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金币即是正义 > 千金奇缘之章
第一章 信任才是利益
作者:盘古混沌  |  字数:8341  |  更新时间:2019-07-01 17:37:17 全文阅读

木质的大门已经不知多久没有打开,虫蛀出的洞孔上透射着外面的光芒。

直到——

“这位先生,你可是找对人了!这栋房子可是我们这里最宏伟的建筑了!您买下它不管用来做什么,都是稳赚不赔啊!别看它破旧,但只要好好装修一下,升值个十倍百倍都不止啊!五十个金币,你绝对亏不了!”

“十个金币,你这房子从外表看都那么破烂,装修的预算可能比买下这栋房子还要多。我只出十个金币。”

稚嫩声音却显得有些冷漠,甚至有些意兴阑珊。

“啊?十个金币?不行不行不行,那也太少了!我还是带你进去看看内部构造吧,一定物超所值——”

“十个金币,不卖的话我就去买隔壁镇子的房子了,人家可比你便宜了。”

“嗯……可是……十个金币……四十个金币怎么样?这可是我们鹈鹕镇最大的房子了!方圆百里你都找不到这么好的房子!”

稚嫩声音显得十分困倦:“十五个金币,一次性付清。而且如果这里生活不错的话我还可以介绍更多生意给你。不然,我现在就走。”

“哈哈,小哥,你真的很会谈生意!好吧!那以后都是一个小镇里的邻居了,算我服了你了!”

伴随着清脆的咔嚓声响,紧闭的大门被缓缓拉开。

年轻人的双手轻轻一推,阳光从门外倾泻而入,灌满了整个门堂,将那长久以来都失去活力的岁月唤醒,让这小小世界里充满了最新鲜的空气!

“咳咳咳咳……”

只可惜,这第一口新鲜空气似乎并不怎么友好。

艾罗捏着鼻子,刚刚跨入大门的脚步立刻就被逼了出来。他捂着自己脑袋上的帽子,免得因为自己咳嗽而掉下来。

等到这个房子里面的霉味稍稍“友善”一点之后,艾罗才勉强地走了进去。

房子不错——如果仅仅只是谈论空间的话。

站在一楼的中间,艾罗简略环视了一圈四周。

和外表一样,这栋房子是那种很古老的木质房屋。墙上布满了腐烂的木质,地板也都是坑坑洼洼,好几个地方都有破洞。

这里以前可能是一个酒馆,布满蛛网的木质酒吧柜台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角落里东倒西歪地摆放着几张椅子,伸手一提,整个椅子立刻噼里啪啦地散掉。这让艾罗有些不敢再去碰那边的木架和桌子,生怕稍稍一动,整栋房子都会就此散架。

“啧,十五个金币。”

艾罗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里面还有八十四个金币和一些散钱。看着多,但他却很知道这些钱意味着什么。

随着艾罗闲逛的脚步声,灰尘随之扬起,在阳光下打了个旋。当他的脚步在房间角落的一块地板上落下之时,木板下空洞的声音不由得勾起了艾罗的兴趣。

他稍稍往后退了一步,稍稍扫开地板上的灰尘。一个带有羽翼构造,但显得破烂不堪的法阵浮现在艾罗的眼前。

“封印?嗯……看起来年代很久远了吧?封印效果……啊,打开了。”

原本无缝连接的木板随着艾罗的手轻轻一推,就形成了一个向下的空洞。艾罗在洞口稍稍等了一会儿,确认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冲出来之后,才大着胆子向下面张望过去。

虽然不懂魔法,但艾罗在学校可没有少看那些公共魔法书籍。

的确有很多强力的封印是那些魔法师用来攻击他人,关押魔物的,但也有些封印纯粹是法师们用来当成一个保险柜的门锁。这个房子如果真的持续了那么长时间没人打理,说不定这下面就藏着某个魔法师忘记带走的宝藏也说不定呢?

一想到可能会有宝藏,艾罗立刻两眼放光!

