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龙神王君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欠削
作者:我有一梦  |  字数:5987  |  更新时间:2019-06-19 16:11:45 全文阅读

岔路口这边就只剩下流血不止的幺魁一人。

其实这边战斗一起,昆仑学府中就应该有昆仑弟子抑或是掌事们察觉到这边的战力波动,早就该出来人查看了,不过昆仑学府门口却始终无人走出。

难道大家都在看热闹?

一场入山关比试过后就有太多昆仑弟子替上官龙晴鸣不平。

那张太虚更是对身边弟子毫不避讳的说,那次比试其实是上官龙晴赢了,而且赢的不止他幺魁一人,昆仑山历代杰出新弟子无一人能及她,以后也不可能再有人打破少女只用了一炷香时间就过了入山关的记录。

幺魁自父母死后,这还是第一次流泪。

他想要变强,想要成为可呼风唤雨的强者,想得到师父的认可,为此他很努力,与修炼上更是勤勉不怕吃苦。

可是此刻,屈辱感,挫败感,让他甚至有些绝望。

为何那少女到了昆仑山中就能事事顺意,一路向高?

而自己不止因与她的一场比试而一直被山中弟子暗中嘲笑,此次更是被人家轻飘飘几下就打成重伤,以后他在昆仑山中还有谁能够瞧得起他?他让师父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更加让他难过的是,他自己也对自己很失望。

还有绿荷,她若不向她师父告发自己还好,他的一次冲动恶念,真就要断送了自己在昆仑山上的前程。

该怎么办?

幺魁不顾身上伤痛,苦苦思索,渐渐就模糊了意识。

许是幺魁平日里人品太差,与谁都是格格不入,极少数的几次下山也都是见谁都阴狠着一张臭脸的样子,很少有昆仑弟子愿意与他多说上两句话。

不过想想也是,幺魁生气起来是连山中花草都不放过的主,其气场满带攻击性,试问有谁会想要接近他?

差不多是半个多时辰后,幺魁都已经晕厥了,才被上山路过的孙正明救起,并派弟子通知了清玄。

清玄这边也才听说寿山仙人的弟子绿荷被无境轰出了山门,正怒气冲冠的想去宋天合处讨说法,就又得了幺魁受重伤的消息。

反了,反了。

轰走他请来的贵客已经是让他清玄在朋友眼中颜面扫地,这竟又有人胆敢在山中出手重伤他的弟子……

无论那人是谁?

清玄都绝对不会轻饶了她。

寿山仙人遇事还算沉稳,并未对清玄说什么责问的话,只说让清玄别太生气,事情需查实起因才好再做论断,之后老仙家就下山去寻弟子绿荷,这一去就再未上山,而是带着徒儿很快离开了昆仑山境内。

清玄看过了伤重晕厥的幺魁后,立即现身到宋天合处找说法,宋天合也才从无境口中得知了上官龙晴与幺魁切磋,重伤了幺魁的消息,这边正感觉头痛呢,清玄已然仙幻现身到了他面前。

见了清玄,宋天合连忙陪了笑脸说道:“师叔,幺魁小师弟与龙晴小师妹两人切磋的事儿我听无境说过了,无境擅自赶绿荷仙子下山,我已经责罚他去昆仑崖面壁思过去了。至于幺魁的伤,我会让紫彤亲自前去为其调养……”

听了宋天合避重就轻的说话,清玄立目,喝问道:“宋天合,我昆仑山中弟子什么时候可以随意斗剑比狠了?就算她是清虚弟子,也不能罔顾了我昆仑山山规法度。”

宋天合见清玄气盛,连忙解释道:“师叔,我听无境说好像是幺魁硬要与龙晴小师妹切磋的……”

清玄打断宋天合说话:“那又怎样?同门出剑如此不知轻重,她就是想要了幺魁性命,有这等阴狠心性的弟子,你这昆仑山主是想要坐视不管?”

“师叔,你总得让天合将事情来龙去脉查清楚再做定夺才是吧?”宋天合愁苦了一声。

一边是闭关冲击神阶的清虚弟子,一边是与清虚同辈,最为护犊子,也是昆仑山中老祖级别人物。宋天合此时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怎此次上山的弟子都是爱惹祸的家伙?那幺魁这才被哑海修理完几日?就又没了记性,和上官龙晴干上了呢?

见宋天合不想立即给自己说法,清玄脸上气色更重道:“无需你查了,我自会去问个清楚。”清玄话落,身形仙幻消失。

宋天合立即变颜朝着门外喊了一声:“来人。”

“山主,有何吩咐?”

