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十四章 繁星落水船在摇
作者:摇风  |  字数:2344  |  更新时间:2019-06-11 13:31:13 全文阅读

夜风缭绕,繁星满天。

“这些年来,我还是觉得这天上星辰最美。”大梁京城的某处院落里,算命摊子被收起,幡子斜靠在墙边,老道士摆了一盘棋,手中捏子却仰望星空。

在他对面,当今的大梁皇帝按下一枚黑子,感慨道:“我时常会想,若自己是这天上一颗星,什么都不用做,什么都不用想,就安静的待在那里俯瞰人间山河,该是多好?”

“星辰在动。”老道士收回视线,看向底下棋盘,笑道:“你看它们仿佛永远不会移动,但事实却是它们每时每刻都在动。”

大梁皇帝微微蹙眉,不解道:“先生何出此言?”

老道士笑了,凝视着眼前这个中年人,好像看到了几千年前有个青涩少年郎,好奇地询问,老道士眯眼道:“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就单看我们晨时与黄昏的影子,日出在西,日落在东,太阳亦是星辰,只不过更大一些,更亮一些,所以我们才得以注意到。”

“但是繁星不然,躲在月后悄悄挪动,所以看上去,它们好像一动不动。”

大梁皇帝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追问道:“人事亦是如此?”

老道士沉默不语,大梁皇帝了然,随即心生敬佩。

大梁皇帝年近二百,作为这庞然大物的王朝主人,在他还是太子时,游历天下山水遇到眼前这位老道士,以为对方与寻常故作神虚的道士无异,便想着恶搞一番。结果已是凝魂境的大梁皇子,被老道士用竹签连敲脑袋三下,丝毫无反手之力。随行一路下来,惊觉对方无论在学识还是修为都远超过书院很多的老学究,当时便拜作先生。

“你今日来,怕不是单单为下棋而来吧。”老道士缓缓问道。

大梁皇帝点点头,正色道:“先生,履霜坚冰至。”

老道士笑眯起眼,道:“我说过了,星辰在动,人也在动。”

老道士站起身,走进屋里,随手自书架上取下一本书翻阅起来,似乎是觉得无聊,随手丢向刚随之走进来的大梁皇帝,“书中有千万道故事与道理,虽然做了皇帝,读书之道千万不可忘。”

大梁皇帝恭敬接过书籍,老道士只有这一刻才觉得,大梁皇帝依稀有几分与当年少年郎相似,同样的爱书读书。

·······

就在陈安之愣愣出神之际,如海一般磅礴的灵气自第十九楼喷薄而出,无尽仙光流淌,沉淀着古朴沧桑的气息,将此地与外界隔开,自成一方小天地。

本是黑夜时分,这一方小天地因着仙光亮如白昼,风铃声悠悠,荡漾不绝。

陈安之缓缓睁开眼睛,蓦然发现脚下踩着的不再是坚实的青石板,而是澄净辽阔的一片汪洋,下方倒映着万里星河长卷,他仿若漂泊在其上的一叶扁舟,俯下身便能触摸到繁星。

回过神来,陈安之抬起头望向远处的第十九楼,明明没有动,第十九楼却显得越来越遥远,好像隔着数千年的岁月,叫人奔波不及。

陈安之犹豫片刻,试探着向前迈出一步,一圈圈涟漪漾开来,扰动繁星颤颤。

便在这时,一团温润的白芒宛若彗星拖曳着长长的尾巴,自第十九楼大门而出,瞬息间便来到陈安之面前,静静地浮在空中。

光芒渐渐内敛,内里之物显露出来,原是一枚桃木簪子。

像是心跳突然漏了半个节拍,悲伤,怀念,心痛,一瞬间有太多的情绪涌上这个白衣剑客的心头,睹物最思情。

陈安之颤抖的手轻轻握着簪子,手指细细摩挲着簪头的四个正楷小字。

“好一个浩然正气。”白衣剑客脸上罕见的露出一丝悲哀,低声轻喃着。

恍然一梦过了数载春秋,日升月落,细水长流,沧海桑田,醒来之后身边的人都已不在,这其中滋味,又怎是寥寥数语便可说清道明,千言万语如鲠在喉,最终化作这短短的一句话。

“好一个浩然正气。”

“错了,我们全都错了。”沉浸在悲伤情绪中的陈安之还未缓神,耳边突然响起一道温和的嗓音,这熟悉的声音,三千年前他听过很多次,甚至觉得对方有些唠叨,可如今却为之惊喜。

“何······”他猛地抬起头四处张望,却戛然失声。

周围是星空与海,这一方天地只有他了然一人,那声音仍在絮絮叨叨的说着,那感觉不像是在对话,反而更像是一个失意人的喃喃自语。

“错了,全都错了,还没到时候。”

“我们都错了,全都失败了。”

“宁姑娘死了,苏主死了,师叔祖死了,先生也死了。”

“我也没剩多少时间了。”

“姜初一,你要活着,这天下要变了,他们要来了。”

“他们要来了!”

轻声呢喃缓缓说着却逐渐变得惊恐起来,最后在第十九楼的木门沉重的闭合声中,响起了近乎崩溃的嘶吼。

陈安之呼吸沉重,心头莫名的压上一层阴霾,他手掌搭在剑上,突地发出一声悲怆喊声。

“嗡~”

极通彻的剑鸣声,仿佛天边的一线骄阳升起。

这剑意,看似随意,却沉淀了滔天的杀气,以及如汪洋怒涛般的怒意。

一瞬间。

摧枯拉朽的剑意随后而至,来势汹,杀意决。

这一线曦光,一层层,如浪潮澎湃撞击着峭壁。

“咔~”

一声轻响,脚下璀璨星河长卷现出细微的裂痕,而后如春风吹动烈火燎原一般蔓延开来,碎成一片片,随柔风而远去。

这光实在是刺眼,教人不得不闭上眼睛。

再睁开,面前是安静矗立的楼阁,脚下是青石板,白衣剑客依旧站在原地,手掌紧握剑柄。

那道磅礴的剑意动静很大,第十九楼流淌出的灵气如海遮掩了一切,周围始终安静,若是方才有人立在一侧望去,也只能看到表情不断变化的陈安之,并无其他。

不知过了多久,他吐出一口绵长的气,似有不甘,或有迷茫。

方才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是何小家伙的声音,事实上他之前心里也有疑惑,当年那个说出天下是众人天下的人,怎地就突然会在天下之上立自己的道。

但是在刚才的话语中,陈安之有些明晓,在他沉睡的那些悠长岁月里,必然发生了一些什么变故,让小家伙不得不变了初衷。

大雾蒸腾,藏匿在最深处的山,初漏边角山石,虽不过是一分一毫,但好赖这场大戏已开始慢慢揭开帷幕,接下来怕只是大珠小珠落玉盘,各色人物粉墨登场。

风悠悠然,檐铃声静静淌,在这静怡的夜晚中。

一双星眸,从呆滞渐变得迷茫,又逐渐开始吐露锋芒,陈安之兀自轻笑起来,他抬起头望着苍茫长空,轻声呢喃道:“小家伙,我还以为你变了,没想到你一直都是那个温润如玉的书生郎。”

“你看着吧,不管三千年前你没有完成的到底是什么事,我都会帮你完成。”

“我姜初一说到做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