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26.食尸鬼和饿死鬼(2)
作者:伊三  |  字数:5347  |  更新时间:2020-05-02 05:00:01 全文阅读

两人慢条斯理地回去宿舍洗澡、洗漱。

吃完早餐,刚躺下床刚收到脊椎的舒展时,赵百倚于混沌中抽空想:“怎么老甘妈和仙儿不在宿舍?”

而后惊醒:“今天补程老师的课!”

程老师是出了名的考勤魔王!

两个人半死不活地勉强蹬到六楼教室上课,一人一边往甘霖旁一瘫,这条命才算活了过来。

赵百倚没看见米现,问:“仙儿呢?”

甘霖也说没看见。

“……”赵百倚佩服,居然敢逃课,是一条好汉。

课上,赵百倚正眯着眼进入半昏迷状态之时,胳膊肘被撞了一下,勾在手里的笔划开一道,长长地蜿蜒在书页上。

他顿时惊醒,撞他的甘霖不好意思地笑笑,指了指窗外。

赵百倚看过去,阮娉婷正站在窗外,冲他笑着呢。

白宁倒是蛮精神,也扭头看看,什么都没看见,懂了,转回来,继续玩手机。

赵百倚溜出教室,隐秘地冲阮娉婷招招手,把她带到楼梯口。

“你怎么,怎么……穿成这样?”赵百倚上下打量阮娉婷。

她换了一身现代的长裙和小皮鞋,繁琐的发髻变成了直落的长发,看起来颇有现代森女风。

“怎么样,娉婷好看吗?”阮娉婷捏起小裙子,美美地转了一圈,“娉婷看现下时候,街上的姑娘们都是这样打扮的,所以娉婷也换了一身装扮。”

“好看。”赵百倚随口一夸,迅速进入主题,“你怎么到这儿来,找我吗?”

“娉婷到此处,自然是找赵公子的,难不成还能找那个凶巴巴的鬼将吗?”

你才凶……赵百倚腹诽。

“那你找我是什么事?”

“娉婷无事,就不能来找赵公子了吗?”

“……好好说话。”

阮娉婷嘴一努,说:“那个冷冰冰的向公子说让赵公子下午去趟……额,什么什么小区?”她埋怨,“当今的地名可真是难记,娉婷忘了,赵公子自行问向公子去吧。”

赵百倚:“……”

向魏打电话发信息不好吗?非得劳师动众让阮娉婷过来?现在不还得再找他问清楚吗?!

肯定是阮娉婷在青河巷招人烦了,被打发过来他这里。

赵百倚一脸嫌弃,阮娉婷委屈巴巴地问说:“赵公子是否嫌弃娉婷无用?”

赵百倚假笑,温温柔柔地说着好话:“怎么会呢,娉婷姑娘是大家闺秀、百年魅鬼,是我尊贵的朋友,我是怕劳烦娉婷姑娘了,又怎么会嫌弃娉婷姑娘无用呢?”

阮娉婷顿时喜逐颜开,“能得赵公子此番话语,也不枉费娉婷为赵公子长途跋涉至此。”

“娉婷你……舟车劳顿了吧……”

“不啊,有劳赵公子关心,娉婷是飘过来的,不费力气。”

“飘过来?有人看见吗?”

“赵公子多虑了,鬼就算是实打实地走路也是飘着的。”

“哦,那飘过来也是劳累的,要不回去青河巷休息吧?”

阮娉婷摇头,说:“青河巷不好玩,赵公子这儿倒是不错,俊男美女比比皆是,商铺小店更是多不胜数,娉婷要在此处学习现代的文化,以适应现代的生活。”

赵百倚就是生怕阮娉婷要待在这儿,万一出了什么麻烦……

“赵公子放心,项判助已经同娉婷约法三章了,娉婷会小心行事的。”阮娉婷满不在乎地说,轻轻地摆过身去,一脸惊羡。

赵百倚一侧目,梁斯匀正款款从他身边走过,向他和阮娉婷微笑点头示意,赵百倚连忙回礼,在梁斯匀走远后教育阮娉婷。

“你看她做什么?你是鬼,别老是现身行不行!”

“那位姑娘长得好生漂亮。”阮娉婷目不转睛地盯着梁斯匀走进教室,问:“赵公子你说,要是娉婷穿成那位姑娘的模样会好看吗?”

