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6.生人入夜不入,亡人入夜不出。
作者:伊三  |  字数:5209  |  更新时间:2019-08-02 00:51:32 全文阅读

“薛哥,都找一圈了,没人没血没痕迹,要不先上车,让交通局的同事查查监控?”

薛凯抬头看看电子眼,点点头。

薛凯待不住,亮着手机手电筒四处查看,没一会儿,车里的警察冲他扬扬手,“薛哥,说没见着人,眼花了吧。”

薛凯只得作罢,拉开车门的时候,听到“咔嚓”一声,疑似骨折的声音。

“赶紧上来吧,薛哥,怪吓人的。”别人催他。

“打不着火啊,薛哥。”负责开车的警察颤颤巍巍地说着,把窗给摇上去,隔绝了外界的风。

“奇了怪了,才七点多,半个人都没见着。”

“瞎说什么!下车看看,大鹏你看着他。”薛凯发话说,于是除了赵百倚和被叫做大鹏的年轻警察,薛凯和另一个警察又下车查看了。

大鹏显然刚参加工作没多久,人长得稚嫩,胆子也挺小,瑟瑟抖抖地挨近赵百倚问说:“不……不会真的有鬼吧?”

“我怎么知道。”赵百倚心虚地打发他一句,谨慎地从关注着外面的动静。

薛凯倒是无所畏惧,打开车盖顶检查火花塞,没什么问题,却隐约听到车底传来细微的声音,像扭动筋骨的声响。

开车的警察靠过来,“薛哥,你也听到了?”

薛凯冷静地说:“别自己吓自己。”

“喂!”——“砰!”

一声惊呼传来,伴随着巨大的拍车门的声音,车里赫然只剩下吓傻了的赵百倚一个人!

薛凯赶紧打开后座门,质问赵百倚:“大鹏呢?”

赵百倚神情紧张地指了指驾驶座。

大鹏的腰板挺得笔直,此时正坐在驾驶座上!

薛凯拍拍车座,“大鹏,干嘛呢?”

大鹏闻言转过头来,满眼的泪水和惊愕,薛凯清楚地看见:一双苍白的手,捂在大鹏的耳朵处,“咔嚓”一声,将大鹏的脑袋一拧,大鹏的头,就这么轻飘飘地垂了下来。

“大鹏!”薛凯大喊一声,悲戚地回荡在公路上,恐人不闻,惊魂不见。

约十多分钟之后,以车为中心,拉起了黄色的封锁线,警车的闪灯转花了眼。

赵百倚、向魏和项楚士三人站在路旁,突兀地看着忙碌而悲伤的一切。

向魏倒是没什么所谓,他一向都是面无表情的表情。项楚士就郁闷了,连着被吵醒三次,起床气全写在了脸上,直到白宁拎着勘查箱出现。

赵百倚显然是忌惮着走在白宁前面的梁教授,心虚地低下头,以至于错过了项楚士看向白宁的炽热的眼神。

“宁……”项楚士冲白宁招招手,很高兴的样子,被向魏及时制止。

“待会再说。”

项楚士定睛一看,薛凯脸色沉重地向他们走过来。

“他死了。”薛凯说,却是看着向魏的,眼神有些凶狠。

那位叫大鹏的年轻警官,无疑是要死的了。

他被无形的力量拖出车外,凭空出现在驾驶座上,一双白得吓人的手,从车窗外伸进来,扼杀了他的生命。

向魏只得说一句:“节哀顺变。”

“你劝我们别走,是不是看见了什么?”

“为时已晚,多说无益。”

“你是道士,为什么不把她抓了?”

“青河巷是鬼界,生人入夜不入,亡人入夜不出,严格来说,是你们闯了进来。”

“他才二十几岁,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吗?”

