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五十三章 风雨已至,日将歇
作者:摇风  |  字数:2602  |  更新时间:2019-09-05 14:17:20 全文阅读

大梁京城尺子巷的有个道袍老人,看起来应该是个懒人,衣着邋遢,破破烂烂的道袍也不缝补,喜欢伏在桌上睡觉,从不主动招揽客人,闲的实在无聊,就会对着天空发呆,抬起枯瘦的手指在空中指指点点,嘴里骂咧咧的。

但一有风起雨落,扯动旗帜上乐天知命故不忧的大字,就会立马缩着脑袋,嘟囔着小气,说都不给说,这类叫人听不懂的话。

今天天气很好,暖阳落下催人困倦,本应是补觉的好时光,老道士竟然罕见的没有伏案休息,斜躺在木椅中,打量来往的行人。

过了一会儿,老人突然直起身,朝着一位少年喊道:“小家伙,来来来,老道我与你有缘,给你算上一卦如何?”

不远处背着书箱的少年脚步明显停顿一下,侧过身略带疑惑地看着老道,老道士赶忙勾手,示意少年来到近前。

老道士一眼看出少年初来京城,还有些稚嫩,微笑道:“年轻人,贫道我从不揽客,也就是见你有缘,帮你算上一卦,你看如何?”

少年手掌下意识握着腰间的钱袋,摇摇头,直接说道:“我没钱。”

老道士愣了愣,随即大笑道:“贫道说了有缘,可没说要收你的钱,是不要钱的。”

少年将信将疑地走到摊前,犹有怀疑重申到:“我真的没钱啊。”

老道士笑着点点头,展开一张黄纸,将毛笔尖沾染些墨汁,递给少年。

少年犹豫不决,还是接过笔在纸上写下个‘一’字,将黄纸往老道那里推了推。

“你是要进京城见一个人,一个于你有知遇之恩的官,而且官位不低。”老道士仔细看了看,突然开口说道。

少年书生迟疑地点点头,看着老道,意思是让对方继续往下说。

老道士哈哈笑道:“不过很不巧,你要找的那个人现在不在京城,就算他回来,也未必会见你。”

少年书生问道:“为什么?”

老道士将那张黄纸捏起放在眼前想了想,微笑道:“等你成了真正的读书种子,他或许会见你也说不定。”

少年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还想再问些什么,老道士却始终微笑不回答。

书生也不追问了,他一脸认真地盯着老道士的脸庞。

暖阳之下,一老一少,道士书生,两个衣衫朴素的家伙,相对无言。

过了些许时间,老道士幽幽叹了口气,说道:“走吧,寸金光阴很难得。”他挥挥手,示意少年离开。

少年书生扯了扯肩带,把书箱向上提了提。

在书生离去之后,老道士轻轻将那张黄纸揉成一团,丢在桌上,视线落在远方,有些惆怅地呢喃道:“叶放蓝,你倒是找了个极好的接班人啊。”

“只是这长夜将至,不知道他能不能成长到你想要的那个地步。”

便在这时,一只小巧的信燕,从高空落在桌前,轻轻扑打开黄纸团,来到老道士身前。

老道士取下信燕带来的纸条,展开后,悠然的神色渐渐变得凝重,最后变得阴沉下来,他猛然抬头望向碧空,正襟危坐道:“太阳落山,风雨已至。”

“饕餮要来了。”

······

阳春时节,嫩柳垂青,落日坠在山头,绕过枝头,点缀在地面一束束零碎的光。

枯黄和嫩绿宛若星光漫天布满山脊,只是山谷的某一处仿佛被天神凿了一块豁口,有乌云遮日,恰好露出缝隙,引得天光坐落。

“嗡···”

自陈安之脊柱溢出的金色曦光一闪而逝,在他体内迅速游走之后,停留在眼眸处,与此同时,悄然浮现出一枚三瓣金莲像停留在眉间片刻。

“噗···”

