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38.采云村里的雪绒花(1)
作者:伊三  |  字数:5310  |  更新时间:2020-05-14 22:50:12 全文阅读

居然见着熟人了。

赵百倚和旁边的一位鬼阿姨交换了座位,坐到阮娉婷旁边。

“三姑六婆们”见他执意要坐到那位年轻貌美的魅鬼身边去,纷纷感慨。

“欧呦,是看上这小娘子的样貌了吧……”

“嘘,自古以来哪个男子不看女子样貌的……”

“话不是这么说的,娶妻求淑女……”

阮娉婷倒是很不认同“三姑六婆”们的言论,想要表明自己也是一位淑女,被爱好和平的赵百倚拦下来了。

赵百倚问:“你怎么在这里,难怪在青河巷没见到你。”

阮娉婷惨兮兮地回答说:“那向天师整天阴沉着脸,凶死了,项判助又天天要拿职权欺负娉婷,娉婷不堪其辱,所以到阴间来散散心,刚好又遇上了朋友结婚,所以就来参加婚礼啦,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赵公子……时隔几日不见,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赵公子是因为人皮书死了么,什么时候死的,怎么青河巷的那两位没照顾一下赵公子吗,娉婷就说那两位公子无情无义……”

赵百倚对自己的“死”避而不谈,“……你说你来参加朋友婚礼,你在牧安墓里待了那么多年,你哪来的阴间的朋友?”

“是娉婷前两日新认识的。”阮娉婷十分俏皮天真地说道:“娉婷初到阴间之时,许多人都说这里离车轮山山顶最近,能摸到天界的云,娉婷还未曾见过、摸过天界的云呢,所以来这里旅游。哪里知道不小心走错路了,差点走进那片荒漠里,幸好遇到雪绒姑娘,雪绒姑娘还带娉婷登到最高的山顶去了,但是就是没有云……”

“你等等!”赵百倚似乎听到了什么关键词,“你说你朋友叫什么名字来着?”

“雪绒姑娘,雪绒花的雪绒。”阮娉婷赞叹道:“这个名字是不是很好听?”

附身于赵百倚身上的渊藏得极深,纵然是有近百年修为的魅鬼阮娉婷也丝毫没有发现。

渊暗自提示赵百倚:“此事得来全不费功夫,主人大可利用这魅鬼去接近雪绒。”

赵百倚第一时间犹豫,“这不好吧,阮娉婷虽然平时聒噪烦人了点,但是本质上就是个天真烂漫、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儿,利用她的话我心里过意不去啊。”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比你自己接近雪绒更方便,更何况今日雪绒结婚了,即使你风华俊朗,也未必会得她关注。”

渊说得很有道理,但是赵百倚的关注点放在了“风华俊朗”这四个字上,心想,渊多次怂恿我出卖色相去勾搭人家,虽然道义上说不过去,但是是不是侧面说明了我长得其实也不差?

渊:“……只是中等水平的好看。”

“好看就行。”赵百倚乐呵得很,不小心说了出来。

“好看?”阮娉婷奇怪。

“哦,我说你长得好看。”

“那是自然,娉婷可是魅鬼……”

“娉婷。”彼时传来一个喊声,轻轻柔柔的,紧接着赵百倚抬头便看见了一个身穿红色喜袍、半盖着红头巾的新娘端着酒杯过来,热络亲切地拉住了阮娉婷的手,“你在这桌,我可找了你好久。”

“今日是雪绒姑娘的大喜之日,娉婷不敢多加叨扰。恰好方才娉婷遇见了旧朋友,多聊了几句。”

“旧朋友?”雪绒歪歪头,从红头巾里露出来一只灵动美丽的眼睛,柔柔地看住了赵百倚,“可是这位?”

