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5.嘴里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
作者:伊三  |  字数:5223  |  更新时间:2019-12-13 09:30:02 全文阅读

再醒过来,已经是下午了。

陪在他床边的,依然是米现。

米现见赵百倚醒了,立刻喊来医生护士。赵百倚还没缓过来呢,就被推出去做了好几项检查。

检查完了,赵百倚才一脸茫然地问米现:“我怎么了?”

米现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医院给我打电话说你晕在卫生间了,听说有两个实习小护士都被你吓坏了,完全不知所措,幸好白宁哄住她们了。”

赵百倚露出无奈的眼神,“白宁人呢?”

“早上的时候回去了,好像交小女朋友了,一女生给他打的电话!你说他一年到头在外边工作,哪儿来的时间交女朋友啊......”米现喋喋不休地八卦着,言语中充满了嫉妒。

“嗯。”赵百倚垂下眼,没在意米现说了什么,由白宁联想到他介绍的向师傅,心想,得赶紧找个时间过去找找向师傅。

“干嘛一副蔫了的样子,白宁不在也不至于这么失落吧?米现调侃他,注意到他手上的创可贴,又问:“不过你小子是怎么一回事啊哈赵百倚,闲着没事把自己手咬破?”

赵百倚皱起眉,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不会真撞鬼了吧?”米现如此猜测,不禁起了鸡皮疙瘩,“话说,医院还真挺邪门的……”

诡异的话题戛然而止,奇怪的情绪开始滋长。

没过一会儿,几个高大的男人走进来,“请问是赵百倚先生吗?”

“我就是。”

“你好,我们是警察局的,方浩野跳楼自杀一事,有些细节想问一下。”带头的一个警察亮出证件,姓薛。

赵百倚瞧了他几眼,有点印象,应该是昨晚在宿舍楼顶见过他。

“跟方浩野是师兄弟关系是吧?”他讲话挺桀骜的,有一种练达的警务人员的老气。

“嗯,但是不熟。”赵百倚尽量乖巧,谨言慎行。

“那天方浩野找你干什么?”

“聊了几句。”

“不熟还聊?”

赵百倚耸耸肩,“我也没想到他会来找我。”

事实上,赵百倚只见过方浩野几面,招呼都不曾打,方浩野离职之后,才在昨晚再见。

赵百倚有点心虚,心想要不要把方浩野的事和盘托出,可怪力乱神之说,说出来也没几个人信吧。

薛凯重复地问道:“不熟,他死前特意去找你聊天?”

“我不知道他会跳楼。”

“没人知道。”薛凯说:“你要是知道,那就不得了了。”薛凯直勾勾地盯着赵百倚,笃定他一定知道似的。

赵百倚确实猜到了,被他盯得一阵心虚,只得干巴巴地撇清他和方浩野的关系,“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来找我,算上这两天,我见他也就五六面,屈指可数。”

接着再盘问了几个问题,警察同志就走了,但是薛凯的眼神里,充满着和善的怀疑,让赵百倚觉得他放虎归山只是欲擒故纵。

赵百倚一心想着规避晚上的女鬼纠缠,眼见天就要黑了,不顾米现和医生护士的阻拦,强行出了院。

赵百倚执意要走,又不愿让米现陪他,随手拦了辆出租车,急匆匆地钻进车里,“师傅,去青河巷,我有急事!”

“好嘞,四十分钟准到。”师傅拍着胸脯说,一踩油门,车子就“嘟嘟”地开了出去,留下米现一个人吸汽车尾气。

另一边,车上的三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那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去把那小子逮回来问问,我们跟上。”

“是,薛哥。”电话那头传来声音。

不一会儿,米现就被两个人搭上肩膀,请进了一辆车里。路的另一边,一辆轿车追着赵百倚的方向开了过去。

“干什么,打劫吗?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我会报警的!”米现震慑他们说。

结果一个人亮出警员证说:“我就是警察。”

米现愣了一下,立刻换了一副大义凛然的脸孔说:“警察同志有什么用到我的地方,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死倒不必了,你朋友赵百倚,他去哪儿啊?”

