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洛烨 > 正文
第六章 洛洛,我不会
作者:雪血儒生  |  字数:4240  |  更新时间:2019-03-23 22:16:43 全文阅读

洛阳城,皇宫。太极殿。

皇帝为远道而来的西戎世子西珏接风洗尘,特地举办了宴会表示欢迎。

“宣西戎世子觐见!”太监总管张卫林尖细的声音划破夜晚的静谧。

只见西珏世子,迈着沉稳的步伐,身后还带了两个随从。

“皇上驾到”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文武百官高呼,纷纷下跪。

这时皇上慢慢走来,他已经年过半百,憔悴不已,自从宸妃逝去,皇子流落民间,他的身体就每况越下,如今十年过去了,没有找到玄公公的任何消息,也没有皇子的下落。。皇上在龙椅上坐定,看着台下的文武百官说:“平身。”

“谢陛下”文武百官异口同声。

“西戎世子跪拜皇上!”太监总管张卫林道。

“西珏代表西戎王向皇上求和联姻,以保西戎与中原永久交好。”

“西戎世子千里迢迢而来,途中舟车劳累,请入座”

“多谢陛下。”

偌大的太极殿里,皇室一族皆是是坐西朝东而坐,西戎世子及随从是南向,北向坐都是正三品以上的官员,西向坐的则是正三品一下的官员。

中央则是乐师歌姬唱歌跳舞用于助兴,西珏南向坐在第一个桌案前身后有两个随侍站立在其身后左右,一个是西珏的心腹盟意,一个则是女扮男装的西沅,西珏的亲妹妹,西戎的公主。

“朕是主人,朕先自饮一杯,西珏世子是客人,随意。”

“西珏敬陛下一杯”世子还敬了皇上。

“世子既是远道而来,朕备下薄礼,来人,把本王准备的礼物拿上来。”

“是,陛下。”说着一名小太监应声,不久后同几个侍卫将一头浑身金色的麒麟抬入大殿内,那麒麟困于牢笼之中,笼子雕刻打造得格外精美坚固,麒麟于笼中却不闹不吼,温顺至极。

“不知世子可还喜欢朕备下的这份礼物?”

“陛下如此厚礼,西珏代父王收下了,也为西戎的百姓谢过陛下,送来这祥瑞吉兽,有这仁兽守护,来年西戎国必定谷物丰收,繁荣富贵。”

“如此甚好,甚好!”

“古有言:麒,仁兽也,糜身牛尾一角。如此观之,的确如此,西珏今日是收获颇丰,西戎乃是小国,不及中原,西珏受父王之托,送上贡品贡柑,化州橘红,还有冰品。贡柑,其果色金黄,皮薄光滑,肉质脆嫩,爽口无渣,果汁丰富,清甜可口,香蜜浓郁,风味极佳。 化州橘红具有“治痰症如神,消油腻谷食积,醒酒,宽中”的功效。现在还是酷暑之季,有此冰品方可清热解暑。”

说罢,一行宫女将进贡的贡柑,化州橘红以及冰品纷纷分给了宴会上的的文武百官。桌案上摆满了贡柑,化州橘红,冰品及酒,肉,宴会此刻歌舞不休,彩衣飘飘,旖旎繁华,红尘喧嚣。

人们沉浸在这宴会欢乐的氛围之中,洛烨却感觉心里有些悲凉,他一杯一杯地喝着酒,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沈歌是以陪侍的身份来参加这场宴会的,他站在洛烨的身后,已经乔庄打扮过,看不出原本的模样,毕竟是江湖中人,皇室忌讳。看着洛烨这般愁苦却碍于身份和场合,只能忍住。

宴会已经进行了许久,突然一声仁熹长公主到,将所有人从极乐拉回了现实。太极殿外缓缓走来一位身形略显清瘦的女子,她一袭白袍,脸上却戴着金色的面具,浑身散发一种威慑力,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安静得像个孩子,却又让人无法直视。

“见过皇兄” 仁熹长公主向皇上福身,规规矩矩,倒像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管家小姐。

“朕听底下人回禀说是你身体抱恙,你好好养着才是。”

