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梦境逃脱 > 正文
第一梦 救人与杀戮
作者:杜宇内  |  字数:2293  |  更新时间:2019-03-13 13:34:56 全文阅读

“每一次做梦都被人追杀,万一哪一天我在梦里被人杀死了,是不是我就会醒不来了呀?”

——2019.3.13

昨晚一点半睡的,这个点我居然会觉得困

昨天的梦比以往都惊悚许多,第一次梦见如此血红色的世界,诧异得我今天早上九点才睁开眼,可是躺在床上继续闭上眼想这个梦。

记得浅眠时八点半宿管阿姨来查寝了,带着一如既往的和善笑容,可是我明明没有睁开眼。

室友吐槽另一个室友睡觉时飚韩语,三个人的声音此起彼伏,我渐渐的分不清谁是谁了。

我告诉室友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还是被追杀,可是这一次的梦我心悸了三四次,这一次我没有一直奔跑,绝望包围着我……

我说着说着就没有了声音,估计室友又在认为我在说梦话吧。

我没有醒,没有起床,可是大脑却很清醒,飞速的转动着。

梦境里是故乡的桥与溪流,依旧是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我又想家了吧。

稀里糊涂的,为什么会有人攀在河边,摇摇欲坠。可是从我的视角我根本看不到他,除非我透视。不过在梦里我从来不会怀疑现实与幻觉。

俯视他,河岸奇异的拉长,加深,反倒像万仞的崖壁,极其陡峭。

有趣的是这个人就这么挂着,一言不发,也有可能是他说的话我听不见。

不过我一靠近就有一个声音传来:“他掉在这里,救不上来的……”

那个声音一直叽里呱啦个不停,我不耐烦的回头,发现自己身边突然出现了几个长得像日本常见的矮丑胖妖怪一般的东西。

“不行啊,得救他,可以的。”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心理又一次作祟,我低着头想着这件事很容易办得到。

我蹲下来,想着怎么拉他一把让他上来。河岸真的变成了陡峭的崖壁,他就在距离我一臂之远的地方。

我撑住自己的身体,脚踩到了一个凸起,试了一下,可以支撑住自己的身体。我慢慢的靠近那个吊在崖壁上的人。

漩涡鸣人?

我:???

我看不太清楚,只不过这个人真的好像鸣人。我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我会救漩涡鸣人,火影还需要我救啊?!我真特么牛逼。不过事实上我很快就忘记了这个人是漩涡鸣人,也根本没有考虑漩涡鸣人是谁,只是黄色短发,头巾,外套,胡子等等全部都重合了罢了。

“你怎么样?”

他没有说话,可是我立马就判断出来这个人受伤不清,而且不需要如何依据……

我扶住他,想着有什么东西可以拉我们上去。就在这时,一个编织成箱子似的网框住了我们俩,但到了齐腰的地方就拉不动了。

我扶着那个受伤的人,纠结着怎么抱他出去,我好像抱不动他。

突然,崖壁好像短了一样,我双臂一撑就上来了。

梦境突然断层,下一刻我就已经抱着奄奄一息的家伙,想着怎么找人给他治病。至于原本我身边的妖怪东西早就消失不见了。

我抬头四处张望一下,发现这里是我初中的学校门口……

我放下抱着的这个人,想去街上的医院,突然抬头看见一个人面目可憎,轻而易举的跨过河流向我飞来。

对!没错!向我飞来!他会飞!妈卖批,这张脸还在哪里见过!他在我的梦里居然还是特写!今晚整个梦里就他这张脸最清楚,其他模模糊糊的都看不真切。

口区!

妈呀!我做了十几年被人追杀的梦,现在看见这样的人早已经形成了立马逃跑的条件反射。

原本紧闭的校门被我不自觉的穿过了。

校门内居然有不少人穿梭,就好像平时上课一样。

就在我大脑愣了一秒钟之后,浓重的危机感和前所未有的恐惧感直冲我的大脑。

我想都没有身体突然被一股真气包裹,从校门穿过还没有刹住的身体猛然间拐弯,我一晃就来到一个院子里。我记得,这里是我以前住的男寝。熟悉的一栋五层楼的灰白色房子,院子与现实生活中的相比反倒有点空旷。

我还来不及多想,身体就自动向一个停着的摩托车之后躲去。

与此同时,一声尖锐的女声响起:“快逃——”

紧随其后的是连绵不绝的枪声,又凶猛又迅疾。

我躲在摩托车后面看得到持枪射击的那个人,跟rb鬼子似的。而那个追杀我的会飞之人在我进了校门就瞬间消失了,好像被校门挡住了一般。

那个持枪的魔鬼也看到了我们——躲在摩托车后的我和其他院子里的人。他继续射击,枪声不绝,我想反抗可是我手无寸铁根本没有能力制服现在的他。

突然一个女生勇敢的冲上去,手里面好像也有一把枪,可是就在我满怀希望的时候,那个女生被残忍的射杀了,子弹射进她的身体,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

我瞪大眼睛,诧异,恐惧,暴怒一时间全部涌上心头。她大约中了三颗子弹,子弹口可以连成一条线,而且这条线不断的向我延伸。

我抱着头,压低身子,团成一团,努力的缩在摩托车后面。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一排子弹飞过我的头顶,在我身后的墙壁上留下一行子弹口。

射击继续,梦境里的雾气渐渐的变成红色,还是那么朦朦胧胧看不清楚,可是死亡的人数真真切切的变多了。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我也说不清楚来了几波人,没有人拿枪,就没有人打得过这个持枪的魔鬼,更可怕的是这个魔鬼的枪仿佛不需要填充子弹一般,一直在射击。

他向我这边扫射,我要死了吗?

可是我不想死……

子弹向我飞来,我避无可避,只不过子弹没有射到我。

那个持枪的魔鬼从头到尾都在放肆的大笑着,虽然听不到他的声音,可是他的嘴咧开得这么大,如此灿烂与残忍,让人不寒而栗。

我惊恐的看着这个人只射击我,突然一个魁梧的大汉扑向专注射击我的男人,更让人激动的是,他扑倒了那个魔鬼,夺下了那把枪。

得救了,结束了……

我又一次死里逃生,活了过来。

梦境又一次断层,我不知不觉来到了校门口的河边,就是我刚才“救”那个吊在崖壁上男子的地方。

我俯下身体,往下张望,看到了很深的激流,激流里有很多东西,比如说填充了一块角落的垃圾,鼓鼓的塑料垃圾包。

我居然还在里面看到了西索扭曲的,变态的笑脸,我真是疯了……

梦到这里就结束了,结局是一片祥和,可是醒过来的我一直后怕。

以前只是被人喊着“站住,不要跑”的那一种追杀,而且我从来都跑得掉。

而这一次,是我梦里第一次流血,接下来的梦会不会更加可怕,我会在梦里被杀了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