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1.赵百倚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撞鬼了!
作者:伊三  |  字数:5118  |  更新时间:2019-07-31 18:56:01 全文阅读

赵百倚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撞鬼了!

就在他将近十二点踏出图书馆大门的时候,后脑勺忽然凭空炸出一个反虚入浑的声音,叫他:“别走!”与此同时,安检门出乎意料地响了起来。

赵百倚非常确定他从大一开始就没在图书馆借过一本书,今天晚上也一定没漏下任何东西,而且他极其肯定那个美妙的声音必然是属于一个漂亮小姐姐的,所以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转身跨回安检门内,企图在最短时间里恢复图书馆内的安静,并寻找那个声音。

但转身转得太急,他一抬脚一站定就眼前一摸黑,失去视线之前,有一抹白烟从他的右手边飘走,他猜那绝对是漂亮小姐姐的白色衬衫衣角。

“同学?同学?”

悦耳的女声柔柔地喊他,他努力睁大眼睛,视线逐渐清晰,发现图书馆的灯已经关得差不多了,整个一楼只剩下他自己和图书管理员,但她穿的不是白色衬衫。

他大失所望。

图书管理员的脸凑过来问他:“同学,你怎么了?”

赵百倚看着她的眼睛,感到眩晕,说:“没事,有点头晕。”

“要坐会儿吗?”

“不用。”赵百倚完全清醒过来,“刚警报器?”

“你有借书吗?”

“没有。”

“哦,那可能是你身上有金属物品,不过按例还是要检查一下你的背包。”

“嗯,好。”

赵百倚乖乖把背包脱下来给她检查,站着等候的时候总感觉后脖子凉凉的。

伸手摸摸,凉气就全喷在了手背上,回头看看,正后方的窗半开着,尾春的晚风带着凉意,窗户旁边的站式空调还一意孤行地为他送去清凉。

“同学,你有借书哦。”她刻意用欢快的音调说话,在赵百倚听来,像得逞。

“啊?”赵百倚心想我没借书啊,但是图书管理员确确实实从他包里抽出一本破旧的羊皮书。“额,我好像没有……”

赵百倚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她就把书塞到他手里,像强行扎了他一针麻醉剂,从手到肩膀,近乎掣停心跳的恐惧感,电钻般钻进头皮,半边身子都僵了。

赵百倚一撒手,那本羊皮书掉在桌上,压出一层灰。

忽然之间,空气安静得诡异,甚至赵百倚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但是,咳,但是我没有借书啊。”

“你看一下借书卡上有没有写着你的名字?”她坚持赵百倚借了这本又破又旧的羊皮书,把借书卡递给他看。

赵百倚奇怪:学校不是电子仪器扫码借书的吗,怎么还会有借书卡这么古老的东西?

但是他凑过去看了一眼,自己的名字居然赫然写在最后一排,分明就是他的字迹!

虽然他刚刚睡迷糊了,但也不至于神游去借了本书吧?

“不……我没……”

赵百倚断断续续地否定,直到图书管理员的表情在昏暗的灯光下带着重影,一晃一晃的。

那双纯净的眼睛变得混浊,像个吃人的魔鬼一样盯着赵百倚,咬着后槽牙说:“同学,如果你借了书,就带回去吧,别妨碍我闭馆了。”

“那不好意思,我现在不借了,我现在刷卡还书吧。”

赵百倚慌手慌脚地在包里找学生卡,图书馆管理员忽然紧紧地掐住赵百倚的手,美丽的面貌——隐藏在灯光阴影下的另一半美丽的面貌,忽然蒙上了一层密封的白色颜料,“变脸般”瞬间变作了凶神恶煞的梁教授的面孔,“你别想走!”

“啊!”赵百倚轻呼,一抬头,惊愕地对上桌对面甘霖的眼睛。

甘霖正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看着赵百倚。

赵百倚抹一把虚汗,恍神地看看四周,临近期中了,图书馆里座无虚席,都在认真地安静地学习。

甘霖指了指他摆在桌上的手机,无声地亮着屏幕,屏幕上三个恐怖的大字:梁教授!

