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炼仙之旅 > 正文
第一章 仙踪
作者:成功执子  |  字数:3072  |  更新时间:2019-03-19 02:22:29 全文阅读

陈宇是道家陈抟老祖后人,这个不容怀疑,他每年都要回去参加祭祀活动。

陈抟老祖是谁,那可是唐末宋初时期著名的神仙,创建了最著名的“太极图”,道教称之为太极鼻祖。

说这段历史,可能没多少人清楚,但要说他的大弟子,没人不清楚,他就是武当派开山祖师张三丰。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可不是小说《倚天屠龙记》写得那样,什么少林觉远大师是张三丰的师傅,纯属扯淡。

陈宇并没因自己是陈抟老祖后人,感到荣耀、兴奋什么的。传到他这一代,只能给别人打工了,要不然别想大学毕业,一个字“穷”啊。

毕业前,他实在憋不住了,就问两位白胡白须的长辈。

“两位叔公,你们总说我是老祖玄孙,我除了懂点针灸、太极,到现在连女朋友都没有,你们是不是骗我啊”。

这下炸了锅了。

“臭小子,谁告诉你直系玄孙,就一定能成仙”。

“老八,别拦着我,这小子欠揍,敢质疑老祖宗”。

“行啦,老九,告诉他成仙是怎么回事,不就完了吗,就你多事”。

陈宇万分沮丧,“两位叔公,老祖宗成了仙,我怎么没继承点仙气呢,你看我都穷成啥样了”。

两老头神秘兮兮地说,“成仙是要炼的,老祖也是这么过来的。能不能成仙,要看机缘。我俩炼了一辈子还没成,看来机缘未到。你才多大,要沉住气”。

陈宇绝对不信,俩老头每年祭祀,都要自己修饰一番,搁照相馆一亮相。第二天就看见自己仙人模样,挂在大厅,金光闪闪的。年轻是年轻,就是感觉不真实。

这是骗游客好不好,好在游客也不在意,陈宇举牌子老半天了,也没人举报他。

俩老头一副道家打扮,不时摇头晃脑,念念有词。

身边围着一堆人,有问姻缘的,有问发财的,有问家宅方位的,五花八门。

这是看相算命呢,很多国人喜欢这个。

善男信女,说的就是他们。

本来对仙家、命格之说,信则有之,不信则无。

今天偏偏出了点状况,有一对父女像中了邪,带着一帮子小弟,前来砸场子。

这位父亲明显是富商,出手很大方,前些日子给俩老头二十万。说是妻子刚丧,要续弦,让两半仙算算。

那女子长得绝对祸水级的,大冷天,衣服没穿几件。嘴里骂着男人没品味,都挑了十几个,还没中意的。

“陈老头,你到底是不是半仙。我照你的吩咐,捐了两座房子,也没见你说的人出现”,富商父亲不断逼问。

“就是,什么半仙,就知道骗人。哪有姐弟恋啊,我都等了三天。爹,把这儿砸啰”,祸水女子也不断呼喝。

俩老头岂是他们的对手,三两下砸了场子不说,还把他们扣押了,一路狂奔城外的山崖。

陈宇急得满头大汗,紧赶慢赶来到山崖,天快黑了。

临出发报了警,都过去几个小时了,也没见警察露面。

悬崖边空荡荡的,人呢。

陈宇偷偷地四周查看,还是没人。不会把他们丢下去了吧,那可是动物都不敢出没的地方。

陈宇一到寒暑假,就在这儿练功。知道哪些地方可以下去,正悄悄往下爬。

还没到半山腰,陈宇就听到非人的对话。

“老袁、老李,你们杵在这个陈家镇,都1000多年了,还没找着仙门啊”,这是富商的声音。

“行啦,老武,你们父女俩不也来了1000多年吗,我道门进来容易,想要修道成仙,哪有那么简单”,这是八叔公的声音。

“还好意思说,姓陈的后辈,都比我们先入仙门。你俩侍候他那么多年,就没摸点仙气。看到这些现代人就烦,有点仙气也被他们弄没了”,祸水女子厌烦地说。

“老武,你管管你闺女,这么多年还是没耐心。就不该告诉你们那些事,省得你俩烦我们”,九叔公很不满。

陈宇吓懵了,这四位是什么人,我的天啦,活了1000多年,那不是妖精吗。

使劲掐一下手背,生疼。不是幻觉,这是真的。

怎么办?赶快撤,别被妖精吃了。

陈宇慌忙往上爬,“哗啦”,不小心掉下一块石头。

“谁”,四位迅疾地飘到陈宇身边。

“啊,臭小子,你来这儿干什么,不要命啦”,八叔公满脸惊骇之色。

“啊哈,小弟弟,看来你就是我们要找的药引子,得来全不费功夫”,祸水女子兴奋得脸上返光,不,应该称千年老巫婆。

