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妖者无疆 > 第一卷 生死不离 前尘惊梦
第一回 谁是大写的蠢字
作者:沐华五色  |  字数:3102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雍州,大雪三年不绝。

梆子声声,已是四更天,正是睡意深沉之时。

灯下人影消瘦,望之是饿了许久许久,灰蓝荆锦薄袄如同宽大的袍子挂在身上,显得他益发骨瘦嶙峋。

这荆锦出自江陵,除了贵之外,做成衣裳更是彰显身份之利器,即便是那衣裳虫吃鼠咬的大窟窿小洞,即便是发黄的棉絮像初春的草一茬一茬往外钻,也能彰显穿着衣裳的人曾经有钱过,只是后来花完了。

寸许长的蜡烛头在青铜烛台上狼狈燃烧,幽暗的夜风掠过半开的雕花窗,晦暗的烛火狠狠拂了一拂,灯下之人忙用手笼住灯芯儿,复又边咳嗽边伏案奋笔疾书。

“雍州连年大雪,雪上黄黑如尘,其气如烟,其味苦,中有如血者五寸,雪深丈余,倒塌房屋千余间,冻饿死者无算。”

笔下如刀锋犀利,字字泣血,不知不觉间,搭在腿上的黛蓝色薄绒毯滑落在地,人也瘫在了斑驳的书案上。

狼狈的烛火终于燃尽熄灭,那人伏在黑暗中一动不动,不知从何处涌出一股股鲜血,殷红的缓缓洇过桌案上泛黄薄纸。

窗外,铺天盖地的大雪无声无息的坠下,绵绵无终漫天飞舞,素白积雪层层堆积,掩盖了数行来去的深深足印。

————————————

作为云楚国的皇城,青州城比其余八州更要热闹繁华的多,终日车船往来交织,大把的外地客商和官宦涌进京城,巴望着能在这繁华帝都争得一席之地,升官或是发财。

有位名气极大的公子说过,站在具山房的二楼,往街面上扔个擀面杖,随便砸个人,不是巨贾就是大官儿,还说在京城这地界儿,家无万金都没脸说自己是生意人,四品以下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官的。

说这话时,正有位姑娘与那位公子相伴,听了这话,她竟然扭头便跑进了具山房的二楼,寻了一圈儿没有趁手的擀面杖,便只好倒了一壶醋下去,果不其然,就被个二品大员带着一干家奴凶神恶煞的追了两条街,追的灰头土脸才脱身。

青州城是个能挤死人的繁华大城,人口众多,比护城河中的鱼还要多上几分,在城里逛上一圈,抬头只见后脑勺,垂首唯有脚后跟,实在热闹喧嚣,却没甚么好景致值得一看,美景都在城外,穿街过巷,走出翠竹繁花掩映的粉墙黛瓦,绕过城外层层叠叠的梯田和茶山,可以望见碧空云影天然成趣,水村山郭秀丽如画,一派繁华富庶的风光。

京城里最寻常的大院中,碧树成荫繁花似锦,数个灰袍小厮静悄悄的立着,任凭汗珠子沿着鬓角缓缓滑落,也不敢抬手擦拭,就连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声,而墙根儿底下,跪了一溜年幼姑娘,皆是衣衫褴褛低眉顺目的模样,长发乱糟糟的散落着,似乎还夹杂了些稻草灰尘棉絮,明晃晃的日头映照着她们的脸庞,一水儿的羸弱苍白。

“先生,姑娘们都带回来了,您看如何安顿。”领头的小厮微微躬身,轻声细语间有十足十的恭敬与畏惧。

树荫儿下背身儿立着个白面书生,端了描金粉彩小盏饮茶,身上靛蓝暗花越罗直身洗的发白,领口袖口滚的金色祥云倒是很显富贵。

书生闻言转过身来,一张脸瘦的惊人,两颊深深凹陷,脸色是一脸遭了灾的菜色,实在给这繁华帝都抹黑。他将小盏递给身边的丫鬟,只微微抬了抬虚浮微肿的眼帘,示意身边的小厮挨个勾起姑娘的下颌,他则俯下身来仔细端详,时不时还动手捏捏脸蛋儿。

书生读的书多,见惯了书中的颜如玉,挑姑娘的眼光也比寻常人好上几分。

他打眼一瞧,就知道哪个是“肌理细腻骨肉匀”;

隔着薄衫,就晓得哪个是“冰肌自是生来瘦”;

瞟上一眼,便选的出能教养成“回眸一笑百媚生”的那个;

更绝的是,燃上一柱香,便能知道哪个是“缱绻意难终”。

他仔细端详过后,指尖滑腻尚在,便一口气点出了十数个姑娘,不苟言笑的脸露出淡而薄的喜悦:“雍州虽然苦寒,养出的姑娘却别有风情,这些个好苗子媚骨极佳,带到别院去好生教养,日后有大用处。”