一名黑袍中年弟子应声进门躬身问道。

“算了。由他去吧。”本想叫人前往北峰的宋天合突然又改变了决定。

昆仑山中,清字辈的存在此时只有清虚与清玄两人,清虚闭关,可以说清玄就是山中辈分最高,话语权也是最高的存在,清玄又与清虚斗了一辈子,宋天合虽答应了清虚要好好照顾上官龙晴安全,也决定放弃一些事情的争夺,不过他还是很乐见清玄去问责上官龙晴,北峰无论将要发生什么,他都可以让自己撇清关系,因为毕竟上官龙晴此次招惹的可是清玄。

昆仑北峰。

上官龙晴闭目盘坐于石凳上,她并未急着进木屋内休息,而是调息静气,她知道她重伤了幺魁,事情定然会有后续隐患,不过好在她已然回到了北峰,在这里,谁想要对她动手,都将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她亦想了许多对策。

因为在镇边将军府中她就见识过太多无法讲理的事情,所以她虽然知道清玄会来找她的可能性并不高,不过事总有万一。

万一清玄就是为了弟子要对她出手呢?

万一昆仑山中真就无人敢阻拦清玄呢?

万一那寿山仙人与清玄知道了事情真相却就是不想要脸面,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要昆仑山交她出去给幺魁与绿荷一个说法呢?

上官龙晴闭目养神,她知道若再有一两个时辰,北峰无人来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

不过若是在这其间有人寻来,那她就要孤军奋战了。

她从不会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也并未后悔向幺魁出剑。

因为有些时候,想做的事情就要去做,尤其是当人家都找上门抑或是堵到门口了。

在镇边将军府内她可以万事儿都隐忍,因为那时的她太过孱弱真是无力也无法杀人。

此时她有了些修为,有了些杀人手段,她会允许自己微微冒险的同时,也绝对会计算好事情的利弊得失。

做此时自己能做之事儿,当做之事儿,前提是要想办法在师父不在的情况下,保住自己的小命。

在昆仑学府门前岔路口处她并不是非要出手,只不过她看得出幺魁对她有极重的杀心,那时她也有暗自权衡,若她任由幺魁与绿荷言语攻击侮辱,以那两人心性只会是越演越烈,才不会因为她的隐忍而选择放过她,极有可能两人会一直与她纠缠,待行到了那无人山间路途,修为并不及幺魁与绿荷两人的她,一旦动起手来,所面对的危险将会更大,所以她才会选择就在岔路口那里邀战幺魁,毕竟那里上山下山往来的弟子较别处多,若真出现了幺魁与绿荷联手对付她的局面,她大可以退向昆仑学府,就算逃不掉,总是比在无人处多出几分生还希望。

上官龙晴心中无比清楚,她重伤幺魁的事情清玄不追究是最好,其原因很简单,丑事儿不外扬,幺魁只能吃下这哑巴亏。

上官龙晴细细在心中推算,她心中那最坏的局面却还是来了。

清玄为了要给技不如人的徒弟出气,还真好意思在清虚闭关时候前来北峰,想向她这小辈出手。

清玄身影现身到北峰山脚时候,子淳、子烨走出恭敬对清玄说道:“师叔祖,山主有令,北峰封山,无有小师叔许可,任何人都不能私自上山。”

“哦,这还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昆仑山也太过优待她一个凡界女子了。你们退下吧,我去山上就是要与那不知死活的丫头说两句话。” 面对子淳、子烨,清玄只是微停脚步,之后继续前行,因为他知道这些小辈根本拦他不住。

“师叔祖请留步。”子淳、子烨如临大敌,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不过方才无境扶着上官龙晴上山交代他们要守好山门,任何人不可让其进入,下山时候又认真交代了一遍,所以二人有理由相信,清玄上山是要找上官龙晴麻烦的。

“怎么?你们自信能拦下我?”清玄脸色阴沉继续前行。

“师叔,他们自然是拦不下您的……”

随着薛聪一的声音,清玄面前一身白衫,面色红润,无比潇洒俊郎的昆仑剑术剑法堪比清虚的男子现出身形。

“噢,是聪一啊?你来得正好,随我一同上山去,别让某些人说我以大欺小。”清玄说话间继续向前,薛聪一身形只是一闪就正好拦在了他身前一步远的距离,使得清玄不得不停下了上山的脚步。