“额。”米现回想了一下,他好像听到赵百倚说要去什么青河巷找师傅?为此还把他身上的现金抢走了……

“说话。”

那个警察瞪他一眼,米现立刻说:“好像去青河巷。”

“他最近有什么不对劲吗?”

“他什么时候都没对劲过,昨晚儿还说自己撞鬼了,现在又磕了两次脑子,估计以后也正常不到哪儿去了。”

那警察问完话,把米现请下车,立刻打电话给薛凯汇报。

那边的薛凯听完汇报,挂掉电话,赵百倚刚好下了车。

眼见天色越来越黑了,赵百倚越发不安。

现在黑夜对他来说,无疑意味着撞鬼。

更何况,这青河巷,还真就是一条巷子:直直地延伸下去,房子都是间隔式交错排列下去,大多数是两三层楼,房号却是打乱的,赵百倚一通找,愣是没找到47号。

这巷子真的好诡异啊……

冷风都从房子间的间隔中灌进来,刮起地上的纸张和落叶,绕在你身边飘来晃去,诡异得很。

赵百倚觉得心力交瘁。

身上旧伤添新伤,脑子磕碰来磕碰去,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遗症。被鬼缠了也就算了,还要被卷进方浩野的自杀案。方才那个领头的警察,看他的时候一脸严肃,明显很怀疑他。

“年轻人,你在这里干什么哩?”

赵百倚寻着声音看过去,一个推着垃圾车的老婆婆捡起地上的破纸,赵百倚定睛一看,似乎是冥纸。

“我,我找47号向师傅。”

“向师傅的铺子在那头哩,你赶紧去,天黑了,这里不太平。”老婆婆指了一个方向,赵百倚看过去确定方向,想对老婆婆说声谢谢,老婆婆已经不见了。

赵百倚站在原地,打了个寒颤,也赶紧走了。顺着老婆婆指点方向,果然找到了47号的门牌,“扣扣扣”地敲了三下门。

就在敲门的一瞬间,赵百倚幡然醒悟——昨晚白宁敲门,敲了三下,另外两次敲门,两次都是敲四下,两次都是鬼敲的!

听说,只有鬼才会敲急门。

“吱呀。”

媲美鬼片的恐怖开门声吓了赵百倚一大跳。

一个发型乱糟糟的人头从门缝里探出来,脸色很白,眯着眼睛,显然刚睡醒,问:“找谁啊?”

“我找向师傅。”

“哪个向师傅啊?”

“有很多个向师傅吗?”

那个人噗嗤一声笑了,一侧的梨窝很深,“进来吧。”

赵百倚一踏进门,忽地感觉整个身体被挡住了一样,往后仰倒,为了稳住身子,赵百倚后退一步站住,又退回到了门外。

那人看得好笑,扭头往楼上喊,“向魏,有人找你。”

一个高挑的男子应声下楼,看向赵百倚,只一眼,就说:“符撕了。”

开门的男子抬手,往头顶门上扯下来张黄底红字的符,说:“进来吧。”

赵百倚这才顺利进门。

一进门,赵百倚就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了,结结巴巴地说:“向师傅,我我我我我撞鬼了。”

向魏也不说什么,点点头,瞄了一眼睡眼惺忪、正要打开自己房门的项楚士。

“项楚士,符贴上。”

项楚士努努嘴,嘴里嘟囔着:“找你的人,把我吵醒了,还要我帮着干活儿……”

嘴里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

项楚士幽怨地把符拍回去,一溜烟儿地回了房间。

“上来吧。”向魏领着赵百倚走上楼,“坐吧。”

赵百倚坐到沙发上,环顾四周,就是普普通通的客厅,不是电影里点着红灯、焚着香火的设计,没什么新奇的,唯一称得上出奇的,就是眼前的向师傅,年纪轻轻,却沉稳淡定,气质出尘,颇有世外高人的高冷姿态。

向魏递过来一杯水,首先问:“谁介绍你过来的?”

