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的诸天十二界 > 正文
第八十章 雪恨!
作者:奕天王子  |  字数:4010  |  更新时间:2019-05-26 21:39:30 全文阅读

“天星玉兰花,真的是它, 二十多年了,我终于找到了!”

  看到玉冠蛇盘绕着一朵洁白如玉的奇花,王志细数花瓣,竟然足足有十五片,这天星玉兰花竟然已经有一千五百年之龄!

  “爹,找到了,找到了!”

  看着王承宗这么欢喜的样子,王志心中一酸,二十年了,王承宗在宗门看似作威作福,无人敢惹,但是他又何尝不清楚,自己的儿子在这二十多年里经历了何种痛苦。

  “玉冠蛇,只要杀了这条玉冠蛇,这天星玉兰花就是我们的了!”

  王承宗心中火热,多年的追寻就在眼前,只要在扫清最后一个阻碍便可以得到天星玉兰花!

  “杀!”

  王志找准时机,玉冠蛇是先天境界的灵兽,纵然王志是先天巅峰的强者,面对玉冠蛇也不敢掉以轻心,在这条蛇身旁足足隐匿了半个时辰,这才一剑刺向玉冠蛇的要害。

  打蛇需七寸,这条玉冠蛇虽然身形庞大,但要害也十分明显,王志在其身边苦苦等候,就是为了等它露出破绽之时,一击必中。

  只听当的一声,这必杀的一剑犹如刺在了金铁之上,发出一声慷锵之鸣!

  “什么!”

  王志这一剑快得不可思议,这条玉冠蛇都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击中,可是王志却疏忽了一点,那就是玉冠蛇的身体跟一般的先天灵兽不同,长期吞食天星玉兰花的花瓣,这条蛇的身体早已固若金石,又岂是王志一剑可以刺穿的。

  “嘶!”

  玉冠蛇发现了王志后,发出嘶嘶的声音,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蛇尾如鞭,快若闪电,一下子抽在了王志身上,好在王志将长剑横在身前,挡住了这一击!

  这条玉冠蛇的身体强度,就算三花境界灵兽的身体强度都不一定有它强,这一下抽在王志身上,王志如同被巨石撞击,五脏六腑发出阵阵撕痛,一身先天真气,差点儿紊乱。

  “不好!”

  王志来不及反应,脚尖一点一跃而起,直接窜出去有五六丈远,适时玉冠蛇如影随形,蛇尾掠过王志之前站着的位置,纵然玉冠蛇有七八米长,但是灵活如斯,和王志的速度竟然不相上下。

  “嘶!”

  一击不中,玉冠蛇更加恼怒,蝼蚁一般的东西,只能当它的食物,却逃脱它的攻击,如何不令它震怒。

  七八米长的蛇身一点点盘起来,额头上的玉冠这时候越发显得狰狞。

  “畜生!”

  王志一剑刺出,杀气腾腾,剑气弥漫,身体强度,王志万万不及玉冠蛇,速度也和玉冠蛇不相上下,王志唯一的优势便是一身剑法。

  “斩灵!”

  剑锋一转,多出了一点灵巧,变化多端,王志已经用出了他的看家本领,斩灵剑法,斩灵剑法变幻无常,招招凌厉,又不失灵动,一时之间竟跟这条玉冠蛇拼的不相上下。

  “一定要赢啊!”

  王承宗在一旁干看着却帮不上忙心急如焚,可是他知道,以他内劲十层的修为,对这场战斗根本起不到丝毫作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给他王志拖后腿。

  “王志果然有些本事,以我的修为,使用赤阳剑的话,兴许能和这条大蛇拼个不相上下,若是使用惊天剑决,说不定还能重创这条大蛇,却没想到王志竟然这么厉害!”

  王志比青阳想象的要厉害,若青阳和王志冒然对质起来,说不定还要下一番功夫,不过这条大蛇却是帮了青阳一个大忙!

  “且再看看,王志一定要死在我的手中,这条大蛇也不能让它再活着,天星玉兰花必须得到!”

  王志和玉冠蛇战斗已经白热化,只是这条玉冠蛇的身体实在太过坚硬,就算王志用出了斩灵剑法,让这一条蛇惊慌失措,却依旧不能重创它。

  “畜生!既然你想死的话,我就送你一程!”