“事实上,他是该今天死的。”向魏说:“即使没有没有那只鬼,不是在这里,今天他都是要死的,这叫天命不可违。”

薛凯看着眼前的罪魁祸首,尤其赵百倚沉默着低头愧疚的姿态更让他悲怆,记下恨来。

“这事儿没完!”薛凯放下话来,双眼渐红,扭头走开了,几个同僚怎么也拦不住。

赵百倚被这句话狠话吓到,抬头看见薛凯愤然离开的背影,深深地自责起来。

“其实……你可以救他的吧……”赵百倚喃喃说道。

向魏听到了,但他没说话。

人心肉做,他也是会有愧意的。

赵百倚理解他。

恍惚间,一偏头,马路的那边,发现有个女生站在远处,他不禁多看了几眼。

当那个女生跟他对上视线的一瞬,向魏突然提醒他:“别乱看。”

赵百倚一眨眼,那人就不见了。

马路的那头,空空荡荡。

他意识到,那是鬼!

兴许就是刚刚谋害了别人生命的鬼。

“鬼的意识都很简单,如果你表现出太多的关注,她会以为你在吸引她。”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很委屈地说:“我不关注,他们也自己找上门……”

“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们找上你。”

一言惊醒梦中人。

赵百倚这才琢磨起来,这“招鬼引魂”的源头到底是什么呢?

“不是时运的问题。”向魏看了他一眼,分析起来,“倒像是天生的命格,但是……“

“不会吧,我从小也没遇到过这种事。”赵百倚下意识地撇清,倘若将他的倒霉归咎到命格上,岂不就是给他的人生判了死刑?

向魏一时间看不出什么名堂,他不是专业的术士,也就暂时作罢了。

又等了好一会儿,叫做张哥的警察过来说:“上头说了,先让你们回去。”

赵百倚目送向魏和项楚士回去,却一个人在远处的路口坐着。他时而盯着黄色的隔离带,时而盯着看不到尽头的暗处,希冀那个女鬼再次出现,又或许那位新死的年轻警察会在忙碌的封锁区里以透明的身体四处游荡。

但他什么都没看到。

直到结束工作的白宁伸着懒腰地走到他的车前,看到赵百倚蹲坐在车门前,眼神空洞,有够可怜。

白宁听闻了出事的前因后果,从此情此景顿时猜到了赵百倚是这出惨剧的导火索。一路上,他都不敢多说话,怕揭了人疮疤。

但是赵百倚沉默了半路,问他说:“如果可以帮人,你会帮吗?”

“帮啊。”

“如果有顾虑,有难处,有很多因素,你帮吗?”

“那你有顾虑,有难处,有很多因素吗?”白宁反问。

半晌,赵百倚回答:“没有。”

“得了,怪深沉的,我受不了。”白宁忍不住吐槽。

赵百倚难得地笑笑,闻着车里好闻的熏香,豁然开朗。

白宁把车一路开到宿舍楼下,没找着车位,把赵百倚放下来,另外找车位去了。

赵百倚刚把脚踩到地面,寒风就裹着他露出的脚踝吹了一阵。尤其是在白宁的车开走后,宿舍楼前的空地变得更空。

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因为闹过命案的缘故,此时的宿舍楼前连半个逗留的人影都没见着,要回宿舍的人,特意绕过大门口,小心翼翼地从侧门进去。

赵百倚也从侧门进去,不是出于害怕,而是出于悲悼。

事情发生后,他也会想,要是他早一步,或许方浩野就不用死了。

不过......话说方浩野为什么要寻死啊?

医院的女鬼......那位周医生,又为什么要找方浩野啊?

思及此,赵百倚下意识地扭头,赫然看见宿舍楼前,站着一抹缥缈的身影。

方浩野!

于是在陷进安静的学校里,因自己一时兴起的回头而僵立在侧门口的赵百倚惊愕地盯着前面的空地:白天的时候,方浩野坠楼了,背朝天地摔下去,他摔断的骨骼把他撑成支离破碎的木偶;而在夜黑风高的晚上,方浩野鲜活地站在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安静诡然地凝视着他,忽然咧开微笑。

“啊!!!!!!”

