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14.清明时节雨纷纷(2)
作者:伊三  |  字数:5103  |  更新时间:2019-08-10 00:07:01 全文阅读

终于走到庵堂,张师傅一把赵百倚的招魂幡拿走,赵母就冲到了快要倒下的赵百倚身边,把赵百倚扶到了里面的蒲团垫上坐着。

赵百倚两眼发昏,接过来赵母拿进来的温水喝了一口,才慢慢缓过来。

一睁眼,就看到赵母鼻头酸红,双眼布满泪花,愣是没哭出来。一见他休息得差不多了,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好些了吗?要不要让你爸给你再拿点吃的?”

赵母嗓子哑哑的,赵百倚听着也有些难受,“没事啦,妈,我没事,再坐会儿就好了,今晚再吃顿你煮的饭,就全好了。”

赵母放心地笑笑,抹了一把眼泪。

赵百倚看到自己的手被包扎好了,赵母却捧着他的手骂了起来,“那个破道士,也不知道真有本事没有,有本事他自己镇住老爷子啊,凭什么拿你的血来用!也不知道会不会犯什么禁忌……还有你大伯那胆小鬼儿子,还好意思把你一个人丢那儿,自己跑了,怂货!”

“行了行了,妈。”赵百倚宽慰她,“他们不济事就不济事呗,你儿子还是很能抗的嘛。”

“是了是了,就你厉害了,巴不得你离这种破事儿远远的。”

赵百倚嘻嘻一笑,正巧外边传来一阵吵闹声,赵母就说:“又讧什么,你好好休息,外边的事先别管了,我出去看看。”

赵百倚也确实是虚,懒得出去,嘱咐说:“你小心点,太爷爷挺邪乎的。”

“嘘,别乱说。”赵母提了他一句,出去了。

赵百倚常年不回老家,只在每年过年的时候回来一趟,可自从奶奶去世后,家里老人都不在了,赵百倚这几年的新年都是在牧安县城里过的。

即使是早几年,回来也不会来太奶奶的庵堂。一是离老家有点路程,骑车还好,要是步行,还真不愿意走。二是自太奶奶去世后,就有传言说庵堂里有人念经烧香,虽然猜说太奶奶会回来烧烧香拜拜佛,太奶奶是心善的人,死了也必定是心善的鬼,不会害人,但是人鬼殊途,他们对庵堂还是有点介怀的。

再说,虽然太奶奶顾念赵百倚,可太奶奶去世时,赵百倚还是婴孩,对太奶奶和庵堂毫无印象,只是在老照片里见过太奶奶的仪容和庵堂的旧貌。

现在的庵堂,虽然没多大改变,但是赵父还是会常年回来清扫卫生,更换一下家具蒲团之类的,有时刮风下雨造成破损,修缮之后,即使尽力维持原貌,但是时光流转,总归是不会不变的。

庵堂不大,进门就是露天的中庭,中庭一角有个水井,常年不用,已经封起来了。中庭两边,一边是厨房和杂物房,一边是房间和卫生间。中庭再进去,就是布置成庵堂里主殿,摆设简单,一桌一蒲团,供着佛祖和菩萨,两旁新添两扇落地屏风,是赵父早几年淘回来的,赵母嫌碍地方,不给赵父摆家里,赵父只好搬到了这里,一摆,哎,看着还行,上面还绣着《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挺应景,索性就一直放这儿了。

可这屏风……

赵百倚撑起来,凑过去看看,不对呀,他爸刚买屏风回来的时候,因为屏风是二手的,有些边边角角已经破损,他还记得,有一个角是破了一个洞的。

他之所以记得,是因为他还就那个洞、那些破损处跟他妈联合起来共同谴责他爸买贵了。

但是现在,这个洞被好好地补了起来,粘贴缝补的手法细腻,他断定不是他爸妈的手笔。

难不成……是太奶奶回来补好了?

