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七章 小镇自有正气天下
作者:摇风  |  字数:3528  |  更新时间:2019-05-29 01:33:09 全文阅读

红栏镇有一条大河绕镇子东头而过,蔓延到不知何方。

夜是宁静的,但在红栏镇显然并不是这样,河畔灯火通明,大小不一的船支,在水中缓缓而行,竹帘微卷,里面或是坐着位姑娘,信手巧捏丝竹声入耳,或是有三两人对坐饮酒谈笑,也有人家把船驶向岸边,吵闹着要上岸。

远山宗每五年便兴办一次‘大策’,广开山门面向中土豫州收揽弟子。

正是远山宗‘大策’的日子,让这坐落在山脚的小镇更加热闹起来。

像过去一个月来每个夜晚一样,陈安之对着落下的夜幕与高处散落的月光,闭眼静思,在自我的天地里,牵引灵气,直到天微微亮,鸡鸣三声,他才睁开眼睛。

依旧是徒劳的一番动作。

在客栈前堂沏了杯茶,陈安之一口饮尽,皱了皱眉,整理下衣衫,走了出去。

他心里有个去处,是远山宗在红栏镇设立的,用来进行初步筛选弟子和招收杂役的问道坊,向店小二问清楚具体地址后,加快了脚步。

问道坊由何仙人创立,三千年前,黑暗动乱中,何仙人救世,重设远山宗,立下规矩,问仙须问心,天资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心境,而对此进行评判的标准,便是‘问道坊’。

人皆需侍奉,仙人亦人,整日沉心于修行的修士更需要杂役来打理琐事,陈安之如今大道根基破碎,入山作弟子显然不可能,且不说天资,就单论年龄也早已过了时候,更何况他不想引人注目。

前往问道坊时,陈安之就已想到人必然极多,却没想到会多到如此恐怖的地步,此时凌晨,街道已然熙熙攘攘,队伍如长龙般绕了几绕,甚至排到另一条街道。

哪怕是招收杂役的队伍,也足足有上百人之多。

说来也是,远山宗乃中土豫州执牛耳者,不说成为弟子这等幸事,就是作为杂役侍奉在仙人左右,在一侧倾听一两句仙人言,那也对自身有莫大的好处。

这些排队等候的少男少女或是身着金丝绸缎,或是粗布麻衣,或是心高气傲,或是唯唯诺诺,但唯一共同点是,他们都很年轻。

所以当陈安之来到这里时,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数道目光落在他身上,让这个不喜热闹的男子有些不舒服。

“看他样子应该有二十多岁了吧?怎么还不知好歹。”

“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肯定是过不了测试的,我要是他就不会这么自不量力,早早离开算了,省得在这浪费时间。”

“不错,你看他低头畏畏缩缩的,一看就是尘心未开,居然还敢来远山宗?他以为这里是哪儿?”

“不过,这人儿长得倒有些好看,也不算是一无是处。”

“怎么?兄弟你好龙阳之癖?不如我出几十两银子把他买下来送你?”

陈安之从人群里穿过,听着些讥讽嘲笑,眉头微微挑起,只觉得脏了耳朵,心境倒没有什么波动,毕竟是活了几千年的人,若是因这点话语动了肝火,那三千年前就气死了。

只是太过喧闹,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尤其是当他走到招收杂役的队伍驻步时,那些声音更加大声,喧嚣。

陈安之脸色如常安静地排队,排在这里的人们虽有些讶异,不过倒也没发出什么噪音,视线停留片刻,便与同伴窃窃私语。陈安之谁都不认识,就算是认识也懒得闲聊,他看着远处的建筑。

不断地有人从问道坊走出来,都是些少年少女,不过初审者垂头丧气,更有甚者已然泪流满面,通过的自然则如踏春风,走起路来迈着有些六亲不认的步伐。

人群不停地向前移动,招收杂役的队伍不长不短。

进了问道坊的大门便是一方尤为宽阔的院落,一湾碧绿水潭,清宁如镜,问道坊的楼阁影子清晰可见。

往左有一条大道通往问道坊的楼阁,是招收弟子的路。

往右走不过百步,避开水潭,有一方宽阔的空地,摆着一张木桌,桌上散落着些许纸张,李毅正百般无聊的坐在桌前。

远山宗每三年兴办一次‘大策’,打开山门,面向天下收揽弟子,大事自然轮不着他这个道行尚浅的外宗弟子插手,倒是记录琐事这些便落在他的头上。

今日已是大策的最后一天,哪怕是前来报杂役的人也没有丝毫减少。

刚得片刻休息,伏在案上休息的李毅听到前方有脚步声传来,头也没抬,拾起毛笔在砚台中蘸了蘸墨,问道:“姓名?”

“陈安之。”

“年龄。”

“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

李毅眉毛皱起,略有惊诧,抬起头。

只见那人一身似雪绣丝的道袍拢身,恍若天人的容貌上缀着双星眸,要说最让人惊讶的还是那双眸子格外平静,好似经历了数千年岁月一般看破尘事。

李毅放下笔,犹豫片刻又拿起问道:“你都这般年纪,还要来宗里打杂?要知道来这里的大多是年龄稍小的,为了在宗内打杂时倾听一二,日后想办法踏仙路,你这个年龄····”

“无妨。”陈安之望着远方随意说道,“我只是想去打杂,仅此而已。”

李毅翻了个白眼,觉得眼前这青年是不是生活在乡野地方,没见过什么世面,但是看着衣物什么的又像是富贵人家,只是这富贵公子哥不在家里待着造作日子,偏要来当下人听任使唤,大概是精神有些不正常。

于是李毅声音上扬,道:“我看你衣着华贵,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怕是受不了任人使唤的苦。”

陈安之乐了,把视线从远方落在眼前这人,轻笑道:“现在远山宗招收杂役,讲究出身门第了吗?”

