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34.深渊在凝望你(3)
作者:伊三  |  字数:5305  |  更新时间:2020-05-10 12:51:50 全文阅读

“这里。”渊指着一条小巷子说,“从这里走,可以到鬼界。”

那是一条黑漆漆的小巷子,赵百倚抬起灯笼,照见巷子里密密麻麻地堆着好多的垃圾桶和垃圾,散发着恶臭。

“这哪儿有路啊?”赵百倚捂着鼻子,艰难地呼吸,有点后悔答应渊说去趟鬼界。

“你走过去,路就有了。”渊说:“况且你拿着引路灯,只要你想着鬼界,你引路灯自然会带你去到的。”

引路灯?

赵百倚看看手里的小纸灯,很想反悔,“我能不能不去了?”

“你已经答应了,答应鬼的请求,就算没有白纸黑字写清,也要以律法般严明来对待。人气你反悔,最低程度转身走开,鬼气你违约,大多是要死人的。”渊恐吓他之余,循循诱之,“更何况,你难道不想知道真相吗?待在这儿苦想,是永远也得不到答案的。”

渊说这话时,慢慢悠悠地,让人想起冷血的变态杀人犯被捕时的供认不讳。

赵百倚就是屈服于这渗人的胁迫之下的,咬咬牙,最后再问一句:“你确定是往这边走吗?”

“是的,主人。只要你想着那片森林,那栋破楼,引路灯自然会把你带过去。”

赵百倚腹诽,向魏跟他一伙的吗,怎么就这么刚好给了他一个能派得上用场的小纸灯。

渊说:“不是。你的那位朋友,心智很坚定,我潜伏在你身上的这段时间,单是要避开他的察觉,就得花上不少力气。”

“……你很习惯听别人心声吗?别人没说出口的话就是不想别人听见。”

赵百倚蒙头教训她两句,很快扭头,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义无反顾地走了进去。

与此同时,另一头的向魏家,向魏顿时感到不妥,摊开手心一看,眉头一皱,便有灵符簌簌地从窗外飞进来报信。

赵百倚路过安静的黑暗,但他看不见路,只能跟着手上拎着的灯笼发出的一点光亮走动,他甚至能清楚地听见烛火燃烧的噼啦啪啦的声音,闻到淡淡的烧灼的味道。

他竭力保持清醒,黑暗里一道白光晃眼,他抬手挡光,感觉有人轻轻地捉住他的手腕,轻轻地说道:“哦,是你啊,你要回来了。”

然后轻轻地松开,赵百倚努力睁开眼睛去看,看见半截白色的翅膀消失在黑暗里,掉下来几片羽毛,刚好飘到他跟前,他抓住,那片白色的羽毛在他手里变成了绿色的叶子,他于是好好地拿着。

他的内心感到怅然而安全,继续走着。

“这是哪儿?”赵百倚愣愣地说着,快要睁不开眼睛。

远处的天边泛着的晚霞般的暗红色,躲在一座倒着的山后面。从天际边吹来的晚风,捡起满地的金光,把晚霞下金色的沙子吹起来,像飞絮,全都飘向了被夜幕压下来的黑影里。

“这里是车轮山背。”一个陌生的男性声音在头顶响起,赵百倚抬头一看,吓了一大跳。

一双眼睛,一双紫色的眼睛,一双冒着黑色烟雾的紫色的眼睛,就那样赤裸裸地挂在空中,遥望着远方山头下的天幕。

眼珠子转过来看看赵百倚,解释道:“那是凡人的身体,进来鬼界会灰飞烟灭的,你放心,我将她安置得很好。”

他居然没有伤害那位老奶奶,赵百倚不禁说道:“你倒也不像是真正的坏人。”

“你没见过我做坏事,怎么就判定我是坏人了?”