九叔公惶急说,“使不得,他是真人化身。他成仙之时,就是我们成仙之日”。

富商一听还有这个门道,哪还管使不使得,飞身扑向陈宇,一把抓住他。

“老袁、老李,你们俩秀逗啦,找到药引子,居然不用,我们何时才能成仙”,富商露出嗤血的笑意。

八叔公惊惧道,“姓武的,现在动他,不是入仙道,而是入魔道,要遭天谴的”。

“谁管那些,我等不及了”。

老巫婆迫不及待地抓向陈宇的手,这是要放血吗。

“你们干什么”。

陈宇使命挣扎,右手不自觉划出一道符,正是“太极图”,这两天才找到感觉。

“啊,仙人斩,不要”,八叔公头发都炸起来了。

“轰轰”,几声巨响突然暴裂。

强烈的光线,从山崖瞬间传向浩瀚上空。

天空出现异像,一半红云、一半黑云,狂风卷动,电闪雷鸣,隐约可见有兵将在斗法,豺狼虎豹在嘶吼。

暴雨袭来,山崖四周奇异地树起峭壁,水位在上升,裹挟着一切生灵。

“轰轰”,又是几声巨响。

须臾,暴雨骤停,四周水位神奇般下降,几息间出现一个山顶湖泊。

……。

春来冬去,岁月如梭,湖泊静静地吸着日月精华。

湖泊中央,飘零着一个人,几十条灵蛇围着旋转。

陈宇感觉身上冷冰冰的,有什么东西附在身上。

睁开眼,陈宇发现自己浮在水上。

第一个念头是,我是谁?我怎么在这儿?

当他下意识摸向身子,拿起来一看,毛骨悚然。

“蛇啊”,游泳的速度,超出常人想象。

有心人绝对会发现异常,他背后竟然附着一张巴掌大的图,“太极图”。太阳底下,熠熠生辉。

陈宇总觉有些不正常,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唯一念念不忘的,是“仙人”二字。

脑袋有些发懵,自己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

坐在岸边发呆快一晌午了,山上传来一阵歌声,使人静心宁神,好像在哪儿听过。

“心若冰清,天踏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

陈宇抬头望向山峰,只见一位老者,身背竹筐,正在山峦上边采药,边唱歌。

水中倒影,长须飘飘,老者颇有神仙风度。

陈宇下意识地喊出声,“老神仙,你在采药吗,小心些,别摔着了”。

老者身影一顿,估计没想到山上还有人。

回头瞅见一位年轻人,半赤着上身,正站在湖边大声呼喊,貌似形态着急。

“贫道有礼了,小哥,你怎么在这儿,可别碰上怪物”,下了山,老者好心提醒,这是位善良孩子。

“怪物,什么怪物”,陈宇很好奇。

“前一阵子,这山上风雨大作,电闪雷鸣。第二天山上就多出这个湖,百姓都以为出了怪物”。

两人来到湖边,陈宇帮着老者卸下竹筐。

“老神仙,你是神仙吗”,陈宇突兀地问。

“世上哪有神仙,小哥,你叫什么。凉不凉,贫道这儿有件衣服,你先穿上。咦,你背上怎么有幅图,好奇怪”,老者拿出一件上衣,嘴里不停地感慨。

陈宇躬身谢礼,“老神仙,小子叫什么,我自己都不记得了,你老怎么称呼”。

老者称自己是孙思邈,前年大旱,百姓生活凄苦,病患无钱医治,自己只能上山采药,免费给百姓诊治。

陈宇哪记得药王孙思邈啊,他连自己都忘了。

“孙神仙,要不小子陪你采药,我是谁不记得了,倒是记得有些草药之名。你看,这些是板蓝根、金银花、三七草、益母草,对吗”。

孙思邈目瞪口呆地望着陈宇絮叨,哪怕他道心再淡定,见到奇才,也是神色激动。

“小哥,贫道正缺个药童,要不你跟我采药,给百姓治病如何。贫道见你是孑然一身,一时找不到地儿…”。

陈宇赶紧恭敬地行拜礼,隐约觉得拜师就该是这样。

“师傅,你老给我取个名吧,不能总是小哥小哥地叫啊”,拜了师,没了隔阂,陈宇大方地请求。

孙思邈见徒弟一表人才,唇红齿白,脱口而出,“徒儿,为师在湖边见到你,此地有山有水,集宇宙之灵气。贫道姓孙,就叫你孙宇吧”。

孙宇再次拜谢,“师傅,你老多大年纪啦,徒儿怎么觉得你跟神仙似的”。

孙思邈难得吐露底细,“为师也不记得了,一百多了吧”。

孙宇愣神地看着孙思邈,一百多岁了,还这么活蹦乱跳。照他的身体,再活一百,不成问题。

乖乖,活二百岁,凡人有活这么久的吗。

神仙,绝对是神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