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十章 月下少女肩挑月
作者:摇风  |  字数:2619  |  更新时间:2019-05-27 15:17:19 全文阅读

大地已经睡了,静逸的深夜,皓月当空,黝黑的天海缀满璀璨繁星,风儿轻轻,吹拂来深山里的猿啼,鸟鸣,虫嚣。

陈安之回过身,没有言语,默默审视自身,一缕宛若火星捻灭升起细烟般的灵气,静静悬浮在布满沟壑裂痕的灵海上空。

三州五地的修士把己身喻为炉鼎,大道根基为鼎壁,容纳浩瀚灵海,把修行比如炉鼎下燃火,蒸腾灵海而迸发灵气,从而来施展剑气,法术等。

如今陈安之那破旧不堪的大道根基,因着掠夺一丝第十九楼的灵气而有了愈合迹象,灵海愈合处,一滴水珠好似天上雨落于荷叶一般,浸了出来,虽然对于他曾经那浩瀚无边的灵海不过是微乎其微一滴,但总归是好的。

虽然吸纳灵气的过程被打断了,但陈安之还是高兴的,还有时间,时间还很长,而且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哪怕是破掉的衣服,也要穿针引线慢慢来,更何况是修补大道根基,自然要一点一点稳着来。

所以陈安之并不着急,还有些开心,也就愿意多说一点。

于是他开口了,他转过身轻声唤道:“洛姑娘。”

洛月桐站后方,风儿调皮的扯着她的衣决,洁白的月光织成一张柔软的网,笼在她的身上。

“你在这里做什么?”洛月桐看了看陈安之,又看了看他身后的楼阁。

陈安之温声道:“散步而已。”

洛月桐抬起手,搭在背后的剑柄上,重复着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少女有些警惕,显然把刚才第十九楼的异动看在眼里,只是她什么时候到的,到了多久,都看到了什么,陈安之不知道,所以现在他有些纠结。

沐春还在沉睡,况且沐春剑本身就是何小家伙的剑,远山宗十九座楼阁都蕴着小家伙的灵气,若是在这里出鞘,势必会引起灵气共鸣,带来些不必要的麻烦。

腰间的刀,倒是藏了刀意,也不过只能用五次,想来也不应浪费在洛月桐的身上,但单凭修为的话,自己肯定是打不过她的。可若是对方继续追问下去,也只能出刀了。

这一瞬间,陈安之心思百般流转,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道:“我在山下曾听说过远山宗的十九楼,刚才怎么都睡不着,所以就想着来看一看。”

洛月桐皱着眉,往前一步,又问道:“真的?”

陈安之沉默不语。

洛月桐上下打量着陈安之,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我刚才在院里练剑,看到你偷偷摸摸走出来,就想跟过来吓唬你一下。”

少女此时笑的开心,却丝毫不知自己方才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陈安之嘴角抽搐几下,陪着干笑,却也在心里暗叹,活了几千年,自己也变得疑神疑鬼了,怎地动辄就想灭人性命。

虽是如此想着,得知不过是个玩笑,陈安之倒是安下心来,他静静地看着她,洛月桐笑起来很好看,这个活了几千年的人,见过很多人,经历过很多事,赏过许多许多的美景,倒是第一次觉得原来开心的笑,才是这世间最美的景色,让他不忍心去打断。

陈安之抬起头看着皎洁的月,突然想起了某位姑娘,嘴角不自觉的噙着一丝笑。

但是,比起沐如意,还是差了点。

“嘭~”的一声,木塞被拔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淡淡的花香和柔和的酒气,沐如意拿起茶杯,小心翼翼地把酒葫芦倾斜,倒出一点酒水。

