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51.冥界的两天一夜(2)
作者:伊三  |  字数:5316  |  更新时间:2020-05-27 22:53:24 全文阅读

谢必安领着赵百倚在路口下车的时候,项楚士刚收起小八卦,转身往后门出去小巷,等着赵百倚过来。

赵百倚一下车,整个人还是恍惚的。

他刚在高速路的服务站上车时,两排路灯亮堂堂的仿佛人间重现,服务站里头停着一排排的各款车型就跟车展似的,架势一点也不输高速路上一辆接着一辆地开过去的。

一路的风景看过来,仿佛山里娃进城,哪儿哪儿都是车水马龙。车子开进市区,尽是流光溢彩的现代繁华都市既视感。店铺楼房,大街小巷都很有现代气息,处处亮着路灯,缤纷不已,热闹非凡。

谢必安还告诉他,其实冥府明面上是给神官的居住地,但是住在这儿的大多还是因为各种因素没去投胎转世的亡灵。后来这儿逐渐发展起来,神官和亡灵生活得也十分融洽,很多神官不想住在安排的集体宿舍里,都会各自出来住,好比项楚士就是这样。

赵百倚想了想,这本质上就跟公务员不住在单位分配的宿舍里差不多呗。

谢必安带着赵百倚轻车熟路地坐上电梯,来到十七楼,推赵百倚上前摁门铃,但是屋里似乎没人。

赵百倚暂时松了一口气。

项楚士在楼下小巷子里研究向魏的那个小八卦,眼见标识着赵百倚的小点不移动了,但是就显示在他附近。

他四处探头看看,再回咖啡厅里瞧瞧,没见着人啊!

他拍了拍小八卦,“这不是坏了吧?”

楼上的赵百倚卑微至极,感觉到身后谢必安越来越阴冷的情绪,“那个,七爷,说不定他出去了,要不您在这儿先等着,我去楼下给你买杯咖啡?我看楼下是间咖啡馆。”

赵百倚想要借此暂时摆脱谢必安,先到楼下去跟项楚士会面,给项楚士提个醒。

可是偏偏谢必安却说:“在这儿等什么等,我们一起下去咖啡厅里坐会儿,他一回来,我就能看见他!”

执念啊!

赵百倚的计划落汤了,心头郁结,只得苦巴巴地和谢必安下楼,心里边祈祷,可千万别撞上了。

哪知电梯门一打开,项楚士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三个人于是当场愣在那儿,大眼瞪小眼地默了好一会儿。

项楚士的大脑飞速转着:

这不是七爷吗?

听同事说七爷因为之前游魂野鬼的事情可生气了,到处堵他,要找他算账。

他已经小心翼翼地躲着了,怎么就这么凑巧跟赵百倚一块儿了呢?

他就不该上楼来,在小巷里头慢悠悠地等着多好!

项楚士心里头一阵晦气,但是他转眼笑脸相迎,“哎呦七爷,怎么在这儿遇见您了?”

谢必安还是那副惯常的笑脸,想拽住项楚士好好教训一顿的手已经蠢蠢欲动了,“在你家门口遇见,不是缘分使然,那就是我故意找你的了。”

项楚士尴尬地“哈哈”一笑,企图掩饰一下自己的心虚,和赵百倚悲苦地四目相对,就知道今天他是躲不过的了。

他卑微地摁住电梯开门键,不太想从电梯里出去,谄媚地说道:“七爷大驾光临寒舍,我应该好好招待七爷的,但是我吧,平常卫生习惯很不好,屋里太乱,这样吧七爷,咱到楼下坐坐,有什么事楼下说。”

楼下耳目多,七爷总不好大庭广众之下“行凶”。

谢必安也没说好或不好,就只是试探他:“怎么的你七爷都堵你这好长一段时间了,消息都没传到你耳朵里?”

“我……我这不是被贬上去人间那儿了吗,住在青河巷里也没个相熟的,哪里知道七爷您找我呀。”项楚士开始胡说八道,“我要是知道七爷您找我,我不管忙着什么事都得自己找您一趟啊,您说是吧?”

