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四十五章 百怪千奇山上天
作者:摇风  |  字数:3221  |  更新时间:2019-07-04 23:37:28 全文阅读

洛三千就蹲在山顶看天边的云彩,他在家族那边是很受关注的人,当然这里的关注并不是好事,他从小就被当做没有灵气的废物,加上性格也很张扬,在家族人的印象实在糟糕,每次走出屋门,都会被人指指点点,所以家族里同龄的孩子,都不会跟这个废物一起玩,不过他却从不在意,完全不顾及自己的身份,跟下人的孩子照样玩的开心。

但那些玩伴终究是身份有别,时常没办法一起玩耍,在没人一起玩的时候,这个从小就不被看起的家伙,最喜欢蹲在草地掐草尖丢进嘴里细细咀嚼,或者爬到粗壮的树干上躺着。

不管怎样,这个小家伙总喜欢看天上的太阳,一直看着,也不觉得眼酸。

陈安之闭目吐纳,吸气时,漫天灵气如横挂瀑布横淌而出,蕴含着骇人听闻的气力,呼气时又如细水长流,轻柔至极,涓涓淌落。

摘叶坐在桌子上,自言自语道:“我知道你是想再次站到剑道最高处,但你要知道嘛,所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你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对不对,总有一天会把你自己害了对不对?”

陈安之在漫长无趣的吐纳之后,终于轻轻吐出最后一口浊气。

他伸出手,屈起手指,在空中轻轻敲了一下。

摘叶的身子没来由得往前倾倒,好似头顶挨了一下打,他愤愤抬起头,不满道:“好心当成驴肝肺。”

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盯着陈安之问道:“痊愈了?”

陈安之轻笑着摇了摇头,松开手露出掌心中的玉佩,说道:“只是大部分而已。”

此时,玉佩已失了灵韵,如普通的玉石没什么区别。

陈安之稍稍收拾,洗漱过后走出院落,来到山顶,正好遇到抬头看天的洛三千。

洛三千没有回头,伸出手掐根草尖丢进嘴里,笑着说道:“远山上的草尖跟我住的那边的味道不一样。”

少年把家族称为住的地方,而没有直接说是家族里的府邸。

陈安之没有开口说话。

洛三千比划着手,说道:“我住的府邸真的很大,院子里有一座小山,山上也有一片草地,那里的草是苦的,还有一点涩口。”

陈安之一直都觉得洛三千话很多,但他没觉得这样不好,因为他也是个话很多的家伙,只是恰好他不喜欢洛三千而已。

锦衣少年不傻,反而很聪明,他知道陈安之不想搭理自己,于是他说道:“在洛家府邸最深处有两个祠堂,一个大祠堂,供奉着列祖列宗的牌位,还有一个小祠堂,从我记事以来就从没有打开过,每当我,也只有我接近那里时,下人就会很惊慌地把我支开。”

陈安之稍稍提起些兴趣,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洛三千笑了笑,指了指天空,突然说道:“他们越不让我靠近,我就越希望知道,所以有一天我就把柴房的柴全都点着了,好大的火,洛家上上下下都乱成一团,我就趁这个时候,偷偷溜进那个小祠堂里,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有声音在陈安之的心海扬起,是摘叶以神念告知,“那个小家伙有古怪,他身上有生机,也有死气,生死参半,让我很不舒服。”

三州五地有剑断是非之说,一提及剑修,剑客,大多数人第一反应都是正非邪,虽剑修剑客不全是正气之辈,但由此也可看出剑多为正义。

所以剑灵,对于阴晦之物也最为敏感。

方才见到洛三千第一面,摘叶就萌生出极不舒服的感觉,再仔细看去,就发现这家伙身上有死气生机萦绕。

陈安之以心声问道:“还看出什么?”

生机死气只有剑灵、圣人或是天生祥瑞才能察觉到的,所以陈安之没有看出来,只是觉得不喜欢对方。

摘叶沉默片刻,说道:“他的三魂七魄全在。”

人有三魂七魄,生机死气,自那场黑暗动乱以来,三州五地的凡人修士,天生三魂七魄不全,像是被人凭空抽走一般。在这座正气天下,三魂七魄齐全的人,也只有那些隐世不出的老家伙和陈安之。

而生机死气,生机存,这人健康长寿,而死气现,则意味着这人命不久矣。这二者唯一能存,从没有均衡一说。

如今这两大怪事,居然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而且还是一个走何安在老路的家伙身上。

这其中说没有蹊跷,陈安之断然不信。

陈安之想了想,关于三魂七魄不全的事,他一直有着疑惑,按说起来,现在的三州五地虽然灵气浓郁程度远低于三千年前,但也不至于影响到魂魄,最为关键的是,魂魄不全,居然还能生活,甚至修行,这在浩然天下哪怕三魂七魄只少一魂或是一魄,这人就无法如常人般生存,哪怕是圣人亦是如此。