他捂着帽子,小心翼翼地沿着楼梯进入地下室。

“这里是个废弃的酒窖?嗯,不错,以后可以用来当仓库。”

地下室的空间差不多只有一楼一半大,抬头看看,一楼破洞的几个地方恰好没有波及到这里。几根岩石制成的立柱熬过了岁月的痕迹,支撑着这个空间不至于塌陷。

艾罗眯着眼睛,只能看清靠近入口处的一些地方。但阳光似乎没办法充盈整个地下室,他皱了一下眉头,转身走向楼梯。想要看看楼上是不是还有蜡烛什么的。

吱呀——

地下室的门,却是轻轻地关上了。

艾罗楞了一下,他尝试着伸手去推,可他却惊讶地发现整个门板竟然推不动?

再试一下,可这扇刚刚看起来很容易就能够打开的门板现在却是如同一面墙一样动都不动!

“呵。”

艾罗的嘴角翘起,遇到问题的时候保持微笑已经成了他的一种习惯。

也就在他松开手,思索着是不是应该把角落里面的破酒桶拿来砸这个破门的时候……

“嗯?奇怪。”

黑暗中,一团光球却是骤然亮起。

光球宛如有着生命一般在半空中晃动,缓缓来到艾罗身旁,绕着他转了一圈。

看到这个光球的瞬间,艾罗的脑子却是骤然炸开!他感到些许紧张,但嘴角的笑容却显得更灿烂了。

魔兽?!

所以,这个封印不是某个邋遢法师的门锁,而是用来封印一个魔兽的封印阵吗?!

“嗯?你在恐惧?但你,为什么在笑?”

光球似乎能够在黑暗中体会出艾罗的情绪,但是它的声音听起来却显得十分无趣,似乎对于眼前这个人类的兴趣低到了极点。

“一个魔力亲和几乎为零,身体羸弱,也没有什么特殊种族天赋的人类?”

下一刻,光球身上的光芒开始自行扩散开来,照亮了整个地下室。也就是在这一刻,艾罗才真正看清了地下室的全貌,也看清了这个光球。

“所以,你为什么还在笑?”

遇到问题的时候,就要笑。这已经成了艾罗过去人生中所浓缩出来的经验。

问题越是严重,挫折越是强烈的时候,你就要笑的越是灿烂。

因为只有笑了,别人才不会知道你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只有笑,你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你是……猫?”

出现在艾罗眼前的并不是那些出现在博物图鉴上的恐怖魔兽,而是一只外形类似猫,但显得浑身光滑,略带淡黄色,漂浮在半空,耳朵和尾巴显得十分细长的……猫?

“你是什么魔兽?我在学校的博物图鉴上没有——”

“别那么多废话,现在是我再问你,还没到你提问题的时候。”

这只猫显得心情不怎么好,语气显得懒洋洋,但大大的宝蓝色眼睛却十分仔细地观察着艾罗。

如果是一般魔兽的话那也算了,可对于一只被某种封印阵封印起来的魔兽一般人最好的做法就是顺从,然后想办法离开。

很幸运!艾罗就是传说中的一般人。

猫环绕着艾罗飞舞了好几圈,凑过鼻子上上下下地闻。它从艾罗的粗布上衣一直看到他的麻布裤脚,以及脚上那双已经掉色但擦得很干净的大头鞋,最后才悬浮在艾罗的面前。

“把帽子脱下来。”

“啊……啊?”

艾罗几乎是条件反射性地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帽子。

“我叫你把帽子脱下来,那么好看的头发为什么藏着掖着?脱不脱?还是说你想要反抗我?”

“……好吧,我脱。”

形势比人强,艾罗可没想到这才刚刚准备迎接新生活就遭遇这么当头一棒。他慢慢地摘下帽子,一头略带天然卷的靓丽金色长发从帽檐滑落。

猫咪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艾……爱丽儿。”

“为什么女扮男装?”

“你叫什么名字?猫咪?”

“我说过!现在是我问你,而不是你问我的时候!”

这只猫看到艾罗再次向自己提问,不由得有些恼怒起来,它裂开嘴,露出尖牙,身上也隐隐约约散发出些许不详的暗黑色光芒!

但,艾罗没有魔法亲和,所以这些光芒她感受不到。在面对这只小猫咪的时候,过去的经历与教育让她只是尊重但并不谦卑——

“您知道了我的名字,但出于尊重,我总不能称呼您为猫咪怪或是其他的什么吧?而且据我所知,您似乎不是博物图鉴上记载的魔兽,所以我应该用什么方式来称呼您呢?”