赵百倚大叫一声,“花容失色”地看见宿舍大堂里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向他投去鄙视的眼光,他立刻捂住嘴,挤进电梯回了宿舍。

一回宿舍,恰巧碰到了米现正缠着甘霖,要添油加醋地给甘霖讲“赵百倚的遇鬼事件”。

甘霖一见“男主角”回来了,喜出望外,“主角回来啦,要不主角自个儿讲吧。”

赵百倚于是顺嘴一说:“......我刚在楼下见着方浩野了。”

甘霖、米现:“......妙啊!”不约而同地鼓起了掌。

“你说我也能看见吗?”米现配合地打开窗,往下一看,什么也没有。

他们宿舍是正好在宿舍大门一侧。

“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的吧。”甘霖说:“你可是读法医的,能不能把科学放在首位!”

恰好白宁也上来了,米现就问:“白宁你在楼下见着什么东西没有?”

白宁:“......鬼影都没半只。”

米现于是向赵百倚投去意味深长的眼神。

“……”赵百倚可真是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了,“我撞鬼了,能不能先关心一下我,方浩野什么的先放一边好吗?”

舍长甘霖忽略赵百倚的牢骚,他赶紧指挥说:“百倚、白宁,赶紧洗澡,宿管老大叔说十二点停热水。对了,赵百倚你小子怎么回事儿啊,电话也不接,还想叫你带宵夜来着。”

“我手机坏了。”在昨晚砸女鬼的时候。

赵百倚不多加解释,深知舍友们不会相信他的天荒夜谭,干脆快速跳过这一话题,其余的人也都各自忙活自己的事去了。

米现把一白色塑料袋扔他桌面,“喏,你的药,医院说让你改天回去复个检。”

“好嘞,谢啦。”赵百倚随口应了句,盘算着要不趁复检的机会把那周医生的什么切片拿出来,然后随手打开了他的背包,想把佛珠弄出来。

“我的妈!”

赵百倚一下子把包扔开,吓了甘霖一大跳。

“那那那那书怎么在我包里?”

赵百倚一翻开包,那本羊皮书赫然就在他的包里安安静静地立着,佛珠珠子全散在了背包底下。

患有鼻炎的甘霖不满地说:“你还说呢,从哪儿弄来的旧书,一股尘味,我懒得替你收拾,就扔你包里了。”

“哦,哦好。”赵百倚慢慢冷静下来,暂时把书挪出来,先把佛珠捞了出来。

路过的白宁瞧了一眼,觉得那书有点眼熟,一时想不起来,抱着衣服洗澡去了。

洗完出来,甘霖和米现已经上床歇息了,灯都关了,只剩赵百倚开着台灯,艰难地串着佛珠。

“怎么散了?”

赵百倚正专心致志地串佛珠呢,忽然从背后来了这么一声,胆小的赵百倚被吓怕了,手一抖,佛珠噼里啪啦地散到桌上,赵百倚赶紧拢住了。

好看的手指捏着颗佛珠稳稳地落到他桌上,他歪头看过去,白宁也刚好从他的左肩膀处伸出个头来,看向那些佛珠。

因为靠得很近,赵百倚甚至能看到白宁黑得近乎发绿的瞳孔。

“你眼睛是绿色的。”赵百倚目不转晴地盯着。

白宁愣了一下,眨眨眼,往他的桌子看了看,随手拿了本红色的书,盖住自己的军绿色短袖,问:“你再看看,我眼睛是什么颜色?”

赵百倚看了看,“哦,是红色的。”

“嗯。”白宁点点头,把书怼到他胸口,刚要把书放回去,看见那本羊皮书,忽然说:“这书我好像在方浩野那儿见过,”

“方浩野?你确定?”赵百倚大吃一惊,联想到向魏更加关注人皮书这一点,似乎探得了人皮书和方浩野鬼魂这二者间的一点端倪。

“好像是吧,我见他拿出来过一两回,都是小心翼翼的,我也没怎么在意。”

说完,白宁就睡觉去了。

赵百倚傻愣愣的,把书放到一边,又串起佛珠,脑子里都是方浩野和羊皮书的事。

昏暗的灯光闪了一下,赵百倚手上的动作一停,目光移到台灯上,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这台灯接触不良,电压不够是常有的事,以前也见过它闪,但是自从遇见奇怪的事情后,心境变了,就觉得它怪异了。

