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三十七章 沐春光而摘叶
作者:摇风  |  字数:2483  |  更新时间:2019-06-23 20:21:47 全文阅读

“辩机死了。”春风凝望上方的洞窟,神色平静。

她在春风富贵山的时候,曾听老爷说过,当年辩机已经触及圣人门槛,只差临门一脚,就能进入圣人领域,成为不灭金身的佛陀。

为了成圣,辩机和尚在这座山上打石,仅凭着一双拳头,凿出了牟南窟,并在最深处盖了一座府邸,并借此来明悟己身,希冀能够成就圣果。

若是成功,那辩机和尚将成为自黑暗动乱以来,三州五地第一位佛陀。

崖风不住地在刮,拨乱少女的长发,一缕青丝黏在春风白皙的脸颊,她没有抬手摘下,清澈的秋水长眸映照着满山春色,她开口道:“只可惜,终究是逃不过一个情字,谁能想到,这一段因果却是要拿一位半圣的命来还的。”

林语越犹豫片刻,试探着问道:“大人,那每逢二月二,这里传出的嘶吼声是?”

春风略作思索,说道:“我家老爷说,当年辩机和尚有一串菩提子,常年听他诵经,已隐约有化蛟的趋势,辩机和尚坐化之后,他所经历的三灾五劫九难少了束缚,汹涌而出,分别占据了这十九洞窟,而辩机和尚道韵也因此残余在十九鬼口。”

“况且,二月二龙抬头,此处地势大半在水,每逢二月二,河水上涨,这些洞窟在下,难免会出现龙吸水之势,所以说不定是那串菩提子化蛟了也说不定。”

林语越沉默不语,她虽贵为浪溪河神,但说破天也不过是个分水河神,对于圣人之列并不清楚,至于半圣手中菩提子都能化蛟,这种事更是闻所未闻。

她猜到春风可能有所隐瞒,但却不敢再详细问下去。

春风微微眯起眸子,她并没有说谎,菩提子化蛟这也是其中的一个可能性,但还有一个可能性太过骇人,所以就连她自己也不愿意相信。

那就是——辩机未死。

“大人,这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林语越换了个话题问道。

“或许是舍利子,也或许不是。”

春风没有多作解释,脚尖轻点,乌蓬木舟再次缓缓前行,在湍急的河流中,渐渐离开了此地。

按着老爷的吩咐,她要前往西牛贺洲的妖丘,那里是她的故乡。

————

陈安之想了很久,对辩机这个名字没有印象,关于十九鬼口更是闻所未闻,应该是近三千年来出现的人与物,至于自己想要的东西,他想要的东西有很多。

时光悠悠,三千年在一场大梦中过去了。

这期间自然有天才辈出,所以陈安之不知晓名号的人有很多,辩机和尚便是其中一个,但他好奇的是,辩机好像认识自己。

洛三千看出陈安之的疑惑,他耸耸肩说道:“我只是个传话的,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陈安之嗯了一声,合上眼不再理会锦衣少年。

洛三千席地而坐,仰望着天空,轻声说道:“小时候,我觉得天是真的很高,高到我用一辈子都触碰不到,可现在我突然觉得,天其实不是很高,只要我伸伸手就能够得着。”