若是一个战士或是魔法师面对它不胆怯,那么它可以理解。但这么一个普通人竟然也不怕自己?

不过,这个人类女孩对自己的态度倒是挺尊崇的。而且她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人,对自己根本不可能构成威胁。

“好吧,看在你还挺有礼貌的份上。你可以叫我娜帕。现在,回答我的问题,你几岁了?为什么要女扮男装?”

艾罗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笑容变得无比亲和说道:“娜帕先生,我今年十五,至于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嘛……是为了方便。”

“方便?”

艾罗点点头:“我出生于蓝湾帝国的首都,毕业于老滕树学院的经济系。出门旅行嘛……男性的身份总是会比女性的身份更方便。”

娜帕再次冲着艾罗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看起来这只猫有些疑惑了:“蓝湾帝国?老滕树学院?喂,丫头,你以为我真的被封印在这里人事不知很好骗吗?告诉你,风之精灵经常和我一起编写乐谱,雨之精灵则和我唱诵远方的诗歌。黑暗精灵在夜晚向我低吟将军和战争的故事,哪怕是你脚底的大地精灵都会来告诉我国家的兴衰和交替。”

“你这丫头,从头到尾看起来就是一副农民的样子,你告诉我你是毕业于蓝湾帝国的老滕树学院?那学校我虽然只是从精灵的耳中听说过,但却绝对不是你这种贫民窟的小丫头能上得起,并且顺利毕业的吧?”

面对质疑,艾罗的神情却显得十分淡然,她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娜帕。”

“但我要说,我的确毕业于老滕树学院。而且,应该就是你从自然精灵那边听说过的,蓝湾帝国的老滕树学院。”

艾罗显得很淡然,她抬起手捋起头发,再次好好地塞进帽子,戴好,重新恢复成一个年轻小哥的模样。随即环顾了一圈地下室,确认这里再也没有什么其他奇奇怪怪的魔兽。

“呵呵,我还真的不相信。”

娜帕倒是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它悬浮在半空抱着双臂,摆出一副躺着的模样,带着些许慵懒的神情说道——

“不过,既然你愿意吹,那我也愿意听。毕业于老滕树学院的小姑娘哟,你为什么会跑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艾罗在那些陈旧的酒架和木桶间翻看,听到这句话后回过头来乐呵呵地冲着娜帕:“哦,你承认你这地方鸟不拉屎啦?亏我刚才还有些慌张你是什么可怕的魔兽。”

比起艾罗的言谈,娜帕则是越发显得意兴阑珊,似乎艾罗并不是自己看中的人选,但自己现在偏偏因此醒了过来而有些惆怅加无奈:“别翻了,那个魔法阵是我用来自我封印用的。”

“空宝箱比宝箱怪还要让人失望。”

艾罗拍了拍手,擦了擦脸颊上的灰尘重新走了回来。他看看娜帕这幅神情,再看看地下室的木门,想了想后走过去伸手一推……

这次,倒是很顺利地推开了。

“我是个孤儿,从小生活的就很辛苦,很多问题的根源其实都来源于‘穷’,很多问题的解决方式其实就是如何变得‘不穷’。”

出了地下室,艾罗沿着破烂腐朽的楼梯上了二楼。这里倒是分割成了一个个的房间,只不过全都破烂不堪,散发着发霉的味道。看起来这座酒吧以前还充当旅店的功能吧?