赵百倚脑海中不禁浮现慈祥的太奶奶一脸认真地缝缝补补的画面,嗯额,有点怪怪的。

再想认真看看,屏风后方的窗户忽然响起“扣扣扣扣”的敲窗声。

赵百倚猛地想起在医院被周医生鬼敲门的一幕,一下子谨慎起来,绕过屏风,慢慢地走过去窗户那边,远远地伸出手指,依样“扣扣扣扣”地敲了敲窗户上的玻璃。

没有回应,他等了一会儿,才走近了些,隔着玻璃往外面张望,没发现什么可疑的。

但是他分明听到有脚步声,于是赶紧推开窗,探头出去张望,没见着人,倒是闻到一阵奇怪的香水味。

那股香水味,无疑是赵柏青的。赵百倚以为是赵柏青吓唬他玩儿呢,小女孩爱玩,他也懒得管,把窗关上了。

结果……

“扣扣扣扣。”另一边窗又响了起来。

赵百倚立即扭头看向另一扇窗,角落里一道目光转瞬即逝,他捕捉到了,心里咯噔一下,那是什么?他眼花了吗?

要不要过去看看?

算了,别好奇了。

自他撞鬼以来,他总结出,好奇不仅害死猫,也会害死人,万一有些鬼只是想随便弄点声响自娱自乐,你非得探个究竟扰了人家鬼大爷的兴致,人家,哦不,鬼家不弄你才怪,是吧?

他于是探出脚往门口走去,想说晒着太阳能安心些。刚出门口,地上忽然出现一个人影,赵百倚还没来得及抬头,有人从中庭的墙上一跃而下。

“啊!”

赵百倚大喊一声,打算埋头冲过中庭,没想到顿时被人捂住嘴,顺势往后一掰倒,赵百倚整个人往后倒去,被拖回里殿。

赵百倚估计自己是站不稳的了,已经预想到他的脑袋砸到地上的清脆碰撞声,没想到腰上被横了一脚,他挺直腰,竟坐到了地上。

眼前一晃,向魏的侧脸出现在他视线里。耳边传来一声悦耳的石子落地的清脆声,赵百倚抬眼看过去,一尊半掌心大小的的玉如意掉到地上,刚好掉到正走进来的项楚士鞋前。

项楚士弯腰,捡了起来,顺势掂了掂,不禁说:“这可是个好东西啊!”

“你们干嘛呢,有门不进要爬墙?”赵百倚忍不住骂了一句,不过是看着项楚士骂的,他可不敢骂向魏。

项楚士把玉如意扔回给他,“我不是敲窗了吗,你慢吞吞的还不如我爬墙呢!”

“谁让你敲四下!”

项楚士没想到赵百倚居然相信民间传说“鬼敲急门”的说法,好笑之余又带着不忿说道:“你项大人我是阴间判官助理,我怎么不能敲四下了,再说了,鬼要是想害你,还用敲门?而且是你家的那个小妹妹先敲的,我不过是依样画葫芦,你不说她,反倒说我!”

额……

你吓唬人你还有理了?

赵百倚说不过项楚士,端详起眼前的玉如意来,“你说它是好东西?”

“这起码是在河床待了好几万年的青石玉打的,趋吉避凶的。哦,青石玉是我们冥府的东西。”项楚士如是说,又扭头看向向魏,“跟你家那块倒是有点像。”

向魏也就看看,没说话。

“对了,你们怎么跑这儿来了?我妈不是说你们采风去了?”赵百倚无语,为了早起采风这事儿,整顿早餐,他妈都在吐槽他……

“我们跟了你一路了,那两个棺材有古怪。”项楚士说。

“两个?”赵百倚还以为只是太爷爷的棺有古怪。

向魏点头,幽深的目光在庵堂里绕了一圈,一张符箓从他衣服里飞出来,直击墙角,顿时火光一燃,焦味传来,黑色的强风碰撞上窗户,跑掉了。

“什么东西?”赵百倚下意识以为是那双眼睛。

向魏不爱说话,扭过头去,细细看着屏风上的经文。

项楚士只好替他说:“额,这个,应该,是清明节吧,有游魂飘荡,偷食香火祭祀什么的,刚一路洒了纸钱,你身上又有人皮书的怨气,估计招惹过来的……吧?”