薛聪一的出现让已然被清玄甩去身后的子淳与子烨都如释重负的深深吐出一口气。

他们知道自己不是清玄对手,可清玄硬要闯山,他们动手也不是,不动手也不是,所以薛聪一的出现于他们两人来说就是那及时雨。

薛聪一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拦阻清玄上山,向前躬身微施一礼说道:“师叔,师尊闭关前就已经交代下来,任何人都不能私上北峰打扰了小师妹清修。他老人家的交代,弟子可不敢违背。”

薛聪一是听了无境传信,让他快往北峰,想办法护好他的小师叔,说是小师叔闯了祸,重伤了幺魁,师尊不在,他又被罚,他怕有人乘机对上官龙晴出手。

上官龙晴与清虚对薛聪一有重生再造大恩,他自然也知道,以清玄在昆仑山上的资历,以及这些年他与清虚间的恩恩怨怨,若让他上了北峰,上官龙晴就算不死也难逃一劫。

其实这些对薛聪一来说也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清虚闭关冲击神阶正是关键时候,清玄若真对上官龙晴动手,以清虚性情,他会宁可神阶枉费,也是要出关护弟子平安的。

所以,清玄此番要上北峰,其真正目地有可能都不是上官龙晴,而是就要断送掉清虚的神阶修行路。

听了薛聪一说话,清玄面色越发阴沉的说道:“你说这话是想让老夫出剑了?”

“若师叔非要上山,聪一是要拦上一拦。”薛聪一半分不退让。

“哈哈,好,很好。昆仑山上人都说你薛聪一剑法仅次于师兄,我今日就见识见识。”

清玄说话间手中现出那把黑泉剑,薛聪一手上亦现出他的本命飞剑巴清,两人正剑拔弩张,下一秒就要挥剑相向时候。

上官龙晴于山路上飘然走来。

似乎只是眨眼间,上官龙晴就到了两人近前,她注目向清玄不卑不亢的说道:“清玄师叔,您来找我,怕是幺魁并未与您说起我对他出手的真正原因吧?您不妨回去问问他在深水潭都对绿荷仙子做了什么?”

自己对幺魁出剑下狠手自然不是因为了绿荷仙子,不过想要打发走清玄,上官龙晴就必须要将那绿荷带上,清玄可以轻视她,却不敢轻视了绿荷仙子。

“无论幺魁做什么,也轮不到你教训。”清玄手握黑泉,若不是顾忌着薛聪一在场,他真想即刻将那少女一剑挑断经脉,让她伤了自己弟子后,还敢来他面前如此说话。

“师叔,我可没教训他,我也不敢教训他,是他非要与我切磋,而且说是期待这场切磋好久了。”少女依旧是那副淡淡冷冷,说话却总是会咬在理上,语气柔缓样子。

“切磋……哈哈,这么说就是幺魁技不如你了?”清玄不无讥讽的问了一声。

与清玄来看,幺魁之所以会败在上官龙晴剑下,皆是因为少女拥有了昆仑老祖的剑意护体。

其事实也算是如此,不过少女却是一副很欠揍的神情,点头对清玄说道:“他在剑术剑法、还有心性上是不如我。清玄师叔,你面色如此难看,不会是因为幺魁未能胜我,想要替他出头?也要与我切磋一场吧?”

我一清字辈的存在,就你也配与我说切磋?

清玄面色越发难看。

而一旁的薛聪一却抬手掩嘴憋笑,暗叹着小师妹这嘴还真毒。

清玄露出了就要杀人的神情,狠狠看向上官龙晴说道:“就凭你也配老夫出剑?”

“那师叔来北峰气势汹汹的找我又为何事呢?”

清玄无语。

清玄身后的子淳与子烨脸上也强忍着笑容。

少女不看清玄,歪头恍然说道:“啊,难不成师叔你是想替幺魁与我道谢?道谢就不必了,毕竟我们同是昆仑山的弟子,家丑不可外扬,你与他说,他惹的祸事儿他自己不说,我自然不会说,有您这样的师父护着他,为他擦……脏嘴,他也无需谢我。”

听了上官龙晴说话,子淳、子烨脸上笑容更重,子烨甚至以心语与子淳说了一声:“我想小师叔方才一定是想说有清玄师叔祖为那幺魁擦屁股。”

子淳垂眸,却悄悄点头。

本就是一肚子邪火无处发泄的清玄,此时越发的感觉火向上涌,头顶都要冒白烟了。

“上官龙晴,你别以为你如此说,老夫就会放过你。”

“师叔若就是想不分青红皂白问责于我,那也好,我们就去往昆仑祖师堂,喊着山主与所有长老一起,还有幺魁的相好,我们坐下来细致论论谁是谁非?”上官龙晴依旧是一副不紧不慢,不卑不亢的神情柔缓说着。

