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五十五章 暖春已至,冰凌莲花
作者:摇风  |  字数:3389  |  更新时间:2019-07-24 12:47:40 全文阅读

老爷爷走了以后,茶笙这些日子里再也没跑到桥下面去了,以往每每吃过早饭,茶笙最喜欢跑到城东头的桥底下,缠着老人讲故事,文水城也有说书先生,但茶笙总觉得他们跟老爷爷是比不上的,尚且年幼的女童说不出差距在哪儿,只是觉得说书先生讲的不如老爷爷好。

可是再也听不到老爷爷的故事,如此想来,茶笙哭得更加伤心了。

一直以来处于沉寂的狭刀,此刻微微颤动,似是呜咽,似是悲怆,又好像哀伤,这些声音交织落在陈安之的心中,平添几分伤感。

茶笙这么说来的话,陈安之猜到了茶笙说的老爷爷是谁,他不是很熟悉那个家伙,只是觉得那位刀法不错的家伙很合自己的口味,所以他有些伤心。

那种感觉就像是伯牙绝弦,此生难逢一知己。

在陈安之看来,这个世上能合自己口味的人很少,陆茗娴算一个,何安在只能算半个,还有就是那个气势汹汹来找自己打一架,结果把刀输给自己的家伙。

至于刀换酒,也不过是恰好多了一壶酒,恰好对方也喜欢饮酒罢了。

他没想到刀客还活着,更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去了万里长城,所以陈安之有些伤心,但也有一些小小的欣慰。

与此同时,陈安之也大概猜到了,长夜确确实实将要来临,不然那刀客怎会突然前往万里长城,这样想来,他又有些愁绪。

各种滋味,在陈安之眼眸流转,就像是水底暗流涌动,交织复杂的光。

也不知那小小的身子哪来的这么大气力,茶笙还在哭着,周围的行人皆被小家伙的哭声吸引,停下脚步朝这边望过来,面带不解。

陈安之想了想,走到茶笙近前,把手放在她的头顶,轻轻摩挲小家伙的脑袋,声音柔和下来,“你放心,老爷爷一定会回来的,他是个很厉害的人。”

摘叶盘踞在剑中,语气有些低沉,“我还是挺喜欢那家伙的,虽然他是有些弱。”

陈安之没有接话,静静地看着茶笙,小家伙听到温醇的声音,渐渐止住了哭泣,一双大眼睛宛若洇了霜的黑玛瑙,长睫毛眨一眨便有泪珠滚下来,她小声询问道:“真的吗?”

真的吗?

其实这种话,说出来之后,就连陈安之都觉得有些亏心,因为他曾经坐镇函谷关上百年,万里长城是怎样险恶的地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再加上长夜将至更加危险,所以陈安之知道,那个刀客多半是有死无生。

摘叶以心声警告:“这个小家伙可是心生剑胎,日后若是走上大道,你可知这句话会带来怎样不可挽回的后果?”

也许这句话说出来,会让小女孩心有希冀,会期盼着老人的归来,若是修道之人,长此以往,倘若真的盼而不归,必然会铸成心障,修行路上的瓶颈尚可借厉仙草宝药等外力突破,可心障一立,又岂是外力所能突破的。

陈安之眉眼低垂,平淡的眼眸此刻堆满哀伤,他黯然说道:“我知道。”

摘叶微怔,随后微眯眼眸,严肃道:“心生剑胎虽比不上先天剑心,但也算是剑道奇才,日后必然会走上大道的,你拦不住的。”

陈安之微微摇头,思绪茫然,呢喃道:“我知道,所以我更不会让她走上这条路。”

摘叶似是想起什么,脸上划过一丝哀色,语气也随之低沉下来,“她不是小四宝,虽然很像。”

微微勾起的嘴角,却是最让人心伤的苦笑,陈安之此刻像是无助的孩子般,带着极缥缈的话语,“如果不是我看到小四宝是心生剑胎,非要收她为徒的话,那小家伙或许已经嫁人生子,有一个简单的人生了。”

摘叶沉默不语,作为一直伴随陈安之南征北战渡过漫长岁月的剑灵,他知道在这个一直嘻嘻哈哈的家伙心中,一直怀揣着对小四宝的深深愧疚。

事实上,不止陈安之如此,每当摘叶想起小四宝的死,总会感觉像是被密密麻麻的陶瓷碎片扎满心脏,痛得说不出话来。

茶笙伸出小手轻轻扯了扯陈安之衣角,又重复问道:“老爷爷会回来吗?”

小家伙大眼睛里噙着泪,一脸的天真无邪,叫人有些不忍欺骗。

陈安之略作沉默,没有说话,却还是微微点点头。

便在这时,茶叶铺子里发出嘈杂的声音,似乎是有人争吵,接着便传出叮铃咣当砸碎东西的声响,茶笙轻轻咬着嘴唇,低着头,攥紧拳头,却始终不说话。

陈安之抬起头,顺着铺子门向里望去,有挡帘遮掩,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只是偶尔飞出盛着茶叶的瓷盘,藤筐告诉他,里面并不安稳。

竹帘哗啦一下掀开,满脸怒容的男子走出来,身后跟着两位杂役模样的人,男子稍作整理身上褶皱的衣物,抖去沾染在身的茶叶,目光在门前陈安之身上一扫而过,落在小茶笙那边。

男子敛去怒意,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笑容,他走到茶笙身边,伸出手捏小家伙白嫩的脸颊,“小茶笙,你这是什么表情?”