老实说,项楚士压根就没注意到这一回事儿,他是判官,某种意义上跟鬼魂是相同性质的,有时候难以察觉,“哎呀没事,你平常注意点就行啦。你现在就跟肉靶子似的,总会有游魂野鬼被吸引过来的。”

待项楚士解释完,向魏又说:“你太爷爷太奶奶的棺应该是‘缚命棺’。”

“缚命棺?”

项楚士一如既往地解释说,语气中不禁带了点感慨:“这缚命棺就厉害了,我好几十年都没见过这玩意儿了……”

赵百倚瞬间被带偏:“你这么老了?”

项楚士横他一眼,来气了,“你管我多大年纪呢!能一样嘛,能按你们阳间的算嘛,我这年纪放我们下边冥府妥妥当当的青春偶像,多少小姑娘崇拜我喜欢我为了我死去活来一遍两遍又三遍的你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偶像!”赵百倚后悔莫及,哪能在老人家面前提年龄啊,“赶紧说吧!”

“以命缚命,是一个人用命束缚另一个的命,用这种棺,两人都不能投胎转世,一般来说,都是缚命者有意为之,而绝大多数情况下会导致被缚命者成为厉鬼,甚至是半人半鬼的摄青鬼。”

摄青鬼?

赵百倚想起莫侵叫那个黑气鬼为摄青鬼,心中不由地一惊,要是他太爷爷或太奶奶变成那样……

“可是我太爷爷太奶奶为什么要缚命呢,是不是弄错了?或者,或者,那时候买错棺材了?”

项楚士嗤他一声,“买错倒不会买错,这种棺材很罕见,会制作的人不多,敢卖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毕竟很邪性,除非有什么深仇大恨,不然不会有人想买‘缚命棺’的。而且这种棺,必须得是一人主导,两人合葬,且以某种秘密的联系合葬才能起作用的。”

“我倒是不知道太爷爷太奶奶有什么深仇大恨,我只知道太奶奶诚心礼佛,很少离开庵堂,跟太爷爷的感情是很克制的。”

项楚士摆摆手,皱起眉头,“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刚看了一下你太奶奶的棺体,已经有些破损了,一棺破损而一棺完整,就意味着棺内的束缚平衡被破坏了,必须要开棺,看是谁缚命,谁被缚命,找出联系,把两个命格断开,不然会遗祸子孙。”

赵百倚不怀疑他们对此事的严重判决,“可是开棺这么大件事……”

“必须开棺!”

“不能开棺!”

外面赵大伯已经和张师傅吵起来了。

事情是这样子的,张师傅也看出来这是“缚命棺”了,鉴于“缚命棺”的凶邪,张师傅将利弊说给他们听,强烈建议开棺烧尸改火葬,但是大伯二伯坚决不同意。

赵大伯声大势强:“我早就问你能不能行,你说没问题,我才请你来的,刚也问你是不是有不妥,你也说你能安置好,现在说什么,什么命棺,要开棺烧尸,我告诉你,死者为大,你要想烧我长辈的尸体,没门!我不请你了,你走吧!”

“赵大哥,你听我一句,这棺邪性,处理不好,会害了你们孩子的。”

“你放屁,那是我孩子太爷,还能害了他们?”

“赵二哥,你是明事理的人,你劝劝赵大哥,这事儿真得听我一回,你今天也见了百倚那样子了,你总得替赵家好孩子们想想吧。”

赵父也很为难,他不能把自家儿子受的苦难加诸全家的小辈身上,更何况张师傅的话无根无据,且张师傅又是大哥请过来的,他哪里好替大哥做主?

各方僵持不下,天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暗下来,午后的风一吹,在空中摇摇欲坠的雨滴啪嗒啪嗒地下了起来。

迫不得已,赵父最后拿下主意,在庵堂中庭架了个简易的挡雨棚,把两幅棺材先安置在那儿,等明天再行处置。张师傅则主动请缨要留下守夜,赵家人怕张师傅私下烧尸,可又没有人愿意主动留下守夜,为难之际,赵父先自隗始。

一旁听墙角的赵百倚听了,那哪成啊!

