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31.食尸鬼和饿死鬼(7)
作者:伊三  |  字数:5360  |  更新时间:2020-05-07 05:00:01 全文阅读

“哇啊!”

赵百倚猝不及防地尖叫一声。

原本已经消失的女鬼瞬间出现,重重扑在了赵百倚车头的玻璃上,死死地盯着他。

赵百倚被吓得急速后退,女鬼紧紧地扒住车头,凶狠地嚎叫,指甲在车玻璃上划出尖锐难听的声音,条条刮痕触目惊心。

赵百倚手忙脚乱地转动方向盘,轮胎在地面上摩擦出刺耳声,车头左摇右摆,终于把女鬼甩了出去。顾不上女鬼的位置,逮着一条路就急急开了过去。

一脚油门踩得又急又猛,但是一瞬间,赵百倚在车里只感觉到一阵失重感,心脏仿佛被颠到了喉咙处,紧张感一路蔓延到后背的肩胛骨,肌肉僵硬使得他紧紧地抓住方向盘。

他的视线被猛地抬高,整个车头被一股蛮力掀起,重重地砸落回地面。他甚至觉得车座地盘已经触地了,整个车子蹦哒了一下,幸好他的安全意识很够,安全带系得牢牢的,不然他得翻到后边去。

但是车体一平稳下来,赵百倚就马上挣开安全带,跳出了车外。

一瞬间,车头被高高抬起,直直地往后翻了过去,倒在地上,车顶凹陷,玻璃破碎。

幸好跑得快,他庆幸地想。

但是下一秒,他就被撞飞到另一边,狠狠地撞上了护栏。

“啊呀!”

赵百倚扶着自己的腰,还没爬得起来。那两只饿死鬼明目张胆地站在破烂的轿车旁,咧开嘴,露出丑陋的牙齿。

说它们的牙齿丑陋,是一点也不过分。

对比来说,食尸鬼的嘴巴咧得很大很恐怖,牙齿是整齐的尖锐的锋利的尖三角形状,处理食物来干净利落;但是饿死鬼的牙齿凹凸不平,粘着口腔分泌物和食物残渣,十分恶心。

回到正题,它们似乎胜券在握,没想到这么快就逮着了落单的赵百倚。它们一鼓作气,直冲向前,赵百倚转身就跑,前方的公路女鬼定定地冲赵百倚诡谲一笑,瞬间消失了。

赵百倚心里咯噔一下,岂料女鬼“嘭”地怼到了他跟前,把他错认成当年肇事逃逸的犯人。

“是你撞了我!”

此时莫侵飞转而来,一刀砍向女鬼。女鬼的脸顿时冒出灰烟,痛苦掩面,身体偏到一旁去了。

而饿死鬼这时候也追了上来,其中一只徒手抓住莫侵的刀,饿死鬼皮糙肉厚带着复仇的狠劲,竟将莫侵连鬼带刀扔开了。

另一只饿死鬼则一把拽住赵百倚,轻轻松松地把他往旁边一扔,赵百倚再一次撞上护栏,后背的疼痛瞬间移动扩散到全身。

赵百倚被疼得说不出话,眼睛去寻找莫侵,只见莫侵正被那不依不饶的女鬼纠缠,莫侵不杀生,留了活手,倒是那女鬼步步紧逼,莫侵一时三刻无法脱身。

紧接着几下晃影,两只饿死鬼就到了赵百倚跟前,其中一只饿死鬼抓住赵百倚,把他的身体掰正,一只饿死鬼张开它的血盆大口,就要把赵百倚吞咽入腹,报仇雪恨。

事态危急,赵百倚自知不能以一敌二,也没信心逃出生天,忍痛大喊,“莫侵!”

这一声石破天惊,在寂静的夜里咆哮出血丝。

饿死鬼的血盆大口即将落下,一把长刀旋转而来,尖锋以极其刁钻的距离避开赵百倚的脖子,秋风扫落叶般切下了饿死鬼的头颅,干净、利落,削进坚硬的水泥路面。

污血从残存的身体上奔涌出来,赵百倚不忍去看,闭上眼后,温热的液体和腥臭的味道笼罩住他。

下一秒,另一只饿死鬼就松开了赵百倚,抱住那具没了头颅的摇摇欲坠的躯体,失声痛哭。

赵百倚趁着这个空档,一手扒着护栏,一手扶着后腰,拖着沉重的身体离远了点。

他往长刀的方向挪过去,急急忙忙地,也没看路,一不小心,似乎绊到了点什么东西,低头一看,一个不规则圆球从他脚边滚了出去,留下一条血痕。

不规则圆球滚到女鬼的脚边,女鬼抬起头来,半张脸被烧得直冒黑烟。

哦?他刚刚是踢中了什么?