  突然之间,王志身形爆退,接连退后了十几米远,与这条大蛇拉开了距离,只见王志手腕一抖,几颗黝黑的圆珠被王志甩出。

  “天雷珠!”

  青阳心中一凛,青阳见识过它的威力,在青阳还是内劲武者的时候就吃过这天雷珠的大亏,若不是及时开启战斗模式,青阳只怕已经被炸得粉身碎骨。

  砰!砰!砰!

  一声声巨大的爆炸声传到了青阳耳中,天雷珠爆炸的威力竟然越发的恐怖,绝对比那潘瑜对付青阳的天雷珠强好多倍,而且数量更多,想必那条大蛇也不会好受。

  果不其然,硝烟散去,大蛇原本晶莹如玉的身体已经被炸的黑乎乎了,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神采。

  “哈哈!”

  王志一声大笑,天星玉兰花周围有强大的灵兽守护,早已在他的预料之中,这几颗加强版的天雷珠可是王志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

  王志走上前去,正要一剑将这条玉冠蛇斩首,却见这条本应该被炸死的玉冠蛇突然暴起,而王志的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化为玉石!

  眼看着玉化就要延伸到全身,王志当机立断,一剑斩向了这条玉化的手臂,断臂求生。

  而这条玉冠蛇则一动不动的盘在地上,这一次是真的没有气息,刚才那一下已经是它最后的反击了。

  “爹!你没事吧!”

  见这条玉冠蛇终于没有了声息,王承宗回过神来,连忙查看王志的情况,结果比想象的更要糟糕,失去一条手臂,王志的实力至少没了一大半,好在王志当机立断,斩断了手臂,否则的话哪里还有命在。

  “无碍,你赶紧将这条玉冠蛇斩首以绝后患!”

  王承宗点了点头,一剑斩下了玉冠蛇的头,这下纵然这条玉冠蛇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死而复生,做完了这些,王承宗才把目光转向天星玉兰花。

  “天星玉兰花,我终于得到了你!我不仅要突破先天境界,还要脱逃更高的境界,有了这天星玉兰花,就算突破三花境界都有一线希望,到那时我便真正地是一个完整的人了!”

  王承宗喃喃地说着,他等了这一天已经二十多年了,希望就在眼前,轻轻地伸出手,却因为太过激动而哆哆嗦嗦。

  正当王承宗要摘下天星玉兰花时,异变突生,只感觉手上一痛,连忙缩了回来。

  “谁,出来!”

  王承宗看到了击中自己的东西,竟然是一块拇指大小的石子,额头露出一片冷汗,这说明定肯定有人目睹了这一切,等着两败俱伤,好独吞这一朵天星玉兰花!

  “哈哈!王兄好久不见啊!”

  话音刚落,青阳徐徐的走了出来,没有一点躲避,怀中抱着小二,一只手放在小二头上,宠溺般的摸了两下,根本没有把王成宗和王志二人放在眼里。

  “小师祖!您怎么会在这里,以您的身份,不会是想跟我们这些小辈争夺天星玉兰花吧!”王承宗心中一惊,来人竟是他费尽了心思要讨好的小师祖。

  “王兄,你知道我为了找你花费多少心思吗,不过这天星玉兰花却是意外收获,我真正的目标你,还有王志!”

  青阳缓缓地说道,只是语气冰冷,没有了往日的随和与亲近,言谈举止中无处不蕴含着杀意!

  “小师祖,不知我和我爹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您,您尽管说,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听到了王志的话,青阳悲戚地大笑,笑的那么凄凉,青阳的父亲怎么会死在这种人手上,这等贪生怕死之人怎么配!

  “王成忠,王志你们可知我是谁!”

  到了这个地步,王承宗和王志根本没有翻盘的机会,青阳就是要他们知道前因后果,要他们为当年犯下的罪过忏悔!

  不等王志和王承宗问道,青阳自顾自地说了出来:“告诉你们,我姓青,我的名字叫青阳!”

  “什么!”

  王承宗和王志二人听到了青阳的话,好像鬼魅附体,甚至连三魂七魄都被吓出去了!

