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十一章 眉间绽墨梅一点
作者:摇风  |  字数:3431  |  更新时间:2019-05-28 23:06:53 全文阅读

置身山水之间,心境莫名便会清净许多,耳边听不见旁人的恶语闲言,对于姜初一,洛月桐没有太多的厌恶,但也绝说不上喜欢。

此刻,洛月桐看着陈安之笑得开心,根本不相信他是传闻中那个背叛了三州五地的大剑仙。

姜初一是何等的存在,未生在同一片天下的洛月桐不清楚,但从传闻和史籍中了解过一二,虽说姜初一是三州五地的叛徒,但他在剑道上的成就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天下九千大道,剑修主攻杀,姜初一仅凭一把剑,便能断山辟海,压得天下修士抬不起头,即便是在三千年前,成为天下之主的何仙人,也不敢说毫发无损的接他三剑。

哪怕是后来何仙人平定黑暗动乱,姜初一叛变,何仙人也愿其为‘大剑仙’,按何仙人的话说,三州五地天下剑修成千上万,剑仙亦然,但大剑仙仅此一人。

先不说姜初一在三千年前就被何仙人打散三魂六魄,就说即便是他侥幸没死,如此心高气傲的一个大剑仙,又怎么可能会来到这里当一个杂役。

所以洛月桐不相信,当做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洛姑娘。”陈安之看着止不住笑的少女,有些无奈。

洛月桐站起身,轻轻拍打染在衣物上的尘土,笑道:“回去睡觉咯,明天还要为大试努力修行。”

月色柔和,洒在脸上一片洁白,洛月桐走在前方,叫陈安之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只是依稀听到一句轻轻的话,“谢谢你。”

曦光漏出一角,薄如蝉翼的光透过窗纸落在陈安之的脸上,不知怎地有些痒意,睫毛微微颤动几下,睁开双眼,只见几绺青丝垂在脸庞轻轻抚着,一枝笔尖染墨的毛笔停在鼻尖三指距离,往后是白皙的手和张甜美可爱的脸庞。

“嘿嘿嘿,你醒啦。”少女讪笑着直起腰站在床边,一手捏着毛笔,一手放在脑后。

陈安之抿了抿嘴,若是再稍晚片刻,恐怕自个脸上会多些什么奇怪的图案也说不一定了。

“抱歉,我醒的有些晚了。”陈安之非但没有在意,反而有些心舒,自他从三千年的永夜中醒的一个月来,这是头一次睡得如此舒坦,或许是因为自己灵海初愈,少了些不安,先前自己这具身子八面漏风,如风雨飘摇里的残破草屋,如今破洞填上一些,虽然少,但好赖能藏一些灵气,灵气也既是底气,有了底气,才会如此放下心来好好休息。

“你还知道自己睡过头了啊。”洛月桐嘟着嘴说了一句,然后突然坏笑道:“今天的早饭,昨天的晚饭,你现在欠我两顿了,你说怎么补偿吧。”

不愧是活了几千年的人儿,脸皮倒是比万里长城都要厚,陈安之干咳一声道:“谁让洛姑娘你做的饭这么好吃,让我无用武之地呀。”说着,他还无比惋惜的摇了摇头。

洛月桐秀眉微拧,撇着如樱桃般透润的红唇,不满道:“行了,行了,赶紧起床吃饭,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我学做饭,不然你要是真的什么都不会,小心师父赶你下山。”

陈安之连忙应了一声,坐起来,看了看还杵在一旁的少女,打趣道:“怎么?洛姑娘要看我穿衣咯?”

好一番无赖的话。

叫的这姑娘登是俏脸飘红,清眸微瞪,抬起手用力一丢,嗔骂道:“呸,臭不要脸!”

一抹水墨在空中成珠连线,陈安之躲过早上的偷袭,却被这正大光明的抹了一脸墨汁,在其眉心绽开绚烂的水墨梅花。

远山宗的墨都是好墨,陈安之洗了半个时辰,举起铜镜,眉心的墨梅还是若隐若现,嘴角扯了扯,却只好无可奈何。

“这天下九千大道,唯正气为首,何仙人当年游历天下,赏山水景,观天下不平事,心有怜悯,遂择正气为首,从此便只有这正气天下,浩然长存。”

“我们剑修,修的是剑,也是心,剑心不稳,则剑气浊且钝,莫说开山劈地,就连院内青竹都难动丝毫。”

薛长义坐在厅堂正座的桃木高椅上滔滔不绝,座下是第十九楼的弟子们全神贯注的听,尤其是坐在最前方的洛月桐,脸上罕见的严肃起来,恨不得把每个字都牢牢记在心里。

陈安之站在门外,双臂环抱着根扫帚,看着他们稚嫩而充满朝气的脸庞,再看看端坐在正中间那位坚毅的中年人,视线停在薛长义的胡须上,陈安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心里难免有些唏嘘,生出要不要留些胡须的感触,毕竟自己在他们面前都已经是太太太太祖爷爷的辈分了。

如此想来,陈安之又有些感叹,暗骂自己还真是跟外表一样,心理没一点长进。

“你们有谁可知我远山宗的剑道?”薛长义讲的有些口渴,拿起茶杯嘬了一口,环视一圈,视线在陈安之身上略作停顿又移开,问道。

洛月桐抢先站起身,抱拳微微鞠躬开口道:“宗训有载,祖师何仙人立宗之际曾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恪守己身,为天地断公义!”