“……你别去招惹人家啊!”

“娉婷怎会?”阮娉婷故作矫情忸怩的姿态,飘走了。

赵百倚无语,她的脚分明没有着地!

下午,赵百倚如约到达向魏所说的某小区。

“小赵同学!”

赵百倚老远就听到项楚士喊他,跟小区警卫交涉几句就进去了,走到一栋大楼前,大门前还挂着“注意安全”的牌子。

“挺准时啊,小赵同学。”

“来这儿干嘛?”赵百倚四处看了看,这小区看着挺高档,但是这栋楼很突兀,楼道里黑漆漆的,给人阴森的感觉。

“有鬼差说在这儿见到人皮书的怨魂,刚好这儿也闹鬼,不过好多年了。”

“所以我来是……”

“万一真是人皮书的怨魂,指不定你能搞定它呢。”

赵百倚心想,我别被它搞定就成……

不一会儿,一位穿着典型推销员风格西装的中年男人满头大汗地跑来,着急忙慌地扔给他们钥匙,忙不迭地跑了。

但是没跑几步,就被项楚士拎回来了。

“跑什么呢,青天白日的,大老爷们怕成这样?”

物业无奈地说:“师傅你是不知道,那房子邪门得很,好凶啊,这都多少年了还不停歇,同一栋楼的都搬得七七八八了,一直没人敢来看房。”

“多邪门?说来听听。”项楚士搭上他的肩,强行把他摁下了。

向魏抬头看看楼上,其中一层楼尤其破落,阳台上的花草死透,墙体上隐约可见青苔。明明是向阳的方位,却没有阳光照射,是阴邪之居。

“9楼那户。”他忌讳地说着:“夜里总能听到有人吵架的声音,吵完之后,又叫又哭的,特别吓人。听说前两年,还有一个醉鬼看到那户人家开门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爬出来,他以为她晕倒了吧,走过去想扶她,那女人一把手搭上他肩膀,他就看到那是一双没了皮的全是血还露着骨头的手,吓得滚下楼梯摔着了,见人就说这事,一好了就赶紧搬了。这段时间,巡逻的保安总是能在看到楼道的窗户旁有人闪过,红眼睛,黑皮肤,长得虎背熊腰的……”

物业又滔滔不绝地讲了几个耳熟能详的吓人故事,无非是老生常谈的鬼把戏,大概是听者添油加醋传出去的。

项楚士见物业越讲越有兴致,唾沫横飞的说上瘾了,赶紧制止他,“行了行了,大致情况我们现在知道了,回去吧回去吧。”

物业于是兴致盎然地离开了。

“比你还能说。”赵百倚吐槽。

项楚士禁不住夸他,“哎呦还能顶嘴了小赵同学。”

“……”赵百倚懒得理他,抬头数着楼层地看中了九楼的阳台,那个阳台以极其微妙而诡异的方位,完美地避开了阳光的照射,阳台边上养着几盘绿植,叶子蔫黄蔫黄的。

“走吧。”向魏抬步走了进去,项楚士和赵百倚紧随其后。

进电梯的时候,赵百倚才想起来问:“向魏,你要不给我几张符防防身?”

向魏随手就给了赵百倚几张,项楚士却眼红地说:“现在是白天,就是它们敢出来,也厉害不到哪里去。再说了你有莫侵,你用什么符啊?”

赵百倚也很无奈,莫侵是只自由鬼,不会像贴身保镖一样一直出现。他身无长技,还不得要点东西傍身啊,万一有意外发生而莫侵顾及不暇呢。

三人来到闹鬼的房前,门口及附近的墙壁都被用红漆或是涂鸦笔写着歪七扭八的“鬼屋”、“某某到此一游”的字样,门缝被塞满了无用的黄符。

项楚士有意渲染恐怖的气氛,压着嗓子吓唬赵百倚说:“听说哎,死在里头的是一对殉情的夫妻,死后化作厉鬼不肯离开,连尸体都没找着……”

赵百倚把一截符箓折在自己的衣领上,冷漠得连白眼都快出来了,说:“你看我理你吗?”

