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52.冥界的两天一夜(3)
作者:伊三  |  字数:5354  |  更新时间:2020-05-28 23:29:33 全文阅读

这是个一房一厅的小公寓,阮娉婷在客厅打转了一圈,嫌弃道:“好小哦。”

赵百倚一边打开外卖一边说道:“您以为是个人的家里都跟您大户人家似的占地万顷啊,现在的房子可都是向天借地建起来的。”

“哼。”阮娉婷被堵得哑口无言,大小姐脾气一上来,推开阳台门,自己出去看夜景去了。

渊也从阳台上散去了,呼吸点阴间的气息,更有利于他的恢复。

项楚士则盘着腿就地围着桌子坐了下来,感慨道:“小赵同学讲得真好,尤其阴间的房子,可就真的是能悬空就悬着,能往山里建就使劲建,寸土寸金呐,要不是我早几年敢跟着崔大判拼死拼活地工作,现在我可能还住在四五六个人一间的集体宿舍呢。”

“这听起来,你的工作史很心酸呐。”

“你不知道,崔大判跟范八爷那可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每天都搞得跟年底冲业绩似的。”项楚士吐槽说。

赵百倚听着项楚士的吐槽,竟觉得阴间跟人间倒也没多大分别,工作的类别比较特殊而已,但是工作的本质还是没变,加班副本妥妥地摆在那儿。

他于是想着,自己毕业了以后要是进了机关单位,也得像梁教授和白宁那样没日没夜地办案呐,反正就是逃不开。

赵百倚一边想着自己的以后,一边夹了口饭放进自己嘴里,嚼了嚼,脸色凝重,艰难地把饭咽了下去,抬头看看吃得津津有味的项楚士,不解地说道:“这是冷的。”

“想什么呢小赵同学?这是阴间,就没有几样热的东西。”项楚士理所当然地说道:“木灵火倒是热的,不过不管是神官还是亡灵,也没几个人能用,更别说敢不敢了。”

赵百倚本来就没有胃口,想着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着想总要吃点东西,可这饭菜是冷的,吃起来也没了香味,就放下了筷子。

项楚士劝他,“吃几口吧,阴间的吃食都是没啥味道的,如同嚼蜡,吃进去呢,对你这个活人的身体也还有点危害,但是吧,你现在是不是不觉得饿不觉得累?”

面对项楚士的话锋一转,赵百倚很惊奇:“你怎么知道的?我刚进来鬼界的时候在荒漠里走着走着倒还觉得饿,现在不饿了,一点饿的感觉都没有!之前有一段时间也觉得无敌累,但是现在吧,虽然说不上是精神抖擞,但是身体都很轻松。”

“当然轻松了,你活人的气息都没了大半了。”项楚士说道,“鬼都是不觉得饿不觉得累的,但是你还能感觉出来温度,再多待个一两晚应该也没多大问题,再久就不行了。”

赵百倚当场木住了,原本炯炯有神的一双眼睛变成了死鱼眼,“你这话说得挺轻松的啊……”

项楚士给他饭盒里夹了一块五花肉,没心没肺地笑了几声,“哈哈哈哈,毕竟不是我自个儿命……吃几口吧啊,要不你明儿一踏上人间的地界,身体的感觉回来了你就知道你饿得不行累得不行了,甚至可能累到连吃几口饭的力气都没了,到时候就直接饿成饿死鬼回来了。”

为了生存,为了活命,赵百倚开启了“手动打营养液”模式,顺便问道:“但是这是阴间的食物,我吃了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吗?”

项楚士说道:“这是给神官的,跟鬼吃的东西还是不太一样的。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好的影响,但是没有问题,回去后我能处理。”

“具体说说!”

