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禁墟迷城 > 引
序章,一个故事
作者:阴阳假面生  |  字数:4557  |  更新时间:2020-10-15 09:36:43 全文阅读

寂静的黑暗中,传来一阵男人轻微的咳嗽。随即,一点晃晃悠悠的火苗亮起。

这是一盏古朴的铜灯,造型算不上复杂,上部灯盘凹陷,里面是灯油和燃烧的灯芯,下部灯柱主体部分是一个人俑,双手上举托着灯盘,人俑背部和下部的灯台之间有一个连接的把手,把手被磨得锃亮,看上去像是经常有人在使用。

微弱灯光缓缓的照亮了四周,这是一个封闭的密室,密室的上部四周留有通风的小口,可以看到有细微的空气流动带动着铜灯的火苗轻轻摇曳。

灯被放在一个石桌之上,石桌旁有一个简易的石床,床上正盘坐着一个人,长须垂发,趁着火光可以看到他的脸。

长期的密室生活,使得此人的皮肤白的有些过分,但耳朵却是异常的敏锐,此时他正闭着眼睛侧耳听着什么。

突然,他睁开了双眼,一旁的铜灯像是被吓到了一般,火苗忽闪了几下,眼看着就要熄灭了……

紧接着,那火苗突的蹿升,颜色变得如血一般鲜红妖艳。而此时,那人的眼睛竟渗出点点血光!如果有人细细的去看他的眼睛,定会吓的屁滚尿流。

这人的两个眼珠子,竟然是红色的!

在密室的外的一堵墙边,一伙人举着火把,小心翼翼地从墙上的破洞钻入,脚下散落了一地的碎砖和泥土。

为首的一人小声说道:“都麻利点,这可是个火洞子,这口锅,爷我支定了”

这里的支锅和洞子,都是行里的黑话。

过去,在山陕等地的盗墓者中,最喜欢用“支锅”来代表盗墓。支锅本意是支砌灶台,早年人们外出谋生,做饭都是临时砌个三角形的台子,把锅放上,然后生火做饭,故谓“支锅”。

盗墓贼们借用这个词来表示搭伙盗墓。如果发现了哪个地方有大墓,人太少吃不下,盗墓贼们就会拉伙结帮的合作。相对应的是,如果“锅支不起来”,则是盗墓不成,空手而返,也叫“走空”。

而这里的火洞子,指的是保存完好、未被盗过的古代木椁墓,因墓内会喷出不明可燃气体,故而得名。

相对应的水洞子则是密封不好、积满水或者已经被盗掘破坏的古墓。水洞子随葬品保存情况较差,盗出的古物一般质量都不是太好。

这伙人应该是一个散盗小团伙,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长辫马褂,腰间别着一把长刀,一只眼睛蒙着黑布,一道长长的刀疤从额头上面斜穿而下,估计是瞎了,眉宇间带着一股子凶煞。

几个人谨慎地走在墓道内,一个长着龅牙的瘦子跟班举起火把照了照一旁墓壁,声音有些颤巍的说道:“二爷,这壁画瘆的紧,俺看着有点不舒服。”

“没出息的东西,几张壁画能吃了你?”

另一个高瘦的男人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看样子,瘦高个在这伙人中也是有些地位和身份的。

二爷没有理会这两个人,举起手中的行灯照了照前方的墓道。这种灯,比普通的火把照的更远,造型看着和普通的灯笼极为相像,不同的是,它的灯口开在前方的侧壁之上,灯笼的内部,装有几枚铜镜,利用光在镜面的反射,使得光线得以集中照射,有点类似于现在的手电。

自古铜镜就有镇邪之用,据说,这种灯能够照散死者的鬼魂。

那个时候没有手电,这种灯成了盗墓贼们常用的照明工具。

“看着点脚下,这么长的墓道,保不准有什么暗家伙,招子都给爷放亮了,好不容易碰上个火洞子,别TM交代在这里了”

“爷,这壁画真的瘆得慌!”

走了不到一刻钟,那龅牙又颤颤巍巍的说道。

瘦高个回身朝着他屁股就是一脚,

“瞅你个没出息的样,你个怂包!”

