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42.采云村里的雪绒花(5)
作者:伊三  |  字数:5310  |  更新时间:2020-05-20 12:11:03 全文阅读

“莫侵!”

赵百倚大喊一声,猛地挺身起来,却同时听到阮娉婷的一声呼喊。

“赵公子!”

赵百倚还没反应过来,伴随着蝙蝠的重新躁动,阮娉婷不知道从哪里扑出来,紧紧地抱住赵百倚的脖子,不仅把赵百倚勒得喘不过气,还剐蹭着他的伤口。

赵百倚听着四周围愈演愈烈的扇动翅膀的声音,一把把阮娉婷推开,“我们快跑!”

偏偏是在莫侵走开去给他找药的时候,赵百倚心想自己可算是倒霉到家了。

他拽起阮娉婷就跑,身后已经有蝙蝠带头赶上了他,张牙舞爪地盘旋在他头顶。

阮娉婷是女孩子、大小姐,虽然是丝毫不会被伤害到的鬼魂,但也还是被蝙蝠吓唬得抱头鼠窜,直把赵百倚当做挡箭牌。

赵百倚也不知道要往哪里跑才是安全的,蒙头到处乱窜,竟然被他误打误撞奔进一扇门,他踉跄几步,“轰轰”几声似乎是把某件家具撞歪了。

但他暂时顾及不上什么家具,把视线转回那扇门的方向。

那扇门的门轴看起来润滑得相当不错,被赵百倚猛地撞进来后里里外外地晃悠了好几回才重新合上门缝。

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一只蝙蝠飞得进来这里。

赵百倚愣在原地,紧盯着那扇看起来不那么稳当的门,从门后传来络绎不绝的撞门声,但是始终没有任何一只蝙蝠能冲破这扇门。

甚至在赵百倚冲撞过来时撞开的缝隙里,没没有蝙蝠敢逾越。

“赵公子,这里好可怕啊~”阮娉婷把他的手臂拽得紧紧的,把头抵在他肩膀,不敢睁眼。

赵百倚这才开始环顾四周,吓得腿一哆嗦,勉强站住了,后退着挪远了两个步子。

很显然,这是一个棺室。

正正经经的棺室。

最靠墙的那一列,笔直地竖着整齐的棺材,棺材足有三米高,巨大而威严。棺材与棺材之间的间隔之中,又排列着以约三十五度角斜靠在墙上的棺材,之后才是摆在地上的棺材,一圈绕着一圈,只空开最里圈的一个小圆形。

赵百倚和阮娉婷就站在门后,前方刚好是正对着最里圈。棺材原本被摆置成对称的样子,但是现在有一副棺材被赵百倚撞歪了,呈现出不平衡感。

阮娉婷揪他的衣服,“怎么办呀,赵公子,这里还能出去吗?这是棺材吗,好大啊。”

赵百倚无暇顾及阮娉婷,满脑子都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把棺材复位?

不复位吧,对人家不尊重,复位吧,他又害怕……

要是莫侵在这儿就好了,远程操控一下也能摆正。

思及此,赵百倚灵光一闪,扒住阮娉婷,“你快,施个法什么的把那棺材摆正。”

“娉婷不行,娉婷法力不够。”阮娉婷可比赵百倚害怕得多,“而且……而且那棺材里头还躺着……”

“棺材里面有吸血鬼?”赵百倚心底发慌,“全部吗?”

阮娉婷点点头,“嗯,每一副棺材里都有,它们给娉婷的感觉很像是娉婷家的僵尸奴仆,但是……又很不一样,娉婷害怕。”

现在的局面可谓是进退两难了,后面有发疯的蝙蝠群,前面有沉睡吸血鬼们。

赵百倚再次环顾四周,心凉半截,这里少说也有个几百副棺材吧……

“它们……是在睡觉吗?”

阮娉婷感知了一下,但是阮娉婷的感知力始终不如渊,她说:“好像是,它们有在呼吸……”

赵百倚在害怕之余感慨,“吸血鬼居然能呼吸?”