“多谢皇兄关心,仁熹听说今日来了西戎世子,想必是位清朗才俊,便来看看。”如此有些轻薄的话,无论如何你也想不出是那位规规矩矩的长公主说出的话。

“西珏见过长公主。”,西珏率先站起来,用西戎国的礼仪向她行礼。

“果真是个绝色才俊,今日是长了见识了,何为绝色?若是本公主再年轻貌美些,也必要争一争,日后若是小世子有了心上人,恐怕会碎了好些姑娘的一地芳心。” 仁熹长公主说着这话,眼睛却往北向坐的座位席匆匆扫了一眼“今日是什么好日子,赶儿巧了,绝色风华的俏郎君都来了。”

“公主缪赞了。”世子西珏听着仁熹长公主的声音,像是有一种喜悦的模样,他自然地抬起头,却才惊觉长公主带着金色的面具,根本看不清楚她的脸上的表情。

洛烨感受到了仁熹长公主匆匆的一眼,其实是朝洛烨的方向投来目光,不知道仁熹长公主看的是洛烨还是洛烨身旁的沈歌。

“你快入座吧,今日西戎国送上贡桔,冰品等物,你好好尝尝才是。”皇上说道。

仁熹长公主往皇室一族的座位走去,驸马章远就在身旁,她却单单一个人坐了下来,稍显得有些孤寂无依,也不与自己的驸马章远同桌而食。

传闻,长公主与驸马章远夫妻关系不温不热,这章远是三朝元老章耀的孙子,在这洛阳皇城是数一数二的豪门世家贵公子,人也长得俊朗丰逸,自幼习得文韬武略,称得上是人中龙风,当年太上皇萧逸恒觉得章家世代忠心不二,为让章家继续为皇家效忠,保持这种君臣融洽的气氛,便履行诺言把当时十七岁的长公主嫁给了章远,而章远那时只大了仁熹长公主两岁,如果两人不是彼此的仇人,或许两人会过上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生活。可事实就是事实,什么也改变不了!这注定了两人之间的不可能,只能从此陌路,虽还是有夫妻的名分,却不曾有半分的情分。

太上皇萧逸恒当时迫于战争压力,妥协了同北狄一族的合约,娶了北狄族郡主宸官虞为皇后,也就是当今的太后。宠妃甄氏甄珍原是当年太上皇的宠妃,原本是将甄氏的儿子立为太子,后来宠妃甄氏无故失去皇子,最后死在了坤仪宫!宠妃甄珍还有一个亲妹妹叫甄玉,甄玉嫁给了章耀的儿子章德,章远是甄玉与庞德的儿子!太上皇萧逸恒在章远才两岁的时候就给他定了亲,无论是哪一个后官嫔妃,只要生下第一个小公主,将来都是要许配给章耀的孙子章远的!皇后生下第一个公主!君无戏言,就这样庞宁远就娶了仇人的女儿—一仁熹长公主。

可毕竟是公主的身份,碍于这敏感的关系,仁熹长公主虽然嫁进了将居府,却从来没在章府住过,而是在外私开府宅,称长公主府。

自宠妃甄珍死了以后,甄玉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很快便抑郁而终,丢下年仅三岁的庞宁远。章耀年事已高,不久就逝世了,将军府开始败落,章德面对妻子和父亲的离世,有很长一段时间过得压抑。两年后,章德又重新娶了一房过门,从此章远有了继母,可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待他再好,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赚个贤良淑德的名声

那时候五岁的庞宁远已经有了少许的记忆,后来慢慢长大,才渐渐明白一切。太上皇萧逸恒亲手毁掉了两个孩于的幸福。

仁熹长公主挺可怜的,她是父亲母亲手里的棋子,生杀予夺全在他们的一念之间。她无辜,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要背负是自己大夫仇人的身份,悲凄地活着。

在章远的眼里便是最大的讽刺,她的父王渐渐死去,年幼的哥哥开始继位,朝堂的局势变得波诡云谲,随时有外戚干政,这个时候她的母后开始垂帘听政,独揽大权 ,哥哥也成为了母亲手里的棋子,变成了傀儡皇帝。

年轻的长公主,看到自己的母后为了权力,如此对待自己的哥哥,她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真是讽刺!再加上她无论做什么都得不到章远的平等对待,一次次的拒绝,都在击打着她脆弱的心灵。

“怪物!”原来高高在上的长公主在章远的眼里是个怪物?!