这一番话,说的好不大气,就是叫陈安之都有些心血澎湃,只可惜仅此而已。

薛长义站起身,负手而立,注视着一张张激情盎然的脸庞,心中却是微微一叹。

倒不是说这句话有错,但终究不是他心里最满意的答案。

世间剑道哪有唯一,为天地立公义?但何为公义?

薛长义自认为一切是非中心皆是围绕公义,可也并不觉得自己心里所想就是对的,难免会因此踌躇,方才所说的剑心不稳,既是为弟子敲醒钟,也是在说自身心境。

没想到自己五百年修行,倒越来越倒退,剑心蒙尘,也怪不得自己驻足半圣境百年而不见丝毫增长。

薛长义沉默不语,面色因着心思而有些难看,这可叫原本胸有成竹的洛月桐心里打起鼓了,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背错了宗训,可是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也没说错,师父怎地面色不悦起来。

薛长义深呼吸一口气,坐下去,想到最后,还是琢磨不透那句公义,抬起头正看到下巴抵着扫帚柄,一脸无所事事的家伙,忆起昨日有关于天下的问话。

他略有迟疑,浓眉紧锁,还是开了口询问:“何为剑道?”

洛月桐见师父坐下开口,原以为是在问自己,正准备回答,却发现对方的视线并不在自个儿身上,当下心有疑惑,顺着视线看过去,更是满头雾水。

陈安之眼瞅着厅中视线都聚集过来,心里暗道莫不是偷懒要被责备,赶忙拿起扫帚,装模作样的左一摆,右一挑,本来干净的石地板倒被他弄上不少灰尘。

“何为剑道?”薛长义又问了一遍。

大厅里悄无声息,针落有声。

陈安之这才惊觉原来厅堂上的人是在问自己,昨夜里思来想去总觉得那日问道坊的谈话太过语出惊人,太招摇,不能如此。

所以他手中动作缓下来,摇头道:“我不知道。”

薛长义站起身,似是有些思索,遣散门下弟子,关上屋门,却唤陈安之进屋莫走。

坐回正座,突然皱了皱眉,右手弯曲,轻弹四下。

四道白芒激射而出,弹向屋子四角,设下一道屏障,叫屋外附耳偷听的洛月桐几人只觉得耳边一静,彻底的什么都听不到了。

“师父单独留下陈安之是有何用意?”何三溪一脸不解地捏着下巴。

二师兄杜毅壮呵呵憨笑道:“这你就要问师父去了。”

洛月桐听不到屋内谈话,若有所思道:“昨日便是师父亲自带陈安之上山,今日又单独把他留下来,你们说到底是为什么呢?”

何三溪突然坏笑起来,神秘兮兮道:“这陈安之是不是师父他老人家的私生子啊?你们想想,一个杂役,师父竟然如此看重····”

话未说完,何三溪头顶便挨了一记巴掌,接着耳朵被叶简汐拧住,“你少胡说八道啊,小心师父听到罚你去后山。”

何三溪连忙双掌合十,连连求饶。

厅堂之上薛长义抬手示意陈安之入座,又问道:“先前我就有些在意,你腰间别刀佩剑,又究竟是何意?”

陈安之沉默许久,下意识摸了摸刀柄,眼神有些飘忽,日上竿头落在身上一些暖意,他似乎看到一个坐在山巅的刀客,晃了晃酒葫芦,对自己说道:“好酒配英雄,好刀配逍遥。”

陈安之笑了笑,不想在这件事上深聊,“这把刀是一个无名人送给我的。”

是的,说起来,自己还从未问过他的名字。

薛长义不再追问,突然又跳到另外一个问题上,缓缓道:“那我且问你,为天地立公义怎讲?”

“你若是说不知道,我便立刻让你去打扫茅房。”薛长义嘴角扬起,势要逼着陈安之回答。

陈安之闻言微怔,无奈地看着一脸得意的薛长义,说道:“无稽之谈。”

“哦?”薛长义挑了挑眉,“此无旁人,但说无妨。”

陈安之叹了口气,暗道自己看来是躲不过,如此想来便坦然笑道:“为天地立公义?是你心中的公义,还是他心中的公义,还是天下人心中的公义?人皆有七情六欲,私欲,贪欲,色欲无穷尽,试问谁能做到真正的公义?”

“两方较劲,彼此各有理由,帮此扶彼双方皆有自我正义,试问又该帮谁?”

“所谓的公义,不过是自身所认定的公义,谈不上为天地所立。”

“九千大道上,唯剑修主攻伐,仗剑而行,修的就是一把剑,为的是斩断眼前是非,一切烦心事,虚妄之事,不正之事,皆可一剑斩之。”

“这就是剑道,自己的剑就是公义,千年来,便是如此。”

“铮~”清脆的一声剑鸣,一点寒芒瞬息而至,悬在陈安之眉心的那一抹墨梅不过分毫之距。

陈安之静静地看着出剑的中年人,依旧坚定,稳若磐石,一字一句说的清晰,“修士,说到底,不过是为了自己。”

薛长义没有接话,脸色凝重的盯着镇定自若的男子,语气冰寒,“你若对远山宗心怀不轨,我必斩你。”

摇风
作者的话

么么哒~欢迎大家与我一起讨论剧情,有不合理的地方请第一时间指出,我好立时改正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