“是白……先生。”赵百倚临门一脚,没把白宁的全名说出来。

因为白宁的原话就是说,“说姓白的介绍就行”。

他没接触这类行业,不了解其中内情,万一触犯了什么不能告知全名的禁忌,那就不好了。

但是向魏显然没赵百倚那么多心思,说:“既然是姓白的介绍的,那给你打个七折。”

赵百倚愣了一下,嗯?

还有这种好处?

赵百倚吞了一大杯水,镇定下来,捋清思路,“向师傅,要不我先给您讲讲情况,您有把握能处理好我的事,我们再谈价钱?”

“讲。”

向魏一声令下,赵百倚立即将自己从图书馆到宿舍到医院的经历一字不漏地说了出来,手舞足蹈,绘声绘色。

向魏听完,喝了口水,只轻飘飘地敷衍了他一个字:“嗯。”

听起来,向魏对这件事胸有成竹。

“那,那向师傅,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理?”

向魏看他一眼,沉默几秒,说:“你答应了她的事,必须要帮她完成。”

“哈?”其实赵百倚的内心是抗拒的。“我就随口一说。”

“对鬼来说,即使是口头承诺,也算是白纸黑字立了契约的,你不帮她办完这件事,你这辈子,她都不会放过你的。”

“不……不是吧?”赵百倚开始后怕,早知道就不随口答应她了。

“人都讨厌背信弃义,更何况是鬼也只是死后的人。”

“那,只要我帮完她这个忙,她就不会再缠着我了吧?”

“看她心情。”

“……”

“要是帮完了,她还有别的要求,别答应就是了。”

“不答应的话,她会生气吧?”

“嗯。”向魏很冷漠很诚实地说:“大部分鬼会。”

赵百倚哀嚎,“那……那些鬼为什么缠上了我?我也没做什么冒犯他们的事啊?”

向魏幽幽地看了赵百倚一眼,眼神意味深长,却说:“不清楚。”

赵百倚正面临生死,可向魏说话简明却不扼要,总是讲不到他心里的焦急点,于是一脸生无可恋。

“向师傅,你看你有什么办法能帮我从根本解决一下?”

向魏狮子大开口,“三万。”

“三万?”赵百倚跳了起来,“这么贵?”

“那你觉得多少合适?”向魏悠悠地问。

“我,我还只是个学生,除去生活费,手头上就只有,额四千多……”

“那就四千。”

“哈?”赵百倚摸不着头脑,他就只是这么喃喃自语一句,就把价砍下来了?那既然他都说四千了,赵百倚喜开颜笑地拍板答应:“那就四千!”

价格这么就算谈妥了,向魏丝毫没觉得自己吃亏,转身回房间拿了三张符出来,说:“这张随身带,这张贴在佛珠上,这张贴在羊皮书上。”

赵百倚接过来,认真区别三张符,都是黄底红字,乍一看都是一模一样的。

“这怎么分啊?”

向魏于是一张对折,一张两对折,一双三对折,又交代了一次,最后说:“改天把羊皮书带来,最好是中午过后到。”

赵百倚现在才意识到,向魏的重点似乎是在羊皮书上,而不是女鬼。

他唯恐祸不单行,于是问了句:“为什么?”

“楼下的那个,不到中午不会醒。”向魏显然是误会了,说道:“我不负责开门。”

话说,那时候也是说让他脱险后挑个中午过后的时间过来。

赵百倚无奈地笑笑,“不是,向师傅,我是想问……关羊皮书什么事啊?”

“你身上沾着很重的戾气,不会是那两个死了没多久的鬼传给你的。”向魏说着,站起来,靠近赵百倚,赵百倚绷住了背脊,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

向魏丝毫没有避嫌,从他耳朵后面捏出来一角泛黄的碎纸,形状莫名像个纸人,让赵百倚联想到日本阴阳师的式神。

“而且,你身上沾着这个。”

赵百倚惊愕地认出来那个颜色,那一角碎纸必然是属于羊皮书的!