仁熹长公主长年戴着面具,只因那容貌像极了男子,有些雌雄莫辨,却也是美的。章远因仁熹长公主的容貌曾羞辱过她数次。

次次的无可奈何,所有的悲伤集聚,仁熹长公主开始堕落,手段也变得妻辣残忍,对很多事,很多人偏听偏信,造成很多人,很多事蒙冤无法昭雪!史官对此凶恶的行径评价,留下了千古的骂名。

她在长公主府设立孔雀台,收纳门客,广招郎君,脔养男宠!就在那人的眼皮子底下醉生梦死!可那人没抬眼看过她一眼。

所有人举杯同贺,愿西戎与中原世代交好,和平共处。喝完酒,所有人都渐渐沉浸在歌舞声乐之中,歌舞乐声渐渐平息,大家都沉醉在畅饮之中,都有些醉了,大家都以为宴会快结束了。

太极殿的大门处渐渐走过来一个女子,身后还有伴舞的舞姬,女子穿着薄薄的紗衣,曼妙身姿影约可见,大家皆兴致勃勃,想看看这女子接下来的举动,

许是大家郁醉了,没多在意她的身份,可大家看清楚她的脸之后,都惊住了,或惊慌,或惊吓,或惊讶,或惊醒!所有人的酒一下子醒了。他是当今皇上的女儿,宸玖月贵妃的唯一女儿,也是皇上最宠爱的小公主。

“各位爱卿,这是朕的小公主汐月公主,刚满十六,正是豆蔻年华,今日为朕献舞一曲,嚷着要看看文武百官的风貌,朕见她求得伤心,,楚楚可怜的,便心软应下了,各位爱卿就好好欣赏朕的女儿带来的舞蹈,语毕,所有人都开始变得小心翼翼,尽力去看这美女子带来的舞蹈表演。

一场梦舞毕,伴舞的舞姬褪下,汐月公主停下脚步。“到朕这里来。”皇上朝汐月小公主他伸出手,微微做了个到这里来的

手势。

小公主慢慢朝坐在御座上的皇上走去汐月公主走到了皇上的右边,抬眼看着这个坐在御座上面威风的男人,台下所有的人都静静看着。

“父王,听说西戎国来了位世子,听说能文善武,儿臣骑射功课不太好,想请他教教儿臣,做个小师傅,可行?”汐月公主对着她的父皇说道。

“你倒是学乖了,只是这世子愿不愿意教你,还得问问他的意见,你说是不是?”

“父皇,儿臣会好好学的。”

“既如此,世子你看?”

“既然公主愿意学,西珏便恭敬不如从命。”

“父皇,儿臣明日便有时间,请世子可不要忘了。”

西珏世子笑着应下了,这下文武百官都知道汐月公主对西戎世子情有独钟。

整个宴会就这样一哄而散,所有人都回了各自的府宅,驸马章远坐着轿撵出了宫,底下的小厮将他送去了章府。

夜深,夜色暗。章远遣散丁底下的小厮,人散去,庞宁远往西厢房的阁楼走去,这栋阁楼雕梁画柱,精美绝伦庞宁远走到阁楼的第二楼,向右一转便来到一个房间,用于推开门走进了里屋,这屋子十分精美华庞宁远又往里有了爪步,便看到西窗的月光柔柔地洒在一个温婉的女子身上,那女子坐在梳妆台上,道:“驸马回来了?”

沈歌和洛烨同乘一辆马车,洛烨有些醉了,可是面上看不出来,耳朵根子倒是红得一塌糊涂。洛烨是被沈歌扶上马车的,他渐渐地靠在了洛烨的怀里。

许久过后,回来相府,到了洛烨居住的别院,沈歌叫丫鬟去给洛烨熬些醒酒的汤药,自己就坐在旁边,小心擦拭着洛烨微微出汗的脸颊。沈歌用手摸了摸洛烨的脸,烫得吓人。

“洛洛,再等一下,药来了,就好了。”

“我没事”

“你先躺一会儿,我去给你端药。”

“不要走,好不好?”

沈歌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丫鬟端了汤药,沈歌给洛烨喂了药,丫鬟退了下去,时间不早了,沈歌转要走,洛烨慢慢直起身子,手攥住沈歌的衣衫,脸慢慢靠近沈歌的脸,只差点点两人的鼻子就碰到一起了。

“洛洛,你还好吧?”

“沈歌,不要离开好不好?不要背叛好不好?”

洛烨的表情千净得像张白纸。洛烨不自觉的蹭着沈歌的唇,沈歌没有任何的反抗,只是脸变得通红,像是在隐忍着什么。沈歌低头俯看着眼前的洛烨。

“洛洛,我不会。”洛烨突然抬眼,看向沈歌,沈歌的脸上挂着邪魅的笑,直接吻上那片红唇,这就是他给出的答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