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六十五章 此间事了事又来
作者:摇风  |  字数:3137  |  更新时间:2019-09-05 11:43:21 全文阅读

毋需置疑,小四宝在而立之年就已临近圣人境界,甚至已跻身半圣,从一介卖茶女到如此地步,天赋异禀自然不必多说,其中更少不了陈安之这个算不上称职的师父的帮助。

灵气渗骨再怎么也不可能被岁月侵蚀而消散,而仔细查看棺木之下,也并不能发现撬开的痕迹,反倒是棺木中多了些擦痕。

陈安之坐在沉湖畔的青石之上,思绪错综复杂,当年是他亲手将小四宝放进棺材中,并加持许多禁制,那可是大剑仙设下的加持,从外部摧毁棺木无疑于天方夜谭,但方才叶千自一脚将其踩碎,很明显在这之前,棺木已经被打开了。

这其中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有远高于大剑仙能力的人强行破了禁制,二则是小四宝从内把棺木打开了。

但这两种可能性都太低,甚至说几乎为零,小四宝当年被三州五地的修士群起攻之,拙锋被活活打碎,小四宝的神魂也在死去时彻底消亡,他曾想尽办法,甚至不惜落下大道创痕,前往阴曹地府去所要人。

阴曹地府那是何等地方?

除却天地之主超脱天下而独立,任你风华绝代,任你成圣傲视天地,到死后除非彻底被人把神魂打散,否则终究还是要回到下面,哪怕只残余一丝魂魄都躲不过。

而且活人永不可进,即使是圣人也要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或许才能勉强到达阴曹,而不入地府。

可当年已成就大剑仙的姜初一,拼着大道根基被天道斩下三寸的代价,硬生生地闯入地府,将那地府闹了个翻天覆地,也没寻到小四宝的魂魄,最终在回到三州五地时,被那斩仙台活活砍了个半死,若非何安在于十九楼替他强行扛了一刀,恐怕大剑仙前面那个大字,就要被摘去了。

即便如此,那一次之后,姜初一还是受到重创,闭关疗伤了近百年,才能够再次出现在三州五地。

而如今,小四宝凭空消失,不知道生与死,何安在亦是如此,再加上三州五地乱成一锅粥,不知藏匿着什么样的秘密,这其中太多谜团,叫陈安之背脊泛起一阵寒意。

摘叶在剑身中,以心声说话,语气颇有些沉重,“时间太久,没有灵气残余。”

陈安之没有接话,摘叶也随之沉默下来,这滩水越来越深,也越来越浑浊,而一件件,看似无关,却总能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连接到一起,他们像是在按着别人安排好的道路,一步步走下去,却什么都没有了解到。

方小商检查过叶千自的尸体,确保他已经彻底死去不会复活,缓缓起身,走到陈安之身边坐下,他想了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不知道陈安之经历过什么,无法真正地感同身受,又怎么去劝人呢?

陈安之饮一口酒,晃了晃酒葫芦递给方小商,说道:“在好早之前,有个少年郎,跟你差不多大小吧,他跟我说就是个好东西,喝多了就总想给这琼浆玉露腾个地方,所以才喝醉酒的人,总是絮絮叨叨的。”

“可惜啊,我现在喝了蛮多酒,可就是说不出个一二三四。”陈安之眯起眼睛,轻笑一声。

方小商接过酒葫芦,抬起手臂也灌了一大口酒,一缕说不准是醇香、果香、还是花香的香气,萦绕在唇齿之间,沁人肺腑。

“好酒。”方小商感受着韵味余香,仿佛眼前也明亮起来,忍不住感叹道。

也仅此一口,陈安之便把酒葫芦塞好,轻轻呼出一口气后,手掌搭住腰间剑柄,眼神坚毅道:“走吧。”

方小商愣了愣,“回文水城?”

陈安之点点头。

两人将坟茔仔细地恢复原状,陈安之蹲下去,想了想,终究是没有立一块碑,在他心里存在着一丝侥幸,倘若小四宝还活着,他一定能够见到,虽然他也说不上那时候的小四宝是怎样的,但不管风水怎么流转,他陈安之是小四宝的师父,一直都是。

回到文水城之后天色已亮,陈安之在客栈稍稍清理一下,处理过伤口之后,换了身衣物,便前往文家茶铺。

还没走近,便看到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站在铺子门口,显然已经恭候多时,文茶心亭亭玉立,只是脸色有遮不住的倦意,显然昨夜并没有入睡,而小茶笙乖巧地站在一旁,脑袋像是小鸡啄米般轻点,强忍着困意。

见到陈安之之后,文茶心先一步上前,施了个万福,柔声道:“见过陈前辈。”

小茶笙有样学样,也跟着问了声好。

陈安之从来不注重什么礼节,这么一来,还有些不自在,微微额首回应之后,他蹲下身子,手掌搭在小四宝的头顶,笑道:“小茶笙,你为什么要学剑?”