再回头看看,另一只饿死鬼怒目圆睁,悲痛的视线从那颗被斩落的人头,沿着直直的血迹,转移到赵百倚身上时瞬间转化为悲愤。

它野兽般大喊一声,眼睛变成恐怖的血色,清楚地倒影着赵百倚,誓要将赵百倚偿命。

虽然饿死鬼已经死过一回了……

公路女鬼和饿死鬼同时向赵百倚发起进攻,赵百倚大步跨前,握柄拔刀。

但是长刀纹丝不动,严丝合缝地卡在马路上。

眼见四面楚歌,赵百倚用尽全身力气,柏油路里蛮抽刀,“啊啊啊啊!”

赵百倚一边发力大嚎,一边受痛尖叫——公路女鬼率先捕获猎物,冰冷的爪子扼住赵百倚的脖子,饿死鬼随即赶到,对着赵百倚的手臂就是狠狠一口。

也恰恰是手上的疼痛刺激到了赵百倚,他发了狂一般,居然撼动了长刀,一举将长刀抽出,单手执刀,凌高一劈,但是因为身体的疼痛,他失了准头,刀锋在空中划了一道,因为重心不稳又重新卡进路面。

于是下一秒,赵百倚的脖子上的力度陡然加重,一股可怕的蛮力强横地把他往后拖去,刀再次掉到地上。

赵百倚被掐得满脸通红,青筋爆出,始终扒不开脖子上的鬼手。

却在这时,只听到“啪”的一声,女鬼痛叫一声,松开了赵百倚。

“咳咳咳咳咳。”步伐不稳的赵百倚踉跄逃离,跪到一边咳嗽起来。

莫侵来到他身边,把他拉到那辆已经180度翻转的车旁边,暂时远离了新的战场。

赵百倚盯着远处的新鬼——刚被饿死鬼杀死的、在旧厂房里因怨恨而成了恶鬼的那只。

他的目标显然很明确,通红的双眼只盯着饿死鬼,从女鬼手中救出赵百倚只是顺便。

此时的女鬼正从他脚边爬开,爬到路边,橘猫出现了,“喵呜”一声,将她带走了。

现在只剩下新恶鬼和饿死鬼了,双方都按兵不动,但是双方都没有退让的意思。

首先发起进攻的是新恶鬼,他随手将拦路用的栏杆拔了出来当做武器,冲饿死鬼抡过去。

饿死鬼身形肥壮,但动作还算矫健,三两下躲过攻击,几个跨步直冲赵百倚。

看来冤有头债有主这句话说得不错,饿死鬼的目标也是很明确的。

莫侵企图远程控刀,但是因为刀被赵百倚碰过,恢复了原样,她难以控制得住。

莫侵来不及防守,饿死鬼重重地撞在赵百倚的身上,把赵百倚撞飞出去,同时掐住了莫侵的脖子。

赵百倚整个人重重地摔在坚硬的水泥路面,被饿死鬼蛮横地压制住,莫侵幻化成烟雾,箍住饿死鬼的脖子将它拉开,饿死鬼呼吸困难,用蛮力硬撑着,莫侵未能完全撼动饿死鬼。

赵百倚被压制着,视线盯着远处的长刀,“快来啊,快来!”

长刀微微颤动,竟然受到感应,凌空而起,赵百倚立刻提醒莫侵,“莫侵,刀!”

莫侵于是暂时放开赵百倚,接住武器,翻转刀背,将饿死鬼重创,拍飞出去。

新恶鬼看准时机,手里握紧一根铁棒,狠狠地给饿死鬼致命一击。饿死鬼身躯一抖,直直地往后仰倒了下去,仇恨的眼神还是紧盯着赵百倚。

夜晚的风胡乱地吹过来,污浊的血腥味全都黏糊糊地粘在赵百倚的皮肤上,他的视线落在惨死的饿死鬼身上,心有余悸。

最后一只饿死鬼也渐渐消失不见了,周围的环境变得安静幽深,满眼望出去都是黑的,那辆白色的破铜烂铁以惨破的姿态霸占着半条路,唯一的活人赵百倚还是脑袋一片空白,独自瘫坐在吹着冷风的夜里。

