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37.深渊在凝望你(6)
作者:伊三  |  字数:5327  |  更新时间:2020-05-14 15:05:55 全文阅读

赵百倚和渊重新走在荒漠里,一眼望不到头。

“我不会一辈子都要耗在这里了吧?”赵百倚发出忧伤的感叹,摸着痩瘪的肚子,脚步开始变得飘浮,“我应该养成戴手表的好习惯,这样我就知道我饿了多久了。”

渊倒是不介意给他报时,“我们进来鬼界已经七个小时了。”

“七个小时!”赵百倚叹气,“天都亮了。”

但是他环顾四周,依然是一成不变的黑夜,但是肉眼已经能看见一排排“小树”了,那座倒着的山顶,尖锐地刺入地面。

“住在这地方可真是遭殃。”赵百倚吐槽,“难怪鬼都喜欢在晚上出来。”

“鬼在夜间行动,是为了方便。”渊说道:“很多鬼都会在白天出来活动,只是要特别小心自己的踪迹罢了。”

“我知道啊,所以我说的是‘喜欢’嘛。”

赵百倚兴许是跟着项楚士久了,连项楚士嘴硬的坏脾气也学去了。

渊的容忍度不错,他说:“再走一段路,就能到热闹点的地方了。”

“真的?”赵百倚喜出望外,“能有饭吃吗?”

“你是活人,吃不了阴间的东西。”

赵百倚哀嚎,“不是吧~~”

走完荒漠,穿过密林,趟过小溪,赵百倚坐在溪边的凉亭休息片刻。

他望着那片密林外枝上高高挂起的小灯,问:“那片荒漠,是被这几排树木围起来的吗?”

渊指了指那座倒着的山,“这条冥河的水,是从天上沿着那座山流下来的。那座山把阴间一分为二,山阳面是神官的冥府,山阴处是游魂的鬼界。这条河则把鬼界再分为二,河的这边是平常的地段,河的那边,从前是森林,森林里面住着祭司,祭司守护着神墓。后来森林被烧了,灰烬堆成了荒漠,只剩外围的这几排树了。”

“这不是木灵树吗?”

“是木灵树。”渊说:“但不是所有的木灵树都有灵性,都能燃火,都能连通阴阳两界。”

“哦,这样子。”赵百倚暗中惆怅,也就是说外边这几排木灵树并不能带他回阳间咯。

“你要是想回去,也不是不行。”渊给他指了三条明路,“要么,你走回荒漠里,荒漠深处的木灵树阴邪至极,定是能打开两界通道;要么你翻过那座山,向鬼差表明身份,遇见好心的,或许能遣你回阳间;再要么,我知道哪里有鬼门,你想去的话,我倒是可以带你过去,只是要吃些苦头。”

赵百倚不怀疑这段话的真假,但他怀疑渊的用心,“你会这么好?你还没找到那什么少主的老窝呢,你舍得放我走?”

渊也大大方方地承认说:“我自然不会让自己空手而返,。”他强调,“我说过了,要吃些苦头的。”

“什么苦头?”赵百倚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之前说过了,再走一段路,会有热闹些的地方。”渊卖了个关子,开始给赵百倚下套,“你决定去,我就带你去。但是我已经事先声明过了,是要吃点苦头的。”

渊所说的“热闹点”的地方,可不止热闹一点点。

当赵百倚“吃点苦头”,气喘吁吁地爬上半山腰,他姑且当自己来到一个古老的村口,有一块破旧缺角的石碑埋在土里,只露出半截,碑上写着“米云”二字,挂着一朵红色的大礼花。

再往村里瞧瞧,能看到每家每户的门口上都布张着红绸,从村里传出来喧闹的欢呼,喜庆得很。只是这样的喜庆,在这儿黑暗的阴间鬼界,显得诡异万分。

“这里叫采云村。”

“……”赵百倚为自己辩解:“很明显是那个缺角影响了我的判断,是是识字的。”

渊并不拆穿他,指着那座倒着的山,介绍说:“这里是离那座山顶最近的一个村庄,这里居住的鬼魂年纪都很大了,说它们是这里最早的原住民也不为过。每当有鬼决定离开这里去投胎了,它们都会举办宴会,作为欢送。”

“鬼也办派对?”赵百倚将信将疑,指着不远处的一点火光,“是那儿吗?”