向魏:“开门。”

项楚士于是无趣地去开门,把门锁扭得啪啪响都没能把门打开,把钥匙抽出来一看,上面全是锈。

向魏推开他,从猫眼往里看,看到的是一片漆黑。他转而拿过项楚士手里的钥匙打算自己开,身后传来赵百倚哆哆嗦嗦的声音,“猫猫猫猫猫眼开了。”

向魏立刻挪回去一看,一只黑色眼珠赫然在门后看他。向魏立刻点符贴门,门上金光一闪,符咒的印记透门而入,屋里随之响起一声长长的嗷叫,凄异痛苦。

紧接着向魏帅气而利落地御起群符撞开门,一股呛鼻的霉味混杂着其他的味道猛地扑出来。

向魏面无表情,率先进去。项楚士和赵百倚退到一旁,被呛得咳了几声。

赵百倚捂着鼻子,难为情地说:“要不我在这儿等你们吧,看看风什么的。”

项楚士揪住赵百倚,大义凛然地走了进去,说道:“今天一个都别想跑。”

话音刚落,他们前脚刚踏进去,“砰”的一声——门就狠狠地关上了,门板差点拍到他们的后脚跟。

两人猫着腰,生硬地一节一节地拧回头看看,门上猫眼旁边的两个血手印还滴着血,一滴一滴地流到门底。

“啊!”两人同时放声尖叫。

叫完之后,向魏悠悠地从厨房转出来,无言地扫了他们一眼,往卧室去了。

赵百倚特意大声说话以壮胆,“你不是判官助理吗?你怕个鬼啊!”

项楚士惨兮兮地说:“判助是坐办公室里等鬼来报道的,谁会看这种恐怖的东西啊,更不会有鬼故意吓判助的好吧!你之前不也撞过鬼,你喊个毛啊!”

赵百倚这才反应过来,“是哦,我一个人的时候都还镇定点,怎么跟你一块儿还怕成这样?”

这样想着,赵百倚就不觉得那么怕了,环视起四周来。客厅是欧美装潢,白色的沙发已经发黄发黑了,散发着难闻的味道。他往阳台走过去,还拖着个小媳妇儿似的抱着他手臂的项楚士。

阳台门是落地窗式的,却不是普通的窗锁,被锁得死死的。赵百倚甩手把项楚士推开,“有没有阳台钥匙?”

项楚士把钥匙递过去,又紧紧黏上他的手臂。

“能不能先松开,重死了。”赵百倚埋怨,开了锁,赶紧出去阳台透气。

“我是阴间判助,体质跟鬼一样,大白天的出来也很虚的。”项楚士如此说着,还是照样跟着出了阳台。

“咦。”一出阳台,项楚士就奇怪地咦了一声,赵百倚问他什么事。

他蹲到那些盆栽面前,扒开一堆枯草,择出来一颗小小的青灰色的鹅卵石。

赵百倚随意地看了一眼,没觉得有什么特别,“拣这个干嘛?”

项楚士有些高兴,笑说道:“不知道吧,这叫做青石,是长在阴间冥河里的鹅卵石。传说有一年冥河水涨,把好多的青石都冲走了,少主特别难过,冥府上下为了讨好少主,一见青石就拣,一见青石就拣,久而久之,就成了阴间的规矩。”

又是少主……

“你们阴间的人是有多喜欢少主啊……”

项楚士瞪他,“信仰!是信仰!”

向魏走过来,瞧了他捧在手上的青石一眼,毫无感情地表扬他说:“你慧眼识石的本事长进了。”

项楚士很受用向魏的夸奖,骄傲地把青石揣进口袋。

向魏趁着他高兴,顺势说:“你过来处理一下。”

项楚士丝毫没有先前的怯懦,踏着愉悦的小碎步进去,“崔判官座下判助在这儿,有什么话出来说!”

赵百倚跟着走近一间卧室,就有两个鬼影渐渐显现出来,瑟缩站在墙角,直愣愣地看着门口的三人,没有妄动。

项楚士问:“叫什么名?”

男鬼看他一眼,大概是觉得项楚士文文弱弱的没有阴间职官的气势,闭紧嘴没有说话。

它旁边披头散发的女鬼却迫不及待地自报了姓名和关系,还求项楚士:“大人,您要帮我们啊!”

哪知男鬼呵斥它一句,“闭嘴,哪里轮得到你说话!”

“哎哎哎,你大人还在这儿呢,怎么说话的!”项楚士主持公道说:“帮你什么,说清楚点!”