在扑闪扑闪的昏暗灯光下,赵百倚终于把佛珠串好了,顺便就套手腕上了。这几天的事儿有点多,他还是戴着求个平安比较好。

然后掏出向魏给他的三张符箓,其中一张塞进了羊皮书里夹着,扔回了背包里,再把背包塞进了柜子里。

他心想,是时候换个新背包了。

洗完澡出来,赵百倚打了个寒颤。洗的是冷水澡,又赶上了这么个天儿,被风一吹,赵百倚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全起来了。

把衣服扔洗衣机里,关上阳台门,正打算上床好好休息一下,从窗外吹进了“呜呜”的风,把窗帘拍得“哗啦哗啦”的,赵百倚又打了个寒颤。

几番犹豫之下,赵百倚终于把踏上楼梯的一条腿撤下来,摸着黑往窗户那边去了。

他心里嘀咕,都怪米现,开什么窗啊......

如此想着,不经意地往楼下扫了一眼,妈呀!

方浩野还站在原地,昂着头,视线直直地瞧着他。

他赶紧把头缩了回来,心脏开始剧烈跳动,影响着大脑皮层,后脑勺一跳一跳地痛了起来。

看我干嘛呀?

“唉,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赵百倚轻声哀叹,远远地把窗关了回来,再把窗帘紧紧拉上,密不透风,好像这样就能保证他的安全一样。

然而下一秒,宿舍门戏剧性地“吱呀吱呀”地打开了,赵百倚背脊僵住,静止了好久。但是那扇门,好像也静止了一样,跟他对峙着。

门外是一片黑暗,连紧急逃生牌的绿色光亮都没看见半点,像个巨大的黑洞,就要把他吸附进去。

赵百倚心想,要不把白宁他们喊醒?多点阳刚之气镇镇宅?

可是......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鬼而已嘛,方师兄而已嘛,没什么好怕的。

赵百倚战战兢兢地迈出一条腿,觉得不妥,慌手慌脚地找出向魏给的护身符,这才有点底气,颤颤巍巍地走了出去。

一出宿舍,门就“吱呀吱呀”地重新关上了,倒是很温柔地关上的,几乎没什么大的动静。

而就在他跨开步子的时候,头顶的走廊灯接力赛似的,照着他走的方向亮了起来,直到电梯前。

赵百倚似乎没那么害怕了。

如果是他不了解生而为人的方浩野,那么死后为鬼的方浩野,也未免太温柔了些。

他来到宿舍大堂,方浩野就给他开了锁,他第一次半夜偷溜出宿舍出得这么方便,尝到甜头。

方浩野还站在原地,因跳楼身亡而沾染上的血抹在白色衬衫上,让他看起来很狼狈,但是他脸上显然挂着温和的微笑。

他带着歉意说:“我好像吓到你了。”

“没,没有。”赵百倚傻愣愣地摇摇头,但眼神飘忽到方浩野的脚下,他没有影子。

“我没想到,跳楼死掉的亡灵居然没办法离开这里。”方浩野笑笑,低头看看自己脚上的银色锁圈,锁圈上勾着一条细绳,连在地上。“所以我一直在等你。”

“等我?”

方浩野点点头,“看起来,好像只有你可以看见我。”

赵百倚心想,其实我也不是很想看见你。

“你,你等我做什么?”

“我想请你带我离开这里。”

这话……似曾相识啊……

周医生不也是这样说的吗……

“带你……去哪儿?”

“第一院。”

果不其然。

“你要去第一院干嘛?”

他的眼神暗淡下来,“我想,去给一个人,一个交代。”

那个人,无疑就是周医生。

赵百倚心想。

虽然赵百倚不清楚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是他之前也曾经答应过周医生要带她去见方浩野的——那是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

既然双方都有这个意思,那他帮方浩野一把也不是不行。

“我……我要怎么带你离开?”

“停尸间,我的心脏切片在停尸间。把它带出去,相当于把我带出去……”

这话……似曾相识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