谢必安天生笑脸,笑起来倒也好看,就是给人背脊骨发凉的阴冷感。

他说道:“你有这样的觉悟,很好。这样吧,百倚。”

突然被点到的赵百倚:“哈?”

“你到楼下去占个座,我跟他稍后下去。”

!!!

“那那个,七爷,我……”项楚士有点慌了,话还没说完整,谢必安就说请他出电梯了。

“出来吧!”

项楚士嘴角一扯,牵强地笑着,踱着步子地出来了。

赵百倚从他身边走过,递给他一个“好好保重”的眼神。

赵百倚慢慢地看着电梯门关上,从那条逐渐关紧的缝里看见项楚士越来越沉重乃至低得越来越低的头颅,感叹职场不易,他以后毕业了可要怎么应付上司啊?

赵百倚刚推开咖啡厅的门时,看见咖啡厅里穿戴斯文的客人,如果不是注意到有些客人走路的时候是脚不着地地飘着的,赵百倚真的不会以为他们是鬼。

他挑了个角落,刚一坐下,服务员瞬间出现在他桌旁,递过来一张菜单,“先生您好,想喝点什么?”

赵百倚被吓了一跳,慌手慌脚地勾起菜单匆匆看了个大概版面,说道:“啊,那个,我还要等朋友,我等我朋友来了再点。”

“好的。”服务员微笑着说道。

赵百倚观察着服务员离开的背影,注意到她的脚尖轻轻地飘滑过地面。

不一会儿,项楚士垂头丧气地推门进来了,蔫了蔫了地坐了下来,一言不发。

“七爷呢?”

“走了。”

“你没事吧?”

“没事,被七爷骗去了一个人情……罢了。”最后两个字,项楚士是咬牙切齿地说的!

人情?

“又是人情?”赵百倚奇怪地说道:“我也欠了七爷一个人情。”

项楚士慢慢地笑了起来,心里似乎在听到赵百倚的遭遇后找到了一丝微妙的心理平衡,“那我俩可算栽七爷手里了,但凡欠着七爷人情,还七爷人情的时候起码搭上半条命才能给七爷把事儿办到。”

赵百倚震惊:“不是吧?”

“七爷的人情最刁钻了,全是些你想也想不到的麻烦事儿。办好了还好说,办不好……我看着七爷那张阴险狡诈的笑脸就觉得害怕……”项楚士简直痛苦到了悲痛欲绝的程度,“都是你,冥府这么大,阴帅鬼差这么多,你怎么就偏偏遇上谢必安这个奇葩了?你但凡遇着黑脸的八爷,往牢里关个几天放出来也好啊!”

赵百倚意识到“人情”的问题很大了,但是他还是翻了项楚士一个白眼,“我哪知道这么多啊!”

“哼,总之就是你点背,还连累了我。点东西了没?”项楚士哼了一声,抢过他手边的菜单,再一抬眼,觉得赵百倚有些奇怪,盯着他瞧了好一会儿,欲言又止,“啧,你身上怎么……”

“我身上?”赵百倚这才记起来自己身上的伤,仪容仪表应该上不得台面,略微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上自己的脸,“啊我脸上也很多的伤痕吧……哎?”

但是赵百倚一摸上自己的脸,他就感觉有点不对劲,又重重地搓了一下,没发现疼,再一细看,自己手上的伤痕也不见了。

什么时候好的?

项楚士也问:“你身上哪有什么伤?”

“我也不知道,我之前受过伤来着,我以为你说身上的伤痕……那你是想说我身上怎么了?”

“我想说的是,你身上的人气变弱了。”项楚士说道:“可能是在这儿待得久了,你看这附近的没一个能看出来你是个活人。”

“那怎么办,别点东西了,你赶紧送我回去吧!”赵百倚心一慌,心想自己要是没有了人气,不会就这样死掉吧?

项楚士宽慰他说:“那也不用这么急,倒不是什么大事,回去修养几天,慢慢就能恢复了。”

赵百倚勉强安心些,记起来莫侵还不知所踪,“还有莫侵!”

“我刚就想问了,莫侵怎么没跟你一块儿?”项楚士说道:“七爷还交给我一个令牌,让我去他那儿领一个古魅和一个魅鬼,但是没提到莫侵,这古魅跟魅鬼又是怎么一回事,你别告诉我这魅鬼是阮娉婷啊!”