阮娉婷:“这位是赵公子。”

赵百倚心想,怎么就这么凑巧了呢,全都自己送上门来了。

渊自动自觉地为自己洗脱嫌疑:“不是我的缘故。”

赵百倚礼貌地站起来,习惯性地伸出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赵百倚。”

可那雪绒就定定地站在那儿,也不来握手。

赵百倚花了片刻思考原因:雪绒穿的是旧时候的旗袍礼服,思想大约比较保守,大约会觉得男女有别,握手或许显得轻浮了。

他于是要收回手,“不好意思,雪绒姑娘今天结婚,跟别的男人握手可能……额可能于理不合是吧,不好意思,这纯粹就是我个人的一个习惯……”

但是岂料雪绒忽然拽住了他的手,冰冰凉凉的,与他相握,久久不肯松手。

赵百倚着实摸不清套路,出声提醒,“额,那个……”

“哦,不好意思。”雪绒尴尬而害羞地松开手,“不好意思赵公子,我……我一时失态了,告辞。”

说完转身就要走,好似想起来什么,一回头,又对上赵百倚的双眼,雪绒娇羞地将头上的红盖头往下拉拉,遮住眼睛,拉上阮娉婷,落荒而逃。

赵百倚忽然有一种回到了初中时候被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偷看落跑的感觉。

渊说:“它喜欢你。”

“不能吧,她今天结婚啊!”

“你可曾看见新郎?”

赵百倚昂起头环顾四周,“好像是没有。”

而躲在远处偷偷观察着赵百倚的雪绒则是欢喜雀跃,“他抬起头来到处看,像是在寻人,娉婷你说,他是不是在看我,是不是也对我……”

阮娉婷倒是没料想到事情能发展到这个地步,她可真就没看出来赵百倚还有这样的魅力。

“赵公子长得确实不差,但是倒也算不上一眼万年的程度,雪绒姑娘当真这就看上赵公子了?”

“娉婷你不懂,真正的爱情,都是要看眼缘的。”雪绒眼睛柔亮地盯着赵百倚看,“况且他身上有一种出尘的气质,讲话的声音也温温柔柔,手也并非那么冷冰冰的……”

“赵公子刚死没多久,还没冷透罢了。”

“他刚死没多久,也就是说他在阴间并不会有其他的女子。”雪绒已经认定了赵百倚,开始打听了,“他活着的时候,可有喜欢的女子?”

“嗯……”阮娉婷想了想,“娉婷认识赵公子也并非很长时日,平日里也不常来往。只是赵公子看起来并不是身边莺燕缠绕的男子,且赵公子生前被鬼魂缠身,应该不得空闲去谈情说爱。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奇怪得很,赵公子怎么就突然死了?”阮娉婷推测说:“赵公子虽说身无长技,但是身边有天师和判助,怎么就死了呢?还有那个女鬼将,平日里跟赵公子形影不离,今日怎么没见他们一起?”

“女鬼将?”

“嗯。听说是自赵公子出生了三个月后就一直守在赵公子身边的。”

雪绒听了,简直如临大敌,“这鬼将,长得如何,比我美吗?”

阮娉婷很难对比,“那鬼将约是吸食烟火的缘故,整个形体和面容都是白茫茫、雾绒绒的,娉婷从未见过那鬼将的真实面目。”

“那,那赵公子可喜欢那鬼将?”

“赵公子……很偏袒她。”阮娉婷多次被赵百倚忽略的场景咏进脑海,心里十分愤懑,添油加醋地向雪绒诉说着赵百倚偏袒莫侵而无视自己的悲惨遭遇。

雪绒作为阮娉婷的“新闺蜜”,听完阮娉婷的诉苦,自然愤愤不已,要与阮娉婷站在统一战线,共同对抗莫侵。

雪绒说:“即使如此 娉婷,你不必太过于悲伤。等我俘获了那赵公子的心,就让他离开那鬼将,替你好好出一口气!”

阮娉婷深受感动,重重地点头。

镜头转回来赵百倚这边,赵百倚四处扫视,都没看见一个疑似新郎的男鬼。

他虚心地请教旁边的鬼阿姨,套词脱口而出,“那个小姐姐,请问一下……”

“姐姐?”被喊姐姐的那位鬼阿姨很是惊讶也很是欢喜,笑得眼角的皱纹更加明显了,“哎呦其实姐姐我已经死了好几十年了,但是还是保养得不错吧……”巴拉巴拉地自恋了一番,最后才想起问说:“怎么了,小弟弟,有什么事情要问姐姐的,姐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呵呵。”赵百倚尬笑,“我是想问,怎么没看见新郎啊?”

