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炼仙之旅 > 正文
第二章 神仙手段
作者:成功执子  |  字数:2580  |  更新时间:2019-04-21 20:38:02 全文阅读

“哎哟,怎么得了,腰快断了”,九叔公正躺在一口井边,大呼小叫。

“叫魂啊,哎哟,可怜宇儿了”,八叔公也长吁短叹。

九叔公望着熟悉的环境,心里一阵恐慌,“师傅,我们怎么回到这儿啦,那张桌子还是我做的”。

八叔公赶紧爬起来,发现两人还在那座道观,所有物件都是原样,长叹一声,“完啦,我们又得重新修炼”。

九叔公不信邪,想试试法力是否还在,对着一张椅子作掌吸状,椅子纹丝不动。

八叔公安慰道,“老天爷的惩罚,你就别想了,我不也没法力了吗”。

孙宇这些天很忙,孙思邈丢给他一大堆事。

早上采药,上午看病,下午做药丸子,晚上诵经、练功。

药庐外,孙思邈悠哉乐哉地喝茶,都是孙宇新炒的,这时代哪有这玩意儿。

一酌一饮,一股真气从丹田升起,孙思邈不由顺着口诀修炼,每每都觉神清气爽,视觉、耳力大进,往常突破不了的境界,眼看有松动。

终于寻到宝了,这十年没白等。

外面的百姓,正排着长队,都冲着孙宇来的。

几天功夫,孙宇彻底征服十里八乡,百姓给他起了“孙小仙”的名号。

“宇儿,今天看了多少病人”。

“师傅,这怎么得了,昨天才四十个,今天有一百个,药丸子根本不够用啊”。

“乖,就当修炼了,神仙就是这么过来的”。

午夜,孙思邈教孙宇念《清心经》,道家吐纳功夫。

孙宇忘记自己是谁,好在还记得道家修炼之术,天天练着,一到下半夜,全身热乎乎的,还老做旖旎之梦,梦中女子是谁,要不要告诉师傅。

又过了两日,到了两师徒休息的日子。这是孙宇强烈要求的,每旬休息两日。

“师傅,今天要去哪儿啊,我还没睡醒呢”。

“进长安城,都跟秦府约好了”。

“非要我去啊”。

“废话,我就你一个徒弟”。

两人出得药庐,门外早候着一位白面小将。

“孙神仙,小子秦怀道,奉家父之命,特来接你。咦,你老变年轻了,可有仙术妙法”。

孙思邈捋着长须,“怀道眼光不错,贫道这几日数了数,须发变黑有100多根了”。

孙宇不由埋怨,“师傅,你老没事数胡须玩啊,真是,徒儿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孙思邈笑骂,“你懂什么,成仙修炼,有很多种方式,你需要活动,我需要恬静”。

秦怀道第一次听到这么隐秘之事,什么动,什么静来着,入府得详细问问。

长安皇家道观“回元观”,历来香火旺盛。

100多座炼丹炉一字排开,火烧得旺旺的,青烟袅绕,时不时飘出一股清香。

掌炉道长正是东晋葛洪祖师的第四代玄孙,葛无龄。

相传葛洪祖师得道成仙,历时仅40年,留下巨作《神仙路》为证,书中详细记载了成仙的步骤、条件。

书中开篇就是,成仙者,非药补、功德、心诚、大悟不可也,得道之日会有仙人迎接,共登仙界。

“皓日当空,葛神仙更衣换履,洗面洁手,神情肃穆地朝上天三跪九叩。晌午,只见西方飞来一片彩云,一结髻仙人挽着拂尘,骑着一头神狮,当众接走了葛神仙。当时天空传来一阵美妙的仙乐,至今令人难以忘怀”。