赵百倚点点头。

项楚士又哼了一声,“我就说她早晚不见鬼影,不好好在青河巷待着,居然还敢跑鬼界去了!”

“那那古魅呢?”

“说的应该是之前附在我身上的那个,叫渊,深渊的渊,是他把我带进鬼界的。”

项楚士头都大了,“那莫侵去哪儿呢?”

“莫侵这个事情说来话长,我想我得详细把事情都告诉你一遍。”赵百倚说道。

“莫侵这事儿紧急吗?”项楚士问到。

赵百倚想了想,“性质是应该是有点紧急的,但是目前来看很难预判。我先说……”

“等等。”项楚士及时制止住他,然后喊来了服务员:“小玉。”

服务员飘了过来,“想点什么,项判助。”

“你自己看着吩咐厨房做点我平常爱吃的爱喝的,两人份,送到我楼上,我大概四十多分钟后回来。”

“好的,项判助。”

小玉走后,项楚士就赶上一脸茫然的赵百倚,“这儿也不方便说,我们先去接了阮娉婷跟你那什么渊,莫侵的事边走边说。”

“好。”赵百倚跟着项楚士出门,迎面吹来一阵寒风,把赵百倚冻得直哆嗦。

“晚上了,冥府这边儿非常冷,不过你是实打实的身体,也没办法了,忍着吧。”

项楚士说道,随手招下了一辆出租车,“去地府二十三号门。”

赵百倚看着车外沿途的景色,发现出租车似乎一直在上坡,他的视线越抬越高,越来越接近那两个交叉在一起的仿佛永动机般不停转动的轮子。

他现在,才真正意识到,地狱是如此之大。

巨大的轮子是暗银色的,犹如未来科技所打造出来的,充满着疏离、冰冷的大型飞船。

轮子上建造着房屋,仿佛地球被挖空了,只剩下两条对称的纬度连接南极和北极,纬度中间只横亘着赤道,人们在仅剩的土地上建造密封的房屋,没有花草树木,没有太阳和水,疏离而冰冷地活下去。

地狱里时不时地会传来痛苦的呻吟声、惨叫声,叫唤得厉害的时候甚至会此起彼伏,但是很快会被镇压下来。

赵百倚目不转睛地盯着地狱,但是他不是感兴趣的表情,相反,他沉重、不安。

项楚士见状,问道:“想进去看看吗?”

“哈?”赵百倚轻轻地惊呼了一声,但他没有回答。

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

下车后,赵百倚发现自己正在半山腰上。

不不不,应该说是山顶——是那座倒着的车轮山的山顶。

“这是?”赵百倚盯着眼前的玻璃门,是镶嵌在山里的,很有艺术的感觉。

旁边的门牌上写着“地府二十三号”,底下还有一行小字,赵百倚看不清楚。

项楚士告诉他,“其实呢,冥府是我们刚刚从底下上来的那片地儿,休闲娱乐,居住生活;地府是办公室,建在半空,大部分的办公楼都是在山上,也有的悬空的,地狱如你所见在那儿。”

项楚士一边介绍着,一边来到门前,项楚士拿出令牌给站岗的鬼差查看,“七爷让我过来的。”

鬼差看看令牌,确认无误后,摁开门上的密码锁,准许他们进去了。

项楚士继续说道:“二十三号是七爷和八爷的办公楼,七爷在下面这层,八爷在上边儿。”

“黑无常吗?”

“对。”

赵百倚往里走,不禁感叹里面的空间居然这么大,装修风格也很有白无常的意思,总得来说,就是墙面都晃得他眼睛犯晕。

项楚士再推开一扇门,里面早早地候着一个白色长褂的鬼差,用手势指示他们跟着它走。

谢必安的办公室里此时虽然亮堂堂的一片,但是没有一个鬼差,安静得只有赵百倚走路的声音,赵百倚又特意放轻了脚步。

那白色长褂的鬼差刚把他们带到拘留室门口,门还没推开呢,阮娉婷埋怨的声音的声音就传出来了。

“渊公子你倒是跟娉婷说话呀,娉婷好无聊,他们要到何时才放娉婷出去呀,为何赵公子还不来找娉婷,赵公子是被那笑里藏刀的白无常给哄骗进地狱去了吗?还是赵公子无情无义只顾自己和那鬼将,把渊公子与娉婷忘记了?”