这么一说,好像也是。

“现在该往哪边走?这里是沙漠吗?”赵百倚低头,才发现脚下踩着的,不是沙子,而是灰烬。

“这里是森林,很久以前被烧了。”

赵百倚捏在手里的绿叶,一下子没了色泽,也化作了灰烬。

他跪下来,捧起一把,那些灰烬在他手里飘散,完全没有灰烬的味道,反而像是灰尘的味道。

这儿应该是被烧毁后的森林,所有的灰烬都落在这里,成了荒漠,寸土不生。

“那片叶子,是谁给你的?”渊问道,“我在路上,听不到你的心。”

“我也不知道。”赵百倚如实回答,也缄口不言,看了看引路灯,“我们现在去哪?”

“山的那边。”

“找蓝精灵吗?”

渊:“……”

“不是说擅自进出鬼界,会魂飞魄散吗?”赵百倚一脚踩进松软的灰烬里,有些心疼他新买的鞋子。

“对你,不会。”渊说道,趁机窥探了他刚刚的记忆,不禁大吃一惊,渊虽然也不敢百分肯定那个声音属于何人,但是白色的翅膀……

传说只有少主座下的神使,才会长有翅膀。

“所以这是侧面证实了我跟鬼界有点关系吗?”赵百倚回想起在黑暗里的那句话那些事,他原本就属于这里吗,为什么说他要回来了?

“算是吧,我是跟着你进来的,木灵火烧了我一阵,但是你好像完全没有感觉。”

“木灵火?”赵百倚确实毫无感觉,他又回头去看渊,他身上着实冒着一丝黑气,估计是被烧的,“你还好吗?”

“我没有完整的形体,将气息附在你身上,过会儿就会恢复。”

“你附在我身上,对我会有什么影响吗?”

“可能会影响你内心不愿表露的部分,比如凶狠,暴躁,杀戮,一切不被你的道德观念或内心善良所允许的东西。”

“你就不能发扬一下好的方面吗,比如善良?”

“也可以,但是我不愿意。”渊说:“真善美固然很重要,但是假恶丑却很管用,用假恶丑去攻击真善美,可以一击即中,如果要用真善美去战胜假恶丑,会变成长期抗战。善良没有捷径,但是丑恶有很多条。”

“但是人还是愿意当善良的人啊。”

渊暗暗说道:“所以人死后,变成鬼,都是恶鬼。”

“鬼也会有好鬼的。”

“也有人愿意当坏人。”

“……”

赵百倚作罢,不说话了,蒙头走着,眼见天幕塌下来,只剩引路灯的一点光亮。

“这得走多久啊?也没看见尽头啊?”赵百倚停下来,捶捶自己酸累的腿,这片灰烬的沙漠可真难走,跟踩在泥潭里一样。

“那边有光。”渊看向远处。

赵百倚看过去,果真亮着星星点点的亮光,万家灯火似的,他们于是往那边走去。

“鬼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也会有人家居住吗?”他不禁想象,死掉的鬼也会像活着的人一样安居乐业吗?

“你可以理解为,阴间分为鬼界和冥界,以那座山为界限。冥界是神官管辖的法制之地,有冥府和地狱;鬼界则是鬼王级别以上的亡灵称霸一方的三不管地带,冥府也是不敢涉足这边的,以前倒还有安排公职人员坐镇鬼界,但是鬼王凶狠霸道,不把冥府看在眼里,久而久之,冥府就不管了。”

“鬼界的级别是怎么分的?”

“首先按属性分,比如鬼将,你的莫侵在鬼将的级别中不算高,因为她不杀生,但是她有修罗刀,实力要比一般的鬼将强得多。如果莫侵杀生,那她可以积累很多的阴气怨气,她可以成为鬼将这类亡灵中的其中一个鬼王。再如果,莫侵现在的伤好了,她应该勉强可以达到鬼神级别。”

“阿修罗?”