阮娉婷白了他一眼,无语凝噎。

沉默了好一会儿,阮娉婷还是忍不住吐槽他一句:“这么紧张的时候,赵公子能不能别管它们呼吸的事情,想想如何带娉婷出去更为重要。”

“我还没说你呢,莫侵和渊都在的时候你不跑出来,偏偏等他们都走了,你才出来喊救命,你是觉得我比莫侵能打还是比渊逃得快?”

“娉婷哪里有想那么多,那鬼将在的时候,那群蝙蝠正闹得厉害,娉婷才没有那么傻跑出来。再说了,娉婷躲得好好的,凭什么要让那鬼将施以援手。娉婷……娉婷是看它们都走了,觉得赵公子可怜,才出来与赵公子做伴的,哪知……哪知赵公子你不领娉婷的情义。”

阮娉婷越说越委屈,正有要大哭一场的架势,赵百倚深知阮娉婷的大小姐脾性,赶紧昧着良心安抚道:“好了好了,是我不对行了吧,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要是我不在宴席上遇到你,还让你去跟雪绒谈判,就不会……等等,雪绒呢,怎么就你一个?”

阮娉婷此时才说:“娉婷与雪绒姑娘一起掉了下来,掉到一处伸手不见五指的沟壑里。沟壑里还有许多人的断肢残骸和蝙蝠的尸体,娉婷吓得立刻就跑了,跑出去一段路后方才记起雪绒姑娘。可是当娉婷返回去寻找雪绒姑娘的时候,到处都找不到雪绒姑娘。娉婷也记不清楚到底是掉下来的时候就丢了雪绒姑娘,还是雪绒姑娘在娉婷跑开后自己走了……”

赵百倚:“……”

“但是赵公子不必担心。”阮娉婷很是乐观地说道:“在上面的树林里,赵公子被雪绒姑娘抓住的时候,原先附在赵公子身上的渊公子告诉娉婷,雪绒姑娘所在的家族,百年来负责掩护这座古墓群,还握有鬼门的钥匙,想必雪绒姑娘对此处甚是了解,不会有危险的。”

“这些是……渊告诉你的?”赵百倚没想到渊居然会这么坦白地告诉阮娉婷这些,又问道:“你一早就看出来他附在我身上了?”

“不是的,是渊公子自己离开赵公子身上,趁雪绒姑娘抓你时偷拿雪绒姑娘的鬼门钥匙,不小心被我看见了,渊公子才告诉我这些的。”

“他已经拿到鬼门的钥匙了?”赵百倚心想,难怪他面对莫侵的质问时承认得那么快,还那么积极地要帮他去找药,他去找药很可能是他去找鬼门的掩护,“糟了,莫侵说为了防止吸血鬼的叛军逃出去,要把鬼门都关上,渊一直想找鬼门开鬼门,说不定会坏事……娉婷,渊有告诉你鬼门在哪里吗?”

阮娉婷摇头,“没有。”

“你是在说采云村里那个家族看守的鬼门吗?”一个慵懒的声音闷闷地、幽幽地传了过来,“我知道在哪里哦,啊呜~”

赵百倚顿时寒毛竖起,视线几转,最终定格在那个半个身子倚靠在棺材里,打着哈欠的人身上。

阮娉婷和赵百倚顿时被吓得退到门边,哪知那扇门极易推开,光是赵百倚的后背稍微碰到,门就往外开了。

“哎,当心。”

门外地上倒着几只蝙蝠,约是被撞晕了,在地上扑腾几下,也把赵百倚吓得半死,立刻缩回身子。

已经醒过来的那只吸血鬼慢悠悠地站了起来,又慢条斯理地坐到自己的棺材边上,动作优雅,颇有几分贵公子的姿态。

他笑起来也好看,名副其实的唇红齿白少年郎,五官精致,分辨不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的长相,像是混血。

“那扇门很容易开,但是蝙蝠们飞不进来的。”他又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我刚刚听你们说,要找鬼门?”

“你……”

“哦,你好,还没自我介绍。”吸血鬼这才记起来,并微笑说:“很明显,我是一只吸血鬼。”

接着他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血红的眸色一闪而过,感叹道:“啊~你是活人啊,我已经很久没有闻到人的味道了。你身上有别的气息,我差点闻不出来。”

赵百倚被这句话震慑得头皮发麻,然而下一秒,那只离他有十步之远的吸血鬼瞬间出现在他面前,蹲在地上,凑过来闻他的味道,“真好闻,你受伤了。”

赵百倚浑身上下都血迹斑斑,在吸血鬼看来,就是一道诱人的美食。

赵百倚惶恐不安,这只吸血鬼长得高大无比,即使蹲在他跟前也比他高出许多。他没有信心能在吸血鬼面前逃跑得了,毕竟,他刚刚见识过了,这玩意儿,会瞬移!

