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喋血末世 > 正文
第三章 该配合你的演出请叫我演员
作者:落枫梧桐  |  字数:3639  |  更新时间:2019-03-25 21:20:17 全文阅读

五年前,杨诚的父母车祸去世。现在诀别路桃馨花园这套两居室的小房子就是父母留下的,杨诚回到家,发现门口留着些许泥土,也许是隔壁邻居装修的工人踩在这里的,进了门还未脱鞋就躺在沙发上,

  

  今天发生的事情真是太离奇了要是别人,可能一辈子也不会遇到吧,他无奈的笑着摇摇头,但是好奇心的驱使,又想去确认下今天坠楼的女孩到底有没有死亡,如果按照自己看到的这样,一个正常人是不可能活下去的吧。如果已经死去了,杨队他们看到的又是什么?难道杨队在故意欺骗我,可是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大家都看到了不是我推她下去的,我正在七楼,她在楼顶,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啊,如果说对我有什么目的,我什么也没有,我也产生不了什么实际价值啊。想着想着也想不出什么,还不如明天去医院看望一下这女孩吧,说不定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呢。想了下还不知道女孩名字和所在的医院,于是便拨通了张队的电话,“张队,你好,我是今天的小杨啊”张队“小杨你好,有什么事情吗?”杨诚“是这样,今天那个女孩我还是比较在意,我想去医院看望她,能告诉我她的名字和所在的医院吗”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道“病人叫万可芯,现在就在羊城第一人民医院,病人现在需要静养,你最好不要去打扰”杨诚道“好的,知道了,我也就是很感慨,这么年轻的女孩子为什么就会跳楼呢,这样她的父母该多伤心啊”张队“是啊,现在年轻人经历的事情的内心太脆弱了,”过了一会说“小杨,我了解过你的家庭,你也是一个很不容易的小伙子,有一颗正直善良的心,也懂得吃苦耐劳不管生活有什么不容易的,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不管有什么坎迈过去就好了”杨诚说“啊?您为什么会这样讲呢?”张队“哈哈,也没什么就感慨一下,要是没什么事就先挂了,手机时刻保持畅通,后期可能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配合,”杨诚“好的,再见”

  

  挂完电话,发现刚刚烧好泡面的水已经开了,便泡起了面,看了下微博,手机屏幕是一个女孩,端庄儒雅,很有气质且有点俏皮小可爱,这是初恋女友苏芮欣,初恋不如说是暗恋女友吧,五年前,父母过世后,苏芮欣一直陪着杨诚,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杨诚心里都装满了这自认为是女友的女友。苏芮欣家里是做药材生意的,家境不是一般的好,但是苏芮欣并没有因为自己是有钱人家的女儿就一副傲气凌人,仍然是温文尔雅的样子,正因为这样,直到三年前,苏芮欣一家搬去国外,都没有表达过自己的心意。

  

  微博今天真热闹啊,羊城热搜标题为《空中少侠仗义救美少女》,这标题真够吸引人的,英雄,是每个青年向往的吧,打开视屏一看,一个戴着眼镜的记者在介绍,今日本市耀阳大厦一女子为情轻生,擦玻璃的小伙仗义救助,女子如今医院救治,没有生命危险,结束后小伙,为了不接受采访,拜托警察帮助离开我们为小伙的英勇和热血鼓掌,希望大家。第二条微博上的标题是《震惊,女子轻生,小伙飞扑救人》,看到这些标题,杨诚关上了微博,这都是些什么啊,现在的媒体怎么净胡乱写,一点也不知道实际情况,还有我也没有做什么,怎么会这么推波助澜?好像一切都是有预谋的一样。打开电视吃着泡面,然后收拾厨房,等等,这些做完以后发现已经九点多了,于是去浴室洗漱,摘下眼镜放在旁边,透过浴镜看着自己发现额头上眉心处有一条淡红色的丝线,好像要裂开一样,不痛不痒,用手摸了摸发现也没什么感觉,便不再管它。

  

  洗漱完毕,想到一整天了,也没给师傅李润打个电话,便拨通了号码,响了好多声,终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句不耐烦喘着粗气的声音“谁啊,”“师傅,是我”“什么事”“我想给你讲下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没等杨诚开口,电话那头传来一句娇滴滴的声音“润,谁啊,,,啊,,啊,慢点,啊。别他么来烦我,有事明天再说”,杨诚本想再说什么,那头就挂上了电话。 这人有,心里这么想着,转念一想,今天2-14情人节啊,呵呵,原来是这样,也怪自己不懂事,打扰了别人的好事,别吓出什么毛病,以后肯定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杨诚躺在床上,想起了张队对自己讲的话,和张队第一次认识,为什么他会对我说这些呢?如果是对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讲这样的话不是很奇怪吗?就好像他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一样。这也是什么征兆吗?想着想着,杨诚便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自己躺在一个白色的空间里,没有边际没有方向,全身好像被什么压住了,不能活动,但是意识非常清晰,在这个地方,自己的意识好像能离开身体,而自由活动能飞,能跳,能跑,就好像神话里说的灵魂出窍,这就是另外一个身体,杨晨用这灵魂体在空间中四处遨游,飞了不知道时间的距离后,来到一个凉亭的旁边,凉亭里站着一个穿白色汉服的女子,背对着杨诚,杨诚想靠近看这女子,还没走几步,那女子说,“你来了,我等你好久了”这一句吓的杨诚退后了好几步,“你,你,你是谁?我们认识吗?”杨诚说,,,“你不认识我了吗,杨诚”说完她便转过身,是苏芮欣,,,竟然是苏芮欣,杨诚大步向前跑去,大声对去虽然喊到“芮欣,你怎么会在这儿,”便准备向前拥去,是啊,这三年,杨诚太想苏芮欣了,几乎每天都在想,正当他双臂快碰到苏芮欣的时候,苏芮欣脸上突然变得扭曲,冒着血液并混着脑浆,她双手掐着杨诚的脖子,杨诚用双手拼命的推着这女子,口里含糊不清的喊着,“你,你不是芮欣”