“就是你以后可能会看见鬼,可能。”项楚士重点强调说。

可是赵百倚很不解地说:“我一直能看见啊。”

“不一样,你看见的都是你人皮书里的,或者鬼主动让你看见的比如莫侵跟阳台上那只,或者机缘巧合之下你遇到的比如说饿死鬼,但是你这趟回去,以后可能无时无刻,各种鬼都能看见。当然了,这不是只这一顿饭的缘故,是因为你本来就命格受限,接触的鬼魂啊阴物多了,身边阴气盛些,再在阴间走了这么一趟,按我的经验和以前类似的事情来看的话,是很有这个可能的。”

但是赵百倚不觉得这是个事儿,“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儿呢。”

项楚士:“……我白说这么多,以后你就知道错了,以后别求我啊。”

赵百倚白了他一眼,喝口果汁润润喉,问道:“行了别说我了,我们什么时候去找莫侵?”

“嗯?”项楚士懵了一下,记起来说:“哦对,我忘了莫侵这事儿了。”

这话把赵百倚气得差点扔他一筷子,“你脑子里还能记着点什么?”

项楚士为自己辩解说:“这不是你一坐下来就跟我聊地价跟加班的事把我话题带偏了吗!”

“推卸责任可还行啊项楚士!”

“行了咱俩谁都别说谁!赶紧把莫侵的事,阿不,全部事情都从头到尾地说一遍!别又跑偏了。”

赵百倚“切”了项楚士一声,开始讲故事了。

刚讲到花绒那儿,头大的项楚士就喊停了。

听赵百倚说话可真是遭罪,项楚士心想,这乱七八糟的都是些什么啊?

项楚士真挚地提出建议:“能不能精简一点,在你脑海里捋一遍逻辑再用嘴巴讲出来?”

在生气边缘试探的赵百倚:“……”

气氛不算融洽,大战一触即发之际,渊从阳台上飘进来了,说道:“我来告诉你吧。”

接着,项楚士仿佛看了一场黑白电影,名字叫做《赵百倚历险记》,纪录片性质的,画质不错,镜头剪辑很流畅,要是能换个主角就更好了。

“好,我都知道了。”项楚士感叹并说道:“你这功能很不错啊,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地府工作,五保一金……”

刚在生气边缘迈出一步的赵百倚举起了他的筷子。

项楚士迅速端正了自己的姿态,“没必要没必要,我知道怎么找到莫侵!”

“怎么找?”

“带走那个酒鬼的是七爷的鬼差。”项楚士分析道:“七爷吧,下班了准时踩点走人,放假了坚决不处理公务。那酒鬼是今天临下班前抓的,七爷肯定是要拖到周一上班才会处理它。在那之前,鬼差应该会把它带到地府底层的大拘留所里,莫侵要是一直跟着的话,应该就会在那附近。”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

“随你啊,现在去也行。”

“那走吧。”

项楚士:……我这嘴就不该说这话。

路上,去地府大拘留所的车里,项楚士忍不住多看了赵百倚几眼。

赵百倚嫌弃地瞟他一眼,“干嘛呢?”

“啧啧啧,我真是没想到啊!”项楚士感叹,“没想到你还能跟远古时候的吸血鬼贵族还有半神扯上关系啊,你到底是什么人呐?”

赵百倚叹气,“我也很想知道。”

项楚士又说:“那个吸血鬼墓群是少主建的,阿修罗是少主身边的,莫侵四舍五入也算是给少主办事的,现在却跟了你,是缘分呢,还是巧合呢?还是……”

“别还是了,当事人都没个头绪呢!”

“这可能就是傻人有傻福吧。”

赵百倚正要翻项楚士一个白眼,可是一转头,项楚士却挨了过来,一副油腻谄媚的模样,“话说,要是能你真的跟阿修罗有点关系,加上你跟莫侵的关系,那你四舍五入一下也算跟少主有关系,少主哎,没想到你的身份居然这么上得了台面!”

赵百倚一阵无语,把项楚士推开了,“我谢谢你的奉承啊,但是我不知道什么少主,阿修罗什么的也跟我没关系的,就算有关系,也不是什么大关系,我可不想攀亲带故啊!”

项楚士笑笑说:“小赵同学的价值观很端正嘛。”

赵百倚撇撇嘴,想了想,终于鼓起勇气来说:“其实你们为什么都那么喜欢提到少主呢,但是……虽然你刚才开玩笑提起来少主和阿修罗,但是你们好像……”

“好像什么?”