“是的。”渊说:“我们过去吧。”

刚走几步,赵百倚恍然醒悟,谨慎地问说:“我是人,参加鬼的宴会不好吧?合规矩吗?”

“我如今附在你身上,你也已经在鬼界待了这么长时间,一般的鬼魂,暂时是察觉不出你的人气的。”

赵百倚昂起头看着附在自己头顶的那双诡异的紫色眼睛,确认自己现在的造型确实不像一个正常人。

“为什么你是紫色的啊?”赵百倚随口一问。

渊也就随口一答,“这是我妻子最喜欢的颜色。”

赵百倚表示他吃到狗粮了,决心换个话题。

“我们现在过去那里要做什么?”

“去找一个鬼。”

“谁?”

“那个鬼,名叫雪绒,有鬼门的钥匙。”

“真的?”

“真的。”渊说:“只是我并不知道它如今长成什么样了。”

“你认识它?”

“从前认识。”渊说:“现在我不认得它,它应该也不认得我了。我和它相识的时候,我还很年轻,也还拥有一副完整的身体。”

“那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我从鬼门逃出人间,被木灵火烧剩这双眼睛。”

赵百倚惊恐万分,“不是吧?”

他顿时停了脚,往偏僻的角落里一蹿,质问:“你逃出去的那扇鬼门,就是我们要找的那扇?”

“是的。”

“你可没说那鬼门那么……那么可怕!”

“每扇木灵树鬼门都是这样的,你来时的那扇也是如此,可你不也毫发无损?”

“哦,是哦。”赵百倚犯迷糊了,细想了想,还是谨慎些好,“那万一这回烧我了呢?我会灰飞烟灭的!”

“我是残破之魂,我尚且不怕,你不必忧虑。”

“我怎么能不忧虑!”赵百倚说道:“我才二十出头,大学都没读完,我这么年轻还想多活几十年。”

“主人的愿望很好,我也衷心祝愿主人长命百岁。但是恕我直言,主人是阳间的人,年轻气盛,在阴间鬼界待上个一时半会倒是无妨,若是时间长了,十天半个月,阴间阴气入侵身体,怕是回了阳间也是会大病一场,落下病根。”

“我怎么听着你是在恐吓我!你一喊我主人我就犯怵。”赵百倚一时气愤不过,但是也深觉渊说得有道理。

可转头一想,渊可把他耍得团团转。

先是撩拨他的情绪,以莫侵的往事和他的“真实身份”等各种毫不相干的理由把他哄骗过来鬼界。来到鬼界,在沙漠里走了一遭,在奇怪的墓地里走了一回,少主的名讳听了无数遍,但是关于少主的事情和地方是半点着落也没有。最后又蒙他来到这个村里找鬼门,积极主动地“劝说”他早日回去阳间。这个渊一时一样,他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渊:“你是在心里故意说给我听的吗?”

赵百倚:“……”

渊:“我还以为你从不会去猜想别人的用心,也以为你并未聪明到会猜想得到我别有用心。”

赵百倚:“……我看起来很蠢是吗?”

渊:“蠢倒不至于,说是纯良更好些。”

赵百倚:“我还是感觉你在说我蠢……”

渊此时想笑,但又记起来自己没有脸,是笑不出来的。

“你若是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

“我在听。”

渊娓娓道来,“我是人皮书中的鬼魂,当然,人皮书选谁为主,我并不在意。只是,自你接手人皮书以来,我发现你有些不同。”

“哪里不同?”赵百倚猜测,“因为我能看见那栋破楼?”

“是的。”渊说:“那栋破楼,我透过你,也看到了。我读过许多古籍,我可以确定,那栋生长着木灵树的石楼,就是少主居住的地方。”

“然后呢?”