小厮应声附和道:“喏,小人知道轻重,会让别院的嬷嬷好好教养她们如何伺候人的。”

书生凝眸,语气是平静而温和的,眸光却如同数九寒天里的冷风,凌厉而寒冷的刮过来:“务必要小心仔细,不可伤了身子皮肉,平日里你们对旁的姑娘们动手动脚,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看不见,但是这些姑娘是有大用处的,你吩咐下去,他们谁若想断子绝孙,就尽管毛手毛脚。”

小厮心中一凛,躬身点头从善如流:“小人会看紧了他们的。”

书生就着丫鬟的手,啜了口茶,望住余下的姑娘,淡淡道:“你知道轻重就好,余下的这些好好教导规矩,来年也好送往各府邸为婢。”  

小厮躬身称是,拍了拍手,唤了几个下人到近前,低声吩咐数句,便将姑娘们带去了未知的将来。他一心想在书生跟前讨个巧,转眸想了想,殷勤凑趣道:“日后小人会时常去建水古道转一转,雍州大灾,卖儿卖女之事不绝,想必会更好更便宜的货色的。”

书生赞赏的微微颔首:“今日将雍州逃难来的姑娘都买下了,太显眼了些,我瞧着那些小子中,也有不少根骨奇佳,适合伺候人的,你过个三五日再去,都买回来仔细教养,这些孩子,都是咱们日后在青州城的立足之本,万不可大意。”

小厮低垂眼帘,不敢有丝毫大意:“喏,小人会仔细的。”

书生凝眸又道:“两年了,还没有无双公子回京的消息么。”

小厮打了个响指,一只白鸽从树梢落到地上,吐出一枚水波荡漾的圆珠,那珠子方才触到地面的暗影,便光华大作,在地上投出水波微漾的影儿来,涟漪散尽后,光芒中赫然出现个男子的背影,苍青色交领长袍不饰一纹,只在腰间束一道乌金云纹腰带,身姿清雅无双,而他的面前则是一望无际的深蓝色大海,有巨舟往返不停。

半盏茶的功夫过后,光芒敛尽,男子也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红通通的山峦,像是火光四射。

小厮躬身道:“先生请看,无双公子最后消失于东闽国的阴火山脉,而阴火山脉的禁制诡异,小人的追踪之术在那里全然没了用处,再者,无双公子修为高深,小人等绝非敌手,故而不敢跟得太近,恐打草惊蛇误了先生的大事。”

书生望着地上的光华流转,抻了抻衣袖,阴沉着脸道:“无双公子可并非浪得虚名,你们这一路跟下来,怕是早已惊动了他,只不过是佯装不知,并不发作罢了,也罢,你们将人手都收回来,不必再跟着了。”

小厮道:“喏,小人这一路跟下来,发觉无双公子性情大变,整日里几乎酒不离身。”

书生凝眸道:“两年前东闽国一战究竟出了甚么事,他竟如此一蹶不振,离开了青州不说,还整日酗酒。”

小厮摇了摇头:“小人查了这几年,也全无头绪,两年前之事,是曲天雄亲手做下的,可小人查下来,他似乎也全然不知内情。”

书生暗自生疑,始作俑者都不知其中详情,这着实说不过去,可查来查去,却又毫无可疑之处,他按下心思,缓缓道:“两年前的事慢慢查,总能查出来,至于无双公子,青州城中有他的主子在,他迟早会回来的,吩咐下去,收回来的人手全都去守青州四门,一旦无双公子进京,即刻回禀,万不可惊动了他。”

小厮躬身:“喏,只是小人有一事不明,此事殿下已明令交给了曲天雄去查,先生为何还要劳心劳力。”

书生眸光犀利,深深一笑:“主子信得过他,我可信不过。”

小厮垂首:“喏,小人这就吩咐下去,定不会误了先生的事。”

书生眸光一瞬,像是染了秋霜般微凉:“郡主近日如何,可有甚么动静。”

小厮摇头:“并未,无双公子离京后,郡主便十分安静,除了与曲家大姑娘交往过密外,并未见与旁人有何往来,想来是两年前郡主修为尽废,无双公子又离开青州,她不敢擅动了罢。”

“郡主,郡主向来心狠手辣,哪里会轻易束手,莫要被她眼下的隐忍给骗了。”书生嗤的一笑:“倒是曲莲,我着实没有想到,郡主与她过从甚密,焉知不是存了利用之心,那丫头心思单纯,当得起一个蠢字,可笑曲天雄算无遗策,却算不出会被女儿坏了事。”

小厮道:“只是先生,曲天雄纵着他女儿与郡主往来,会不会是他有了二心,正在给自己安排后路。”

日影微漪,书生藏在淡淡的暗影中,那样瘦,像是一抹鬼魅的影儿,声音益发阴寒:“此事也并非全无可能,着人盯紧了曲家与郡主府的往来,一丝一毫都要回来报我,他敢给自己寻退路,那就休怪我送他上死路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