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六章 谁家新燕啄凋槐
作者:摇风  |  字数:2271  |  更新时间:2019-05-29 01:32:50 全文阅读

陈安之要走了,走之前他还要去见一个人,虽然他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想要见他。

大梁京城尺子巷的算命摊子,老道士百无聊赖的伏在案上,貌似老朽昏聩的老人耷拉着眼皮,视线浑浊,也不知是否睡去。

他总是这样,从不主动招揽来往的行人,有客来时便稍稍挺直腰杆,无客扰时伏案小憩。

陈安之来了,他站在算命摊子前,负手而立。

没消一会儿,有黑绸缎似的飞燕落下,停在桌边,黄喙犹嫩,衔着一枚雪白的槐花。

“慢走不送。”老道士略作沉吟,叹了口气。

陈安之微笑道:“昨日的签,你看到了什么?”

老道士坐起身,拿起签筒摇了摇,“我说过,我不算你的命。”

陈安之笑意灿烂,微微摇头道:“这浩然天下还有天心阁阁主不敢推演的人?”

老道士嗤笑一声道:“现在已经不是浩然天下了,你也不是浩然天下的人。”

周边仿佛安静了下来,鼎沸的喧闹声就在身旁,却又像离得很远。

就在这时,有一只小巧玲珑的飞燕,从高空扑到桌面上,惊得另一只飞燕扑棱着翅膀飞离开来。

“走吧。”老道士脸色凝重,盯着陈安之,一字一句缓缓说道,“趁他们还不知道你还活着,趁着还有时间,坚冰将至。”

陈安之嘴角挂起些许弧度,望着远去的飞燕,轻轻笑道:“燕子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三千年前我不曾惧怕过长城外的东西,三千年后我也依然不怕,坚冰过不了春天就会融化。”

“我要去远山宗了。”

“我知道。”

“再见。”

“再见。”

待陈安之离开,老道士懒洋洋靠在椅子上,瞥了眼竹筒,又捧在手中轻轻晃动着。

陈安之走了,他走的时候没告诉沐如意。

他要登山,要去远山宗,但他一开始就不打算与沐如意同行,沐如意身为先天剑心,自一出生就受到很多的关注,与她同行进入远山宗,势必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陈安之是个怕麻烦的人,他很讨厌跟别人解释,三千年前是这样,三千年后也是这样。

沐如意一早就换下宫装,身着白色道袍,出了皇城直奔客栈而去。

窗子大开,一盏茶杯下压着封信,拆了信封,她却柳眉剔竖,秋眸含怒,手中小小的纸条被攥成一团,褶皱了上面的三个大字。

“汪汪汪!”

她有些气愤,倒不是气愤陈安之不遵守约定,而是气愤他的不告而别。

沐如意坐下来,把盛酒的葫芦摆在桌上,呆呆地看着,过了许久,才幽幽的叹了口气,“罢了,下次见面再把酒给他吧。”

---------------------------------------------

马蹄声细碎,像是窗外春雨打芭蕉,踩着一路稀疏的星光,出了京城,奔着东南方向而去。

离京城远了,自然也就离远山近了。正是冬去春来的时节,送冬的风绿了枝丫吐蕊,嫩草沾染在车轮上,惹来几只蝴蝶追逐,翩然上下。

骏马奔驰在土路上,衔接的软索时而紧绷如铁,时而微垂如柳。

陈安之背靠车壁,长剑狭刀横放在膝上,盘腿而坐。

闭上眼睛,心神随之沉寂下去,陈安之以一种奇妙的神秘节奏进行着呼吸,渐渐的,奔驰的马车不见了,脚下的路头顶的天不见了,远方的崇山峻岭也不见了,这周遭的一切都化为了白茫茫的雾气。

这些白色雾气似是有了魂,随着陈安之的呼吸韵律而动,凝聚成千丝万缕的细线,将他环绕,陈安之盘坐在那里,肌肤晶莹如玉,浑身的毛孔都舒展开来,那些白色丝线如潮汐一般,汹涌澎湃,涌入他的体内。

这是天地间的灵气,而今被陈安之鲸吞牛饮般纳入体内,每一寸血肉都有着灵气流转,他的肉体晶莹无比,宛若白玉一般通彻。

此时陈安之的肉体像是一口巨大无比的上古莽兽,肆意掠夺天地的灵气,灵气成千上万道,丝丝缕缕垂下。

“嗤·····”

一声微妙的轻响。

陈安之缓缓睁开双眼,静坐了许久,轻轻倚着车壁,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眸中有不明意味的光明灭不定。

这赶路的半个月来,每日夜里他重复着徒劳的动作,并乐此不疲。

夺而不聚。

虽然他将这天地灵气全都纳入体内,但是大道根基的破碎,导致他根本无法控制那些灵气,在醒来的瞬间便四散而出。

破破烂烂的屋子聚不了暖意,破碎支离的茶杯盛不了香茶,同样的,大道根基破裂的肉体也容不下灵气。

陈安之撇了撇嘴,罕见的露出一丝孩子气,抬起手狠狠地搓揉着脑袋。

‘啊啊啊啊,好气啊!’

陈安之轻手挑开白纱帷裳,微弱星光中,凝望着天上的半弦月,他伸手摸上腰间又抓了个空,三千年前这里悬挂着一个酒葫芦,闲来无事时,他总会拧开喝上几口。

“我说客官,约莫再过两个时辰,我们就到红栏镇了,再往前走个十几里便是远山宗。”伴着寥寥柔风,车夫的声音自前头传来。

陈安之把帷裳放下,阖目养神,轻声细语道:“劳烦您了。”

远山宗,地处中土豫州,至今已有三千年历史。

三千年来,远山宗太强了,这三千年的中土豫州是远山宗的三千年,震慑中土,无人匹敌,广袤的中土豫州之内,王朝过千,宗派更是数不胜数,但王朝兴覆,宗派起伏,唯远山宗屹立三千年而不败,鼎盛至极。

在距离远山宗十几里的红栏镇,红栏镇说它是镇子其实有些不太恰当,依靠着远山宗,早已有了大城的规模,只可惜大梁皇帝一直不肯册封,只能称其为红栏镇。

陈安之下了车,他站在习习晚风中,眺望着远方黑暗中高耸入云霄的庞然大物,吐了口气,思绪万千,最终到了嘴边却成一声低喃:“不知道沐姑娘会不会生气呀。”

此时已是浅夜,半空中一道星光划破夜空,斜飞而下,光灿灿亮晶晶,像是一块晶莹剔透的宝石。

月明星稀,远方的山山水水藏匿在夜色中。

幽邃夜晚中,远山宗某处院落里。

沐如意坐在桌边,安安静静坐在那里,也没有动,像是在思考些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去想。

沉甸甸的酒葫芦摆在桌上,窗外的月光透过窗子溜进来,像是一群无言的舞女,有些乏了,懒洋洋的卧在窗上,桌面,少女的衣上。

睫毛微颤,沐如意抿了抿嘴唇,轻轻向着远方‘喂’了一声。

像是在悄悄询问着某位远方的男子,像是在说,喂,陈安之,我这有酒呀,你什么时候来呢?

摇风
作者的话

5.22快乐嗷,祝大家每天快乐,你们的评论是我一直前进的动力哦~么么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