  

  随后便醒了过来,全身冒着汗水,躺在自己的床上,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家具,熟悉的手办,是了,刚刚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因该是太想念芮欣了,然后又记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才会做这样的梦,杨诚起了身,在床头柜里拿起了许久未抽的烟,到阳台上咂了两口,猛咳了几声,自然自语了句,这么久了还是没有学会抽烟啊,然后把剩下的大半截烟扔在了地上,用脚踩了几下,捡起来扔进垃圾桶里。看了下时间,现在是凌晨三点,远方还有几家的灯光还亮着,他们也还睡不着吗???远方的风吹来阵阵凉意,杨诚感觉有点冷,想回房间拿件衣服,发现放在阳台上许久的仙人掌开花了,仙人掌是现在的月份开花吗?应该不是吧,这也是什么奇怪的征兆吗???哈哈,一定是自己太敏感多疑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征兆。于是返回房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如果爸妈还在的话,现在的生活该是怎样的啊,如果自己还有个兄弟,活着姐妹该多好。自已这么多年来,还是没改掉孤僻的性格。记得乡下姥姥家有个兄弟,也多年未见了,现在应该也二十三了吧。自己也二十三了,对啊,昨天二十三了,生日吗?我已经忘了生日的感觉了,

  

  慢慢的慢慢的,杨诚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睡着了,呼吸很均匀,很平稳,有时候皱着自己的小眉头,感觉还有点小可爱呢,,,客厅里这时传开了一个女声,“宇宁,诚儿也到了年龄了,不如我们接他回去吧”这时一个男声说“不行,还不到时候”女声“可是……”男声接着道“好了,你不要再说了,现在还不到时候,我自有安排,”女声也只得作罢 ,,,,当然,这一切杨诚是不知道的。

  

  这一觉杨诚睡得很踏实,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红润的阳光像小孩子的皮肤一样,照在窗帘上,杨诚伸了个懒腰,想着再睡一觉,这时,电话响了,“爷爷,你的孙子给您来电话了,爷爷,您孙子给您来电话了”,拿起一看,原来是师傅李润,刚接,那边就是很粗暴的大声吼道“杨诚,你在那,几点了还不来上班,是不是不想干了”,一看时间我靠,八点多了迟到了迟到了,“师傅,我正在车上,堵车了,对不起,十分钟到”“十分钟??还要十分钟,堵车不知道自己早点起床吗?你什么态度,我要向公司报告,扣你工资,不给你点教训你不知道厉害,还有今天耀阳大厦必须全部擦完”大家都知道李润的二叔是公司的主任,公司除了杨诚全都是关系户,如果他真的去打小报告了,杨诚肯定会被扣钱了。扣钱,这还了得,杨诚是要钱不要命的主,嘴上马上回应李润说:“师傅,最亲最爱最亲爱的师傅,马上就到公司了,今天的活我一定全部干完,如果干不完不下班,不吃饭,不回家”说完就挂了电话,心里盘算着,要扣我钱,想多了,看我先去老板那给你演出戏。

  

  九点,擦的好公司老板办公室,一个二十多的年轻小伙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坐在老板办公桌对面边哭边说:“杨姐啊,你看微博,昨天我是救人当英雄了才没有完成工作,下午又配合警察做调查笔录才没有完成工作,毕竟我们是良好的市民,不能因为这就扣我工资啊,我爸妈都生病躺在床上,还有妹妹要抚养,如果你扣了我工资,我该怎么办啊,上有老下有小全靠我来拉扯养活,如果你扣我工资,就是断了我们家的生路啊”这么无耻的话,这么不要脸的事也只有我们杨诚才干的出来了。坐在办公桌前的精干女性捂着肚子大笑道“你小子别演戏了,不会扣你工资的,放心吧”杨诚说“杨姐,杨姐姐,杨好姐姐,不如把之前工资结给我吧,昨天发生了这样的事,以后我也不敢在做这工作了,如果工作的时候,出现什么意外,对公司和对自己都没有什么好处啊,”说完便又要哭了。杨总皱了皱眉头说,思虑了一下说“行”接着在敲了几下键盘说“你去财务哪里领半个月工资走吧”杨诚惊喜道“真的?谢谢杨总,谢谢杨总”说完一溜烟跑出办公室,好像生害怕老板反悔一样,办公室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这小子真是有一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