长安城东门,一伙人在眉飞色舞地说着听来的段子,秦怀道听得口水滴答。

“秦怀道,到底走不走啊”,孙宇大声呼喊,这都什么神仙,有那么邪乎吗,还彩云、神狮,谁见过。

八叔公乍听熟悉的声音,惊讶得手直哆嗦,不小心揪断了好几根胡须,“宇儿,他也来了,道尊保佑”。

一进秦府,孙宇吓着了,还以为秦家就一带兵的,跟山下那个游击将军一样穷苦。

谁知竟是一位朝廷大将,府衙庭院比山上那口湖大多了,得有多富贵啊。

不行,等会儿得多要些诊金,药庐都快断顿了。

老管家秦安候在门外,见孙神仙驾到,亲自牵马坠蹬。

“小安子,多日未见,怎么精神不济啊”。

“孙神仙,你老是自家人,晚辈就不说了”。

“怎么,秦老二还在吃丹药啊,不要命了”。

回廊里,二公子秦怀旭,端着两盒丹药,正准备送给父亲享用。

孙思邈也不言语,上前打开盒子,里面装了10颗丹药,拇指般大小,红里透着白。

拿起一颗闻一闻,舔一舔,味道极苦,令人恶心。

孙宇不明就里,学着师傅尝一尝,“呸呸”个不停。

“师傅,这就是最牛叉的丹药啊,跟毒草药一个味,这怎么能吃呢”。

孙思邈不悦道,“囔囔什么,这是回元观的仙丹,你还不许人家多吃两颗”。

秦安尴尬之极,家主学修仙道,吃了不少药丸子,病情没见好,反倒加重了。

进了里屋,一位黄脸的病患,正侧躺在床上,气喘吁吁的,额头满是虚汗,正是大唐名将秦琼。

孙思邈检查完毕,狠狠责备道,“秦老二,你不到五十,就病成这样,想早些离开人世吗”。

秦琼像做了坏事的孩子,吭哧半天,没敢说半句。

“想治病,就停了丹药。想成仙,贫道立马打道回山”。

“啊,孙神仙,两者不能兼得吗”。

“葛道长跟贫道,不是一个路子”。

秦琼顿时语塞,屋内一时寂静。

孙宇有些瞧不起,啥修道成仙,别命弄没了。

“孙神仙,就依你,成仙之路不要也罢”。

“这就对啰,你的身体先要调养好,想成仙,以后有的是机会,不是谁都适合这种修仙法子”。

只见孙思邈默念口诀,双掌轻抚秦琼头、胸,不到一息,秦琼被催眠,昏睡过去。

孙宇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师傅竟能离地三尺,还能飘忽、游移,连秦琼都横搁在空中。

上百根银针在飞舞,一会儿圆形,一会儿蝌蚪,仿佛有魔力,一一砸向秦琼穴位,分毫不差。

孙宇激动得浑身发抖,师傅真是神仙。

这是绝密,忙起身堵在窗户边,还好,没人窥探。

出得秦府,孙思邈有一些得意,悄悄问,“宇儿,为师仙技还可以吧”,当着外人,孙思邈绝不会这样问。

“行啦,师傅,嘚瑟什么呀,离地这么点高,你有本事在大山上飘飘看”,孙宇装着不屑,还比划手势。

孙思邈也不介意,神秘兮兮道,“宇儿,上次看到你背后图样,为师一直在参悟,刚摸得一点门道”。

“此话当真”。

“就你废话多,赶紧的,集市快散了”。

买了日常用品,两人准备打道回山,前面人群一阵汹涌。

“快,快,出皇榜了”。

大安宫发出告示,延请高明异士,进宫治疗太妃。

回元观内,葛无龄正大发脾气。

祖先早有警示,修道成仙,药补是第一步,有点发热胸闷很正常,这是用药不足,成仙之道哪有那么容易。

大弟子曹善坤小心进言,“师傅,太妃是不是用药过猛啊,毕竟她是一介女流”。

“你知道什么,不是用药过猛,是不够,皇家又不缺钱,这是心不诚”。

大安宫内,一位老男人正焦急地来回踱步,床榻躺着一位端庄女子,面色灰暗。

“皇上驾到”,随着太监尖利的嗓音,太宗李世民身着龙袍,龙行虎步而来。

走进床榻,李世民低声问候,“太妃,儿臣给你请安”。

端庄女人也不言语,只点点头。

老男人神秘说,“世民,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张扬了,骊山那儿怎么交待”。

“父皇,此人在道家辈份极高,早年跟他们有约定,不出此下策,我们没由头上山啊”。

“要不这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