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海祸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完结
作者:书无尽  |  字数:2861  |  更新时间:2019-06-09 15:12:01 全文阅读

回到方子强送他们上岸的地方,船还没有来,只能静静等候。

“船还没来!”

“船不会来了!”

来人让姜云横跌了一阵眼镜。“阿龙?你居然还没死!”

阿龙怒道:“你们这两个杀害大长老和祖母的凶手都没死,我当然不会那么轻易死。”

“呵!”面对阿龙以及不知道他从哪召集来的人,姜云横表面淡定,内心里却不禁有些慌,悄然凑到姜秦岭身边,小声问道:“怎么办哥?”

“别慌!”姜秦岭安抚道。

“他们手里拿的是什么?”

“松油做的火把!”

姜云横惊道:“他们想烧死我们?”

“目前来看应该是这样!”

姜云横急了。“那怎么办?船还没来!”

“点火!”阿龙召集其他人点着了手里的火把,“扔!”然后就是如流星般朝他们扔来。虽然他们躲的快,没被直接砸中,但是火把“刺啦刺啦”在他们脚边上落了一堆,后面还在源源不断往这飞。

“怎么办哥?”

姜秦岭想了想,看向后面的大海,突然头一昂,发出一声长啸:“啊……”,开始还能听出是人的声音,到了后面全然变了调,俨然野兽的咆哮。那一瞬间,姜云横连害怕都忘了,愣愣的看着姜秦岭,等他啸完。

收了声的姜秦岭有些用力过度,居然要靠接着姜云横的力才能站稳,正巧又一个火把迎面而来,他却已经无力躲闪。

“哥!”情急之下的姜云横刚伸手想替姜秦岭挡下那火把,没曾想后面的海水更快,直接冲背而上,不止把火把全浇灭,还将他俩推翻在地。等一波怒潮退下,姜云横慌忙去扶旁边的姜秦岭,第二波居然又来了,直漫上海岛,连着那些想烧死他们的人一个不剩的全推倒。

“巫术,是巫术!”等怒潮散去,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声,人群顿时骚乱,再过不久,全都仓皇逃走,只余个气急败坏的阿龙。

“你们回来!”

“他们不会回来了!”现在没了其他人,就剩个阿龙,没有姜秦岭帮忙他也不怕。小心把姜秦岭扶了在地上坐好后,自个去与阿龙对峙。“你这个人真的很没有教养,活成你这样,我建议你还是早点去死。”

阿龙冷笑道:“你说的对,活成我这样,像只老鼠一样,的确该早去死。”

“那你还不快去?”

阿龙不知道从哪拿出跟木刺来。“但是在死之前一定要带上你俩,不然我怕黄泉路寂寞。”

“呵呵!”姜云横笑道:“你想杀我还有我哥?”

阿龙蔑视坐在地上的姜秦岭。“怎么郭兖,站不起来了?”

姜秦岭不理他,姜云横则替他说道:“我哥累了歇会儿,你要真想动手,找我也是一样的。”

“你?”阿龙轻蔑一笑。“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说话间,挥舞着手里的木刺向姜云横刺去。按他的想法,曾经的姜云横弱到连他一句话都能吓到,现在他虽然看起来不太一样了,但要弄死他,必然还是轻而易举。然而让他意外的是他的这一下不止没刺中人,还被人错开的一瞬间在腰上横了一拐子。“你……”

一招讨到便宜的姜云横底气更足。“我怎么?再来啊!”

阿龙不服,又刺过去一下,这次姜云横不像刚才那么戏耍他,躲开的同时,结结实实在他胸口捶了一拳,让他险些背过气去。“咳,噗!怎么可能!”

“什么不可能?”姜云横还想继续戏耍阿龙,但眼角一瞥看见远处依稀有船的影子,遂绝了那心思,悄然拿出那把随身携带的匕首藏在手腕那里。“再来吧!”

阿龙咬牙,木刺握的死紧,把全身的力气都使出来冲过去,但求这一下能要了姜云横的命。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刚冲到姜云横面前就觉脖子一凉,再然后“噗”的一声,献血喷出老远,而他人也倒地抽搐个不停。“你……”

杀人并不是件让人舒爽的事,切中阿龙劲动脉后,姜云横就不再看他,径直去了姜秦岭身边,把他扶起来。“哥,船来了,我们走吧!”

“好!!”