“我好像吓到你了。”吸血鬼眼见赵百倚瞳孔放大,脸色发白,意识到自己把人吓着了,于是笑笑,把脸挪远了些。

与此同时,吸血鬼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响了起来。

空气一度凝结。

赵百倚:“……其实医生说我血液混浊,血脂含量高,您喝我的血不大健康……”

空气再度凝结,赵百倚和吸血鬼大眼瞪小眼,眨巴眨巴。

“哈哈哈哈哈。”吸血鬼忽然开怀大笑,“我是吃素的,不吸人血。”

赵百倚勉强松了一口气。

阮娉婷此时也凑上来了,眼泛桃花,绕着吸血鬼转,一点儿也不害怕了,“公子你长得好生俊俏,好高大啊……”巴拉巴拉一顿夸赞。

赵百倚心想,你是魅鬼,专注于自己的外貌就好了,没必要花痴似的看见哪个男的长得好看就凑上去套近乎。

哪知这位吸血鬼,是个闲着没事儿干的主儿,居然非常有礼貌地回夸阮娉婷,并回答了阮娉婷身高两米六三等一系列无脑问题。

赵百倚好不容易才插上嘴,“那个……您是……”

吸血鬼这才把注意力放回赵百倚身上,“哦,我是那副被撞歪了的棺里的,我叫花绒。”

赵百倚深感抱歉,“不好意思……我是说棺材。啊我叫赵百倚。”

阮娉婷也趁机行礼,“小女子是娉婷……”

吸血鬼摆摆手,很是阔达,“啊~你们好。没事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的棺正好对着门口,经常有鬼被外面的蝙蝠追着跑进来撞到,但是人却很少见,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

敢情是习惯了。

“呵呵,您也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吸血鬼,我待会就帮您把棺材摆回去。”赵百倚尽量表现出谦卑的姿态。

“别待会了,现在就来吧。”

“啊?哦,好。”

赵百倚和花绒各抬一边,努力还原棺材的正确摆向。

这是一位极其注重细节和角度的处女座吸血鬼,赵百倚心想,差不多得了,没必要这么较真。

但是赵百倚是弱势的一方,他才不敢表示异议,默默地听从吸血鬼的指令:“再往这边一点点,退退退……”

好不容易把棺材摆正了,花绒向他道谢:“谢谢你的帮忙,棺材太重了,我每次自己摆正都要花好长时间。”

赵百倚说:“是我太莽撞了才是,还把您吵醒了……”

“哈哈哈,没关系,我已经睡了很久了,偶尔醒过来,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我上次睡醒,应该是好几百年前的事了,但是睡醒了又没有人陪我,我又回来睡了。”花绒微笑着,温柔的目光遥望着远处的一个角落,抿了抿嘴,又恢复了他的开朗。

赵百倚察觉到花绒的情绪有些低落,不禁问道:“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会醒吗?”

花绒点头,“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醒过来了,但是醒过来后,大家要么都在睡,要么都不见了……”

“那你为什么不叫醒他们?”

“他们是叫不醒的。本来,我也应该是不会醒过来的……但是……”花绒歪歪脑袋,已经懒得去深究为什么就独他一个醒了过来,把话题拽了回来,说道:“嗯……不说这个了,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你说要找鬼门。”他指了一个方向,说道:“往那儿走,你会看到两扇门,走左边那扇就可以了,只是要安静。”

“啊,哦,谢,谢谢你。”赵百倚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不客气。”花绒笑笑,又忽地低了低眸,最后又扬起开朗的笑容,“去吧。”

他修长的腿迈进棺材里,白皙的手扒拉住棺材盖,最后嘱咐他们一句,“要小心啊。”

他随即躺下,自己手动把棺材盖给拉上了。他又沉睡过去了。

赵百倚:“……”

阮娉婷:“……”