“那是远古的鬼神了。”

渊一路替赵百倚解疑答惑,不一会儿,他们来到那灯火阑珊处。

只可惜,他们失望了。

那里并不是什么万家灯火,而是一片树林,那片树林,裸露着树根,倔强地攀爬在松软的灰烬土地之上,树叶上沾着薄薄的灰尘,在引路灯的照明下闪闪发光。

“好像有水声。”赵百倚望过去树林那头,林子不大,他甚至能隐约看到林子那头有一座亭子。

他们走过去,耳畔响起潺潺的水声伴随着清凉的风吟声。赵百倚拨开枝叶,豁然开朗,一脚踩进了小溪里。

那是一条十分清澈的小溪,溪底铺着漂亮的青色的鹅卵石,时不时有绿色的落叶随着水流飘过去。

他抬头一看,树林的这一侧,都挂着小小的灯,让他误以为这儿会是一个小村庄之类的。

“这儿应该是冥河的其中一条支流。”渊说:“只有冥河,才会有青石,也只有冥河附近的树,才会挂路灯。”

“为什么?”赵百倚蹚过小溪,明明这就是条小溪嘛,哪里是什么河啊?

可当他蹚过小溪并踩在圆滑且干燥的鹅卵石上时,哦,这是河干涸了。

“鬼界有一位少主,少主怕黑,大家都会在树上挂灯,免得少主出行时害怕,因为少主总是喜欢在夜里去冥河里捡青石玩。”

哦,这位少主,赵百倚好像听项楚士提过的。

“那这位少主是什么人啊?”

“祭司少主,西与。”渊望着来时的路说:“远古时候的祭司神临一族,掌管神灵的生死。据说,少主生活在一片木灵森林里,后来,那片森林被烧了,少主也死了。”

赵百倚愣住,“就是这片被烧的森林吗?”

“不,还要再远,再远些。”渊的那双紫色眼睛流露出可怕又悲痛的眼神,“又或许不是这里。”

赵百倚大胆猜测,“你是为了这个,为了少主,才要来这里的?”

渊坦诚地说:“是的,因为我在你的内心深处看到过,那片森林,森林里的旷野,旷野里的破楼,破楼里的木灵树……那就是少主的森林。”

“为什么你们总是对那位少主那么执着?”

渊是这样,项楚士也是这样。

“你不是我们,你不会懂。那位少主,明明是神,却承认了我们的存在。”渊自顾自地说着,“少主让我们死后可以继续活着,少主是我们的信仰。”

信仰吗?

那位少主就那么厉害吗?

他跟那位少主又有怎样的联系呢,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见到那栋楼那棵树,真的是他自己的缘故,而不是因为莫侵吗?

“也许是别的地方呢?你怎么就确定我看见的就是少主的房子了?”

渊用一种极其自豪的语气说道:“在阴间,无论鬼界冥界,只有祭司住在石树屋里。”

“你不给我见到的是别的祭司?”

“祭司,永远只有两位,少主便是其中一位。”

“所以说有可能是另一位啊。”

“他们住在一起。”

“……”赵百倚:“好的,我闭嘴。”

赵百倚已经懒得再问了,一提起少主,这双眼睛的一言一行当中都充满了对少主的无比狂恋,跟个脑残粉似一样,少主来少主去的。

渊听见他对少主的不敬,威胁他:“在阴间,你最好对少主尊敬万分。”

赵百倚略怂,点点头。

行吧,估计整个鬼界都是少主的粉丝后援会,他大不了入乡随俗。

“话说回来,你不会想要我帮你找到少主的那片森林吧?”

“是的,主人。”

切,现在就会喊他主人了。

“可我也不知道在哪啊?”赵百倚为自己鸣不平,“而且你不是说是带我来找我自己的记忆的吗?”

“你既然有关于少主的记忆,你自然跟少主有或多或少的联系,找到少主的森林,也许就能知道你的问题所在。”

赵百倚听着渊在给他洗脑,心想,这玩意儿不会是因为少主的缘故才勉强叫他一声主人的吧?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走出这个沙漠、翻过那座倒下来的山去冥界,不是说少主住在鬼界的森林里吗?”

“森林都被烧得七七八八了,我们去冥界找线索。”

“找个鬼问问那森林在哪?”

“我自有办法。”

“那你让我来的意义是什么?”

“不是我让你来的,你是自愿的。”渊纠正他。

赵百倚被坑了,他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我找到少主,你找到你自己,不是很好吗?”

“可是我已经是我了。”他默默抗争,“而且少主不是已经死了?”