船上,姜云横把姜秦岭安置在船舱内,在伺候他喝水。“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这会儿的姜秦岭差不多已经缓过来。“别担心,我没事!”

姜云横放下水杯,问道:“话说刚才你做了什么?怎么会突然出现怒潮?”

姜秦岭说道:“那都是我爹教我的,阻止岛上的人出去。”

“啊?为什么非要阻止他们出去?”

姜秦岭摇头。“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到底为什么我也说不清,依稀听我爹提过,好似曾经是为了躲避战乱。”

“现在早没了战乱了啊!”

“岛上的人世世代代都在那里,早不适应外面的世界了,其实与其说是我爹阻止他们出岛,不如说是他们自己阻止自己出来。”

“这又怎么说?”

“没大船,怎么渡过汪洋大海?”

“……”姜云横一愣。“所以他们出不来是因为没有船?”

“是!”

“那他们怎么说是你们族人的巫术?”

“他们曾经有人造过小船出来,结果没多久就被浪潮打翻了,加上海岛周围有些常年徘徊的鱼群,我爹还有我的族人都懂得如何驱使它们到一块儿造成怒潮!”

姜云横明白过来。“然后他们就以为外面的海浪也是你们造成的!”

姜秦岭点头。“他们的确是这么想的。”

“还为此害了你爹和你所有的族人。”

“我的族人造就怒潮,只为吓退外来的人,不让人上岛。”

“这是保护岛上的人啊!”

“可惜他们不懂!”

“真是好心被当驴肝肺!”

“算了!”姜秦岭无奈道:“事已至此,从此我与厎阳岛再无瓜葛,也不会再回来了!”

“他们害死你父亲和你族人的事情也不计较了?”

“阿龙已经死了!”

“也对,反正那家伙已经死了!”姜云横双手握了姜秦岭的。“以后你就只是我哥,没有别的身份了!”

“嗯!”

“你们好些了?”方子强突然进来,问两人。

姜云横回道:“好了,全好了!”

“好了就好!”方子强唏嘘道:“我们上靠近海岛的时候,发现那里突然起来一阵惊涛骇浪,还真怕过不去,接不到你们。”

姜云横抿嘴笑道:“不会的,我跟我哥吉人自有天相!”

“说的是,你们都是有福的人。”

方子强这话说的姜云横心里舒坦,笑眯眯问道:“对了,你们这趟收获如何?”

“唉,别提了!”方子强有些泄气。“都没找到什么东西,只能回头打些鱼了。”

“这样啊!”姜云横想着,手伸进兜里摸了一阵。“那我给你个东西,你可能用得着!”

“什么?”

姜云横掏出个珠子递给方子强。“喏!”

“这这……”看见那珠子,方子强眼睛都直了。“你们在那海岛上找到的?”

姜云横点头。“嗯!”

“给……我?”

“对!”

方子强想接,但是最后没接。“还是算了,你们找到的就是你们的,我不能拿!”

“拿着吧!”姜云横把珠子硬塞进方子强手里。“雨涵妹子还等你赚钱回去娶她呢,你娘的病也要钱,就别客气了!”

方子强还是不好意思,但经这么一说,还是收了,但随即冲出船舱,去召集其他人去了,边跑还边喊。“你们来,好东西!”

“哇!”姜云横忍不住感叹:“他还真是个老实汉子!”

姜秦岭也附和:“确实是个很纯粹的人!”

船过大海,入了长江,最后停泊靠岸,其他人开开心心回家了。方子强则和姜家兄弟两个去孙雨涵家里。

一到门口孙雨涵就迎了出来。“方哥哥你回来了!”

见到孙雨涵,方子强也激动。“雨涵!”

“雨涵妹子!”姜云横这一提醒,孙雨涵才留意到他俩的存在,瞬间激动改为娇羞。“你们也回来了!”

姜云横笑道:“抱歉啊,打扰你俩了,我们现在就走,阿古在房里吧?”

一听这话,孙雨涵变得吞吞吐吐。“阿古……”

“他怎么了?”

“他走了,就在你们出海的那天,他就走了!”

“啊?”姜云横诧异道:“他去哪了?”

“我不知道,他没说,我留他了,没留住!”

“这……”姜云横回头看姜秦岭。“哥!”

姜秦岭了然感叹。“凤楠的死,终究是在他心里形成了疙瘩,不愿再面对我们!”

“希望有一天他能想通回来!”

“但愿吧!”

书无尽
作者的话

腰斩式完结,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