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观雨听潮 > 正文
观雨楼的小少爷
作者:苏二黑  |  字数:2037  |  更新时间:2019-04-08 17:36:39 全文阅读

1

话说这二十年前啊,剑圣无情与佛门行者无相一战后,了无音信,两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有人说二者皆悟道,飞升去了,也有人说他们都在那场战斗里陨落。俩人失去下落后,这天朝的格局,天翻地覆啊,无数后起之秀入人眼帘,不说京城里那些大能,就我们这小小的十里镇,这修道门派世家就有几十家,而这些门派中,城北的朱家,城南的金家,以及守城的张家之间有互相抗衡的能力。

而我呢,就是一个观雨楼里的顽固少爷,无依无靠,连自己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锯楼主说,十年前她捡到我时我身上就盖着几张树叶,至于为什么捡我回来,是因为她说想把我养大娶个姑娘这样她就不用成亲就儿女双全了,这么多年来我也搞不懂她这古怪逻辑。

“小易啊,过来给娘揉揉肩。”

“好嘞,娘,外公外婆什么时候回来啊。”

“快了吧,他们和你师公已经到了了斜阳了,唉,你往右边点。”

“外公说了,回来就带我去华悦坊买衣裳。”

“怎么又买衣裳,今天练功没。”

“娘,我有点事,先走了。”

“这孩子。”

我叫沈易,这观雨楼主是我娘,叫沈月,十年前外公外婆撂挑子不干后,担子全压我娘身上了,以至于她连带我出去玩的时间都没有。

这观雨楼啊,从我娘的爷爷到现在都有七十年的历史了,据说老头子年轻时候的那叫一个专一啊,我外公的母亲在一次意外身亡,老头子就专门建了这座听雨楼怀念,后来被外公发展,有了如今这规模。

一楼供行人品茶吃饭,二楼有文人雅客名门公子聚会谈事的雅间,至于后院,非修士不可入,能进听雨楼后院,那也是身份的象征。因为后院平时客人少,所以啊平日里,就成了我的游乐场。

我有门娃娃亲,我外公和我师公给我定的,女方是张家家主的大女儿,我只知道她叫张清儿,眼看婚期将至,外公和师公到斜阳为我筹备成人礼。

“娘啊,我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顽固少爷,外公是怎么打动张家把女儿嫁给我的啊。”

“在十里镇,实力为上,听明白了么,要想以后你的后人过得好,你就要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可外公不就是一个脾气好到几乎没有的老头啊,平时也没见他对谁出过手啊。”

“不对别人出手,不代表没有实力,以后你会明白的。”

我就想着人家是守城世家,家主可是虚丹高手啊,怎么可能会给外公这个糟老头面子,把女儿嫁给我。

在我满城游乐,招猫逗狗时,外公回来了。

“这群不知好歹的东西,以为攀上了帝国贵族,就能把我沈家当玩物?”外公满脸恼怒。“虽说小易是养子,但也是我沈家唯一的少爷,你们真当我沈刚年迈无用了么。”

刚被下人叫回家,就看见外公发火,这也是我头一次见外公发这么大的火,吓得我赶紧躲角落里静静看着。

外公对面站着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趾高气昂,生的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很让人讨厌。

“张继,就算要谈,也让你们家主来跟我谈,你一个门客,一个下人,凭什么跟我谈,你真以为你改了个张姓就是张家人了?”

外公嘴里说的张继,就是这个让人讨厌的男人。

“家主日理万机,今日还要安排两位小姐入读帝国皇家学院的打小事宜,自然派我前来。家主说了,这次小姐被三皇子看上,选为皇子妃,是我张家的荣幸,至于大小姐和沈易的婚约,自然作废了,除非您老能有和帝国作对的实力,不然,无需多言。”

岂有此理,看来我是被帝国的三皇子给抢了亲了,我靠,这我能忍么?我当然能忍了,第一我没见过所谓的张家大小姐,我并不喜欢她,第二,这十里镇里,大大小小的姑娘可不少,光锦华楼里的荷花姑娘,杏花儿姐,就等着我陪她们喝酒呢,就这张家大小姐,再美貌倾城,那她也是一个,我可不是会为了一只孔雀而放弃这鸟群的人。

“外公啊,是不是那张家小姐不乐意嫁了?也是想来我这一顽固子弟怎么跟那三皇子比,她爱嫁谁便让她嫁,赶明儿,孙儿给你娶个更好的回来。”

“小易啊,外公平时疼你是没错,可你外公现在是被人欺负上门了,你就别在这捣乱了。”

“唉,外公这是我的大事,不如让我来处理吧。”

“这,,,,好吧,你也大了,有些事,是该让你来了,但你记住,要有分寸,但也不能让别人欺负着了,记住,外公是你的后台。”

我靠,这话说的。“那个谁,你叫张继是吧,主人家谈事,怎么能让一条狗来厅堂乱叫呢,这婚我愿意退,但是,让你们主人给我准备二十枚练气丹,你再告诉他,别想着拿三皇子压我,不然,他会后悔的。”

我说完这番话,不止张继,连外公也惊呆了,特别是最后一句,谁也不知道我这么一个小城里顽固少爷,会胆大到和三皇子作对,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有人会帮我把这事给压下去,谁让最了解我是他,而且在我认识的里面,也只有他能帮我沈家挽回颜面。

本以为这次的我被张家退婚会成为这十里镇里的大人物的笑柄,但是却很安静,估计外公把这事压下去了吧,师公没回观雨楼,成人礼我是不打算弄了,毕竟太过招摇不好,要低调。

在招猫逗狗的日子里过了两个月,师公终于回来了,带着一把剑,说是生日礼物,从我接过剑的那一刻起,师公告诉我,我成了观雨楼长老司空楚的徒弟,我靠,我都没见过这个人一面,居然就有了个师傅,还有这观雨楼也不是个门派,为什么又有个长老,更离谱的是师公居然告诉我,他是长老团的大长老,我这个便宜师傅是师公的大徒弟,我娘的大师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