“好像一会儿很在乎少主的事情,一会儿又好像不想深究。你因为少主的缘故喜欢捡青石,但是你在家里就已经知道全部事情了,但是你现在才开玩笑似的提起来少主和阿修罗的事。”

赵百倚悠悠地看着项楚士,仿佛两个人之间隔着一层薄薄的纱,谁也看不清谁。

项楚士笑了笑,说道:“嗯……你说得很对,但是小赵同学,可能是因为你不懂阴间的规矩,也不知道少主的传说,所以才会觉得很奇怪。”

项楚士随手把车里的隔板升了起来,说道:“在阴间,我们不会对少主有特别大的好奇心。”

“为什么?”

“怎么说呢,别说莫侵、阿修罗,还是那个吸血鬼墓里的吸血鬼了,就算是少主活生生地站在我们面前,我们也可能只是感叹一声,哇哦原来远古神话里是真的有少主这样的人物啊,然后就散场了,继续各干各的。”

赵百倚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呢,远古时候的神灵出现了,还是你们都信奉的少主,你们不觉得惊喜吗?如果是真的孙悟空、哪吒突然出现在人间,全中国甚至全世界都会沸腾的。”

“问题就是在这里了。”项楚士笑笑说:“孙悟空和哪吒在我们的世界里是真的存在的。你们觉得是神话,我们看他们是历史人物。我们也会说少主是神话里的人,但是我们这里,神话大多都写实,神话里的很多神仙时至今日都活生生地待着呢,只不过我们很少见而已,见到了就毕恭毕敬地称呼一声,没别的了。”

赵百倚木然,实在不能理解项楚士这种矛盾的说法。

“我明白你的意思,至少也像见到偶像一样觉得不可思议觉得高兴嘛,但是吧……”项楚士话说一半,突然顿住了,语气变得沉重起来:“如果少主没死,还活生生地回来了,那可能就不是惊喜了,是惊吓也说不定。”

赵百倚一愣,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少主……传说中,少主对天界的威胁还是很大的,所以我们作为神官,尤其是在地府里工作的神官,对少主的感情也很模糊。”项楚士说道:“当你只能从传说中知道一个人,而这个人传奇的一生中,做过极好的好事,同时也做过极坏的坏事,所有的评价都留给时间和后人去审判对错。我们信奉少主的同时其实也很害怕,我们在美化她的同时也在劝服自己,我们经常提着少主这个名讳,时刻提醒自己她只是神话里的人物,不管她是凭空捏造的一个形象还是死了,我们只是不停地在消费她好的一面。她作为一个神话传说,至今为止对我们的生活没有别的坏处,但是如果她活过来了,局面改变了,我们又要重新去适应了。”

少主,成为一种信仰。

而不再是一个个人,或是鲜活的生命了。

神话有趣的地方就在这里:神话里的传奇人物可以被随意揉捏,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模样,满足大众的期待。

没有人能从源远流长的历史长河里探明一切的真相,不管少主是好是坏,是死是活,她流传下来的故事足够后人津津乐道,流传下来的意念并不与现在的理念相违背,她就永远地活在神话里、活在当下。

项楚士的想法或许代表了这个世界对少主的态度,少主不必活着成为他们的同类,少主是永远活在神话里传奇,永远圣洁,没有尘埃。

赵百倚心里觉得压抑,但是他明白这样的选择,感叹道:“所以说,女神永远活在想象里就很好。女孩子如果不用娶回家,她也可以真的不用会上厕所。”

项楚士惊奇地看着赵百倚,不禁说道:“小赵同学你的比喻……贴切得来又很刁钻啊!”