没有喝过酒的姑娘好奇地看着晶莹剔透的缠梦酿,她端起茶杯,凑到嘴边抖了抖琼鼻,然后苦着脸,像是下了决心一样,昂起脖子,一饮而尽。

“哇~”沐如意差点吐了出来,咽下去后只觉得火辣辣的,吐着粉舌,纤手不断在嘴边扇风。

“好难喝,那家伙怎么会喜欢喝酒呢?”烛火边,沐如意嘟着嘴,一脸不满的看着酒葫芦,有些不解,有些困惑。

轻如流水的光泻到广阔的大地,透过树荫,洒下一片片碎玉,落在洛月桐的肩上,滑落在地面。

陈安之与洛月桐并肩而行,缓缓走在月色中。

“你为什么一定要打败沐如意?”之前陈安之就一直在意,第十九楼的弟子在提到沐如意时,总有些不自然。

洛月桐止住脚步,俯下身子捡起一粒石子,轻轻砸向远处的树枝,一次不中,两次不中,第三次终于砸中了。

她随意说道:“因为她是天才,而且很强。”

陈安之也学着她捡起一粒石子,“你没说实话。”

洛月桐瞥了他一眼,道:“我不想说实话。”

陈安之耸了耸肩,继续往前走,洛月桐缓步跟上。

并行而无言,要么是两人相识很久,有些话不需要说,要么是两人把天聊死了,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

很显然,他们不是第一种。

两人来至一处峭崖,洛月桐迎风而坐,修长的腿悬在空中轻轻晃,她望着远方,山间夜风清凉徐徐而来。

陈安之突然有些惆怅,看着这个心境无垢的少女,不知多少年前,自己也曾这样,坐在悬崖望着远方,大概是在第一次杀人之后,就不曾有过这般心境了吧。

“陈安之。”洛月桐双手撑在身后,偏过头,“你之前不是问为什么我会做饭吗?”

陈安之回过神,嗯了一声。

洛月桐长出了口气,她的话混在风里,变得有些缥缈而不可及,像是穿越了数年的岁月而来。

就像是布满灰尘的老房子,大门被轻轻推开,悄然随之的清风,拂去桌上的灰尘,一直以来安静的记忆因为这突然的动作变得有些喧闹。

她轻轻笑着,就像平时一样,缓缓说道:“我出生在一个山脚下的农家,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很小就跟着娘亲学做饭,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自己准备饭菜,我爹扛着锄头回来,用手摸着我的脑袋,夸我做的饭菜好吃。”

“从那以后,爹娘每天出去种地,我就在家里给他们准备晚饭,我爹每次回来,都会拿着亲手编的小动物,有时候是麦秸编的小狗,有时候是莠草编的小兔子。”

风儿变得喧嚣起来,就像是那天一样的吵闹,那是一道俊秀的身影,在洛月桐的心头逐渐变得清晰,他笑着举起刀。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做好饭菜,蹲在院子门口等着爹娘回来,村口的土路可真是漫长啊,蜿蜒曲折,我就一直看着路的那头,然后我就看到了,远远地,我看到我娘在跑,她大声喊着让我快跑,然后我就看到一个男子领着一群山贼跟在我娘后面,他们拿着刀,我看到那个人举起刀,我娘倒在血泊里,然后我就跑,我一直跑,一直跑······”

洛月桐说话时眯着眼睛,嘴角似乎是在笑着,但眼角却有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掉着,她抬起手在脸上抹了抹,“后来我遇到了师父,师父就把我带到了远山宗,师父说,只要我一直笑着,就会忘了那些不想记起的事情,所以不管怎么样,我就一直在笑。”

“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忘掉呢?”

洛月桐声音渐渐低下去,视线由高及低,落在脚尖。

“嗯?”一只温暖的手搭在她的头顶,轻轻地摩挲着,洛月桐抬起头,那双灵动的秋眸此刻却噙满了泪,如雨前的云,堆堆叠叠。

陈安之抿着嘴,他见过更悲惨的故事,并不为洛月桐的故事所动容,但他刚刚才觉得开心的笑是最美好的,所以他不想让洛月桐哭,于是他说:“我知道了你的秘密,相对的,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什么?”洛月桐歪了歪脑袋,看着一脸认真的陈安之。

陈安之神神秘秘地凑上前,压低声音道:“其实,我就是姜初一。”

摇风
作者的话

=-= 废话不多说,祝大家每天开心,请大家与我互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