他擦擦嘴边的口水,拿起手机冲出门口,扶耳听电话的时候语气里透着卑微,“您好,梁教授。”

“过来第一院。”梁教授只吩咐了这一句,之后赵百倚的微信开始不间断地接收信息。

而他的回复,永远只有五个字:好的,梁教授。

连标点符号都恭恭敬敬。

梁教授,这位在法医系只拥有姓氏与职称的荣誉人物,在赵百倚大三这年,以爆冷门之姿选中了平平无奇的赵百倚作为他唯二的学年论文指导学生和额外的实习助手。至此,默默无闻的法医系小透明赵百倚在恐怖如梁教授的手底下实习已经快三个月了。

大难当前,赵百倚把那个奇怪的梦暂时搁置,把桌上的东西一概扫进背包,小声跟甘霖说:“我先走。”

甘霖点点头,见惯不怪,继续复习了。

赵百倚一边查看梁教授的信息,一边用力地擦着自己脸上因趴在书上睡觉的压痕,企图让自己更加清醒。

而当他快步走过安检门的时候,清脆的警报声让赵百倚彻底清醒过来。

一颗心扑通扑通扑通扑通地狂跳,似曾相识的声音轻声叫他:

“同学?同学?”

不是这么邪吧?

赵百倚头皮发麻,不敢动弹,大腿肌肉紧绷地释放出逃跑的机动本能,试图找回上两个月体测1000米时冲刺的感觉。

图书馆的学生助理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同学,方不方便让我们检查一下你的背包?”

命里有时终须有。

赵百倚机械地把头转过来,眼前的这张脸跟梦里截然不同,他紧张的情绪才有所缓解,但他还是说:“能不能快点,同学,我赶时间。”

梁教授让他半小时内赶到第一院。第一院是第一中心医院,距离学校刚好二十分钟,这是赵百倚将近三个月以来骑小电动奔波于学校和第一院中总结出来的保险时间,一秒都耽误不得。

而现在,这位尽忠职守的好学生助理,将强硬的拦截眼神包装在甜美的微笑之下,把赵百倚请到了值班人员办公桌前。

赵百倚把背包交给学生助理检查,自己还特意留了个心眼,瞟了一眼,确定自己包里没有别的书。

“同学,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你的佛珠散了。”学生助理好心提醒他一句。

赵百倚的思绪被拉回来,“啊”了一声,扒开背包一看,佛珠全散在了背包底下。

这……

赵百倚捞上来几颗佛珠,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眉头越皱越紧,三个月来身体力行的守时准则瞬间灰飞烟灭。

“我这里刚好有几根穿绳,送你一条吧。”学生助理好心地从她的包里找出一根黑色的细绳递给赵百倚。

“哦,谢谢。”赵百倚畏畏缩缩地接过绳子,糊里糊涂地走出图书馆,手里还捏着几颗佛珠和那根细绳。

怎么办?

赵百倚懊恼。

这可是太奶奶的遗物啊。

太奶奶走的时候,他才几个月大,身体又不好,所以太奶奶临走之前就把这串佛珠留给了他,说是保佑他一生平安。

虽说赵百倚不信鬼神,也不随身戴着这串佛珠,顶多只是放在背包里求个心安,好歹不辜负太奶奶的一番心意。可现下,这个陪伴了他将近二十年的物件散了,他开始心绪不宁。

走在昏暗路灯下的赵百倚,影子一会儿被拉长,一会儿被缩短,他用余光瞄着地面,看见影子在他身后做出奇怪的动作。

他倏地转身,大胆注视着地下纹丝不动的影子,心乱如麻,不祥的预感伴随着信物的破裂更加强烈。

赵百倚昏昏涨涨的,不敢多想,找到自己的电动车,把脑袋塞进闷挤的安全帽里。

“扣。”

脑袋上的安全帽冒出一个惊悚的声音,把赵百倚吓得不敢动弹。

缓了好一阵子,赵百倚才抬起手摸摸安全帽,抱紧自己的脑袋,回头看看。放眼望去,都是一排排整齐的电动车。

偌大的停车场,只有他一个人。

那么,刚刚敲安全帽的声音是他多想了吗?