小茶笙如实地摇摇头,小声问道:“大哥哥,您是为什么学剑的呢?”

陈安之哑然失笑,剑眉微微蹙起,仔细想了想,为什么学剑呢?

那已经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因为自己生在远山宗的原因吧,这么说来,自己刚开始好像是不喜欢练剑的,要不是被那家伙强迫跟她一起练剑,恐怕自己还不会喜欢学剑。

这么一想,陈安之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丝笑意,回过神来,他又说道:“那我换个问题好了,你要跟我学剑吗?学剑可是件很苦的事。”

小茶笙低着头,很认真地考虑起来,最后摇了摇头,“茶笙想留在姐姐身边。”

小孩子最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笑和哭,不舍和留念,这些话不会因为某些原因而藏起来,小茶笙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可是,老爷爷说,一定要跟着大哥哥学剑。”

陈安之笑着点点头,“现在想不通没关系,那小茶笙就先在家里待着,等大哥哥办完这里的事情之后,再来问你一次好不好?”

清晨的风带着丝凉意,轻轻吹过发梢,带着一缕清香,去往远处。

小茶笙轻轻晃了晃脑袋,羊角辫在风中摇了摇,粉嫩的小嘴巴噘起来,小家伙竖起小拇指,高兴地说道:“那一言为定,大哥哥一定要来。”

文茶心站在一旁,面对着这位连老前辈都极为尊敬的年轻人,心里充满敬畏,小茶笙说话期间,她几次都因小家伙无礼的话而紧张,听到陈安之说的话,只觉得对方或许只是客气一下,毕竟这等神仙人物都有自己的气节,能够收小茶笙为徒,是文家修来的福气,而小茶笙居然把这福气拒之门外。

当下,文茶心脸色有些为难道:“前辈,茶笙她···”

陈安之看出文茶心的心思,开口安慰道:“我要去办一件事,那里太过危险,就算是小茶笙现在答应了,我也不会把她带走,所以你无需担忧。”

陈安之没有多做停留,要想确保文家茶铺的安全,他要去叶家府邸走一趟,顺便看一看,饕餮心脏绝不会那么轻易的出现在这里,文茶心欲言又止,刚要说些什么,便被他抬手打断。

叶家府邸在城东头,占地颇多,看起来是威武雄壮了不少,陈安之沿着街道一路前去,还未接近,便听到骚乱声呼救声传来,那冲天而起的火光顺着风势很快接连成一片火海,丈余长的火蛇在房檐奔走,木材爆裂声如鞭炮般炸响,瓦片泥土暴雨般掉落。

不过叫人奇怪的是,这冲天的火势,却没有被风引着蔓延起来,沿着叶家府高高的围墙围成一圈,距离此处不过五尺的房屋并未被波及。

陈安之安静地站着,眸子中却有意味不明的光,方小商闻询赶来时,火势终于被扑灭,只余下乌黑的木架,和弥漫的浓烟。

陈安之转过身,沿路走回,“该走了。”

方小商犹豫地看了看狼藉的府邸,又看了看陈安之,“这是?”

陈安之深呼吸一口气,星眸烁烁生辉,“看来有人想让我们加快步子了。”

所谓的此间事了,事又来,大概就是如此。

“阿弥陀佛。”悬空而立的年轻和尚双手合十在胸前,眉间火焰印记渐渐敛了光芒,他微笑望着陈安之二人的背影,讼了一声佛号。

王泽站在和尚身后,心有余悸地看着那片化为灰烬的文家府邸,咽了口唾沫,年轻和尚没有回头,微笑道:“贫僧还有要事,不便亲自见娘娘,接下来还请劳烦您转告了大人的话了。”

王泽连连点头,身手指掐诀,瞬间化作一道虹光,一刻都不想多留。

年轻和尚脸上渐渐少了笑意,笑眯着的双眼闪过一丝光,而后向前踏出一步,在脚掌落下的那一瞬间,周围景色突变。

头顶是清明的天空。

脚下却是湍急的河流与山峰。

两岸的峭壁分别有人站立把守,叶放蓝瘸着一条腿,吧嗒吧嗒地抽着烟,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晴日之下。

年轻和尚朝着器峭壁上的洞窟走了过去。

他穿着红色的袈裟,微风撕扯着衣决,像是一团摇曳的火。

大梁与洛云两大王朝的人马很强,听雨境修士打头互相戒备,但他们却对这和尚视若无睹,或者说是根本未曾察觉到。

年轻和尚一步步在空中走下去,缓缓进入洞窟。

浪溪河水依旧湍急,冲刷着两岸峭壁,这里好像悄然发生过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十九鬼口鬼门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