“我信仰少主,但这并不是我执意要回到鬼界的原因。”渊说:“我之所以说我‘回到’鬼界,而不是‘来到’,是因为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这里生活。”

“就是这个村子吗?”

“是的。”渊说:“因为我的妻子死后不想投胎,我们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但是后来,她走进那片荒漠里消失了。”

“为什么消失了?”

“我不知道。很少会有鬼愿意去那里,我甚至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去那里,什么时候去的。因为那里有木灵树,所以那里会有很多任意的鬼门打开,既然阴间找不到她,我就去人间找。但是我费尽心思穿过鬼门,已经被木灵火烧成这副样子了,再后来,我被收进了人皮书里。”

赵百倚听完,心想,他的爱情故事挺感人的,他的遭遇也很让人同情,但是这一长段是想说明什么呢?

“我在完整地告诉你前因后果。”

“哦不好意思,您请讲。”

“你既然能看见那栋楼,身边又有莫侵这样的人物,你跟少主的渊源必然不浅。我在想,如果你能找到少主,或许少主就能帮我找到我的妻子了。”渊如此说道,“但是,我知道我这样的想法很荒唐。少主死后至今,没人说得清多长时间了,而且就算真的找到了少主,少主也不一定会帮我……”

“可是少主真的能帮你找到你的妻子吗?”

“少主是祭司,掌管神灵的生死,也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当然了,这或许有神化的成分在,但是在阴间,少主有无上的能力。”

“少主这么厉害,他也还是死了?”

“传说是说,少主没有死,只是没人知道少主在哪里而已。”

“那好吧,少主的话题到这里为止。那你的妻子呢,鬼门呢,你继续说。”

“掌管鬼门钥匙的,是我妻子的姐姐。”渊说:“我有一样东西,想从她手里拿回来,但是我需要你帮我找到她。”

赵百倚疑惑:“你妻子的姐姐,也算你半个姐姐了,你认不出来?”

“我记得她的样子,但是我认不出来。”渊说:“我虽然只剩一双眼睛,但是我的眼睛并不能真正看见,我只能感应别人的思想和气息。”

“这样子的吗?那你感应一下不就知道谁是谁了?”

“感应鬼,和感应人,是不一样的。”

赵百倚热心地提出解决方法,“那你直接说你是谁不就好了,哎,鬼界有没有那种广播室啊什么的,弄个寻鬼启事,或者失物招领也行啊。”

“我妻子的姐姐,对我和她妹妹的婚姻并不同意。”渊说:“尤其对我,有很大的成见。”

“……你生前不是好人吧,死后变成恶鬼,还遭老婆的娘家人嫌弃?”

“……我生前不是坏人,我死后也不是恶鬼。”渊说:“她只是觉得我没有带给她的妹妹幸福美满的生活。”

“嗯……”赵百倚问:“那你想从她身上拿回什么?”

“一把小短刀。”渊说:“是我妻子生前最喜欢的一样物品,短刀上有我妻子的气息,我想要借此去找到她。”

“但是……能找到吗?”

“机会不大。”

“拿走短刀,那你妻子她姐姐不就没有东西可以睹物思人了?”或者说睹物思鬼?

“那是她的事,与我何干?”

赵百倚:“……活该你妻子的姐姐对你有成见。”

赵百倚总结了一下,“所以说,我们要从你妻子的姐姐手里拿到两样东西,一样是鬼门的钥匙,一样是你妻子的短刀。”

“对的。”

“那我们首先,应该,要怎样,才能找到你妻子的姐姐呢?”

“宴会。”

“她会参加宴会?”

“这条村子很古老,习俗是每个鬼都会参加。”渊说:“你去打听一下,谁是雪绒,跟她套一下近乎。”

“我去?”

“她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赵百倚打了个寒颤,“不好吧?”

“她年少而亡,渴望找到心中的良人。你若是俘获了她的芳心,钥匙和短刀不在话下。”

“我觉得没必要出卖色相。”赵百倚拒绝,“更何况人鬼殊途,这样做是不是不合道义?”