  “姓青!青阳!你是青晨的儿子!不可能,这不可能!”

  青晨,是王承宗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名字,是青晨害得他终生不能突破先天境界,也是青晨害得他不完整,甚至性情大变,这个世界上王承宗最恨的人莫过于青晨!

  “王承宗,你仗着有王志撑腰如此逼迫我父亲,还有王志,你这狗东西仗着着修为高,竟然废了我父亲的修为,苍天眷顾,你二人终究要死在我手里,我就问你们…服吗!”

  青阳一声大吼,只想让这两个畜生,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什么叫做绝望,什么叫做悔恨!

  “哈哈,服吗,我不服!”

  王承宗看着青阳,一脸蔑视,嘶吼着,根本没有一丝悔恨之意。

  青阳勃然大怒,一脚踢在了王承宗胸前,直接将王承宗踢飞,伴随着几声脆响,不知道被青阳踢断了多少根骨头。

  “你!要杀要剐随便你,不要折磨我儿!”

  王志双眼布满了血丝,顾不得身上的伤,手中的长剑指着青阳,到了现在,王志还在维护着他的宝贝儿子。

  “滚!若不是你这狗东西,我父亲的修为怎么会被废,又怎么可能死在王承宗的手上!”

  青阳先天真气运转,击落了王志手中的长剑,不仅如此,青阳欺身而去,又是一脚将王志也踢飞,倒在了王承宗身边。

  “哼,姓青的,我就是死也不后悔,我比你那死鬼老爹多活了二十年,这辈子也够了!”

  青阳没有理会,俊秀的脸庞布满寒霜,寒气逼人,手握赤阳剑,心中没有一丝怜悯,剑光一闪,一条胳膊被斩,鲜血横流!

  “服不服!”青阳问道。

  “我…说过,我不服!姓青的,你知道你爹对我做了什么吗,他断了我的**,废了我的经脉,我连个男人都不是,突破先天都没有希望,后悔?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没有早点杀了他!啊啊啊!我不服!”

  王承宗癫狂,发疯了一般,王志在他身边轻轻一叹,没有说些什么。

  “青阳!强者为尊是生存法则,杀了你父亲,我这辈子都不会后悔,而我这辈子也不会死在你手上!”

  王承宗怒目圆睁,颤抖着将另一只手抬起,高高越过头顶,眼中满是不屈之意,最后留恋似的看了一眼王志,狠狠地拍向了天灵盖!

  王承宗死了,青阳有些意外,王承宗竟然甘愿自杀,也不说声后悔,难道真的如他所说那样吗!

  “哎,你父亲为人正直,就算在金剑门之内也人缘极好,不像我那儿子游手好闲,只不过我儿胆大包天,竟然威逼一名女弟子,正好被你父亲发现,你父亲当即出手,不仅救下了那女弟子,还损伤我儿的经脉,甚至一时激动废了我儿的**!

  我一时震怒,不分青红皂白的,便废了你父亲的修为,没想到最后不仅害了你父亲,还害了我儿子,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王志轻轻诉说,满目萧索,纵然在青阳面前,也毫不掩饰对儿子的关爱,但他却不知道,正是他毫无保留的溺爱,造成了王承宗今日的下场!

  “哎,尘归尘,土归土…都是命啊!”

  王志竟然跟王承宗一般无二,仅剩的一只手高高举过头顶,毫不犹豫地拍下去,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不醒人事。

  “父亲,你的仇报了,只不过…”

  青阳微微叹息,事情不是他想象的那样,纵然他们有过错,但还是付出了代价,也算了却了青阳的心愿。

  “弱肉强食,强者为尊!”

  曾几何时,青阳还是一天真少年,哪里会想到有一天双手沾满了鲜血…

  王志父子有勇气自杀,出乎了青阳的意料,青阳也不是绝情之人,随手破开一个大坑,将二人埋在地下,避免了被野兽分食的下场,算是青阳最后能为他们做的事。

  怔怔的看了一会儿,对他们二人青阳没有祭拜的念头,死是对他们最好的解脱…

  随后,青阳目光转到一边,眼睛微闭,秀口轻开:“师兄,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