艾罗开始撩起袖子打扫这个看起来破旧不堪的房屋。他熟门熟路地走到门外,搬进自己的行李,拿出围裙戴好,开始整理这里的蜘蛛网和浮尘。

“所以,在我有机会进入老滕树学院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那个看起来应该可以带给我许多财富的学院派系——经济学派系。”

娜帕同样飘了过来,飞扬起来的灰尘似乎无法沾染在它那漂亮的淡金色皮毛上。看着正在忙碌的艾罗,这只懒猫呵呵了一声:“老滕树学院最著名的就是战术学派系,光是这个派系下面就有着数不清的分支。除此之外,它甚至还有整座大陆上极为少有的魔法学派系。不过我想,以你这种身板当不了一个战士,你的灵魂与魔力之间也没有任何的亲和力。所以……经济学派系?呵呵。”

艾罗拿出抹布,乐呵呵地把吧台清理干净,从自己的包裹中取出一条毛毯在吧台上叠出一个温暖的四方形。完成,他笑眯眯地冲着娜帕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娜帕的神情有些迟疑,犹豫再三,它还是慢慢地落在那毛毯做成的垫子上。

多年来一直都只能趴在腐烂的木地板上的猫咪突然有了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它伸出爪子,轻轻踩了踩这个垫子之后,开始十分安心地趴在垫子上,继续维持它的慵懒。

“我从小就穷嘛,所以就想着,既然是学经济的,那么这个派系里面一定能够可以告诉我许许多多赚钱,赚大钱,轻松赚大钱的方法喽?所以我就很兴奋地报名了这个派系。可是……”

想到伤心的地方,艾罗不由得有些沮丧起来。他叹了口气,说道:“可一直到毕业我才算搞明白,经济学派系并不是一个教人怎么赚钱的学科。比起教人赚钱,它更加侧重分析其他人为什么赚钱,为什么赔钱。可问题的关键是……没有人可以通过复制他人的道路来保证赚钱啊,有的时候甚至连保证不赔钱都很困难。”

将吧台区域清理干净,虽然现在看起来还有些陈旧,但假以时日肯定能够打扫干净!

看着自己亲手打扫的地方,艾罗重新显得精神起来,脸上流露出笑容。

娜帕摇晃着尾巴,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这个女孩:“然后呢?你毕业了,怎么跑到这种地方来?”

艾罗嘻嘻笑了起来:“我不会战技,也不会魔法。既然我能够从老滕树学院毕业,那么至少证明我还是学了点东西吧?我手中有奖学金100个金币,而且我还弄到了一张‘公会经营证’。这样的话我干嘛不自己成立一家商业公会呢?通过我自己的努力,说不定我可以摆脱贫穷的命运也说不定啊!”

这只猫会不会相信?

艾罗有点在乎,但其实也不是太过在乎。

自己的事情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和这头来历不明的猫魔兽说,相信它应该也不会完全相信自己这个“来历不明”的农民女孩口中的话了吧。

毕竟,光是奖学金有100个金币这种事情就已经够夸张了,一个普通农民一年最多也就2金币的收入。而且一个普通农民女孩还能够弄到帝国开具的公会经营证?哈!吟游诗人都不敢这么写。

“你干嘛不嫁人?”

长长的耳朵晃动了一下,娜帕抬起头,看了一眼正在忙里忙外的艾罗——

“一个毕业于老滕树学院的女性,哪怕是个平民出生,嫁入贵族应该也不是问题吧。而且你长得不差,照我看来,这应该是你最快摆脱贫穷的方法。”

“哎呀呀,可不是吗?”

艾罗将那些椅子小心地搀扶起来,笑着说道——

“女孩子读书的也不少,但对于一般只招收贵族和皇族的老滕树学院来说,大小姐们进去后都是在物色未来的丈夫。就算少有几个认真读书的,读完书出来后就是嫁人,学的知识基本上就只剩下茶余饭后的聊天谈资了吧。”

“不过呢——”

艾罗双手叉腰,看着粗略打扫干净的一楼,脸上流露出展望未来的微笑——

“我还是不喜欢这种方式。我希望能够自己掌握命运,而不是把自己未来的荣华富贵押宝在某个男人身上。我读了那么久的书,学了那么多东西,最后结果就是当某个贵族少爷的情妇?我可不想这么浪费自己的青春。”

艾罗说的很高兴,似乎对于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但,在这个女孩说的那么兴高采烈的时候,却不知道后面的那只猫却是默默地盯着他。

明亮的眼睛里不再有那种看不起的慵懒色彩,反而是充满了思考。它的眼神中曾经充满了疑惑,心中更是埋怨命运的玩笑为什么让这么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丫头唤醒了自己?