二爷抬头看了看四周,两边的墙壁包括墓道顶部,都画满了壁画,壁画里是各种各样的动物,还有许多身穿奇怪服饰的人。

让人不解的是,人和动物眼睛都被涂成了红色,一个个失了魂似的往前走着。

“这些玩意,是那些诸侯王爷专门画在墙上吓唬人的,没什么好怕的。”

黑暗的甬道死一般的沉寂,空气里一丝淡淡的青烟在弥漫,在古墓特有的潮湿黑暗之下,远处的那伙人根本没有察觉。

许久之后,他们停了下来。

“不对啊,这墓道怎么这么长?”二爷回头叫道,“阿武,走了多久了?”

人群后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

“二爷,差不多快两个时辰了。”

叫阿武的是一个身材十分魁梧的男子,一身的肌肉十分的结实,普通人要是被他锤一下,估计骨头都要断上个三五根。

被唤作二爷的人心中有些不妙,刚要说话,却听到一个声音颤抖地说道:

“爷····爷爷···爷···壁···壁画!”

一旁的瘦高个抬手扇了那龅牙两个大嘴巴子,

“壁画壁画,壁你M个头啊!”

二爷举起行灯照了照四周的壁画,不由得头皮发麻,一股凉气顺着他的脊梁骨蔓延全身。

原先的人和动物早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人和动物残破的四肢和躯体!

散乱的尸骸扭曲缠绕,一股股的血水从尸堆中蔓延开来。一颗颗面部扭曲的头颅正张着血淋淋的大嘴,两只鬼眼死死的瞪着在场的众人。

那鲜艳的红色,在火把灯光的照射下直射人的灵魂,让他从心底感觉到了一股恐惧,那是面对死亡的恐惧!

身后的众人也注意到了壁画的变化,队伍瞬间变得有些慌乱。

这个二爷也不是一般人,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拔出腰间的一柄长刀,“都别慌,阿武,看一下人够不够!”

阿武左右环顾,“二爷,八个人。”

“八个人!”二爷心头一惊,自己这次出来带了九个人,有两个留在外面守着盗洞口,下来的只有七个,怎么会有八个人?

外面的那两个领了自己的令,是绝对不会跟下来的,就算有突发情况,也会用暗法通知自己,那么......

这第八个人是哪里来的!

他们已经在墓下走了快两个时辰,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就跟他们后面的?

想到这里,二爷额头不禁冒出了一道冷汗......

思索间,他转身望向人群的后方,在那里,一个黑色的人影正在后面晃晃悠悠的站着。

是那第八个人!

“妈的,管你是人是鬼,想断老子的后,先问问老子手里的刀!”

这二爷也当真是个狠茬子,瞬间便起了杀心,朝身后的瘦高个使了个眼色。

瘦高个心神领会,抬手三枚短镖嗖的一声射向后面那道人影。

镖是淬了毒的,只听得噗噗噗三声,后面那人瞬间中招,一声闷哼倒在了地上。

看着后面的人倒下,二爷心头没由来的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一切似乎有些太过简单了!

他接过瘦高个的火把,小心地走向那第八个人。

只见那人头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看衣着体型,心头不由的大喊一声糟糕!

“快,救人!”

说完连忙翻起地上的人。

此时那人脸色泛黑,浑身颤抖,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瞪着,嘴里不住的吐着白沫,一看就知道,已经没救了。

人是二爷带下来的。墓道太过于黑暗,队伍里只有二爷手上提着行灯在前面开路,后边的跟班都是点着火把。

火把照明范围有限,那人跟在队伍的最后,想来应该是被壁画的变化吓着了,哆哆嗦嗦的想往回溜,结果却是死在了毒镖之下。

死了一个同伴,恐惧在每个人的心头蔓延,不是因为死去的人,而是多出来的那个人。

每个人都后退了几步,紧张的看着自己周围,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们现在只有六个人!

在场的所有人的心头都涌上一股不安,额头手心都出了一层的白毛汗,谁也没有动,只是警惕的看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半晌,二爷开口道:“阿武,你可记得我第一次在后山见你的时候,对你说了什么?“

“二爷,第一次见你,我不过是个码头要饭的小伢子。“那个叫阿武的大汉答道。

二爷按下手中的刀,眼神发狠地盯着其他人。

众人瞬间明白了二爷的意思,一番确认之后,发现都是自己人,而多出来的那个人,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妈的,这地方有点邪门啊......“看着地上的死尸,二爷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

“好不容易碰到个火洞子,就这么退出去是不可能的,那人害死了咱的弟兄,绝不能饶!”

一个人哆哆嗦嗦的道:“爷,会不会遇着鬼了……”

“哼,人挡杀人,鬼来灭鬼!没什么好怕的!”阿武握着拳头道。

瘦高个伸手替地上那人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唉,对不住了兄弟,那王八鬼崽子,我定将他碎尸万段给你报仇!”