茶笙吃痛,秀眉紧皱,却还是倔强地瞪着大眼睛,直视对方。

男子松开手,可以清晰茶笙白嫩的脸颊泛红,显然刚才那男子下手不轻,他嗤笑一声道:“桥底下那老家伙走了,我看这文水城还有谁能给你撑腰?”

便在这时,茶叶铺子里走出个年过二八的少女,肌肤胜雪,秀雅绝俗,双眸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股清茶淡雅之气,让人为之所摄,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梦绕。

她缓步走出门来,视线落在男子身上,那双黛眉蹙起,带着几分怒意,:“叶千自,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家大哥早晚会回来的。”

被称为叶千自的男子抬起头,似是有所忌惮,眸中闪过凛然,说道:“文溪心被朝廷派到万里长城去了,早晚都是死,还有那个桥底下的老乞丐,等他们死了,我看你们这个文家茶铺,还有谁能撑腰。”

陈安之微微向前迈出半步,手掌刚刚搭在摘叶剑柄,心海突地漾起涟漪,一抹流光自腰间狭刀处激射而出,与此同时,随着一声少年的吟诵,半空中惊雷乍现,宛若银色游蛇游曳劈落而下,直奔叶千自的头顶而去。

······

暖春已至,万里长城塞外寒冰逼近城下,被血染红的冰渣堆堆叠叠,绽开一朵朵冰凌雪莲花。

常将军将长枪握在手中,枪尾抵在脊柱,枪尖指地,在他身边站着零星十数人罢了,身上的黑色甲胄皆变得破破烂烂,有多处伤口裸露正在淌着鲜血,染红了黑金甲胄。

但他们皆站立在城门之前,不曾有半分后退。

在距离他们不过三丈的地方,是黑压压的敌军,不是饕餮,而是一个个模样怪异的妖修,有些尚未完全化形的,还保留着本体的一些特征。

在妖修大军正前方一匹高头大马上,面容俊秀呈现着阴性美的男子,眉间有一枚小小的犄角,他双腿猛夹一下马匹,抖了抖缰绳,催马向前走了几步,面带笑意道:“常将军,我很欣赏你,你是个有骨气的人,你带领的守望军也一样让我很欣赏。”

常将军嘴角溢血,呸的一声啐了口血唾沫,正声道:“若是劝降的话,那你不必多说了,我这手中的长枪,还能再多拉几个垫背的,况且你过了我们这一关,可未必能冲破下一道长城。”

阴柔男子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常将军,我们十万大山并不想与三州五地为敌,你们总觉得大山妖族来自十万大山,饕餮也来自十万大山,把我们归结为同伙,这可实在是冤枉,诚然,在三千年前我们大山妖族是有些个懦弱鼠辈投靠饕餮。”

“但事实上,大山妖族一直生活在大山边界,最深处的大山内里,从不敢靠近,而那饕餮便来自大山深处不为人知的地方,现在大山深处饕餮又现,我们大山妖族也是苦不堪言,再加上能够抵御饕餮的,也只有被何仙人设下法令的万里长城,所以大山妖族也不过是想躲进长城之内避难罢了。”

常将军嗤笑一声,对男子说道:“你们妖族诡计多端,嘴上的话是最不能信的。”

阴柔男子重重叹了口气,露出一丝哀色,“常将军,你仅剩的这些人马,根本拦不住我的大军,所以我这番话不是在向你求情,而是解释,我不想再发生枉死,如今饕餮重现大山深处,无论是十万大山还是三州五地,都难逃此劫难。”

在其身后,一健硕汉子策马向前,嚷嚷道:“跟他说这些作甚,三州五地那群迂腐的软弱之辈,怎么会听咱们的,不如砍了直接进城。”

“说的有道理。”

一缕清风裹着声响拂过大地,破破烂烂的衣物在这群残兵败将中,也并不显眼,老人不知何时出现在此地,悄无声息,甚至连妖修大军的两位半圣都没有察觉。

阴柔男子脸色巨变,方才说话间,这老人还不曾出现,而且他的气息太过平常,平常到让人觉得只是一位寻常老叟罢了,就连气势汹汹的壮硕汉子也被吓到,当即缄口不言。

老人笑嘻嘻地伸出手,跟一旁的守望军士说道:“小子,我的刀送人了,借你的刀一用如何?”

没等兵士回话,手掌像是被莫名的力量弹开,长刀自主飞往老人,阴柔男子见状慌忙下令后撤。

老人将长刀握在手中,轻轻掂量两下,抬起头,视线落在妖修大军,更后方的远处,轻叹道:“你说的对,但是来不及了,它们已经来了。”

他微微转头,望着三州五地深处,带着呵斥意味,正声道:“既然你们这群圣人还要图谋何安在的瑰宝不肯出手,那就让我这个老家伙先出个头吧!”

话音落地,老人瘦弱的身体迸发一股无比磅礴的刀意,洁白法相顶天立地,在万里长城之前,降落下圣人之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