“那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我们可以先把那雪绒花找着了,再看情况进行下一步,好吗?”

“好。”渊应允,顺便纠正他,“没有花。”

“哦,雪绒,雪绒,我记住了。”赵百倚现在显然已经放下所有的忧虑和猜忌,说道:“那我们赶紧走吧!”

现在反倒是渊犹豫不定,“我有一事。”

“什么事?”

“你这就相信我了?”

经过渊的提醒,原本已经消疑的赵百倚再次认真思考,“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在套路我吗?”

“你一时想法很多,一时又戒心全无。”渊说道:“你很容易相信人,所以很容易错信人。”

“你现在是在教我做人的道理吗?”

“我只是在评价你。”

赵百倚走出角落,发现火光处更热闹了些。

“那我觉得这个评价也还OK。我们先过去看看吧。”他说:“其实,现在只有你在我身边,我不信你,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但是我觉得吧,与其说相信,不如说是合作,我没有百分之百地相信你。”赵百倚很无奈地耸耸肩,“谁让莫侵不在我身边呢……”

赵百倚说起莫侵,不禁很是伤感,“也不知道莫侵是不是还在那座墓里,会不会有危险……”

渊:“那鬼将,从未跟你说过她的事情吗?”

“非常少。”

“你想知道吗?”

“想。”

“我可以告诉你。”

“嗯……我现在不想知道了。”

“为何?”

走着走着的赵百倚突然停了下来,说:“渊,其实你这能力,挺让人烦的。”

渊:“……”

“能听到别人心声,不应该是你打听别人私事的手段。”赵百倚难得认真地说:“别人没有说出口的话,就算你知道了,也要当做不知道。因为那是人家不想别人知道的。”

渊难得见识到赵百倚如此严肃认真的架势,比他窥视他本人的隐私时还要较真。

“你现在是在为那鬼将的往事被我知道了而出气吗?还是气我知道了你也不知道的事情。”渊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要是想知道,我会亲自问莫侵。”赵百倚倔强地说。

渊沉默了。

“当然了,我不是在指责你。”赵百倚见气氛有些胶着,心想是不是自己把话说得太重了,于是勉强宽慰了渊几句,“我的意思是,你有这个善解人意的真正能力,应该更加善用。”

“我知道了,主人。”渊从善如流。

赵百倚和渊逐渐靠近热闹的宴会中心,发现这是一个难得盛大的宴会,张灯结彩,大摆筵席,篝火热烈,席上的鬼魂们举杯欢饮,谈话大笑。

他不禁问道:“你确定这是欢送宴会?”

他扫视了一下每个鬼魂胸前的红色胸花,这分明就是结婚的酒席现场啊!跟他牧安老家里摆结婚酒一模一样好吧!

有酒鬼路过赵百倚,见他杵在路中间,熟络地把手搭上他肩膀,“怎么不入座啊,小伙子,你是男方还是女方的?”

“额,女方……”

“女方的!我知道。”酒鬼很是热心,大约是把他拉到女方那桌去了,强行把他摁下去坐着了。

酒鬼磕磕绊绊地走了,留下赵百倚一个人傻愣愣地坐在那桌全是女鬼的席上。

赵百倚为自己的一时错选而后悔,瞬间感受到新年时被三姑六婆360度无死角贴心问候的害怕。

“哎呦这是谁家的小孩?”

“长得也好。”

“刚死的吧?”

“怎么来到我们采云村了?”

“多大年纪了,有没有婚配啊?”

“我表姨家有一个跟你差不多年纪的女孩,长得也好……”

“我二嫂家也有一个重病的女儿,就快不久于人世了……”

赵百倚眼也不敢抬,谦卑而胆怯地尬笑着,小声婉拒:“不了不了,谢谢谢谢……”

就在这时,有一个熟悉而做作的声音脱颖而出:“赵公子?”

赵百倚定睛一看,“阮娉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