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七十一章 晃了晃
作者:摇风  |  字数:2066  |  更新时间:2019-09-05 11:38:52 全文阅读

十九鬼口,小三灾,大二灾,五劫九难,象征着小三灾,大二灾,五劫的十个洞窟位于下方,九难悬于上方。

陈安之沿着洞窟往山内走,没走几步,在外界投落下的微弱的光中,在洞窟中央,有镌刻着‘痴’字样的山石安静矗立,极为突兀,投射下的阳光渐渐地在更深处止了光亮,有呼啸的风在黑暗中,同时扑面而来来的是潮湿的寒意。

无树无草,如此潮湿的环境,甚至连苔藓的踪迹都寻不到。

十九鬼口明显要比外边寒冷很多,原因大概是没了阳光,暖风也进不了窟内的缘故,一阵柔光自陈安之的背部亮起,这光亮时间不长,很快便渐渐内敛,摘叶摇晃着脑袋走至陈安之身旁,看着光秃秃的刻字石头,轻笑道:“九难中的痴,我以为就是说说而已,没想到还真个有这种东西。”

陈安之没有接话,盯着石头地步沉默不语,突然走过去,用手轻轻拍打石头上的尘土,原本被遮掩的几行小字,就这样显露了出来。

“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

摘叶捏着下巴走到石头旁,细细琢磨了下诗句,微微点头赞同道:“好诗,没想到那辩机和尚还真是个痴情种子。”

陈安之笑着摇摇头,继续往下看去。

“天下浩然正气长存,天地二主择一····”

接下来的字像是被人可以涂抹了一般,看不清楚。

摘叶说道:“这句话的意思,可是一个天下诞生了两个天下之主?”

摘叶不相信,自古至今,在同一座天下的前缀只能有一个天下之主的意志,要么浩然,要么正气,绝不可能两者共存。

陈安之若有所思道:“也不尽然全是,总有些事情藏匿很深,被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纵使曾经惊天动地过,在时间长河中,也激不起浪花。”

两人没有再次停留太久,借着摘叶身上的荧光,沿着这条洞窟道路往前走,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开始逐渐亮起来,两侧的石壁由远及近依次亮起光,鸽子蛋大小的夜明珠被镶嵌在石壁内,散发着光芒。

摘叶笑了笑,他站起身望着前方突然接连亮起的荧光,晃了晃身子,“看来是主人开门接客了。”

通道的尽头已清晰可见,夜明珠微弱的光在空气中晕了开来,照亮了那道石门。

石门很简单,就像是两块巨石简单的堆在一起,粗糙的像是随手堆砌的积木,石门也算不上庞大,但却流转着沉重而又古朴的气息,让人一眼望去,便有种震慑人心的的观感。

若是以一句话来概括,那就只能说这是一件充满着岁月沧桑的石门。

摘叶神情渐渐凝重下来,手掌小心翼翼地触摸下石门,没有任何异象发生,收回时候凑到眼前仔细看了会儿,说道:“这里异常潮湿,而这石门却很干燥,一定有古怪。”

陈安之一阵无语,“这地方就这个大石门,我又不是看不到。”

摘叶不好意思地讪讪笑,绕开话问到:“我们要不要进去?”

“等一等。”陈安之突然发出诧异的声音,摘叶循声望去,正看到他蹲在右侧石壁前,方才光线太微弱,没能发觉这里的古怪,待夜明珠亮起,这才有石刻壁画栩栩如生,经过漫长岁月,却依稀能够看出雕刻手法之精妙。

摘叶仔细看去,只见第一幅石刻壁画,描绘着一个带着脸谱的女子,三头六臂,站在高高的石台之上,而在祭坛下方,跪满了人,皆俯首在地。

……

……

也不知过了多久,书生少年竟也在疼痛中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迷迷糊糊还没彻底睡着。

百花弄管着奴仆杂役的领班闻讯来到柴房,将少年唤醒,见暂时还死不了,也是松了口气,摔出一吊钱,满脸嫌弃说道:“你扫了万少爷雅兴的事,我就不跟你追究,今个你就别做活了,这是你这个个月的工钱,去找个大夫包些药,明个还有些多杂事要忙活。”

“记得把这些也收拾一下。”他皱着眉指了指满地的血迹。

消瘦的少年神色恍惚,却也只得点点头。领班自然看出他神情不对劲,人心终究不是铁打的,思索之后又摸出两吊钱丢在床上,嘱咐道:“包些好药,别耽误了明日做活。”

一向惜财如命的铁公鸡破天荒的开了一次恩,这倒是让书生郎有些出乎意料,领班也没多说,其实也算不得开恩,毕竟他是自个儿管着的人,若是就这么死了,上面问下来自己不好交代的事小,扣工钱的事大,那可就不只是两吊钱了。

书生郎吃力地把工钱扯过来,塞在枕头底下,而后摸出本书。

领班眼看着此,不由得露出丝鄙夷,“我说你整天捧着个破书,有个球用,看多了就能吃饱了?”

书生郎也不反驳,眼神一直盯着书本,久久的沉默。

领班讨了个没趣,懒得跟这书呆子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顺带着甩了下摇摇欲坠的木门。

一滴滴水珠从脸颊躺了下来,砸在书本上,像是绽开的水梅花。

求学苦啊。

尤其是被偷走全身家当的少年,只能靠打杂工来养活自己,有时候想了想,他突然觉得那个老道士算的不错,自己见不到人,也不是什么读书种子。

可就是心里不甘心,所以打杂工也不愿意离开,一次次叩响叶府的大门,一次次听着叶大人尚未归来的消息。

而此刻隔着十来条巷子的叶府内,叶放蓝抬起手抿一口茶,“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金甲侍卫面无表情。

叶放蓝突然问道:“你懂了没?”

金甲侍卫沉默片刻,“应该懂了。”

叶放蓝气笑,拿着烟杆就往金甲侍卫身上招呼,“懂了就是懂了,不懂就是不懂,老子最烦的就是你们这种嘴硬的家伙。”

金甲侍卫默默地承受着敲打。

许是无聊了,三棒子打不出来一个屁,叶放蓝也懒得再说什么,又嘬一口茶,站起身,“备马,我要去看看我的读书种子了。”

……

今天发烧了,状态不太好,软绵绵的,不好意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