可那个声音,那个震在他头皮之上的感觉,完完全全就是有人在他身后敲了一下他的安全帽啊!

赵百倚开始怀疑自我,又摸了摸安全帽,冰凉而顺滑的触觉,加深了他心里的恐怖。

所以赵百倚是怀着对大乘佛法的敬爱之心,口颂西方如来佛祖、南海观世音菩萨、十八罗汉和众多神佛的名号,并祈祷着他们的庇护,以这样真诚的心意开着小电动一路疾驰到第一院的。

来到第一院,他马不停蹄地轻车熟路地跑过地下车库,下到负二层,拐到太平间。

赵百倚对这里非常熟悉。作为法医系的一名学生,尤其是职业法医兼任大学教授的梁教授的实习学生助理之一,赵百倚在最艰苦的一段日子里,几乎是住在了这个太平间里。

一进去,赵百倚就感受到熟悉的寒意。最外面的停尸间,冷冰冰的尸体全都被掩盖在短短的白布底下,露出尸体的双脚和挂在脚上的记号牌。之后,这些新鲜的尸体就会被转移到里面的停尸间,装进布袋里,拉上拉链,放进雪柜里,等着亲朋好友来认领。没人认领的尸体,医院就会把它转移到更里面的雪柜,等认领时间过后,就会移交殡仪馆或其他的地方。

太平间里还单独设有一间解剖室,只有梁教授、两个助理和相关警员有钥匙。梁教授穿着蓝色的隔离服,带着蓝色的口罩,套着蓝色的头套,一双漆黑的眼睛从众多的蓝色里脱颖而出,犀利地看向赵百倚。

“你迟到了。”

“对不起,梁教授。”赵百倚愧红了耳朵,连忙道歉,连腰都恨不得折到跟地面垂直以谢罪。

“隔离服。”

梁教授一声令下,赵百倚打开自己的柜子,利索地套上隔离服,开始助手工作。

他给梁教授递去能把尸体开膛破肚的冰冷工具,记录尸检台上冰冷尸体的伤痛和死因,自己的身体在冷气的侵蚀下也慢慢变冷。

赵百倚有时冷得也会反问自己是不是也死了,但是他的大脑依旧接收梁教授的指令,肢体依旧灵活工作,给他冰冷的心灵重重一击。

解剖工作结束后,梁教授拿来两杯热咖啡,递给赵百倚一杯,坐到了他旁边。

“谢谢梁教授。”

赵百倚毕恭毕敬,是双手接过来的。要不是梁教授坐了下来,他会站起来道谢的。

“工作强度很大,受不受得住啊?”

“没有问题,梁教授。”他握着那杯冒烟的咖啡,眼睛发涩,但是他从来没有说出过怨言。

梁教授私底下其实是个明事理的人,一眼就能看穿别人稚嫩的掩藏,但他巧妙的揭穿,别人却永远都参透不了,成不了开解,因此留下恶名。

“没关系,年轻人,能熬也是一种本事。”他拍拍赵百倚的肩膀,起身走了。

赵百倚独自一人,面对着太平间门口,坐在长长的走廊长椅上。

他想,他也就“能熬”这一个优点了吧。

他把那杯咖啡慢慢喝完,回解剖室把尸体缝好,装进袋里,装进雪柜里;把尸检台和工具都清洗干净,物件都归类得整整齐齐。

他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换回自己的衣服。拿包的时候,背包拉链被勾住,拉开了个口子,包里的东西掉出来,大半的佛珠倾倒出来,意外地骤落到地面上,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他叹气,跪下来,把躁动的佛珠扑到地上,慢吞吞地,一颗一颗地捡起来。

恍惚间,似乎看到有白得反光的东西一闪而过,闪进了解剖室。

赵百倚顿时鸡皮疙瘩起来了,回头看看解剖室的门,半开半掩,刚刚好容得一人进出,而解剖室里,肉眼可见,只有他一个人。

太平间里邪乎得很。

赵百倚不是不怕,而是在梁教授面前,他不能怕。但是此时此刻只有他一个人,潜伏的危机都是冲他而来的,他怂得很理所当然。

之前留他一个人清理解剖室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怕过,只是今天刚好做了奇怪的梦,佛珠散了,又处在这么个阴邪的地方,他难免更慌神了。

“吱吱呀……砰!”