但是现在,它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了。

“和你说啊,我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跑到这里来的。这附近有个矿场对吧?最近——”

艾罗回过头,却发现这只猫现在竟然已经睡着了?亏得自己刚才说了那么多废话。

可就在他想要转身继续去收拾房屋的时候……

“成立冒险者公会吧。”

艾罗回过头,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没有错,声音的确是那只猫的声音。

他哼了一声:“你搞错了,我要成立的是商业公会。而且我一没有战技二没有魔法……”

“成立冒险者公会。不然我就不让你用这栋房子。”

趴在那边闭着眼睛睡觉的娜帕看起来依然是那么的无精打采,但它的声音却显得十分的坚决——

“但如果你成立冒险者公会,我会为你提供一些帮助。一些可能你永远都想象不到的帮助。”

艾罗停下了手中的活,他转过头看着娜帕,却并没有开口应承。

这种沉默让原本热热闹闹地互相跳舞的时间与光芒也随之沉寂了下来,观察着这个看似普通的农民女孩。

思索片刻之后,艾罗终于来到吧台前,看着这只小猫,一抹略带邪恶的笑容却是不其然地飘上了他的嘴角——

“我在想,如果把你卖掉,可以换多少钱呢?虽然博物图鉴不算很全,但你这种可爱的魔物应该还是有很多人想要买的吧?”

原本还显得十分慵懒的娜帕突然间提起了精神,那双大眼睛里面带着警惕:“人类,你什么意思?”

艾罗摊开手,露出一脸无赖的笑容:“人类是一种会思考的生物,因此,正常情况下的人类总是会选择做出最大化满足自己利益的选择。只不过有些时候由于种种原因,人类自以为做出的最优选择往往并非最优。但,人类的一切行动都是以满足自身利益为目标这一点应该是确凿无疑的。哪怕是一个疯子,他也会以自己那疯狂的思想来认定某些事情对自己有利。就算是最崇高无上,愿意为了他人而牺牲自己的勇者,他的利益也包括自己思想的自我满足。”

娜帕渐渐拱起身子,它隐隐约约感觉到眼前这个看似普通的农民女孩似乎并不如自己所想象的那么不开化?

“所以,人类的一切行为都是利益。扩展而言,其他会思考的生物应该也是如此。会在经过多方权衡之后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而你,娜帕,你在遇到我之后经过了一番思索,觉得让我成立冒险者公会就是对你来说的最优解。你觉得,这代表了什么吗?”

小猫原本看起来十分光滑的身体现在却是竖起了一根根的毛。它甚至有些裂开嘴,露出小小的牙齿面对着这个一脸坏笑的艾罗。

“最基本的点,代表以你自己的力量无法创建一个良好运转的冒险者公会。你需要一个代言人,一个可以利用来帮助你满足某些利益的代言人。”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贫民女孩,别说冒险者公会了,我就连商业公会的经营经验也没有。一个完全没有经验的人接受了你的建议之后,理所当然就会需要听从你这位前辈的指导。到时候你让我向东就向东,让我向西就向西,而我却可能完全不知道做这些事情究竟是为了什么。”

“信息的不透明,往往代表生意的风险急剧上升,甚至有着被欺骗的巨大可能性。”

说到这里,艾罗干脆趴在吧台上,把自己的脑袋正对着这只猫,嘿嘿笑着——

“所以,我已经知道你对我有着某种期望,但我却不知道这种期望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与其让你继续留在我的店里充当这个不安定因素,你难道不觉得我把你卖掉换成钱反而是一种对我来说的最优解吗?”

看到艾罗的脑袋凑得那么近,娜帕知道自己只要一伸爪子就能够在这张脸上拉出三条血痕。

但面对一个普普通通的贫民,这样的行为未免有些太过小家子气。

娜帕慢慢平复自己的毛发,想了想说道:“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把‘不信任’说的那么条理清楚。你真的确定你的经济学没有教你怎么做生意嘛?”

