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十五章 安之若素就是安之
作者:摇风  |  字数:2335  |  更新时间:2019-06-02 00:08:42 全文阅读

清晨里,细雨落,有一位背负雪白长剑的可爱少女,面向陈安之的院落站在青石板的小路上,屋里没人,院子里也没人,厨房里,都找过了,没有陈安之的踪影。

洛月桐绕着山路四处找,心里有些着急,明明昨日答应好的,要与自己学做饭,可这人怎么就没了踪影。

巍峨的山峰上,因着曦光峭壁生辉,身边是满山蓊郁荫翳的树木,头顶是湛蓝辽阔的天空,缥缈的几缕云,悬崖边上盘坐着的白衣剑客,倒是正好构成一幅绝美的淡墨山水画。

洛月桐放缓脚步,走到陈安之的身边,侧脸看去,突地愣住,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家伙。

陈安之面色如常,浑身白衣被晨露打湿,发梢上还有些许晶莹的寒露滴下来,他的眼里布满血丝,此刻望着远方,哪怕是洛月桐轻轻坐在身旁都没有反应。

“你在干嘛?”洛月桐在他面前挥挥手。

良久之后,眉心舒展开的青年缓缓吐了口气,笑说道:“我突破了。”

“啊?”少女歪了歪脑袋,一脸茫然的看着陈安之的侧脸。

陈安之没有解释,他清楚地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灵气,破碎的灵海因着昨夜里,又痊愈了几分,如果说之前的灵气宛若烛火熄灭升起的一丝烟,那么现在就是茶盏里微微浮起的雾气。

只不过陈安之不是正气天下的人,自然也无法用正气天下的境界来划分,但若横向来对比的话,那大概就是尘心境,也即是初踏仙路。

洛月桐听不懂陈安之的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不再纠结,嬉笑道:“今天是大试抽签的日子,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嘛?”

陈安之向后仰去,躺在茂密的草坪上,望着高不见顶的长空,他昨夜里为何小家伙的话苦恼了一夜,也没思考出个所以然,所以日出前他心情很差,但日出后他审视自身发现灵海的意外之喜,所以他现在心情很好。

“不过我看你一夜未睡,还是回屋里好好休息吧。”洛月桐考虑片刻,转而语气有些低沉说道。

“一起去吧。”陈安之笑道,睡了三千年,他早就睡够了,如今灵海渐稳,心性也随之渐变,总算有点底气,他也高兴了许多,自然精力也旺盛了许多。

远山宗的大试分为两轮,每三年一次,第一轮被称为:登楼,是由外门弟子挑战十九楼弟子,十九楼弟子自然不用多说,皆是人中龙凤,而外门弟子则不然,大多是天资不佳但悟性尚好,或多或少有些可塑性,暂且收作外门,由十九楼里达到一定境界的弟子授业解惑。每三年,外门弟子中修为高深者,便借此大试机会向十九楼弟子挑战切磋,切磋过程中,十九楼的首座会进行观战,来观察天赋心性,择优而纳入门下。

此方法用意明显,一是激励外门弟子奋力修行,二是远山宗每年招收弟子数目太多,难免会有些许纰漏,错失一些英才,通过此法可以很好地弥补大策时的纰漏。

但近些年来,却罕有外门弟子能够通过大试,其中不乏有个别天资聪颖的弟子,但与十九楼的龙凤相比,黯然失色。

除了一个人,那便是薛长义带上山的洛月桐,至于为何上山后薛长义要先让其在外门磨砺,无人得知,就连洛月桐自己都不明白。

大试第二轮被弟子们称之为‘准圣斗’,这称呼不乏有吹嘘成分,但作为十九楼天才中的佼佼者,确实有日后成圣的资本。

第二轮大试,十九楼阁各派出四名弟子,由这四名弟子抽签决定各自的对手,而后进行比试,胜出者进入下一轮,胜者再次进行抽签,最终胜出的十九名弟子将获得进入洗剑楼的资格。

“我告诉你啊,洗剑楼里面有好多剑。”洛月桐边走边跟陈安之解释着,最后红着脸吭哧半天,才说道:“都是些特别好的剑。”

小家伙没有读过什么书,说不出什么特别贴切的话,只能以一句好剑形容。

杜毅壮在前方走着,无奈地摇了摇头,回过头纠正道:“是先辈的古剑。”说完,他鬼使神差地朝着陈安之瞥了一眼,后者在看着远方山水,脸上没有表情。

其余跟着的师兄师姐听闻此言,皆是哄笑起来,叫这个年龄最小的少女脸又红了几分。

绕过八剑石雕所在的广场,在经过一条蜿蜒曲折的白玉桥,远远的便看到云雾中伫立的洗剑楼,透发着沧桑,古朴的气息,存在了上千年岁月之久。

陈安之驻步望去,心里悄然一沉,淡漠的眼睛渐变的凌厉。

不解,惊讶,愤怒,疲倦,之前蜷缩在眉间的远方风雨,相继出现,像是辽阔平静的长河下暗流涌动。

他感受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剑意,只是如今那股剑意却有些缥缈,似乎虚弱至极,破碎不堪。

陈安之闭上眼睛,沉吟片刻,再睁开来,那些复杂的情绪悉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看不出波澜的云淡风轻。

“洛月桐,叶简汐,何三溪。”洗剑楼前的白玉广场早已挤满了白色道袍弟子,杜毅壮好不容易寻到一方空地,从竹筒中抽出一张泛黄的纸,依次写上三人的名字,轻声唤道。

被点名的三人上前一步,脸上带着笑意,何三溪更是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杜毅壮捏着纸,视线落在陈安之身上,略有些犹豫,从第一次见面,这个青年男子便是一脸的淡漠,从未见过他露出什么别的情绪,仿佛不论遇到什么事都与他无关。

“陈安之,师父让我问你一句话,你腰间的剑不能出鞘,可愿再挑一把剑?”杜毅壮犹豫片刻,语气有些迟疑,“凑……合……”

此言一出,第十九楼弟子皆是瞠目结舌,洗剑楼里的古剑随便一把,就足以让门下弟子受益终生,且不说挑一把剑凑合,这种荒唐事,就单单说师父这句问话的意思,似乎师父心里已经认定,这个昨日才拜入门下的小师弟,必然能获胜。

当然洛月桐不在此列,她早就知道陈安之很厉害,虽然有多厉害她不知道,但比自己要厉害,而且不止一点,所以她不惊讶。

陈安之回过神,看着杜毅壮的双眼,手掌轻轻摩挲着腰间的沐春剑,凝眉思索。

薛长义说的是实话,沐春剑是不能出鞘的,其中原因很多,最关键的一点是这里是远山宗,而狭刀也不能轻易拔出,否则就是在浪费这五次刀意。

风穿山过水拂面而来,陈安之仔细想了想,缓缓说道:“陈是陈安之的陈,安之是安之若素的安之。”

浓墨落在纸上,留下苍劲有力的三个正楷小字:

陈·安·之

·················陈安之跪下了,沐如意跪下了,洛月桐也跪下了,砰砰砰,读者大大过年好,求求各位加群吧:705206726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