“这里有鬼!”

赵百倚忍不住吐槽,“你们不也是鬼?”

女鬼注意到赵百倚,认真地瞧了他几眼,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解释说:“它跟我们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它对你们做什么了?”

“它把我们尸体挖出来了。”

又是尸体?

赵百倚敏感地意识到一丝不对劲,问:“尸体在哪?”

女鬼指了指赵百倚身后的柜子,却说:“墙里。”

赵百倚把柜子打开,令人窒息的味道扑面而来。柜子里空空荡荡,挨着墙的那面木板被挖开,边缘处还有几条爪痕,墙体剥落成两个大坑,两具挂着烂衣服的骨架散乱而扭曲地戳在里面。

赵百倚于是又面无表情地把柜门关上了,这跟昨晚的案子不一样。

“它把你们的尸体挖出来了,然后呢?”

“它吃了。”

“啊?”

“我们不想投胎,所以附在尸体上躲过鬼差的追查,但是现在尸体不完整了,鬼差要抓我们去投胎。”

项楚士教育它们,“人死了都是要投胎的,滞留人间不止还蒙骗鬼差,没拉你们去地狱转一圈还是便宜你们了,。”

一听要去地狱受苦,女鬼忙求饶,“大人,我们不是故意触犯条例的,还望大人网开一面。”

“只要你们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将功补过,网开一面也不是不行。”

女鬼欣然点头,“大人还想知道什么?”

“挖你们出来的那只鬼,是什么鬼?”

“我也不知道,它……不是人的样子。像是野兽,好像每天都很饿的样子。”

这一描述把项楚士说迷糊了,脑海里一时间也搜罗不出匹配的鬼魂类型。

接着再盘问多几句,女鬼都是一问三不知,项楚士放弃了,开始处理眼前这两只。

“你们是怎么死的,说说。”

女鬼很老实,“我是被我老公杀死的……”

“他?”项楚士指着男鬼说。

女鬼害怕地点点头,继续说:“他家暴……”

被指家暴的男鬼愤然把头转了过去。

女鬼继续说:“所以我出轨了……”

“那你们绝配啊!”项楚士不禁说道。

赵百倚:“……别打岔了好不好!”

项楚士:“哦。”

“他发现我出轨了,砸花了我的脸,杀死了我。我死了之后,他良心过意不去,又怕坐牢,就自杀了。”

“他自杀,不走倒是没什么不对,你是他杀,死了也没变厉鬼,你怎么不去投胎啊?”

“家丑不可外扬!”男鬼咬着后槽牙说。

赵百倚跟项楚士一脸懵,这是个什么道理?

“我们死后,他不肯出去,说街坊邻居都在笑话我们,我好几次想跑出去,都到门口了,又被他抓回来……”

“你们街坊邻居都被你们吓跑了,还笑话个鬼啊……”

“那大人,我们还能投胎吗?”女鬼摸了把眼泪,小心翼翼地看了眼男鬼,男鬼黑着一张脸,没说话。

“那当然得去投胎了,留在这儿等你们家贬值啊!”此时项楚士单手捧着一本册子,翻了几页,说:“啧,死了这么久,鬼差都把你们划为游魂了,具体什么时候死的,报一下日期。”

女鬼将日期等信息告诉了他。

项楚士右手一摊,一只毛笔凭空出现在他手里,不知怎么下笔,颇为难,“清明过后都满人了,把你们排到七爷那边儿去吧。”

女鬼一听有希望投胎,忙弯腰作揖,“谢谢判助大人,谢谢天师大人。”

项楚士心虚一笑,先别谢了,谢必安那个懒散的破烂性子,估计排到明年也未必排得到你们……

“四天后,会有鬼差来接你们。”

这件事就这么简单地解决了,半点厮杀都没见着,而且看起来跟人皮书没半点关系,赵百倚蔫蔫地把向魏给他的符收好了。

项楚士用手肘闹他,“一整天耷拉着脸,干嘛呢?”

赵百倚勉强跟他开玩笑,“我今天好歹也算出了外勤,算不算工资啊?”

“你问向房东,兴许能抵水电费?”

而房东向魏此时只关注事业,问:“你们从来没有出过门吗?”

两鬼摇头,表示自己真的从没出去过。

向魏了然点头,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