沉重的铁门磨叽地转动滑轮,适时地制造合适的背景乐,最后调皮地撞上门框。

赵百倚吓得一哆嗦,好几颗佛珠从指缝间挤落,“咚咚咚”地滚走了。

“吱吱吱……呀。”

那扇门,承受不住太过暴力的关门,在撞回门框的一瞬间,又悠悠地敞开了一条门缝,发出可怕的声音。

赵百倚盯着那条缓缓打开的缝隙,差点要怀疑是否有人站在门外故意捉弄他。

但是门外只有飘白的盖尸布,被冰冷的空调风下慢慢摆动。

那股冰冷的裹着新鲜尸体味道的风,从低空偷袭而来,吹了赵百倚一个措手不及。

佛珠滚落到一个储物柜前面。

就在赵百倚往前挪动膝盖,打算把佛珠一手揽回来的时候,储物柜的门慢悠悠地松开了牙口,“吱吱吱呀”地打开一条小缝隙。

从缝隙里,泄露出诡异的黑色。

那些佛珠,那些小小的佛珠,以完美的排列组合,一半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另外一半被横切在无边的黑暗里,在黑与白的分界中契合得非常完美。

赵百倚屏住呼吸,膝盖倔强地不前挪半分,以优美的单臂延展的瑜伽姿势,轻巧地用食指把储物柜给推了回去,然后一颗一颗地摸回佛珠。

他很庆幸,在这一刻把错选瑜伽课的烦忧全都视作了幸运的命运的选择,不再自怨自艾,并下定决心,下周的瑜伽课,一定要认真学习。

两个呼吸过后,赵百倚小心翼翼地起身,谨慎的目光落在储物柜上,越看,越觉得安静,越觉得背脊骨发怵。

赵百倚觉得此地不宜久留,赶紧收拾了一下,关灯走了。

赵百倚走后,安安静静的解剖室里,储物柜门“吱吱吱呀”地打开,黑暗里,有一只手慢吞吞地伸出来。

“啪。”

那只手瞬间消失在光亮当中,彻彻底底,无影无踪,没有半点证据能证明那只手的现世。

但是赵百倚头皮发麻,一只手摁在灯钮上,一只手扶在门上,他的视线,聚焦在半开的储物柜门上。

他脸色惨白,抿着嘴,关灯,锁门,十分利索。

紧绷的神经拉扯着赵百倚的眼球,好让他避开停尸间外间横陈的尸体。但饶是这样,也没能避免他磕磕碰碰地逃离负二楼。

车库也自带诡异气氛,压低的顶部纵横着红色的管道,每一辆车都是一个封闭的单向视见盒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人意表地蹦出与某些鬼片场景相似的画面,又或许当下就有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在窥视你,正伺机而动。

而你,毫不知情,毫无防备。

赵百倚急急拐过几个弯道,找到电动车。

电动车快没电了,这真是一个让人沮丧的信息。

赵百倚往后轮看看,后轮有些下陷,轮胎也快没气了。

起步的时候,赵百倚开得有点吃力,遇到上坡也是,好像后座搭了个人似的。

搭了个人?

意识到这一恐怖猜想之后,赵百倚慌了一下,摆摆车头镜,看看四周的景象:他的身后只有倒退的无尽的黑暗,指使着夜里的冷风从四面八方杀过来,攻击的绝对目标,毋庸置疑是他自己。

赵百倚在心里祈祷,能平安无事地回到学校的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