“我是劝你不要浪费时间,你这人怎地不知好歹!”李毅闻言微怒,递出一条黝黑尺子,没好气道:“行行行,握着尺子,测天资!”

陈安之哭笑不得,在少年不满的抱怨下,握住那块石头,约莫过了五息时间,那条长尺没有任何变化。

他握着尺子,清晰地感觉到,一道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从尺身传来,泌入肌肤,游走在自身的经脉中,而后没入胸口滚热的心脏中。

没有任何的亮光,陈安之吐出一口浊气,把尺子递给李毅,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悄然掠过,“接下来呢?”

李毅微微皱眉,看着悄然无光的尺子,劝道:“无魂无魄,没有一丝丝灵气,你还是回去吧,没有机会的。”

陈安之神情没有任何变化,重复着之前的话道:“我只是想去打杂,仅此而已。”

“去问答吧。”犹豫了许久,李毅看着那双淡漠的眸子,抬起毛笔在表上写下无魂无魄四个字后递给了青年。

冬末的红栏镇云微盛,斜风细雨就在这时落了下来,噼里啪啦的砸在屋顶,街道,船帆。

声音不大,但却刚刚盖住了尺身极轻微的脆裂声。

那道黝黑的尺子内部悄然出现一道道狭细不可察的裂痕。

测魂之后便是问答,是问心境,也是问悟性。

对于修仙来说,天资重要,心境重要,而对天地大道,对人世百态的领悟也一样必不可少。

何仙人出身儒学,对悟性看的极重,遂虽有天资颇低,但心境悟性俱佳者,也并不是不可纳入门下,所以哪怕是远山宗的杂役,也要过问心境这一关。

远山宗有十九座主峰,其有十九座楼阁分别坐落在山峰之巅,白云环绕楼阁半腰,叫人看不清楼顶真容。

每一座楼阁即是一脉传承,门下传承弟子依着数字大小递减。

许是山上空气沉闷,许是有些无聊,这次大策自愿前来负责杂役问心的,正是第十九楼首座——薛长义。

十九楼首座,说起来那可是云顶上的大人物,怎么就会情愿来这个面试杂役的地方?

世间常有所谓天才悟道,庸人百年修行。固然名师难求,但资质上乘的弟子同样难得,第十九楼在远山宗素来是最弱的一脉,有资质上乘的弟子出现,也轮不到第十九楼争,如此下来,薛长义也对此看淡了,多出闲心来给楼里挑几个手脚伶俐的杂役也不错,说不定还能捡到几个悟性极佳的可塑之才。

不过说起来也不过是小心思,不足为外人道也。

只是这些日子以来,莫说捡到几个,就连一个悟性中乘的人都没有,如此想来,薛长义心里难免有些不喜,当陈安之走进楼里,他先是眼前一亮,惊讶于对方俊秀的容貌,在接过表格之后,更是一惊。

“无魂无魄?”薛长义惊异出声。

话音落地,有轻笑声自周边弟子传出。

薛长义轻咳一声,伸出手示意陈安之上前,“我来测测。”

陈安之摸了摸鼻尖,按着他的吩咐递出一只手。

薛长义食指中指并拢,搭在青年男子的手腕,脸上表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缩回手,紧紧盯着陈安之的双眸,缓缓开口道:“大道根基俱碎,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陈安之挑了挑眉,对此并不惊讶,“很多事情。”

“我不管你以前发生过什么,但若是入了远山宗的门,就绝不可有二心。”薛长义道。

陈安之点了点头,并不言语。

薛长义怔了怔,似乎对男子淡然的样子有些意想不到,沉默片刻后,沉声问道:“那我问你,何为天下?”

此话一出,满堂肃静。

听起来这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问话,若是从寻常百姓口中说出,不过是醉酒后的狂言,饮茶论话时的闲谈。

但这句话对于远山宗弟子,对于远山宗,甚至对于所有行走于大道之上的修士来说都是极沉重的一句话,这是当年何仙人与陆茗娴,姜初一论道时所争论的一句话。

陈安之没来由的笑了起来,灿烂的笑容宛若皑皑白雪中绽放的一枝红梅,眼睛里若有漫天星辰闪烁。

他说道:“何为天下?目之所及,耳之所闻即为天下,而众人皆观天下,听天下,闻天下,这天地从不是一个人的天下,而是众人的天下。”

当年何仙人说了什么,没有记载。

只是在三千年前的黑暗动乱过去之后,浩然天下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何仙人的正气天下。

所以很多人都在说,何仙人当时回答的是,天下气运九千道,唯正气当为首。

但陈安之知道。

他知道何仙人从不想要天下二字前有任何的名字,因为天下是属于每个人的,无关男女,无关老幼,众人皆是天下之主。

摇风
作者的话

祝大家五月二十三日快乐嗷,每天快乐~请大家多多提建议~我会继续努力,继续学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