与此同时,他们到了。

于是难得受到如此清新脱俗的“夸奖”的赵百倚一脚把项楚士踹下了车。

“这就是大……拘留所?”赵百倚看着眼前的这栋高大的建筑物,长而宽的楼梯和门口两座威严的石狮子,颇有司法部门的氛围。

“看见大门口那竖着的牌匾了没,这是法庭,赏善司魏征跟罚恶司钟馗就在这里审案判刑的。”

赵百倚眯起眼睛,认真地瞧了瞧,“天太黑了没看见。”

“这儿白天才上班,晚上连灯都不给开,因为地方太大电费太贵。”

赵百倚惊呆了,“你们这儿能分得出白天黑夜啊?”

项楚士指了个方向,说道:“主要看钟。”

赵百倚也抬头看了一下,反正是除了黑漆麻乌的什么都看不见。

“那大拘留所呢?”

“在地底下。”

“地底下?”

“没听说过十八层地狱吗?”

“听说是听说过。”赵百倚把头抬起来,望向悬在空中的地狱,“不是那大轮子吗?”

“被判了刑的就会关那头去,其余的都带到底下轮候上法庭。”

项楚士带着他绕到后门去,后门站岗的鬼差大公无私地拦下了赵百倚和渊,并要求项楚士填了出入登记。

项楚士费劲口舌才把赵百倚带进去,但是渊就被留在了门外。

项楚士于是让渊在附近查找一下,或许莫侵候在了外面。

“这儿守卫还挺严格的,莫侵会进得来吗?”

“我们正儿八经地从门口进来的,守卫当然严格啦。其实我们偷偷爬墙进来也行,问题是我已经爬墙被抓八次、钻栏杆被抓五次、趁鬼差换班偷跑进来被抓两次了,工资扣得有点狠,我不能再冒险了。”项楚士一派正经地说道。

赵百倚:“……你品行不太好啊,案底这么多,难怪刚才那鬼差查了你好久。”

“……”项楚士也很无奈地说道:“这其实不是我个人的问题,主要是我家大判老爱跟其他两位大判争吵判刑的问题,两个大判看见我跑腿过来交份报告都气得不行,次次拦我,迁怒啊迁怒。”

“别说话了,但凡是个官职比你高的你都吐槽了个遍,你对你上司怎么那么多怨言呐!”

“小赵同学你还没进职场,你说得当然轻松了,上班族哪能没有负能量啊!”

“……”

“到了。”

赵百倚推了推门,没推开,“门锁了。”

“多大点事儿啊。”项楚士“滴滴”按了几下密码,门就开了。

赵百倚警惕地问道:“是人家告诉你的密码吗?”

“哪能啊,我又不是这儿俩大判手底下办公的。”

赵百倚:“难怪人家要拦你……”

项楚士无言以对:“……”

刚一进去,是一个空荡荡的大厅,安静地亮着一两盏小夜灯,摆放着一排排的连椅。

项楚士带他来到电梯前,进去后就按了“-11楼”。

赵百倚看了看电梯的按键,“还真是十八层啊。”

“嗯,有点熟悉的感觉了吧,现在我们即将到达的,是白无常谢必安谢七爷的-11楼。”项楚士贴心地嘱咐说:“但是其实十八层地狱没有你听说的那么可怕,毕竟不是真正的地狱,只是把鬼魂关起来的地方而已。下面会有鬼差值班,但是七爷的鬼差都爱偷懒,我们小声点,偷偷进去就是了。”

赵百倚点头。

项楚士轻车熟路,潜伏在角落里探个脑袋出去观察了一下大概环境,发现两名站岗的鬼差已经靠在墙上睡着了,值班室里的鬼差也不知去向。

项楚士打着手势,指示赵百倚弯腰迅速跑过大厅,躲到一处拐角。项楚士紧随其后,还顺手拿走了值班室桌前的登记簿。

他粗略地翻了翻,查到确实刚在冥界和鬼界的交界处抓到了一个酒鬼,被安置在了某个拘留房里。

赵百倚跟着项楚士往里走,他发现这里有很多的房间,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进了酒店。

项楚士很快就找到目标房间,左右看了看,在门锁上摁下密码。

“滴!”

门开了,但是项楚士顿时愣住了。

他身后的赵百倚不明所以,从他肩膀处探个头进去看,不禁道:“坏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