陈安之不做理会,闭上眼沉浸心神,轻轻握住玉佩,吸纳灵气融入灵海,他在又一次尝试,只不过这次他并没有如鲸吞般吸纳,而是一缕缕的将灵气敛入体内。

将玉佩灵气转换成灵海中的灵气,然后借此来修复破碎的灵海。

修复灵海这一过程需要的时间很长,正气天下的修士需要三五年时间,而陈安之不一样。

他需要更久。

因为他的灵海浩瀚无比,是圣人的灵海。

这些日子陈安之时不时会想起深坑村那场命悬一线的战斗,若是当时红袍带着杀心,现在他和沐如意可以说已经是两具死尸。

修士之间,只有弱肉强食,哪里有真正的大道齐行,境界相仿的两人才可齐肩,倘若差了一两个境界,又何谈齐行之说。

再说起来,有人说不能对自己动手,但难免会遇到疯狂之辈,万一到时对方抱着必杀之心而来,他又能依靠几次刀气。

陈安之决定加紧一些,最起码要进入洗剑楼将那把剑拿到手,然后在长夜来临之前,达到沧海境。

如果有时间的话,那就去一次十九鬼口。

所以,先前觉得时间充裕的陈安之,突然觉得好像并不是那么充足。

崖风轻拂,白衣剑客心神放空。

洛三千也不再说话,他躺在草地上,双手垫在脑后,望着天。

直到正午时分,骄阳晒得陈安之有些不适,腰间的沐春剑似乎轻颤一下,他睁开了眼睛,眸中有光闪过。

洛三千双手撑地,站起身来,说道:“要走了吗?”

陈安之此时终于正视了洛三千一眼,打量了一番,看着锦衣少年面容挂笑,觉得果然还是不喜欢这个家伙。

洛三千似乎是睡了一觉,双手握拳朝天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哈欠,“说起来,洛师姐也该回来了。”

“你真的很吵。”

陈安之瞥了他一眼,轻笑道:“如果你能少说些话,或许还能讨人喜欢一些。”

洛三千毫不在意地笑道:“我不是很想讨人喜欢。”

洛月桐赢了大试。

但她赢得很惨。

在陈安之的视线中,她是被人搀着回来的,原本洁白的道服被血迹染透,灵动的眸子此刻如洇了霜。

洛月桐抬起头,扯着嘴角,笑了笑说道:“有点疼。”

陈安之淡然的表情有了一丝变化,问道:“险胜?”

洛月桐沉默了会儿,说道:“嗯。”

“对方高了你两个小境界。”叶简汐解释道,“你已经很棒了。”

陈安之想了想,轻笑道:“你很厉害。”

洛月桐面对着这几人的目光,仅仅只是抬起头望着天边。

然后嗯了一声。

她不觉得自己很棒,即便是打败了高了自己两个小境界的对手。

因为,还有一个人,高了自己两个小境界。

而那位少女,在登楼试中击败了自己。

没有谈论太多,洛月桐需要疗伤,叶简汐扶着她回到了屋子里。

陈安之径直回到自己的屋中,将刀剑从腰间解了下来,刀鞘插在地面,撑开一方屏障,沐春剑被平放在桌上。

方才在山顶他曾感受到沐春剑自主颤动,想来应是小沐春吸纳了不少何安在的灵气,隐约有苏醒的意思。

他将玉佩放在沐春剑旁边,有星星白芒自半空垂落,朝着沐春剑身聚集而去。

紧接着,有白色槐花凭空出现,蝶舞般落下,铺满地面,白光宛若水流不断自沐春剑身淌落下来,如大泽蒸雾。

一道小小的身影出现在桌上。

瓷娃娃一样的小家伙,握着小拳头揉着眼睛,她坐在那里,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纯净通彻,羊脂白玉般的肌肤隐隐有光华流动。

她歪着脑袋,红嫩的小嘴嘟着,奶声奶气说道:

“唔,我睡了好久呀?”

与其同时,远在另一座山峰的洗剑楼里。

一把倒插地面的长剑身上布满裂痕,这把剑数千年来一直存在这里,没有半点剑意传出,甚至来此求剑的弟子们都认为这是一柄废剑,不会存在剑灵。

但若是以圣人灵识望去,一位身着白衫的少年盘坐于长剑之上,他身上遍体鳞伤,缓缓睁开双眼,轻声呢喃道:“沐春?”

而在这一刻。

有风微微浮起。

古朴的剑气弥漫开来,这是极锋锐的剑气,叫其余古剑瑟瑟颤动,剑灵俯首。

如沙场秋点兵,天子临庙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