“哎呦,小弟弟你是新来的吧?”

“对,我……刚死没多久……”

“难怪,你刚死,又刚来我们采云村,当然不知道了。”鬼阿姨说道:“今晚的这场婚宴,是冥婚呀。”

赵百倚:“冥婚?”

“冥婚怎么了?”这头的雪绒不屑一顾,“我就是随便找了个阳间的男子,我和他没有真爱的。如今我遇上喜欢的了,他又是阴间的,跟我很相配。”

阮娉婷觉得不妥当,“可是阳间的男子已经答应了替雪绒姑娘你供奉牌位,日伺烟火,契约都已经定下了,这不到一会儿就要反悔,要是被鬼差还是神官发现了,是要判刑入地狱受罚的。”

“我才不管,契约多大点事情呀,我改日托梦同他们讲明就好了,为了爱情受点皮肉之苦更是不在话下。再说了,采云村在鬼界边缘,山高皇帝远,鬼差才不会发现呢!”

阮娉婷拗不过雪绒,只好说:“那雪绒姑娘你也得问问赵公子是不是也倾心于你,两情相悦呀?”

雪绒眨巴眨巴眼,“娉婷,你替我去问,好不好?”

“可是……”

“别可是了。”雪绒哀求她,“我唯一的妹妹早年离去,只剩下我一个人无依无靠,我平日里独来独往,向来没有别的朋友,所幸前几日认识了你,如果你不帮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好吧。”

阮娉婷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席上,第一时间先是认真地瞧着赵百倚。

赵百倚觉得很不自在,“怎么了?”

“娉婷初初见赵公子,也觉得赵公子气度不凡、相貌不错,但是也未曾到一见钟情的地步。”

“嗯?你在说什么?”

阮娉婷叹气,“这里人多口杂,不便多说。赵公子且随我来,娉婷有话要对赵公子说。”

赵百倚乖乖地跟着阮娉婷来到一处僻静的大树后,但仍能隐约听见酒席上推杯换盏、欢呼大笑的声音。

“怎么了,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娉婷在说之前,还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要问赵公子,赵公子务必如实作答。”

“你问。”

“赵公子心里可有喜欢的女子?”

赵百倚:“……”

他心想,这么敏感的话题,不会是被渊说中了,他真被那雪绒看上了吧?

他左顾而言他,企图引开话题,“你问这个干什么?这是我的私事。”

“赵公子回答娉婷便是。”

渊暗自提示他:“说无。”

赵百倚从心所说:“没有!”

但刚否认完,他心里忽然别扭起来,很想知道莫侵现如今怎样了,是否安好,什么时候才来找他?

阮娉婷乘胜追击,再问一题:“那赵公子确实不喜欢那鬼将吗?”

……

“你说就一件事要问的?!”

“那娉婷如今就要多问一件了,赵公子依样多一次便是了。”

赵百倚非要讨价还价,“我凭什么?!”

“那赵公子就是喜欢了?”

赵百倚嘴硬,“莫侵是……我的好朋友……”

阮娉婷如此便放心了,“如此甚好。”

赵百倚叹气,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那你还有什么,一次性问完?”

“娉婷无事再问了,娉婷接下来要告诉赵公子,雪绒姑娘喜欢上了赵公子,央娉婷询问一下赵公子的心意罢了。”

阮娉婷这一段话说得轻巧至极,洒脱至极,不是自己的事儿,说起来自然轻巧洒脱。

难为的是赵百倚,堪堪猜中了结局。他心想,要是他当年高考押题也能压得这么准,他兴许就能选别个专业了。

他脑子飞快转着,嘴里脱口而出:“不好意思,劳烦你向雪绒姑娘讲清楚,我暂时没有谈恋爱的意思,我觉得我还是要把重心放在学习和工作上。”

赵百倚长叹一口气,得亏了他旁观了无数次白宁拒绝各种女生的大场面,这可是他迅速精简出来的无敌拒绝套词,不然凭借他多年单身的空白恋爱史,还真是很难应付这种情况。

但是他转头又想,他赵百倚单身多年,好不容易终于有人看得上他了,哦,虽然是只女鬼,但好歹是勉强看上了,可他居然要坚定心智地一口拒绝,真的是很遗憾。

话说,他感觉那女鬼长得也还行,但是可能莫侵更胜一筹?