向魏把碎纸放到茶几上,坐回沙发,看向赵百倚的身后,说道:“你改天拿过来,我看看。”

“额,好。”赵百倚的小脑袋开始陷入“阴谋论”猜想,原本就对羊皮书充满疑问与警惕的赵百倚第一时间把羊皮书列入一级戒备等级。

“那向师傅,要是我又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办啊,昨晚我明明按你说的把中指血点在眉间,但是还是有鬼找上我。”

“那个办法只是让你的三魂七魄不散,不能阻止你撞鬼。你要是想鬼别找……”

“扣扣扣。”

“什么声音?”敏感的赵百倚现在一听到敲门声就惊慌。

向魏立即摆手示意赵百倚别说话,向楼下看去。

楼下项楚士早就关了灯,一片安静。

赵百倚凑近向魏,毕竟向魏是道上的,比较有安全感。

“不会是鬼找过来了吧?”

“是人。”向魏说。

“难道是贼?”

“你见过哪个贼偷东西会敲门?”

过了一会,只听闻项楚士开门、开灯的声音,没好气的喊了一声:“向魏。”

向魏这才慢悠悠地下楼。

赵百倚跟着下楼,看到了中午时候的警察。

“我们是警察,我们找赵百倚。”

又是为了方浩野的案子。

薛凯的目光径直锁定赵百倚,“有些事情,还想问问赵先生。”

赵百倚倒是很为难,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向警察解释,他总不能说方浩野向他倾诉撞鬼的心事并贴心地赠送他符箓护身吧?

说不定还会被误会他们之间的情感不纯洁并被扣上封建迷信的罪名。

“赵先生,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这大半夜的……

赵百倚百般为难,最后只得点头答应。

不管怎么说,作为一名奉公守法的好公民,还是要积极配合警察同志的工作的。

而向魏往门外看了一眼,却说:“我劝你们最好别走。”

薛凯不屑地说:“我听说过向魏师傅的名声,不过我们当警察的,一身正气,怕是也没鬼敢近我们的身。”

一个年轻警察把赵百倚请进车里,忍不住说:“没想到你还真怕啊,你不是法医系的大学生吗,成天跟死人打交道,也信这个?”

赵百倚叹了一口气,不禁担心了起来:向师傅说别出去,之前那个老婆婆也说晚上这地方不太平,再加上自己最近的遭遇,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于是从兜里掏出那张对折了一下的护身符,紧紧攒在手里。

“哎呦,还拿着符呢,多少钱啊,不是骗你的吧,现在的江湖道士,可会骗人了。”年轻警察认真地教育起赵百倚,顺便给他普及了科学观念。

开车的警察忍不住也插嘴说:“没想到现在年轻人也信这些啊,还以为只有我这种老人家才会求下心理安慰什么的。“

“当心!”

薛凯眼明手快,眼见一个女生忽然横过马路,赶紧截下方向盘,车子微微拐了个弯,撞上了一旁的护栏。

幸好只是轻微的碰撞,车上的人都没什么大碍。薛凯骂了一句:“开车不好好开车,现在好了,差点撞到人,赶紧下去看看。”

前座的两个人连忙下车查看,车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稍微撞凹保险杠,但是横过马路的女生却不见了人影。

开车的警察凑过来说:“哪来的人啊,薛哥你是不是看花眼了?”

虽然开车的警察年纪比薛凯大,但他还是叫薛凯作“薛哥”。

“是不是人我还看不出来吗?”薛凯怼了一句,又忽然回过头来,他们刚好驶出青河巷的巷口,往青河巷里看过去,那是一条又长又黑的巷子,没多少光亮,看得人头皮发麻。

开车的警察裹紧自己的外套,低声说道:“听我邻居家的老太太说,这青河巷从民国时候起就出了很多怪事儿,挺邪乎的,我们赶紧走吧,薛哥。”

薛凯皱起眉头,觉得有一丝不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