧,有什么不好承认的?”

“赵公子好凶!”

“这屋里全是木灵火,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来这儿干嘛?”

“娉婷是从雪绒姑娘家里的牌位过来的。”阮娉婷凄凄惨惨地说道:“这是与雪绒姑娘订结冥婚的李公子,雪绒姑娘魂飞魄散了,娉婷前去吊唁,发现雪绒姑娘家里没有别的亲戚了,只剩下一个年迈的嬷嬷。嬷嬷说李公子是身患昏病才要与雪绒姑娘订结冥婚的,虽然前几日已有媒介代为终止契约,但是嬷嬷还是希望能向李公子转托一点心意,请求娉婷带份补药来给李公子,希望帮李公子度过难关,故而娉婷在此。”

“什么药?”

“人衔。”阮娉婷扔下来两个长长的锦盒。

赵百倚打开一看,哦,人参。

“这是阴间的东西,人能吃吗?”

“嬷嬷说能,车轮山上采的,神仙都未必有。”

“这是几个人的量?”

“小半截须都足以救醒李公子了。”

很好。

赵百倚合上锦盒。

“王阿姨是你吓的?”

“娉婷哪有吓人,是娉婷被这满屋的木灵火吓到了!”阮娉婷委屈巴巴地说:“所以娉婷才不小心把家具一类的物品打翻了,那妇人进来看到家具横飞才吓晕过去的,娉婷并没有做伤害妇人的事。”

“没差好吗……”赵百倚叹气,“你打算一直待在上面吗?”

“赵公子把木灵火熄了,娉婷才下去。”

“向魏让点的,我敢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