“咔哒”一声,门推开了。

渊这才感应到了赵百倚的气息,意识到赵百倚不能再在阴间多待了。

阮娉婷也听见声音了,一回头就看见赵百倚和项楚士,瞬间欢喜了起来,恨不得扑到赵百倚怀里,幸亏被项楚士一把给拦住了。

“赵公子,你来救娉婷了,娉婷就知道,赵公子是不会丢下娉婷的!”

“不好意思啊,迟了点。”赵百倚也蛮不好意思的,抬眼一看渊,发现他的另一只眼睛已经恢复了,“渊你好了?”

渊说:“好多了。”

项楚士倒是摆出一副挺不客气的表情看着渊,兴师问罪:“就是你附在他身上的?”

渊说:“是的,项判助。之前多有得罪,请勿怪罪。”

项楚士见它态度良好,赵百倚作为受害者也尚且没对它怎样,他也不好多管,转身去跟白衣长褂的鬼差交涉几句,就把阮娉婷和渊领出去了。

阮娉婷终于呗放出来了,一路高高兴兴地忘乎所以,说话的声音不禁雀跃活泼了些,就在阮娉婷缠着赵百倚说东说西地走出去的时候,路过一个黑漆漆的楼梯口,从里面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把众人——主要是阮娉婷和赵百倚吓得定住了。

与此同时,一股阴冷的风从楼梯上吹下来,把赵百倚额前的几根头发都吹了起来。

就在众人提心吊胆地静观其变的时候,身后的灯猝不及防地“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地接连暗了下去,把赵百倚吓唬得背脊骨直凉,一股寒气从尾龙骨蹿到后脑勺。

他愣愣地一侧头,那名白色长褂的鬼差关上最后一盏灯,锁上门,从他们身边飘了出去。

项楚士很不能理解他们的大惊小怪,轻声说道:“关个灯而已,至于把你们吓成这样吗?这儿是地府,有法制讲法律的正经地方,你以为鬼差能跟外边闲着没事干的游魂野鬼似的用这种小把戏捉弄你啊,尤其是你,阮娉婷,你好歹是个百来年的魅鬼,鬼还怕鬼啊?”

鬼怎么就不能怕鬼了?有的人害怕恶人呢!

被点到名的阮娉婷顿时气炸了,就要破口大骂:“项楚士你……”

项楚士赶紧掐死她的话,指了指她旁边的楼梯口,尽量轻声地说道:“别大声骂人啊,上边黑无常范八爷的工作狂团队可还在疯狂加班呢,八爷那个硬脾气,你要是吵到他了,可就不止关个百八十年的了。”

阮娉婷硬生生地憋着一股怒气,压低了声音,指着项楚士说到:“你……你恐吓我!”

项楚士“啧啧”几声,赶紧走了。

四十五分钟后,项楚士刚好回到宿舍,在门口遇到咖啡厅的小玉送外卖上来。

小玉听见电梯处热闹,转头一看就看见了阮娉婷,愣了一下,有些木然。

项楚士赶紧接过来外卖,转递到赵百倚手里,“太谢谢你了,小玉,等很久了吗,多少钱?”

他这头问着小玉,那头又告诉赵百倚门锁的密码,让赵百倚等人先进去,被阮娉婷抢先先进去了。

但是小玉直愣愣地盯着进去了的阮娉婷猛看,项楚士多心瞧了一眼,以为她看的是赵百倚,害怕赵百倚的身份被小玉发现,赶紧挪身挡住小玉的视线,“多少钱,小玉?”

小玉这才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单子,“啊,不好意思,102。”

“这么便宜?”项楚士随口说道:“我转你老板账上了。”

“好。”小玉的耳朵稍稍红了些,又好像忽然想起来了就补充说道:“积分抵掉了些。”

“啊好,那谢谢你了,拜拜。”项楚士笑笑,关上了门。

门一关,小玉愣了一愣,依稀能听见屋里的说话声。她努努嘴,转身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