压在他胳膊上的项楚士也说:“这事儿凶险哈,还不如你来呢!”

赵百倚深以为然,连忙冲张师傅使眼色,疯狂暗示。

张师傅也是怕赵父出事,且赵百倚之前以血镇棺,万一出什么事,赵百倚的用处倒还大些。

可就这样要拿别人的宝贝儿子去冒险……

“要不这样吧赵二哥,如果您同意,我想把百倚留下。”

赵二夫妇脸色震惊,赵母直说:“不行!”凭什么都得往她家里挑人?

张师傅解释说:“百倚曾以血作引,赵老太爷知道百倚是他后人,是不会伤害百倚的!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让百倚受伤的!”

赵母坚决反对,赵父也表示不需要儿子替他!

此事暂定。

避雨的时候,赵母瞧见了向魏和项楚士。

“小倚,你朋友怎么来了?”

项楚士呵呵一笑,抓起赵百倚的手,说:“我们听说小倚受伤了,这不,过来看看他。”

赵母听了,直说小倚交上了好朋友。

而张师傅看见向魏,却大吃一惊,目光躲闪,最后低下了头,无故叹气。

一行人回家吃完午饭,雨势转为连绵的细雨。家里大人去商谈棺材的事了,赵母把打包好的饭菜交给赵百倚,眼眶红红的,“你让你爸小心点,我看那张师傅就是个没本事的,你去送饭也别多留,送完赶紧回来啊!”

赵百倚点头答应,刚出门口,向魏和项楚士穿着透明的雨衣,站在拐角处等他。

赵百倚问他们:“你们要去哪?”

“庵堂。”

“张师傅不是在那儿看着?”

“他搞不定的。”

“这是我家里的事,我怎么可以让你们替我冒险。”

“不全是为你。”向魏解释说:“他跟过我父亲学过几年。”

“难怪他看你的眼神奇奇怪怪的,那你们怎么……不相认?”

嗯……这个词?

向魏:“……人心浮散不可语。”

赵百倚不好意思说自己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同意他们同去,有向魏他们在,他也更安心些。

只是……要怎么跟爸解释呢……带着两个非亲非故的第一次带回家的朋友过去……要找什么借口蒙混过关呢……

路上,向魏说:“你最好,是能劝伯父回去。”

赵百倚叹息,这任务有点难度。

半路,却意外地撞上了赵父。

赵父向向魏二人颔首以致谢意,向魏二人知趣地走开了。

“爸,你怎么?”

“张师傅让我回去。”

“你不怕他私自……”

“如果真的很凶险,即使他开棺烧尸,先人也不会怪罪,最重要的,是你们都好。”

赵百倚点点头,正想着要怎么开口跟他爸说想去庵堂守夜。

赵父也犹疑片刻,顿而兀自说道:“我还小的时候,家里的一桌一椅都是你太爷爷亲手做的,锯木的木屑沾到身上,你太奶奶总要帮我拍掉。小倚,你太爷爷太奶奶都是很好的人,他们不会害你的,你想去就去吧。”

赵百倚如鲠在喉,肉麻的话闷在肚子里,鼻头的酸让晚上的风一吹就散。他的父亲,是极懂事理的人,闭着眼睛摸索摇摆的风向,也睁开双眼得以看清选择的正确与否。

赵父看向向魏和项楚士,“我能看出来,你那两个朋友不简单,我很高兴你带朋友回家。”

远处的向魏对赵父点点头,坚定而勇毅,给人安全感。

“你小心点。”赵父拍拍赵百倚的肩膀,发觉他已经长得那么高了。

“嗯。”赵百倚点头,看他的身影走在雨下,萧条而伟岸,赵百倚忽然害怕自己回不来。

但他义无反顾,没有临阵脱逃的机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