“祭司是神临一族,神明降临,不死不灭,少主是不会死的。所以我才说,祭司是永远的。”

“那你想去那里干什么呢?”

“去看看。”渊看向树林后茫茫的灰烬沙漠,“万一也有人找到那里,找到少主呢。”

赵百倚知道,它说的“少主”只是一种信仰,如同朝圣一般。

但是赵百倚真的好想发脾气哦,感情它装神弄鬼,就是为了把他弄到这个鬼影都没有的破烂地方陪它追星?

“你这是欺诈行为,你知道吗?”

“我是骗了你,但是你有损伤什么吗?”

“但我也没捞着什么好处啊!”

“你可以澄清自己的身份,不是吗?”渊说:“为什么人皮书选中你,为什么修罗刀选中你,为什么鬼界选中你,也许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我看过你的内心,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旁观者清,你应该相信我。”

赵百倚心想,他可真会给人洗脑,他像个偷窥犯似的窥伺别人内心还好意思说了?

“只要你跟着引路灯走,就会到的。”渊强调,并且非常坚决。

赵百倚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到底谁是主人,然后忽然醒悟,“你影响我的情绪,让我非要自己出来找莫侵,不会就是想骗向魏的引路灯吧?”

渊承认,“是的。”

赵百倚:“……”

所以说鬼话连篇啊!

赵百倚坐到亭子的阶梯上歇息片刻,顺手把引路灯搭在亭子栏杆上挂着,引路灯被风吹得一晃一晃地,跟树上的路灯遥相呼应,清澈的溪水倒影着灯火灿烂。

“这儿好漂亮。”他感慨。

“以前会更漂亮。”渊猜想。

“要不你再进去我脑子里看看,那片森林到底在哪里。”

“那不是你今世的记忆,是零散的,只有你想起来了,我才能看到,不是我想看就能看的。”

“你就只是因为看到了几个模糊的片段,就铁了心要来到这里了吗?”

“是的。”

“图什么呢?”

“那你听信我的三言两语来到这里,又是图什么呢?”

“……”赵百倚被怼死了,心烦,“能不能别附我身上了,我不想听你说话。”

“你是活人,我不附在你身上,会被发现的。在冥界被鬼差发现是重罪,在鬼界被鬼发现是要死的。虽说这里除了我或许也不会有别的鬼,但是鬼界里鱼龙混杂,还是要小心为上。”

赵百倚:“……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人间这头。

向魏潇洒的身形跑过大街小巷,来到巷子口,数张黄符飞在巷子口处,绕成个小圈。

项楚士气喘吁吁地赶到,扒拉住向魏的肩膀,“那个……那个奶奶,我已经送……送回家了,哎呦怎么就扔咱家门口,那老人家身骨怎么受得了啊!”

向魏没理他,死死地盯着巷子里头。

项楚士也看过去,“这儿开的门?”

“嗯。”他把符收回来,“现在关了。”

“估计赵百倚被糊弄进去了,现在怎么办?”

向魏一脚踏进巷子里,项楚士“哎哎”几声,没拉得住他,捏着鼻子,硬着头皮,也跟了进去。

一路走过,巷子的墙上凭空亮起一团火焰,怕被烧着的项楚士尽量躲开着点,跟着来到巷子尽头。

明晃晃的木灵火立刻燃在了那面墙上,堪堪六个雪花角,中间还有一团。

项楚士看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啊?”

向魏神情肃然,“开的是墓泊地。”

“什么?”项楚士大惊!“那可是禁区,半个冥府的人都没有,更别说进去找人了!”

“先回去再说。”

“回去什么呀回去?那可是墓地,七分墓,两分树,一分河,半个鬼影也许都没有,赶紧去把人找出来,神不知鬼不觉地,不就完事儿了吗?”

“那里葬的都是神墓,不是一般的地段,你说进就进吗?!”向魏看上去有些怒了,或者说,有些着急了。

他说道:“就算要进去找人,也要做好准备再进去,那里是神墓,鬼倒是不敢涉足,但是守墓的神兽,不会比鬼神好对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