“上官龙晴,你说话注意措辞,什么叫幺魁的相好?”清玄严厉斥责了一声。

“啊,我说错了,那女子是被骗的,这会应该是在山门口哭呢。师叔不知道吗?您该去瞧瞧……”

直到了此刻,清玄对上官龙晴所说话语才有了些警觉,他那正冒火的心湖也立即冷静了几分。

清玄绝对是老人精,上官龙晴在他面前如此,显然是有恃无恐,她言语中暗有所指……不怕叫人一起前往祖师堂,那就说明事情远不止她重伤了幺魁那么简单。

与幺魁一起的是绿荷,她为何会称绿荷为幺魁相好?又为何要补充说绿荷是被骗的?

自己徒弟的心性清玄最为了解,幺魁本就是个色胚,他之所以会对上官龙晴耿耿于怀也是因为他初见少女时的一番心意没能得到少女的回应。

绿荷与仙皇后外甥已有婚约是仙家人尽人皆知的事情,若是幺魁真胆大包天做下不可弥补之事儿,被仙皇后一家追责下来,祸将临头的就不止是他清玄,甚至会连累昆仑山。

坏了。

清玄再顾不上想要为徒弟出气,废了上官龙晴修为的想法,立即转身仙幻离去。

眼见清玄离开,上官龙晴还不忘躬身说了声:“上官龙晴恭送师叔。”之后少女眯眸微笑看向子淳、子烨与薛聪一说道:“谢谢师兄。谢谢子淳、子烨。”

“你是不想活了吗?”薛聪一严厉一声。

“我就是因为想活才会如此啊。”少女负手于后,一脸委屈神情。

薛聪一心中知道少女所说多半是真,以少女心性,清虚又在闭关,她绝对不会徒惹是非,摇头无奈一声道:“罢了,日后我来北峰陪你练剑就是了。”

上官龙晴能够猜得出薛聪一说这话的用意,他来北峰陪她练剑是假,为清虚护道才是真。清虚闭关冲击神阶,最是不能分心,有薛聪一在北峰守护,昆仑山中就再不可能有谁能够伤害到她,除去她,也就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清虚分心的了。

少女眼眸越发现弯的对薛聪一说道:“谢谢师兄。”之后转身上山去。

“你还能不能说点别的?”薛聪一气笑一句,迈步跟上少女。

“比如?”少女偷偷于身后向着子淳、子烨摆手。

“你为何要伤幺魁?”

“他欠削啊。”

薛聪一与上官龙晴行往山上的一问一答,让才要隐身离去的子淳与子烨同时噗嗤笑出声来。

小师叔真可爱,这话说得够霸气,没毛病。

接下来,缓步行在山路上的两袭白衣继续说着话。

“无境因你受了山主责罚,被派去昆仑崖前面壁去了。”

“好啊,我终于可以清净些了。”

“哎……可怜了无境那呆子对你的一片心意。”

“他的心意我是知道的,所以他早就该去往别处面壁,好好专心修炼去,也不耽误我悟剑不是。”

“小师妹说话在理。”

“就怕山主没两日就又放他出来。”

“会吗?”

“会。”

上官龙晴与薛聪一一路说话一路登山间,昆仑后山一座深谷中的石屋前。

哑海手拿盛酒葫芦,眯着双目微笑望天。

“那条两角蛇何止是欠削,他是一直在找死。”

老人话落,有山风忽悠刮起,昆仑山北峰鹤鸟飞聚鸣唱,更有笑脸样的云朵飘渺聚散。

上官龙晴突然于山路上停步抬头,之后眯眸一笑。

薛聪一亦停下脚步,看向上官龙晴说道:“你心可真大,亏你还能笑得出来,师祖送给你的剑意可不是让你如此挥霍的。”

“师兄看出来了?”少女转头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倦容。

为了打败幺魁,她强自驾驭昆仑老祖留在她体内的精纯剑意,其反噬力之大,是她自己也没能想到的,可以说此时她的五脏六腑都如同有千刀万剐般的痛,不过为了不让人看出她受了内伤,她从下山就一直强自隐忍支撑着,她的演技永远堪称完美,就算是青玄都没能看出她已是强弩之末。

“这里无人,别死撑了。我背你上山。”薛聪一说话蹲下身。

“谢谢师兄。”上官龙晴趴去薛聪一背上,还不忘又一次道谢一声。

薛聪一背起少女的瞬间,与在雷池那边背起少女时候的无境一样,险些没能起来身。

之后他无奈笑了笑,并未多说什么,而是立即以仙法给紫霞观那边的紫彤传递了消息过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