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四十八章 睡虎下山
作者:摇风  |  字数:2404  |  更新时间:2019-07-08 23:07:22 全文阅读

在白玉桥上,那对男女一前一后缓缓而行,走至桥中,少女先停了脚步,男子也停下了。

这些细雨被拦在灵气屏障之外,落在两人的脚边,渐渐渗入泥土,渐渐下沉到更深处,无声无息。

陈安之在这些天想明白很多事,他知道何安在的性格,何安在若是将事情一段段拆开,那必然不会简单地藏在远山宗而已,所以不管他是不是愿意,都得去十九鬼口走一遭,或者说去外面走一走,把自己摆在明处,让其余拿捏着线索的人,知道自己活过来了。

陈安之引天地灵气入体效果甚微,如今也只是恢复到化魄境,远远达不到自保,这样的决定是冒着极大的危险,但也是迫不得已的事。

一旦长夜来临,不管何安在留下什么样的后手,哪怕能够是对这场棋盘一锤定音,恐怕都会因着长夜而泡汤。

正是想明白这一点,陈安之才没办法再按捺下去。

沐如意也想了很多事,却没有办法去想明白这些问题,因为事情太过复杂,或许也没那么复杂,只是她还没有到达某一个高度,所以很多事情都沉在更深的水下,若是有朝一日真正的潜下水,或许能够一目了然。

沐如意想了想,虽然她说过不会去追问陈安之一些事情,但总有一件事是她迫切想要知道的,于是少女盯着脚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犹豫着开口:“陈安之,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我是说,在很久以前。”

清风在天地间缓缓前行,绕过青山绿水,穿过细雨珠帘,止在身前,落在脚下。

陈安之站在少女背后,视线落在微微摇曳的剑穗,一手搭在酒葫芦,一手轻抚剑,微笑道:“沐姑娘,你相信天命吗?”

沐如意微怔片刻,轻轻摇了摇头,小小的红宝石在额头轻轻晃动,她说道:“人寿元有限,修士修行得以百岁千岁,这本就是逆天而行的事,但却偏偏都信天道,怎么谈得上信天命或是不信?”

陈安之咧嘴笑道:“那我便换句话问沐姑娘,你相不相信世间有轮回?”

沐如意点头道:“我相信,但再怎么轮回,也不全是以前那个人。”

冰雪聪明的少女猜到了陈安之想说些什么,她突然有些不高兴,这是很没有理由的情绪,就好像自己被当作一个替代品,不管怎么想,都会让人不舒服。

陈安之猜到少女的心思,他轻轻走到少女的身边,手掌搭在沐如意的肩膀,露出一丝神往,“不管你之前是谁,也不管我之前是谁,你是沐如意,我是陈安之,陈安之在风雪破庙被沐如意救了性命,所以······”

生性浪荡的男儿,哪怕是活了长久岁月,说出这番话来,也没来由觉得脸上一热,当即闭上嘴,也不往下说了。

一缕清风没入山中,压弯了桃枝,像是开春时第一滴落入湖中的水,像是积雪落下房檐的一声轻响,如春风拂过大地,叫人不自觉得高兴起来。

沐如意没有转头,眼睛始终望着远方,不过脸上却悄悄露出一丝笑意,在这方算不上晴朗的天地,宛若绽放在雪地里的一枝红梅,好看极了。

少女轻轻吐出一口绵长的气,没有再多问些什么,其实这句话已经说明了很多东西,小小的不满也因此一挥而散,暗生情愫的人儿总是容易满足,但要是问为什么会喜欢,那大概是因为初见恍若重逢,总有些心湖漾动。

轻轻说了小心两个字,沐如意就自顾自地快步离开。

雨水渐歇,如狼毫般的雨丝落在陈安之身上,陈安之也不撑开灵气避雨,他摘下酒葫芦,抬起手臂痛饮一口酒,然后抬起手臂扬了扬,笑着喊道:“沐姑娘,好酒!”

话音未落,身后突然多了一道身影,陈安之转过身,面容刚毅的中年男子没有看他,反而望着沐如意渐渐消失在雨帘中的身影,若有所思道:“断崖门之后,若干年后,沐如意注定凤仪天下。”

薛长义无限感叹,先天剑心,大梁皇女,远山宗掌教亲传弟子,这些身份单拎出来一个,都注定不会平凡,更何况这些出现在一个人身上。

陈安之笑了笑,他自然不关注这些,在他眼里沐如意只是沐如意。

薛长义知道对方不想讨论这些,再看了一眼雨幕之后,看向陈安之手中的酒葫芦,笑问道:“这举世难寻的缠梦酿,也让我尝一口?”

陈安之摇了摇头,笑道:“就是举世难寻,我才更不能让你喝了。”

薛长义罕见地露出懊恼的神情,“大剑仙三千年前应该喝了不少缠梦酿,还在乎这一口吗?”

陈安之说道:“积少成多,滴水累渊。”

薛长义轻轻咳嗽一声,不再纠结,问道:“这次去十九鬼口很危险,你可想好了?”

陈安之点点头,伸出手指,指了指远处第一楼所在的山峰,说道:“我对那块何家匾额并无兴趣,而且我知道你们都想让我进入第一楼,所以我更急不得,若是我真的进去了,取出远山宗想要的东西,没有了价值,到时候恐怕会让我自己处于更危险的地步。所以里面的何家匾额不取出来,十九鬼口再危险,远山宗也不会让我有性命之忧。”

陈安之话说的很难听,意思也很明显,就是掐准了何家匾额一日不取出来,远山宗就会保全他一日,所以他才敢这么说,也敢这么做。

谁知薛长义没有丝毫的不悦,反而微笑说道:“对于何家匾额,我也没有兴趣,事实上关于他们谋划的事,我也并不清楚,只是那天夜里你居然能打开了第十九楼的大门,再加上你对于剑道的回答着实不像二十几岁的毛头小子,我这才有些上心,后来对掌教师兄的追问下,才知道原来你就是当年的大剑仙,这来头可真是吓死个人。”

一位证道千年的大剑仙,比起一座王朝,甚至一个鼎盛的宗门,都更让人崇敬,所以即便是步入将近半圣的薛长义,在想起自己招惹了这么一个家伙,当时也是一身冷汗,剑心动摇,回过神后,更是仔细地去回忆陈安之的每一句话,甚至连一个字都要琢磨半天。

这是一个大剑仙的剑道,而非普通的圣人。

陈安之笑了笑,“我好歹也算是你的弟子,弟子将入险境,你这个做师父的不送点东西?”

“我送你个狗屁!”薛长义忍不住爆粗口,随即缓了口气,“一路小心。”

这条路,注定艰难万分,这一路没有旁人能够帮忙,所以只能说一路小心。

陈安之敛去笑意,郑重地点点头,“会的。”

薛长义还想再问些关乎大道的问题,但陈安之却转身向前走了,他站在原地想了想,突然露出一丝醒悟的笑,大道上,别人的终究是别人的东西,解释再多都不如亲身实践。

中年人的视线落在更远处的山上,轻声呢喃道:“卧龙低鸣,睡虎下山,大雨要来了。”

————

这几章因为在忙找工作的事,所以节奏有些放缓,马上要进入紧张刺激的章节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