一声轻响,三瓣金莲像突然凋谢开来,一枚花瓣渐渐如星光消散。

这动静很轻,没有人察觉到。

方小商思绪彻底混乱,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视线落在陈安之前方的那道人影,转瞬化作深深的恐惧。

满腹诗书的少年也不知该怎么形容那个人,或许对方已经不算是人。

那是一道满身是血的身影,浑身上下不着寸缕,没有皮肤,甚至可以看到肌肉纤维和微微跃动的血管,似乎是被活活剥去皮肤,他张了张嘴,却发出野兽般的嘶吼,手臂从谷雨的胸口拔出来,甩了甩手,丢掉被捏碎的心脏残渣。

血人转过身,深深地看了陈安之一眼,又把目光转向方小商,后者正在盯着血人,视线相触,吓得他浑身一哆嗦,连退数步,举起手便要画符戒备。

谁知那血人的视线在方小商身上一扫而过,微微躬下身子,恍然看到陈安之眉间的二瓣金莲像,微微一愣,被鲜血遮掩的眸中露出一丝怜意,随即仰天长啸一声,手脚并用,一道猩红光芒掠过,突然消失在原地,化作一道虹光在密林中远去。

方小商没想到对方竟然就这么离开了,一时间有些呆滞,随后反应过来才松了口气,发现自己后背早已被冷汗打湿,这才想起受了重伤的陈安之,抬起步子便要走过去,结果脚下一软,竟直接瘫坐在地,仿佛被抽空了力气,只得望着陷进泥土里的男子,却没有任何办法。

胸口传来的穿心之痛,让陈安之几欲昏迷的意识,略微有些清醒,他的意识已近模糊,浑浑噩噩,双眼模糊之中,只看到一道红色身影突然出现,然后消失。

一道道熟悉的身影在眼前一闪而过,如同走马观花一般,他们或是笑容,或是哭泣,或是愤怒,或是哀怨···

千姿百态,一闪而逝。

最终停留在一张熟悉的面容,那是张美艳的不可方物的女子面容,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眸中恍若蕴着暖春,而后渐渐消散开来。

即便模糊消散,陈安之也知道那是谁,是他怎么都不会忘记的人,他的嘴角不自觉扬起一丝笑意,想要抬起手去抚摸女子的脸,突然只觉得喉咙微甜,血气翻涌,用仅存的意识强行忍住那口鲜血的涌出。

陈安之眸中原本已涣散的光,宛若星辰流光聚集,最终汇聚成一点金光,悄然敛入体内,融合在血液中,如暖流般,经过全身,慢慢滋润肉体,他的伤势在金光游走下,,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起来。

原本模糊的面容在陈安之眼前渐渐凝结,变得清晰,睫毛微颤,缓缓地,慢慢地睁开眼睛。

方小商休息片刻,正要起身去查看陈安之的伤势,突然瞪大眼睛,如同见了鬼一样。

万丈曦光呈千万道,丝丝缕缕落下,敛入陈安之体内,在他眉间垂下千丝万缕金辉,滋润着陈安之的躯体,被金曦覆盖过的红色血液隐约露出淡金色的光。

一种极诡异的文字浮现在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之上,在他体内七百二十个穴位泛起金光,仿若一个个小天地,隐约可见其内盘坐着金曦小人,或是在打坐,或是在念经,或是在练拳,侧卧,七百二十个小人姿势各不相同,有庄严的颂祷声传出,好像众生朝拜祭祀,声势浩大。

方小商神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他眯着眼睛仔细观察陈安之肌肤上的文字,这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文字,就连三州五地最古老的书籍上也不曾出现,但也绝不是万里长城那头所存在的字体。

穿透陈安之胸口的那杆长枪在金色曦光中,渐渐被吞没变作碎光散开。

也就是在这时,如同战鼓擂动,惊雷乍现的声响在这一方天地间回荡,震得方小商耳膜嗡嗡作响。

这是陈安之的心跳声,给方小商一种极沉重的压迫感。

曦光在空气中堆堆叠叠,一道又一道填满这一小片天地,璀璨至极,叫方小商不得不闭上眼,无法直视那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