但是他一点都不觉得冷,他的手才开始止不住地颤抖,像瘟疫一样迅速蔓延到他的全身,但是他一点都不觉得冷。

新恶鬼来到他跟前,只说了一声“谢谢”就走了,赵百倚也没回应他什么,恍惚呆滞。

赵百倚第一次经历如此激烈的生死搏斗,不管你的脑子转得多快速、躲闪的动作多矫健,甚至没有人搭救,生死就在一瞬间。

他感觉自己掉进不见底的湖中心,垂死挣扎,却波澜不起。

莫侵默默地把刀收起来,不禁侧目,观察起赵百倚。

他不是单纯地能拿得动刀。

两次……

刀能收到他的感应,保护他……

她说:“回去吧。”

“好。”

赵百倚一瘸一拐地走着,但是莫侵轻飘飘地浮在空中,轻轻松松的,赵百倚好不羡慕。

“莫侵,要不你扶一下我?”赵百倚厚着脸皮试问,他经历了一场货真价实的打斗,全身没有一处不疼痛。

莫侵于是双脚落地,伸出手来,轻飘飘地馋扶住赵百倚的手。

这个搀扶,其实没有半点益处,就是走形式地装出搀扶的样子,赵百倚也是丝毫没有把身体重量搭到莫侵手上,但是赵百倚似乎很受用,觉得这是莫侵对他莫大的关怀。

为了缓解身上的疼痛,赵百倚一路上絮絮叨叨地跟莫侵说话,讲的都是无关紧要的琐事,都是赵百倚说,莫侵听,但是赵百倚却萌生出“老夫老妻”的温馨感在心里蔓延。

“老夫老妻”步履蹒跚地回到青河巷,负责开门的项楚士看着浑身脏兮兮并且散发令人作呕的味道时,他差点没忍住把门重新关上。

好不容易进门的赵百倚刚要把自己摔到沙发上好好缓一下,项楚士眼疾手快,把他转了个方向,赵百倚一下子栽进另一张沙发里。

赵百倚刚要发火,项楚士笑嘻嘻地坐到他对面,说:“你浑身脏兮兮的,别弄脏沙发了,那是你家小十坐过的。”

“小食?”

“六七八九十的十。”项楚士笑笑,“刚起的,他不是排第十嘛。”

行吧,小十就小十吧。

“他人呢?哦不,他鬼呢?”

“洗澡去了,向魏受不了他一股血腥味。”项楚士捏着鼻子说:“他估计也受不了你这味儿……”

赵百倚倍感悲愤啊,他替那只该死第二次的食尸鬼背了黑锅,在外面拼死拼活,那只该死第二次的食尸鬼居然在舒舒服服地洗澡?

真是朗朗乾坤,世风日下啊。

“那向魏呢?”

“买宵夜去了。”

“有买宵夜的闲工夫,怎么不去救我?那么大动静呢!就在巷口!”赵百倚感觉自己遭到了抛弃,“而且宵夜这种东西不能叫外卖吗?!”

“你不知道。”项楚士懒懒地打个哈欠,“晚上没人敢进青河巷的,白天也很多人拒单。而且青河巷成天鬼哭狼嚎,恶鬼斗殴生事什么的很正常。响声是听见,没想到主角是你。”

赵百倚居然无言以对。

不一会儿,小十洗完澡出来了,穿着简单的运动装,看见赵百倚去而复返,明显很高兴,把露出肚脐的衣服往下拽拽,乍一看,还挺人模人样的,他又爱低头抿嘴笑,挺有羞涩大男孩感觉的。

小十出来了,项楚士又把赵百倚赶进去,“把自己洗干净了再出来,顺便再把卫生间打扫一下。”

赵百倚被塞进卫生间,傻眼看着乱七八糟的卫生间,身心俱惫。

洗完澡后,赵百倚忽然意识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大喊,“项楚士,我没有衣服。”

“等着。”

项楚士的声音停了好一会儿,莫侵淡淡的声音传过来:“上面。”

一抬头,一套衣服从凭空掉了下来,赵百倚稳稳妥妥地接住了。

向魏买了夜宵回来,摆满了一桌子。众人一边吃一边听赵百倚讲诉他的悲惨故事。

听完了,向魏才开始动筷,慢悠悠地说:“难怪那么吵,我特意绕开了大路。”

“……”赵百倚:“吃你们的吧别说话了!”