咦?

他怎么又跑偏到莫侵那儿去了?

这边一人一鬼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阮娉婷首先清醒过来,恢复她蛮狠的大小姐姿态,誓要为自己的小姐妹争取幸福,“虽然娉婷不明白为什么雪绒姑娘会看上赵公子你,但是娉婷不管,赵公子既然没有心上人,雪绒姑娘又是极好的良人,赵公子你断不可辜负雪绒姑娘的一片真心!”

赵百倚据理力争,“可是那雪绒姑娘今天刚结婚啊,转眼就对我一见钟情了,那她新郎怎么办?我可打听过来,我旁边那鬼阿姨说这是冥婚,白纸黑字写着婚约的,哪能说改就改啊,我是有道德底线的,我不破坏别人家庭,我不当第三者!”

阮娉婷听完,“有点道理啊,现在都是一夫一妻制了,契约是一回事,当小三又是一回事了。”

赵百倚趁势追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是吧,娉婷姑娘这么懂礼识节,是个为人着想的好女孩,必然能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你的好朋友现在要为了所谓的爱情触犯阴间的律法,而且是为了我,你说值得吗?”

阮娉婷细细想了想,“确实不值得。”

赵百倚腹诽:……就说不知道就可以了,没必要加个“确实”好吗?

他接着循循善诱,”是吧,爱情固然很重要,但是不被众人祝福的爱情是不会幸福的,回去跟雪绒姑娘好好谈谈,开解开解她,好吗?”

阮娉婷懵懵地点头,回去了。

赵百倚松了一口气,就地坐了下去,舒服地靠在树上,感慨道:“我自初中毕业后,这是唯一一次被人喜欢。”

“既然难得我,那你为什么拒绝?”

赵百倚笑笑,“这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白宁拒绝完别人的表白的心情,怪不好意思的,还有一点歉意,但是蛮轻松的。”

“你大约是更喜欢那鬼将。”

……

赵百倚也扪心自问,“真的吗?”

渊说:“有的男人,会更倾向于喜欢对自己不冷不热的女人。”

这可谓是道出了真相。

“莫侵不是说就只对我不冷不热好吗,她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的。”赵百倚纠正说:“她的性格本来就比较高冷、沉默。”

渊:“……好。”

赵百倚舒服地靠在树上,抬头看天上,能透过婆娑的树叶隐约望见天上的一点光亮,像是乌云密布的夜幕里星光一点。

随着偶尔阵阵微风,赵百倚感慨,“现在感觉有点像我夏天小时候躺在老家天台上数星星……”

忽然——

“哪儿有星星啊?”一个稚嫩的小女孩的声音百无聊赖地问道。

“那儿。”有一只手伸向漆黑的夜空,那只手刚劲而有力,那人的声音低沉也冷淡。

“那是天上的白色,不是星星。”

“像。”

“我也要让鬼界有星星。”那个稚嫩的声音说着,有一种雀跃的欢喜。

“好。”

又有一只手低低地指向下面绿油油的一片森林,那只小手白嫩可爱,“我要在那里点上好多的小灯!”

然后视线忽地抬了起来,一双白净的小脚欢乐地踏在高楼栏台的边缘,底下是墨绿得近乎黑色的木灵森林,茂盛葱郁。

那个声音喊说:“它那!修!我要好多好多的小灯!”她紧接着跳下栏台,“它那!修!”

再接着有一个高大的男人站了起来,他挺拔地站在高楼的一角。那座高楼,高高耸立在整片密密麻麻的木灵树森林之中,连窗户门口都被木灵树的树枝纵横交错地穿梭。

赵百倚猛地一下睁开眼睛!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闭上了眼睛。

“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

渊说:“我也看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