陈安之突然觉得眼前这个锦衣少年有点意思,心中的疑惑,或许能从这个少年身上窥视一二。

见到陈安之一直沉默不语,洛三千干脆自言自语道:“其实我翻进那座院子,却根本进不去小祠堂,我刚一落地就觉得毛骨悚然,好像有无数双眼睛在那祠堂里看着我,整个身子就跟进了泥塘似的,接着我就看到门开了,有个浑身是血的光头站在里面,他背后是密密麻麻的白玉佛像,他们都在看着我。”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一场梦,我确实昏了过去,两眼一片昏黑,但身子却很真切地感受到痛楚,像是有人拿刀在我身上一片一片的剜肉,又拿湿乎乎的东西填在被割下的那个地方,骨头又被一寸寸敲碎,又涂抹上别的东西。”

虽然少年说得风轻云淡,但他的脸色却有些凝重,流露出深深的惧意,他说道:“在我疼的几乎要死去的时候,就听到有个人在我耳边低语,说帮助我走了古武路,作为回报要我去远山宗找一个人,找一个腰间别刀佩剑的家伙,说自己叫做辩机。”

“我醒过来的时候,躺在自己的床上,发现自个儿确实厉害了,而且不止一点。”

陈安之平淡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他皱着眉,面色阴沉不定,“所以你根本不是在古籍上看到何安在的锻体之法?”

洛三千蹲在远处,吐出嘴里嚼碎的草尖,没吐干净又呸呸地吐了几下,这才笑着说道:“我当然看过,只不过我不傻,我担心按那法子锻体,自己会被活生生折磨死。”他耸耸肩,状似无所谓地说道:“没想到我居然熬过来了。”

然后他有些恼火,“你说他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彻底昏过去,没有知觉,我也不至于这么疼,不过后来我想明白了,大道艰辛,古武之路更是难走,如果我连这点疼痛也经不起,接下来还怎么跟修士争锋?”

洛三千最后站起身,咧嘴灿烂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你说,我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何安在?”

清风揽曦光,轻轻吹拂着两人的衣角,带动漫山的青草香味。

陈安之没有完全相信洛三千的话,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口述的,而且最关键的是前后说法矛盾,再加上陈安之很不喜欢他,所以没有完全相信,但也不可全不信。

这也是他没有即刻前往十九鬼口的原因之一。

但接下来洛三千的动作,却叫陈安之眯起眼睛,眸中闪过一丝精光。

“辩机说若是你不相信,就把这句话告诉你。”锦衣少年似乎猜到了陈安之不会轻易相信,他找到一处草丛稀疏的地方蹲下身,用手指在泥土上写了一段话。

“十九楼上十九山,一重山是一重天,逍遥自在李绣春,百怪千奇山上仙。”

陈安之自然认得这句话,或者说整个天下知道这句话的人,应该只有两个人,另一位是何安在,这句话是当时何安在告诉他,要提防着李绣春时所说的一句话。

洛三千说道:“我知道李绣春是谁,但却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陈安之抬头望向天空,水洗般的晴空当中,曦阳当头。

他怔怔失神,良久才回过神来,心意微动,走过去轻轻将那行字抹去,而后转身离开了。

————

昨夜里马阑雨的死没有从第一楼传到其余楼阁。

所以今日沉寂了许多日子的准圣斗正常在洗剑楼前的浸心池举行。

浸心池是一方巨大的潭水,中间是方圆五丈的石台,潭水中满是怒放的莲花,在石台上密密麻麻的细微剑痕看的出来,材质绝非凡物。

浸心池周边依次排列有二十二道看台,依次是首座、十九楼弟子以及其他宗门来者的位置。

不过清晨,十九楼弟子早已坐满看台,感受到一丝丝紧张以及兴奋感,正座位置是远山宗掌教和别的门派的领头者,只是不知为何,济颠和尚此刻却鼻青脸肿地坐在相对而言不起眼的边缘。

浸心池上空有一口大钟,一是为了钟鸣判胜负,二是为比试设下防御,避免剑气外泄。

随着一道雄浑钟鸣响彻天地。

看台上凭空出现一道虹光,随着虹光逐渐敛去,露出一位神情威严的老者,眼神如电一一扫过看台,四下喧闹声当即消散,噤若寒蝉。

又是一声钟鸣。

老人把视线投向掌教,后者微微点头,他这才从袖中掏出卷轴摊开,缓缓说道:“准圣斗第二试开幕。”

“第一场比试分别是,第一楼沐如意。”

人群中顿时喧闹起来,引起无数哗然。

老人对视若无睹,继续说道:“对手是。”

他的视线落卷轴上,闪过一丝古怪之色。

“第十九楼的,洛月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