赵百倚一声令下,原本在一旁默默地期待地注视着赵百倚的小十立刻急切地捧起一盒炒饭,一股脑地全往嘴里倒。

“……”

项楚士惋惜,“早知道我先盛一碗了。”然后又往嘴里塞个大饺子。

“向魏,你那车……”

赵百倚以为车是向魏的,结果向魏说:“不是我的。”

他把视线转向项楚士,项楚士倒是很大方,“没事,薛凯的。”

赵百倚:“……你们跟薛凯怎么熟了吗?”

“一回生二回熟,警局有薛凯,法医有宁宁,以后办事会方便很多的。”

“那我呢?”

“你跟宁宁撞专业啊,不如过来帮向魏忙吧,行行出状元。”

赵百倚懒得理他。

向魏:“抽屉里有药。”

赵百倚前面的抽屉忽地被拉了出来,他吓了一跳,却没由来地说了一句,“谢谢莫侵。”

然后瞬间反应过来,他怎么知道是莫侵拉开的呢?

向魏:“你们的感应强了很多。”

赵百倚望一眼站在他身旁的莫侵,心里似乎有开心的情愫,但是莫侵更偏向于冷淡,这让他又有点失落。

他带着些沾沾自喜,急于证明自己和莫侵的亲密关系,“好像是这样,我今天还用了莫侵的刀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赵百倚此话一出,项楚士和向魏吓呆了,惊愕地看向赵百倚。

“怎么了?”

“你用了莫侵的刀?”项楚士把嘴里的东西吐个干净。

“对啊。”赵百倚愣愣地回答,忽然反应过来,“莫侵,如果你介意,我先跟你说声……”

“不是!”项楚士打断赵百倚的话,一屁股挪到他旁边,“你是怎么用的?”

“拿起来就用啊。”

项楚士看看向魏,又看看莫侵,问说:“他说真的?”

莫侵诚实地点头。

项楚士惊呼,“那可是修罗刀啊!”

赵百倚:“修罗刀?”

项楚士:“鬼神阿修罗的刀。”

赵百倚狐疑地看向莫侵,莫侵是阿修罗?

“我不是阿修罗王,也不修阿修罗道,自然也不是修罗刀的主人。”莫侵说,“修罗刀只是暂时借用的。”

“莫侵是鬼将,借用得了修罗刀不出奇,出奇的是,赵百倚居然能用修罗刀?”

“天选之子。”赵百倚骄傲地昂起他的头。

项楚士白了赵百倚一眼,恍然大悟,“难怪之前选中你当主人,人皮书也没什么反应,现在也没几个怨灵要来杀你,看来你有点来头啊,赵百倚。”

“什么来头?我从小到大,就没遇到过什么神神鬼鬼的事情,就是这一两个月,跟人皮书扯上关系后,什么麻烦事都跟着来。”

赵百倚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虽然匪夷所思,但是却感觉一切都很理所当然,甚至,连他自己都已经开始欣然接受。

“不过,修罗刀……”赵百倚自己揣摩着说:“是不是因为佛珠的缘故啊,所以我才能用得了莫侵的刀?”

莫侵并不认同赵百倚的说法,可并没有多言。但是其他人想了想,佛珠可以算是赵百倚和莫侵的间接联系,好像也有点道理,那就姑且这样认为吧。

吃饱喝足之后,小十被安置在了客厅睡沙发。第二天,小十自己推开了赵百倚的房门,愣是把睡梦中的赵百倚吓醒了。小十冲赵百倚抱歉地笑笑,钻进了人皮书里。

赵百倚被吵醒之后,没了睡意,洗漱完了之后,想着回学校上课吧,但是他腰酸背痛的,没走几步路就不行了。

向魏上楼,看到赵百倚躺尸般瘫在沙发上,“不是告诉你抽屉有药吗?”

“全是药酒。”赵百倚觉得药酒的味挺呛的。

“趴下,衣服撩起来。”

赵百倚对上向魏冷漠的眼神,不情不愿地照做了。

向魏下手很重,赵百倚在整个过程中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他宁愿再一次承受饿死鬼的追杀,也不要再遭到向魏的毒手。

但是毒辣归毒辣,向魏的手法还真是不错,一搓一揉都恰到好处,赵百倚在疼痛的刺激下,感到神清气爽,整个身体都轻松了不少。

当赵百倚精神抖擞地下楼,项楚士刚好顶着不忍直视的发型走出房门,连骂赵百倚都没有中气十足了,“大老爷们儿,不就搓个药酒,至于喊魂儿那样喊嘛!”

赵百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