艾罗皱着眉头,叹息道:“没有啊~~~我本来以为经济学会教我怎么进货,怎么算账,怎么减少缴税额度,哪些东西好卖哪些东西需要囤货。可一直到毕业我都没有学过这方面的丁点知识。”

他伸出手,轻轻触碰娜帕的爪子,笑着道:“不过,信任这种东西来源于交换。当双方能够用自己的物资与对方进行不断地交换,并且结果让双方都能够感觉满意的话,信任也就诞生了。这种物资可以是具体的东西,也可以是感情,交流。所以简单来说,信任也是一种商业价值。”

“如果娜帕希望能够得到我的信任的话,那么自己也必须拿出某些物质来进行交换。”

娜帕的眼中闪烁着怀疑的色彩,原本应该是它来要挟这个女孩的,可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现在反而倒打一耙,问自己要东西了?

“…………如果,我不同意与你交换,或是用一种十分没有价值的东西来交换的话,你会怎么办。”

艾罗直起身,双手叉腰,笑着道:“说是交换,但实际上我也算是在掂量我在你眼中的价值。你是有多么期待我做你的代理人打理你口中的冒险者公会,我的价值就有多大。当然,在魔兽眼里的价值和人类的价值可能侧重不同,这样吧,为了表示诚意,我就告诉你我的期望吧。”

说着,艾罗伸出三个手指头,原本流露出无赖笑容的表情也是瞬间变得正经起来,十分郑重地说道——

“三年,1000金币。”

“除去购买这栋房屋的15金币以及到达鹈鹕镇的路费和餐食费之外,如果在三年后的‘圣夜祭’我无法赚足1000金币的话,将会对我今后的生活产生十分巨大的负面影响。具体是什么事情嘛……这算是我自己的秘密。”

娜帕看着艾罗的眼睛,从这双眼睛里面它没有看出谎言。这个女孩是真的在考虑3年1000金币这个事情。

沉默了片刻之后,娜帕终于轻轻点了点头。它的身体再次漂浮起来,一些金色的光芒从它的身上散发。

艾罗好奇,但很快他就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原本显得破烂不堪的房屋在这阵金色光芒的笼罩下慢慢变得干净起来!那些厚重的灰尘和里里外外缠绕在一起的蜘蛛网逐渐消失,破烂的木板也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生长,堵住了破洞。

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一楼的空间已经变得焕然一新!烛台上的蜡烛点燃,桌椅摆放整齐,除了柜子上没有任何酒之外,俨然是一座刚刚装修完毕准备开业的酒馆!

“呼……”

娜帕的身体重新落在坐垫上,它看起来显得有些虚弱,眼睛也不如刚才睁的那么大,趴着的它背脊剧烈起伏,显然是累坏了似的。

“我没法给你1000金币,二楼和地下室也没弄。但……这个结果,是否足够交换你的‘信任’?如果……如果你答应了……以后……我可以给你……更多……更……多……Zzzzz……”

它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再也不复刚才那种故作慵懒。到后面,这只小猫更是趴在坐垫上,再也不说话了。

艾罗看着这座干干净净的一楼,再看看现在的娜帕。

他伸出手,轻轻握住娜帕的小爪子,稍稍上下晃动了一下。

“成交。”

即便现在的娜帕已经没有了意识,这份承诺也已经做出了。

正如艾罗所说,信任来源于交换。

但这可不是因为这只小魔物弄干净了整个一楼。

明明听到自己可能把它卖掉换钱,作为魔兽明明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决自己这个平凡的人类,却依然耗尽魔力,变成这副任自己宰割的状态,这只能证明自己这个代言人对它来说真的很重要。

“既然你觉得我的价值这么大,大到你甚至愿意用命来赌,那我还能说什么呢?冒险者公会的副会长。”

伸手轻轻摸了摸娜帕的脑袋,软乎乎的,还真有些可爱。

——1301年8月1日,购置费:-15金。旅费:-7银3铜。结余:84金2银7铜——

盘古混沌
作者的话

新书终于发布了!我有点激动,要把今天记录下来!2019年的7月1日! 仔细想想实在是过了很久了呢,我在此也要感谢隔了那么久还能够记得我这个老写手的各位读者书友,正是由于你们的等待才能让我再次踏上这段旅程! 同时,我也要把这本书献给我最亲爱的妻子,不得不说,她的确给了我许许多多有关这本书的灵感。 那么现在,请各位随我一起踏入这个奇妙的世界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