行灯的光无法照清楚墓道的深处,远远的看过去,墓道尽头如同黑暗的深渊,深不见底。

剩下的六人走在墓道之内,此时的他们,比任何时候都要谨慎,时刻提防着那个消失的第八人。

四周的壁画依旧是那种让人发寒的尸骸纠缠的血腥画面,看着似乎都能闻到一股血腥味。

长时间的精神高度集中,每个人都显得有些疲惫,而更可怕的是,他们发现,自己好像永远都走不出这段墓道。

算上开始,他们已经不停的走了三个时辰!当墓墙上那个熟悉的标记再次出现时时,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困在了墓道里。

“二爷,怎么办!”阿武抓紧了手中的火把。

二爷没有说话,他能感觉到众人的变化。

长时间的极度紧张,加上墓道封闭空间给人造成的压力,再加上死亡的恐惧,他们的情绪已经接近崩溃。

“你去死吧!”

突然,他们中的一个人发了疯似的扑倒旁边的一个伙伴,双手用力地掐着对方的脖子。

这是个满脸胡渣的男人,此时的他的声音却如同个发狂的女人一般尖锐刺耳。

他的表情变得无比的狰狞,整张脸都变得扭曲起来。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们谁也别想离开!谁也别想离开!”

他像个疯子似的喊叫着,手死死地掐着身下那人的脖子,身下的那个人死命的反抗。

面对突发的一幕,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连忙上去按住那个发疯的同伴,

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大的力气,竟然挣脱了阻拦,转身朝着二爷冲了过去,双手直直掐向二爷的脖子。

二爷见状一个侧身躲过,反身一腿扫向胡渣男的小腿,胡渣男直接摔了个狗吃屎,牙都磕碎了好几颗。

那人也不顾疼,嚎叫着爬起来就扑向二爷,血水顺着他的嘴巴流了出来,脸上表情尽是疯狂和狰狞。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他的声音已经彻底的变了,在场的众人心头都是一惊,难不成这人被墓中女鬼附了身了?

看着那人直朝自己扑来,二爷身子向前右脚踏向一旁的墓壁,左脚接着一蹬墙,借势空中身子一个旋转双腿夹住胡渣男的脖子,腰部用力一个后翻将其放倒在地,两手抓着他的一只胳膊,双腿使劲夹着那人的脖子死死控住,另三人见势也上来帮忙,七手八脚的按住他的双腿和另一只胳膊。

胡渣男用力的挣扎,却是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就在这个时候,之前被他掐过的那个人突然冲了过来,伸手拔出二爷腰间的长刀一刀捅进了那胡渣男的肚子里,白刀进红刀出,肠子都翻了出来!

“桀桀桀桀......”

就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持刀那人发出一声阴邪的鬼笑,抬刀冲着自己的脖子就是一抹,顿时鲜血四溅,喷涌如柱。

旁边壁画上的一颗狰狞的女人头瞬间就被染的血红,血水顺着墙壁缓缓流淌而下,一滴一滴的落向地上的长刀,溅起一朵朵妖艳的血花。而壁画中的那颗女人头,在火把的灯光下,一双血眼正阴森森的盯着众人。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前后不过分秒之间,所有人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那龅牙当场就给吓尿了裤子,腿肚子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瞪大着眼睛,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活……活活……活了!!!”

龅牙一只手指着墙上的壁画,嘴巴一张一张的,脸憋的铁青,全身由于恐惧剧烈的颤抖着,身体不住的往后挪,终究是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整个人连滚带爬的就朝着墓道深处就冲了出去。

龅牙刚冲出去十几米,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整条甬道都开始剧烈的颤动。

此时,那盏行灯还扔在地上,灯光直直的照着前方的墓道。

那龅牙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机关,就看得墓道顶部的巨石突然整块落下,二爷他们三人眼睁睁看着龅牙被瞬间砸成了肉饼,碎肉夹杂着血水如同被人踩烂的柿子一样溅的到处都是,墓道前方的路被整个堵死。

还没等他们反映过来,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震动,他们后边的墓道也被下落的巨石堵了个结结实实。

见此,三人心中都是一凉……

完了,今天怕是要栽到这里了!

就在这个时候,地上的唯一亮着的那盏行灯火苗晃了几晃,呲的一声,灭了。

三个人摸索着背靠背站在一起,黑暗死寂的墓道里,只剩下了三人沉重的喘息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