这也是有够神奇的,吸血鬼的墓室被人闯进来了,吸血鬼的棺材被撞歪了,但是吸血鬼不管不问。

赵百倚心想,他以后在看吸血鬼电影或者剧集的时候,也许会对影片中的吸血鬼加以点评。

毕竟,他遇见过真正的吸血鬼。

他在吸血鬼的墓里遇到了吸血鬼,发现原来有的吸血鬼是不吸人血的,还长得非常好看,心地也善良,个性也活泼,就是长得也忒高了……

赵百倚和阮娉婷按照花绒指的方向,小心地绕过一排一排的巨大棺材。当然了,主要是赵百倚小心翼翼地绕着走,阮娉婷能飘过去,飘着之余还不忘嫌弃赵百倚的动作慢。

最后,阮娉婷终于受不住了,自己先飞到门口等赵百倚。

“赵公子好慢呀……”阮娉婷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嘴上还不停地碎碎念。

“扣~扣~扣~扣~”

身后忽然响起来敲门声,绵长而虚弱,但是在这安静的氛围内突然响起,还是把阮娉婷吓了一大跳。

她转回来,目光在相邻的两扇门上转来转去,轻轻地问道:“是谁在敲门吗?”

立刻就有同样的敲门声回应她,“扣~扣~扣~扣~”

但是阮娉婷分辨不出是从那一扇门传过来的。

她再问:“你在哪边啊?”

“扣~扣~扣~扣~”

这重复而规律的敲门声仿佛密码,阮娉婷解不开答案。

眼见赵百倚还深陷在那迷宫似的棺材圈里,阮娉婷偷偷地,用手指推了推左边的门,只推开了一条很小很小的缝隙,并没有异样。

阮娉婷又把主意打到右边那扇门。

“扣~扣~扣~扣~”

叩门声再次响起,阮娉婷问道:“你在里面吗?”

“扣~扣~扣~扣~”

阮娉婷确定,是有人在那扇门后面敲门。而此时赵百倚终于来到了。

“你干什么?花绒说的是左边这扇门。”赵百倚提醒阮娉婷,还企图把她拉过来。

但就在这时候,“扣~扣~扣~扣~”

赵百倚脑门一嗡,四声敲门声可是赵百倚的心理阴影……

“你听到了吗?”赵百倚问。

阮娉婷说:“娉婷不止听到了,娉婷还听到好多次,就是这扇门,但是娉婷问里面是否有人,没有声音回应娉婷,只有敲门声……”

“别管了。”赵百倚坚信好奇害死猫这一个道理,所以他拒绝去打探个究竟,“花绒说让我们走这边。”

“但是花公子只是说,左边是通往鬼门的门,但是没说这边不能打开。”阮娉婷目光定在了右边的门上,有一种执意。

“你平常好奇心没这么重的?”赵百倚叹着气嘟囔了一句。

而下一秒,门内一声虚弱的呼喊声把赵百倚的思绪打断了:“娉~婷~”

阮娉婷眉眼一亮,“是雪绒姑娘的声音!”

赵百倚想说再等等,但是阮娉婷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门推开了,赵百倚都没来得及阻止。

几只蝙蝠“扑赫扑赫”地飞了出来,在空中盘旋几圈,挂在了顶上,隐藏进黑暗里。

与此同时,一袭红衣的雪绒从门内跌了出来,无力地瘫倒在地上,柔若无骨的手臂颤颤巍巍地要抓住阮娉婷这跟救命稻草。

阮娉婷把雪绒的手搭上,将她拖了出来。

“雪绒姑娘,你怎么样了?”

赵百倚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如同一个受惊过度的傻子袖手旁观,但他眉头皱得越来越紧,紧盯着伤痕累累的雪绒。

雪绒此时很是虚弱,大概是掉下来后又遭遇了袭击,她的发髻比之前更加散乱,衣裳上尽是泥沙灰尘,脸上也灰头土脸。

“我,我没事……”她躺在阮娉婷怀里,连呼吸的幅度都微弱至极,饶是如此,当她一把眼神聚焦到赵百倚身上,她眼里就快要盈满泪水。

她指着那扇门,那扇她逃出来的门。

“快去,渊从这里过去了,他要把鬼门打开,快去阻止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